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六十章 比银子还值钱的东西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应随六转过头,淡淡的笑了笑,说道。“你这个呆猪,我虽说与他是朋友,毕竟也要堵住悠悠之口。不然明天就会有人在他们的朝堂上,说他勾结外敌了。所以。我们走后门。给他少点麻烦。”

    听完了这个解释,林简琴这才如释重负,还以为今天又要去住客栈的。这一段日子发生的事情太多了点,她有点疲倦了。

    到了这座宅子的后面,应随六把手里的一件很奇特的苍鹰一般的一个信物。递给了那个守门的人。那人看了看应随六,说了两句南疆话,便回去报告了。

    林简琴突然问道。“对了。咱们从那个饭庄逃出来之后住进了一个农家院。我记得当时你也是给了人家一个什么东西,人家视若珍宝一样。那个是什么?没想到你身上还有这么多稀奇古怪,比银子还值钱的东西啊。”

    林简琴有些玩味的打量着应随六。

    应随六突然坏坏一笑。说道,“怎么,你前两次都没看清楚我的身上?这是要仔细的搜遍每一个细节的部位?”

    林简琴马上一阵羞涩。嗔怒的小声吼道,“你的想法真是让老娘……”

    “娘,你什么时候搜大个子爹的身上,算我一个,我一直有个想法,就是,我要看看,我和大个子爹到底是不是长的一样。”小家伙儿的语气可是没什么别的弦外之音。

    不过小家伙儿的这一句话,让林简琴竟然哑口无言了。

    她虽然泼辣了一点,可是说道这件事的时候,每次都是很害羞的,以至于乱了分寸,总是不能正常的使用大脑思考,做出的决定也总是差强人意。

    就在这瞬间的时刻,不远处的那扇门被推开了,里面走出一位南疆人……刚才那个去报信的很是恭敬的跟在这个男人的身后。

    这个南疆人是个四十岁左右的男人,他身材魁梧,皮肤黝黑,在这夜色阑珊的时候,却也看不出什么别的,只是映着院子里略微昏暗的灯光,能看出他那浑身散发的英雄的气概,那一双鹰一般的眼睛,似乎能瞬间看穿别人的心思。

    林简琴见那中年男子往自己这边瞟了一眼,便礼貌的笑了笑。

    应随六很是温和的语气说道,“沙大哥,深夜叨扰真是抱歉。”

    “哈哈,小兄弟,你以前哪次来不都是晚上?也不曾听你说过如此见外的话,今天这是怎么了?难道在美人儿面前还要做出一副文雅的样子来?”那个中年男子说话倒是直接。

    应随六稍稍有些小羞涩,但是瞬间之后,便笑着说道,“沙大哥莫要取笑我,这是我的夫人,儿子在车上。”

    应随六一把将林简琴揽腰在侧的说道。

    “那咱们就进去说话吧,总不能站在门口叙旧,今晚上我要好好的招待小兄弟!”中年男子

    应随六的眼神中闪过一丝久别重逢的喜悦,在那中年男子搭在他肩膀的胳膊上,也是重重的拍了一下。

    很快便有仆人帮忙把马车赶进了院子里。

    这会儿又出来了几个侍女,很是热情的将林简琴招待进了屋子。

    这里的人果然是热情的,跟外面街上那冷清的气氛完全不合,在林简琴看来,应随六似乎对这个中年男子很是信任,就在她被侍女招待着吃饭用餐的时候,见应随六已经跟那个中年男子推杯换盏的了。

    林简琴也在方桌旁跪坐下来,虽然她很不习惯这么吃饭,这样窝着肚子真的很难吃下东西去,可是入乡随俗,没办法,她只能这么吃饭,这会儿有点羡慕小家伙儿了,他是小孩子,就不必那么拘泥于那些礼节了。

    吃饭的过程中,林简琴才知道了这个跟应随六畅饮的中年男子,是南疆国的四王爷,叫做沙帕尔默,在朝中有很大的威望,但是他一直中立于朝廷中的主和派和主战派,引得主和派的七王爷和主战派的三王爷不满。

    尤其是三王爷,他现在恨不得找到四王爷沙帕尔默的把柄,让王把沙帕尔默软禁起来,可是沙帕尔默只听王的调遣,这段时间一直称病在家,从不参与朝政,使得七王爷和三王爷都无从下手。

    应随六试探的说道,“如今我也是泥牛入海了。”

    在聊了一些表面的寒暄的话,又聊了聊这里的风土人情,和一些过往的趣事之后,应随六主动的开始提到了正题了。

    沙帕尔默王爷似有深意的说道,“其实我听王的调遣,也是因为我们的王是一个英明的王,只是现在处于建国之初,七弟弟和三哥的势力还很强大,到现在王都找不到合适的理由来削弱。”

