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五十九章 这算是个意外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那还不是说明我是个有担当的男人?”应随六听了小家伙儿的评价忍不住的插嘴道。

    “别急,我还没说完呢,但是对了我娘。你绝对算不上个有担当的人了。”小家伙儿很是无视的眼神,随意的瞟了一眼应随六。

    应随六顿时尴尬的张了张嘴,半天才说道。“这……这算是个意外……”

    林简琴这会儿也学着小家伙儿的样子撇了撇嘴巴,“儿子。你果然是最正义的人。”

    应随六很是无奈了。这娘俩又站到一波去了。

    “额,那你刚才看到的那个地方到底是怎么回事?”应随六为了岔开话题,急忙问道。

    林简琴虽说嘴上不理会应随六。可是现在两人已然如漆似胶的,她都有些舍不得对应随六打骂了,自然也就不做声了。

    “额。那个地方是个龙脉的散枝。也许是某个王亲贵族的吧,只是对方却不知道好生的养护,只派了两个放羊的老头儿在那里。”小家伙儿很是替那主人惋惜。

    “你怎么知道的?”应随六有些不解。儿子不是去追兔子了么?怎么还顺便打听了这么多啊?

    “恩。是啊。这个风水的主人似乎不相信这些东西,所以也不怎么重视。只是迫于祖先在这里发迹,后来都搬走了。剩下的地方也只派了两个老头在管理了。”小家伙儿淡淡的说道。

    应随六很是留心的看了看那个地方,问道,“那里叫什么地方?”

    “好像是叫焚沙庄吧。”小家伙儿说着话。已经把心思放到那只在碎花口袋里乱撞的小兔子身上了。

    应随六似乎有了主意,便转身跟林简琴说道,“你大姐跟那个易鸾裳在一起,被人接走的,应该不会有什么大事,我们现在去南疆国的都城吧,离着这里很近的。”

    商量好了之后,马车便朝着南疆国的皇都驶去。

    这一路上似乎很快,比起从皇城出发来南疆国的路上的时候感觉确实不一样,这也许就是吃饱了喝足了,还能鱼水交欢的快乐生活的动力。

    这路上跟刚刚来的时候不是那么的一样了,虽说黄沙还是很多,可是绿洲也多了许多,这里的花花草草和野兽,跟积羽城遇到的很不一样,让林简琴和小家伙儿一路上也少了很多的无聊。

    应随六则是在心里计划着将要做的事,他还担心自己的手下什么时候能来这里汇合,信鸽已经飞出去三天了。

    不知道那位好友现在是不是还在皇都,若是在,便能快点的入手,要是不在皇都,这还真是要有些小麻烦了。

    林简琴虽然一直在跟儿子玩耍,却也能留意到应随六的忧虑,她想着要个太平的日子,必须要帮着应随六把这一关走下去,就算不能帮上什么忙,她从内心也相信,只要她和惊鸿在应随六的身边,他无论遇到什么,都会坚持下去。

    小家伙儿虽然表面上看着是无所事事的玩着闹着,可是在他安静的看着马车外的情形的时候,他正在运用内力,掐算将来那些有可能发生的事情。

    一个有爱的地方,不一定都要说出来,像他们这样,嘴里没说半个字,每个人的心里都有着对亲人的一份挂念。

    不知道是因为马儿吃足了草料的缘故,还是这段距离确实不远,马车已经马上到了皇城门外了。

    马车慢了下来,毕竟马上就到了,这一路上都没歇息,干脆就在城外的茶摊上喝点茶水歇歇脚。

    就在应随六要下车朝着那茶摊走去的时候,突然发现蹲在路边那个卖水果的人就是自己的手下!

    车上是自己的女人和儿子,应随六也不避讳什么,给林简琴使了个眼神,便朝着那卖水果的走过去,他蹲下身子,装作是买水果的。

    “小王爷,老王爷王妃和郡主情况还算好,您不必挂心,只是京城里又发生了一件大事。”那人低下头,也佯装是在为客人挑选好品相的水果。

    “发生了什么?”应随六心里总是觉得有事,难道是又有人造反了?这是很有可能发生的,当朝太后,暴戾不堪,早就有人看不过了。

    “桃花坞的那位王爷,已经在暗中的联络各大臣,准备在下个月朝会之时,逼迫皇上退位。”应随六的手下尽量的用极短的话来说更多的信息。

    “还有么?”应随六知道这个地方,不知道哪里就会有人在盯着,所以做事也格外的小心。

    “听说南疆国也内乱了,这也是我进不去城门的缘故,所以,待会儿您要是想进城,带上这个吧,这是我早上从一个黑道上的人手里得到的。”那个年轻男子说话的同时,把手里的一个叶状通行证迅速的塞到了应随六的袖子中。

