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六十一章 突发事件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沙帕尔默二话不说,仰头就是咕咚咕咚的灌酒,完了之后大手狠狠的抹了抹嘴巴。说道,“小兄弟!不出意外,那就是鸾鸾儿!她从小被骄纵惯了。所以才打坏了仆人自己跑出宫去玩,没想到被三哥的人给抓了!”

    应随六一阵兴奋。说道。“那岂不是三王爷就没借口出兵翔龙国了?”

    林简琴狠狠的撇了撇嘴巴,但是想着那两个男人在谈论有关翔龙国和南疆国的和平问题,也就悄悄地把这笔账记下来。哼,等以后找机会一定要教训这个臭男人!

    “嗯,对!小兄弟。你快告诉我。你们在哪里遇到了鸾鸾儿,我这就进宫找王,然后我们去把鸾鸾儿找回来!”沙帕尔默激动的说道。

    应随六嘴角不禁的扯动一下。那天饭庄遇到了突发事件。他只顾着救林简琴和小家伙儿。哪里还顾得上一个毫不相干的女子,就连林婉宁。他都没机会去救了。

    “额,沙大哥。我当时不知道那是公主殿下,我们在一个饭庄便走散了。”应随六接着又把在饭庄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给沙帕尔默说了一遍。

    沙帕尔默马上抓起挂在墙上的帽子,很是严肃的说道。“小兄弟,你在这里等我,我马上进宫,要把这件事跟王汇报一下,好做下一步的打算。”

    不等应随六回答,沙帕尔默的身影已经融入到了外面的夜色之中。

    “哎呦……”应随六突然觉得腰中一下刺痛,还带着奇痒。

    林简琴一边咬着牙的狠狠的捏着应随六腰上的那一点皮肉转圈圈,一边在嘴里不停的说道,“在我面前说不看别的女人还说只挂念我一个可是你怎么记得人家那么清楚……”

    接着,这屋子里的下人们,都灰溜溜的退下去了,他们深知这客人是沙帕尔默的贵客,贵客现在需要场子打架,他们当然要识趣一点了。

    应随六疼的呲牙咧嘴,一边求饶一边吸冷气。

    小家伙儿则放下手里玩的东西,双手托腮,凝神看着正在进行硝烟之战的爹娘,轻轻地叹了口气,说道,“这就是大人们的世界,真是好难懂,在马车上那么粘着笑着,这会儿怎么突然就打起来了呢?”

    大狼狗银子才顾不得那么多呢,这是自己人和自己人打架,又不是敌人,所以很是坦然的在那趴着啃骨头。

    结果当然是应随六败北,他已经叫唤的筋疲力尽了,后来干脆跪在地上求饶了。

    “我不记挂别的男人!所以,你也不许记挂别的女人!”林简琴怒气冲冲的撅着小嘴儿,双手叉腰的喝道。

    “遵命……”应随六有气无力的说道,可是他真的是觉得心里冤屈,当时就是觉得那个易鸾裳有些问题,才多看了几眼,才多琢磨了人家一会儿,没想到家里的这位就醋漫南疆国四王爷府邸了。

    可是谁让他爱这个女人呢?既然爱她的娇嗔,自然也要包容她的嗔怒了。

    林简琴终于歇过来了,居然坐在垫子上,说道,“真是累死我了,要不是你,我刚才吃的东西才不会消化的那么快,都怨你,结果我现在肚子饿了。”

    应随六听了这些真是欲哭无泪了,想吃东西还这么多的借口,真是闻所未闻。

    “娘,你明明就是想着再多吃一点,还……”小家伙儿这句话说出口的时候,小眼光不小心碰到了林简琴那犀利的眼神,小家伙儿很识时务的收住了嘴巴。

    应随六仍旧很是感恩的看了看儿子,唉,终究还是有个懂得是非黑白的人啊。

    林简琴很是舒服的吃了一会儿,看着应随六在旁边一直低着头,突然觉得,似乎这半天这个家伙一直都是这个姿态,不会吧,难道是被她给折磨坏了?

    不知道为什么想到这个,林简琴心里一阵害怕,急忙喊道,“喂!你没事吧?”

    林简琴的这一嗓子,把正在跟大狼狗银子玩的小家伙儿也吸引过来。

    林简琴见应随六还是纹丝不动,顿时吓坏了,手里的羊腿一下子掉在了地上,那水盈盈的大眼睛里的泪水如泉涌一样的喷出来了,他不会真的被拧坏了吧?

    “喂,你没事吧?我是不是拧到了你的伤口啊?让我看看?你不要吓我啊,你千万别吓我啊,呜呜……”结果两句话没说完,她碰了碰应随六,那家伙儿居然一下倒下去了,吓得林简琴痛哭流涕。

    小家伙儿则愣住了,不会吧,难道刚找到了大个子爹,自己终于不是野孩子了,怎么就突然发生了这样的怪事?

