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五十八章 这是个秘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应随六看惊了,他实在不敢想,自己再苦练三五载能不能有小家伙儿的这个功力和速度。

    “额。惊鸿……”应随六实在不解,要是知道自己的儿子这么厉害,他岂不是多了个得力的助手。也不用天天的提心吊胆的看好了娘俩,若真是有什么事。儿子只要能跑得掉就很好了。

    那样的话。应随六只要救助林简琴一个,总比救两个人要来的利索。

    林简琴很是骄傲的扬起那秀气的下巴,说道。“怎么样,是不是见到我儿子很厉害,心里怕了?所以。你以后要是敢欺负我。也要提前想想你的本事。”

    应随六听了林简琴的这句话,简直是要哭了,苦笑一下。“我欺负你?你不欺负我我就烧高香了!可是。惊鸿的功夫是从哪里学的啊?”

    林简琴神秘一笑。说道,“这是个秘密。”

    应随六无奈的撇了撇嘴巴。说道,“都是一家人了。还什么秘密不秘密的。”

    “哼,想得美,就想着灌点迷魂汤给我们娘俩。就一劳永逸了?你凭什么说就是一家人了?”林简琴撇了撇娇俏的小嘴儿,那神情甚是可爱。

    应随六听完林简琴的话,坏坏的笑道,“儿子都有了,还不是一家人?不瞒你说,我这个血,这世界上恐怕也只有父王和惊鸿才有了,小时候,父王最怕的就是我受伤流血,以至于我学功夫都晚了很多……”

    “哼,不用说那么多的借口,功夫还不如我儿子呢。”林简琴更加的傲娇起来,可是样子让应随六看了,却是喜欢的不得了。

    “嘿嘿,你别着急,眼下我要把朝廷里的事情弄清楚,把父王救出来,一定还给你和惊鸿一个名正言顺的名分。”应随六有些小小的愧疚的说道,说着说着便靠到了林简琴的身边去。

    林简琴也不躲闪,娇滴滴的翻了一下眼皮,小脸通红,像是熟透的樱桃儿。

    应随六突然就被撩拨的热血沸腾起来了,他觉得全身的血液都在猛的撞击着脑门,一把将林简琴横抱起来,大步的跨下马车。

    此时春光正好,凉风习习,草儿油绿,花儿正香,躺在草丛里也是浑身的清爽。

    看着她那恍若天人的娇容,肤若凝脂,似乎稍稍用力便会将她揉碎。

    翻云覆雨,欢畅淋漓。

    似乎这周围的草儿花儿的看了那火热,都害羞了,弯着腰掩着眼睛,只听着那呢喃天籁。

    “坏!儿子看到怎么办?”林简琴小粉拳砸在了应随六那宽阔的肩膀上。

    他宠溺的一笑,又是横抱起她,大步朝着马车走去。

    林简琴急忙的整理了凌乱的衣衫,没成想外面便传来一阵喊声。

    “娘……我发现个地方……”小家伙儿一边跑一边朝着这边喊。

    他的手里拎着那个可爱的小白兔子,跑了这么久,居然一点都不喘粗气。

    林简琴脸上的娇红还未完全退却,正好小家伙儿一下子窜上来,拉开了车篷的帘子。

    看着满面潮红的林简琴,小家伙儿很是诧异的盯着娘的脸仔细的看了好久,“娘,我怎么觉得你像是被春风吹了?”

    林简琴羞得咬了咬嘴唇,心里却骂道,这个小兔崽子,怎么叫被春风吹了,是被你爹睡的!

    林简琴很快便从害羞中缓过来,简直眨眼间便又恢复了犀利娘亲的架势,“你发现了什么地方?里面有好吃的还是好玩的,要是上次那样,是死人坑,我可不去。”

    小家伙儿急忙的摇了摇头,说道,“才不是呢,那可是一处好地方!”

    在一旁的应随六突然接着问道,“什么死人坑?”

    林简琴瞟了他一眼,在找到应随六之前在吉祥庵发生的那些事,没有跟他说,就是怕他会放在心上,要是以后有点什么事,他定然是放心不下的。

    “哎呀,就是在京城的吉祥庵,我和娘发现了个死人坑而已,哦对了,我还得了个宝贝。”小家伙儿说着便转身回了车上,从林简琴的梳妆匣子里的底层取出了那把利剑。

    应随六一惊,这利剑他是认得的。

    “这剑是怎么发现的?”应随六的面色有些严肃起来。

    林简琴撇嘴说道,“你不要看到了儿子的好东西,就要编个理由骗走哦我们娘俩吃苦的时候,你还要跟人家定亲呢。”

    林简琴的这句话多半都是有些酸酸的醋意。

    应随六听了林简琴的话,急忙收起了那一股子严肃,和气的说道,“不不不,你别这样说话,我这不是看到了熟悉的东西,并且这可是太后的东西,所以才忍不住的询问两句。并没有别的意思。”

    林简琴这才一五一十的把吉祥庵后院那个地窖里发现的假的流千慕的事跟应随六说了一个遍。

    应随六咬牙切齿道,“枉费我这么多年来顾着兄弟情份,虽然父王多次让我未雨绸缪,说什么树大招风,我一直坚信皇上不会这么对我,没成想他还是听了太后摆布!”