    应随六点了点头,又在他耳边低语几声,便随便的拿了两串葡萄站起来,扔了一点碎银子给那个年轻男子。

    林简琴见应随六走了过来,从他的神色上便能看的出应随六的心情很是不错。

    “咱们初次来这么好的地方,要是事情不是特别的急,咱们不如到处逛逛吧。”林简琴嘴角勾起一抹迷人的笑意。

    小家伙儿则很是兴奋的说道,“大个子爹,我娘的意思就是,咱们先逛逛吧,前面那个假设,其实就是稍微的客气一下。”

    “正合我意!”应随六很是清脆的回答道,他的嘴角也勾起了一抹很放松的笑意。

    于是乎,他便将手里的两串葡萄递给了林简琴,又拉着马缰绳朝着城门走过去。

    有了通行证件,车上又没有什么违禁的可以的东西,当然是很顺利的进了城。

    喜欢逛街是女人的天性,尤其是看到那一眼望不到边的好吃的,那五彩缤纷乱人眼睛的漂亮的服饰饰品,还有那数不尽的新奇的各种东西,林简琴完全压抑不住内心的喜悦。

    小家伙的注意力则是全部的投入到了那些街边的好吃的上面,手里拿着,眼睛盯着,就仿佛每样都拿上一点,尝尝才好。

    应随六陪着这个有些孩子气的娇媚女人在街上走着,不晓得为什么,当别的男人把那种沉迷的眼光看向自己的女人的时候,他总是带着仇视的目光的返还回去。

    终于是再也忍不住那些臭男人们往自己的女人的身上扫射那种,他一眼就能懂得的猥琐的意思的目光,他顺手买了一块大红的纱巾,很是利索的给林简琴罩在了头上。

    林简琴正在挑着心爱的饰品,突然被一片红纱蒙上,马上转过身子,用疑惑的目光看着眼前那个面色不是很好看的男人,问道,“这是什么鬼东西?”

    “这是一个能挡住别的男人往你身上胡乱打量的鬼东西。”应随六很不客气的说道,甚至声音里还带着几分的愠色。

    林简琴突然意识到,从那个农家院出来之后忘了给自己化个妆了,丑一些低调一些,额,听了应随六的话,她虽然表面的狠狠的剜了一眼眼前的这个男人,可是心里却美滋滋的。

    这说明这个男人在乎她,非常的在乎,丝毫不想跟别的人分享自己的女人,哪怕仅仅是看一眼,他都觉得像是被人抢了点什么心爱之物一般。

    小家伙儿则一边吃着手里那些吃不尽,买不尽的好吃的,还时不时的给大狼狗银子一些吃。

    这一家人倒是潇洒,竟然身负重任的时候,能如此轻松,将一切事情全部抛开,竟然整整的逛了一天,吃了一天。

    其实有的时候女人的日子真的能用逛和吃来总结了。

    夜色已经悄悄的降临了,可是这里的夜晚好像没有翔龙国的皇城那么奢靡,那么喧嚣,夜色下来之后,大部分都是一些店铺上了灯,街上偶尔有些人点起了篝火一样的东西。

    这里的妓馆歌院似乎没有翔龙国的皇都那么多,也没有那酒肆瓦栏的歌声欢笑声。

    应随六带着女人和儿子,赶着马车静静的走在路上,他今天不用去找客栈了,而是直接去一位曾经的友人的家里。

    “你现在贸然而来,人家会不会有什么想法?再或者,你这样去找他们说一些朝廷里的事,不会觉得别人有什么想法?”林简琴坐在车辕上,跟牵着马缰绳走着路的应随六说道。

    “不会,朋友,是用来信任的,我去他那里,其一是为了寻求帮助,其二,也是想给他指一条明路,他在南疆国这些年的日子恐怕也不是很舒坦,个中滋味,也只有同路人才知道的。”应随六回答的很平淡。

    林简琴不再多问了,虽然她心中对这一行南疆国颇有担心,可是她莫名的相信眼前这个沉着的男人。

    马车很快便走到了一座宅院之前,这里的房子跟翔龙国的不同,都是些圆顶的房子去,且房子的顶部很尖,有种要直入云霄的感觉。

    走到了大门之前,应随六端详一下,便拉着马车又走开了。

    林简琴一阵惊讶,虽然知道应随六刚才很是平静,可是这会儿怎么突然要掉头离开,难道是发现了什么不妥当的事情么?

    “我们……要走么?”

    还是没忍住,林简琴疑惑的询问了一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