    小家伙儿也站起来,朝着应随六走过去。

    林简琴抱着躺在地上硬挺的应随六大哭起来,这会儿丝毫不顾及自己的面子了,硬是要拖着应随六往外走,要去看医生。

    小家伙儿刚刚走到了应随六的身边,蹲下小身子,静静的看着应随六那安静的面容,那浓密的睫毛,突然!应随六的眼睛朝着小家伙儿眨了一下!

    小家伙儿一下子蹲坐在了地上,不过还好,他知道自己不会轻易的失去这个刚认了不久的爹了。

    他刚想说话,突然看到了满脸泪痕,哭成了泪人儿一样的娘,似乎瞬间明白了应随六的意思,嗯,原来大个子爹是因为刚才被娘教训了,这才要报复的啊。

    小家伙儿想着刚才自己想说一句公道话却被林简琴一眼瞪得不敢说话的时候,便又很沉默的走开了,继续跟大狼狗银子玩耍。

    林简琴这会儿哪里还顾得上小家伙儿在做什么,她一边哭一边朝着外面的侍卫们喊道,“你们快帮我找个郎中啊!”

    可是很无奈,人家压根儿就听不懂她说的话,人家是说南疆国的话的。

    应随六突然抽动一下眉毛,装作很吃痛的样子,轻轻的睁开了眼睛,很是痛苦的轻轻呻吟一下。

    林简琴见到应随六醒过来,马上兴奋的笑了,她这会儿真是东边日出西边雨,满脸的泪水伴着笑,突然轻轻的用粉拳敲了一下应随六的胸部,“你吓死我了!你是坏人!”

    “啊……”应随六又装作很痛的样子,吓得林简琴急忙收住粉拳,急忙道歉到,“对不起对不起,是我错了,我不打你了,我忘了你有伤的,你等着我帮你拿个垫子靠着。”

    看着林简琴那忙碌的身影,又是拿东西又是安慰的,应随六心里顿时爽的不得了了。

    小家伙儿瞅准了机会朝着应随六看了一眼,应随六很是感谢的看了小家伙儿一眼,这父子俩的眼神中藏着无数的默契。

    屋外的下人们本来想着冲进去的,可是又听到屋里的笑声,和很是温软的说话声,又都停住了脚步,面面相觑,真不知道这翔龙国的人在搞什么,怎么一会儿哭一会叫一会儿又笑了。

    伺候应随六吃了些肉,小家伙儿就被林简琴安顿去睡觉了,林简琴也有些困意了,这时候突然听到了外面有声音,是沙帕尔默回来了。

    应随六突然就来了精神,急忙站起身来,要去迎接沙帕尔默。

    林简琴听到了动静,也醒了过来,当她揉了揉眼睛的时候,沙帕尔默已经进了屋子了。

    “沙大哥,宫里什么情况?”应随六很是急切的询问到。

    沙帕尔默好爽的笑了笑,说道,“果然是鸾鸾儿回来了,是花城的城主把她刚刚送回宫里。”

    应随六听了沙帕尔默的话,心里终于放下来了,不然多多少少会因为没能保护公主而有些惭愧和自责的。

    林简琴却急忙问道,“王爷,那您有没有看到公主身边还有个女子?她长得很文静,还有……”

    林简琴吧啦吧啦的把林婉宁的样子说了一遍,接着便很期盼的看着沙帕尔默。

    沙帕尔默的眼神中露出一股很异样的眼光,那眼光中有些狡黠,犹豫再三才问道,“你说的那个一定是薰衣草姑娘。”

    林简琴一愣,这个王爷看着也是个精神正常的人啊,自己在跟他打听姐姐的下落,他怎么莫名其妙的说个什么薰衣草姑娘,薰衣草是姑娘么?有点常识的也知道薰衣草是一种美丽的花儿啊。

    看着林简琴脸上的神色,沙帕尔默解释道,“跟在鸾鸾儿身边的有个看上去二十多岁的姑娘,她长的貌美如花,气质若兰,有着薰衣草的神秘和雍容。”

    林简琴正听的入神呢,没想到应随六插了一句道,“沙大哥,看来咱们俩不光要做兄弟,马上还要做连襟了。”

    沙帕尔默愣了一下,问道,“连襟是什么意思?”

    “比方说,我的夫人和你的夫人是姐妹的关系,那么咱们俩就称作是连襟,呵呵,当然了,这是我们翔龙国的叫法,估计在南疆国会有别的说法吧。”应随六很是高兴的解释道。

    林简琴还是有些迷糊,这两个男人怎么突然说起了这个问题。

    “小兄弟!你的意思是,薰衣草姑娘是和你的夫人是姐妹关系?”沙帕尔默的眼神中尽是兴奋之色。

    林简琴听到这句话终于明白了,双手叉腰很是质疑的问道,“你不会是喜欢上我大姐了吧?”

    “那有什么不可以么?我的心属于我,我喜欢谁也是我自己的权利,她可以不喜欢我,但是她不能阻止我喜欢她啊。”沙帕尔默很是好爽的说道。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