    林简琴见应随六的愤怒,那水盈盈的大眼睛眨了眨,安慰道,“现在看清了他们的面目也不晚,照这么说来,你父王想着造反也是太后逼的了?”

    应随六眼神中闪过一丝冰冷的杀气。

    林简琴看了那眼神,突然浑身一寒,她已经许久没有见过应随六的眼中会有这种神色了,觉得有些事也许真的是要发生了。

    “看来这次来南疆国,我初始的想法也要变换一下了。”应随六闭起了眼睛,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小家伙儿虽然听到了爹娘严肃的谈论着一个认真的话题,可是毕竟那些事,根本就让他没有丝毫的兴趣,他听进了脑子里,只是记下了,却还在摆弄着那个手里的小白兔。

    林简琴抿起小嘴儿,试探性的问道,“那你现在这是要去哪里?”

    应随六脸色相当的严肃,似乎跟这十里的绿草青天红花有些格格不入,他冰冷的面色,若冰雕一般。

    “找一位好友。”应随六的话很是简短。

    正要离开,小家伙儿不乐意了,嘟着嘴说道,“我发现的地方你们还没去看呢。”

    林简琴愣了愣一下,她的心里是知道自己儿子的本事的,便问了一句,“儿子,咱们现在时间紧张,你发现了什么,赶快的说出来就好了。”

    小家伙儿闷闷不乐,说道,“这可是大好的机会,我若是有这个把柄在,必然能颠覆整个南疆国,根本不费吹灰之力!”

    应随六那冰雕一样的神情瞬间像是被小家伙儿给砸碎了一般,“乖孩子,咱们现在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呢。”

    “哼,居然不相信我!我当初在积羽城的时候没告诉你的那件事你还记得么?”小家伙儿很是生气的问道。

    应随六有些记不清了,小孩子的话,他怎么会时刻的记在心上。

    林简琴却想着,好像在积羽城吉祥如意饭馆的时候,小家伙儿不止一次的说过那个地方是有问题的,还说过,不想让应随六知道,并且后来到了杜家宅子的附近的时候,也说过这件事。

    林简琴马上拉住了应随六的衣袖,说道,“不忙,我们等儿子说完,再走,肯定会事半功倍的。”

    应随六先是无奈一下,毕竟林简琴也这么说,等一刻也就等一刻吧。

    小家伙儿将那只小白兔塞进了林简琴的碎花口袋里……那本来是装银子用的。

    “当我小时候……”小家伙儿第一句话还没说完,林简琴就笑喷了。

    小家伙儿莫名其妙的看了看那个莫名其妙的娘。

    “你现在是什么时候?你还小时候?”林简琴实在是听着儿子说话听不下去了。

    小家伙儿哼唧一声,说道,“要注意重点,这不是重点好不好?”

    林简琴很是无奈的笑了笑,不知道为什么那么紧张的情形下,让小家伙儿说两句,就变得分外的搞笑起来。

    “想当初,我在吉祥如意饭馆的时候,便觉出了那里浓郁的灵气,只是开始不确定,但是去了第三次的时候,我已经隐隐的觉到了那里的不同寻常,只是我那时候还不知道那股气息的名字……”小家伙儿说完便顿了顿,看了看林简琴和应随六。

    “再到了后来,我去过了杜家宅子的角落里,一直到京城的吉祥庵的旁边的那个院子,我才知道那都是龙脉所在!要是那里的风水坏了,也就到了改朝换代的时间了。”小家伙儿很是凝重的说道。

    “难道你当初不肯跟我说一点,也是因为我的身份?”应随六很是凝重的看着自己这个奇怪的儿子。

    “对,虽然当时我不知道你是我的亲爹,但是我能察觉到你身上的强大的气息,与那龙脉所在之处的气息的吻合,不知道你的为人,怎么可能要把那么重要的事情告诉你,若是你为了一己之私,改了龙脉,遭殃的是穷人。”小家伙儿居然是一副以天下为己任的大家风范气概。

    应随六忍不住的蹙了蹙眉头,看着自己儿子那郑重其事的样子,说道,“你就那么不相信我的人品?”

    小家伙儿居然一副小大人的样子,眯着眼睛抱着双臂,打量一下,才缓缓地说道,“这要看从哪里说了,要说为了你爹为了朝廷,你是尽心尽力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