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六十五章 心事重重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她在想,是不是也要打算以后的路,若是回了忠诚侯府。老太太想必定然是要找林简琴商量林家以后的事情吧,可是她不想管理那么大的家业,也不想搀和到一些勾心斗角之中。只想找个安静的地方过平淡的日子。

    经历了大风大浪之后,只有觉得平淡才是最真。

    马车在缓缓地朝着积羽城驶去。斜阳的残辉把大地都镀上了一片金色。让这一切显得有些冰冷。

    小家伙儿没有看到大个子爹和娘亲的心事,他在想,白云观的老头那里还有那么多的书。一定要找机会再去讨两本,不行,两本哪里够。要多一些才好。越多越好。

    大狼狗银子跟着马车一会儿跑一会儿停,一会儿嗅嗅路边的野花野草,一会儿欢快的叫着。只有这个欢快的影子。为这份夕阳下的沉默增添了几分的活泼。

    皇城外的小客栈里。夕阳同样洒在了这个不大的院子里。

    “客官,您这是做什么生意的?可是在我们这里呆了很长一段日子了。别说我不懂规矩,我们开店的当然希望客官多住些日子。可是我总是觉得客官您心事重重的。”店小二将一碗做好的鸡蛋羹放在了木桌上。

    林无尘很是悠闲的依靠在木椅上,看着那花池的花,淡淡的笑了笑。说道,“是啊,我把这辈子最大的一笔生意做赔了,当然心事重重。”

    那店小二一阵惊讶,真恨不得抽自己一个嘴巴,这些日子,这位客官可是没少打赏了他,他真是感谢人家,更何况在他媳妇儿生了孩子的时候,这位客官更是送了红包,让他请个人照顾媳妇儿,说是女人不易,本分的女人更不易。

    店小二思忖一会儿,说道,“客官,您别丧气,这胜败乃兵家常事,您这次赔了点,兴许下次还能赚回来呢?”

    本来就是想着安慰一下这个客人的,店小二也极力的说的轻松一下。

    “呵呵,哪里那么容易。”林无尘的语气中充满了无奈和失落。

    “客官,我这小地方的人没见过世面,但是我知道一句话,事在人为,只要还活着,有什么不可能的,您英俊潇洒仪表堂堂,一看就是有福之人,怎么能轻易的就放弃了?您当真连我们这些给人家做牛做马的伙计还不如?”店小二这一串犀利的话语说出去之后,似乎有些后悔了。

    因为应随六的神色极其的不好看。

    他那深邃的眸子渐渐地眯成了一道缝,可是就拿一道缝隙射出来的阴鸷,足以让人浑身寒颤。

    那店小二以为自己激怒了林无尘,急忙跪下道歉,“客官您大人不记小人过,我不是有意的挖苦您的。”

    “不,不是你的错,是我自己不中用了,昏昏沉沉这一个多月,好了,谢谢你今天说的这些话,请帮我找老板结账吧,我要走了。”林无尘说着便很是艰难的用双拐站了起来。

    店小二想着上前去搀扶,可是却被林无尘那冷冷的一眼,看的不敢动弹了。

    林无尘很快便离开了这个小客栈,朝着藏娇阁的方向走去了。

    自己得不到的东西,为什么要成全了别人?

    他心里在想着那个人,又在琢磨着接下来的计划,不到鱼死网破的地步,一切都未可知。

    不知道怎么的,同样的蓝天下,却有的地方暖阳普照,而有的地方却阴雨绵绵。

    有的时候,心情真的会被天气影响,杜家老宅子里的越思敏已经出来两个月了,她一个人坐在门槛内侧,依着木门,看着屋檐上滴滴答答而下的雨滴。

    她想着十几年前的时候,初见林原道的时候,想着那些日子的快乐,她的脸上不禁的浮现出一丝的愉悦,可是在想起了带着林简琴苦苦过活的十多年,她心酸的眼泪又不停的簌簌打湿了衣襟。

    眼下女儿跟着她心爱的人去了遥远的地方,她思念女儿,却又希望女儿能跟一个疼爱她的男人好好的过日子,她觉得自己性子软弱,而女儿则是刚毅火爆的脾气,可是在执着的寻找自己心中爱情的这一点,她觉得女儿和她很相像。