    应随六只是默默的听着,没有说话,毕竟这是人家的国事,也是人家的家事,兄弟们多了,也难免有不合的,估计不是所有人都能像沙帕尔默王爷这样甘心的做一辈子守护别人的生活。

    沙帕尔默拿起一个用兽皮作的酒囊,咕咚咕咚的喝了好些白酒,似乎并不尽兴。又站起身来,把旁边一个木桌上的酒坛子拎了过来。

    “小兄弟,我好久没有如此痛快的喝酒了,来来来,今晚上咱们不醉不罢休!咱们要通宵畅谈!我胸中也有很多的憋闷,只是苦于没有合适的人可以倾诉罢了!”沙帕尔默似乎并没有把应随六当做一个异族人。

    林简琴只轻轻的拉了拉应随六的衣袖,示意他不要喝酒误事,若是发生什么意外,就怕后悔都来不及了。

    不想这个小动作,竟然被沙帕尔默看在了眼里,他大笑的说道,“弟妹,真是不好意思啊,我至今尚未娶亲,也找不到个合适的女人陪着你,今晚上又要拉着我这小兄弟畅谈……”

    “不不不,您误会了,我不是这个意思,额,只是……”林简琴看着沙帕尔默的好爽,稍稍的有些歉意,可是毕竟她和应随六带着儿子是身处异乡,不得不小心些。

    在经过迅速的思索之后,林简琴决定自己今晚上警醒一些,以防万一。

    “王爷您客气了,我不需要什么人陪着,您已经好酒好菜的招待了,还给我准备了休息的地方,我已经十分的满意了,我刚才只是想着提醒他,怕他喝多了出丑……”林简琴急忙辩解两句。

    “哈哈,不用怕,他在我面前比那月亮溪的溪水还透明,能出什么丑?嗯,你不用担心,你好好的休息,如果你闷得慌,我可以找王,让他的公主来陪你。”沙帕尔默很是好爽的说道。

    应随六也笑着说道,“你不用担心我的,在南疆国,到了这里就跟到了自己的家一样,不对,是比到了父王那里还要安全的地方。”

    沙帕尔默听了应随六的话,很是满意,直接扔过一坛子酒。

    林简琴急忙闭上了眼睛,因为她知道应随六正看着她呢,从旁边飞过一个酒坛子过来简直……

    “砰……”很清脆的声音,应随六居然很是平稳的接住了。

    沙帕尔默又接着说道,“就是因为王不想答应三哥的主战要求,他居然对公主下手了!唉!我已经派人在这四处找寻两个月了,却毫无收获,听探子来报,好像是被什么人卖到了翔龙国!”

    应随六一惊,急忙问道,“难道他会借题发挥,说公主在翔龙国失踪,接机攻打翔龙国?”

    沙帕尔默深深的叹了口气,说道,“王,正在为这件事头疼,鸾鸾儿是他最喜欢的一个女儿。”

    应随六和林简琴相视一望,似乎突然间想起了什么。

    “沙大哥,你口中所说的鸾鸾儿可是叫易鸾裳?”应随六很是惊愕的问道,他虽然跟沙帕尔默关系不错,也知道一些南疆国这些王爷们的勾心斗角,可是对于谁家的公主叫什么这种事情却从未上心,也没有问过。

    只见沙帕尔默蹙了蹙眉头,有些纳闷的说道,“易鸾裳?这个名字是翔龙国的名字吧,公主叫沙金鸾鸾儿。”

    应随六一愣,难道不是一个人?嗯,倘若是公主被擒,怎么会被飞来镇的一个宵小之辈那么容易的擒住。

    看来也许那个美艳女子是个偶遇吧。

    应随六把这件事只是粗粗一想,便笑着说道,“也许毫不相干,我多想了,就是因为来南疆国的路上遇到了一个绝美的南疆国女子。”

    “哈哈!小兄弟,从你的口中听到你夸赞女人美艳,真是少有啊!”沙帕尔默大笑着说道,还特意的看了看旁边的林简琴。

    林简琴有些尴尬的勾了一下嘴角,心里狠狠的骂道,应随六这个家伙,口口声声说的那些话难道是发梦魇放屁了?居然敢在老娘面前夸赞别的女人美丽!

    应随六不知道是喝了酒的缘故还是因为遇到了故人有些心情激动,竟然接着说道,“哈哈,是啊,不光美艳,简直就是个小辣椒!”

    “啧啧,是啊,人家碧眼高鼻,面容姣好,身材妖娆,衣着光鲜……”林简琴居然巴拉巴拉的将易鸾裳的外貌很是细致的说了一遍。

    正当林简琴准备好了要去拧应随六腰上的肉的时候,突然发现沙帕尔默的眼神中发散着一种激动兴奋和不可思议的目光。

    应随六也是被沙帕尔默的神情所惊呆,急忙问道,“沙大哥认识这个女子?”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