    她这些日子一直在菩萨的面前祈祷,希望女儿遇到的这个男人是个负责任的男人,不要像她当年的那般心酸。

    她想着林家宅子里这段时间是不是还好?淑涟韵还好么?也不知道喜悦的孩子是不是又长大了一些,恩,还有洛青丝,那是个老实厚道的女人,也不知道她的龙凤胎孩子怎么样了。

    越思敏在屋檐下想着周围的人们,却不想自己现在为了保全女儿,要孤苦了。

    她手里一直握着林简琴的睡衣,似乎这样,才能离得女儿近一些吧,她这几天又做了一双新鞋子,是给女儿的,想着每年的这个时候,都是给女儿做新鞋子的时候了。

    外面那如花针如细丝的雨,像是越思敏心里不断波动的情怀。

    正在越思敏倚靠着木门稍稍的走神的时候,听到了外面的动静,虽说这宅子三进三出的很深,可是也禁不住外面的人闹腾的声音大。

    越思敏顾不得回去拿遮挡雨点的东西,直接用手搭在脑门上,便踮着脚朝着墙根儿走过去。

    听了外面的人的叫嚷这才知道,原来是京城又出了战事了,前段时间还是流王府在闹什么造反,结果被太后识破,反而把闹事的王爷给囚禁起来。

    越思敏心里却叨念着,哼,一定不会是外人传的那样,倘若真的是他们说的那么龌龊的事情,琴儿那丫头肯定不会搀和。

    这回听到了别人说的是,远在桃花坞的九王爷已经挥军北上,也要造反了。

    越思敏心里扑通扑通的跳起来,这可怎么办才好,本来这三个月的期限就难熬的差不多了,就等着琴儿那丫头回来,一家人团聚的,可是怎么突然又闹出这么一件事来?

    越思敏心里泛起了嘀咕,是继续躲在这里还是出城呢,不管是谁坐那把龙椅,在坐上之前,免不了的起战争,受到灾难的总是穷人们。

    可是若出了这里万一被无尘那孩子的手下知道了,就不好了,也不知道楚殇是不是还在积羽城。

    越思敏的心里很是纠结,她又踮着脚点拎着裙裾跑回了屋里。

    想了好久,干脆就不走了,把剩下的能吃的东西都转移到地窖里去,到时候不出动静,兴许在里面呆上十天半月的,等到琴儿回来了。

    她不知道,林简琴这会儿已然到了积羽城外了,过了媚眼湖,就进城了。

    积羽城没有皇城那么严谨,只要不是看上去很是狰狞的面孔,携带的东西不是朝廷明令禁止的,一般都会很容易的放行。

    小家伙儿在马车里,轻轻的撩开了帘子,说道,“娘,咱们好久没来这里了哦,恩,我还真有点想念姥姥姥爷呢,恩,还有喜悦姨。”

    林简琴伸手摸了摸小家伙儿的脑袋,笑着说道,“不光你,娘也是很想念她们。”

    应随六转过脸询问道,“听你的,咱们先去果园里呆两天,要是没什么意外,再去城里?”

    林简琴点了点头,说道,“其实我只是怕无尘哥哥对娘和洛姨云姨她们不利,上次在京城遭遇的那些,我知道无尘哥哥和楚殇的功夫都已经到了深不可测的地步了,所以还是不要轻易的惊扰了她们。”

    应随六心里却有些愤愤的,当然了,在表面上他还是很和气的问道,“到底有多么深不可测,比我还厉害?”

    林简琴娇嗔的撇了撇嘴巴,说道,“这个我怎么知道,你们又没有比试一下,不过在我看来,我是觉得有些深不可测的。”

    “娘,还有我呢,哼,我现在也是一员猛将!谁要是敢欺负娘,我一定让他爬着去吃银子拉的粑粑。”小家伙儿很适时的说道。

    跟在马车旁边的大狼狗银子听到小主人在提起自己的名字,很是高兴的摇了摇尾巴,轻轻的吱嗡了两声。

    说话的功夫,马车已经过了媚眼湖了,雨点似乎变得小了点,应随六没有直接赶着马车往城里走,而是累了一下马缰绳,朝着城郊白云观的方向走去。

    看着果园里那三间破旧的房子,林简琴狠狠的剜了一眼应随六,说道,“你不会当初就想着用着三间破木屋娶了我吧?”

    小家伙儿听着娘亲的口气不善,便拉着大狼狗银子坐在了屋檐下的石凳上,一副要看热闹的样子。

    应随六嘿嘿一笑,说道,“你最喜欢的不就是三间茅草屋十亩肥田一头耕牛么?我这不是先把三间木屋给你准备好么?”

    林简琴突然想起了回翔龙国之前跟应随六提的要求,可是这会儿她突然变了主意说道,“没有金山银山,我才不会嫁给你。”

    “那怎么行?儿子都有了啊。”应随六一愣,怎么着臭丫头说变就变,翻脸比翻书还快呢?

    “额,大个子爹,我不介意我娘再给我找一个有金山银山的爹,额,那样我和大狼狗可以天天吃香的喝辣的。”小家伙儿竟然在这个时候突然添了一把火。

    林简琴鼻子冷哼一声,说道,“我就是说说要清闲的日子,可是,哪个女人不喜欢金银首饰富丽堂皇的大宅子使唤不清的丫头小厮……”

    吧啦吧啦又是一阵连珠带炮,应随六拼命的记着林简琴说的那些话,果真是头大了,想当年跟着师傅学认字都没有这么困难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