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六十六章 你就是个墙头草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见那娘俩已然是站成一波了,他现在能做的只有妥协,不然呢?谁让他没出息的就是喜欢人家。离了人家活不了呢?

    “好好好,我答应你,你什么条件都答应。”应随六很是服气的说道。必须还得满脸的笑意和诚意,不然不知道这一架又的什么时候完了。他现在可是饿得肚子难受。迫不及待的想着求求人家给做点饭吃呢。

    小家伙儿坏坏一笑,瞥了一眼很是无奈的应随六,便说道。“娘亲,你看大个子爹是多么老实憨厚的人,这样的爹才靠谱。恩。大个子爹那么的疼你,你想要什么他都给你,你就别唠叨了。”

    林简琴狠狠的翻了个白眼。说道。“其实你就是个墙头草。顺风到,哪边好了你就倒到哪边去。说,你到底想说什么?”

    “嘿嘿。娘,您真是伟大的无比英明的娘,我的小心思都被娘的火眼金睛看透了。嘻嘻,娘我的肚子都咕噜噜的叫了,快点给咱们做点饭吃吧。”小家伙儿又是撒娇又是卖萌的,他可是了解林简琴的软肋,知道这一招绝对的好使。

    林简琴撇嘴,看了看正在把车上的东西往屋子里搬运的应随六,问道,“你也饿了?”

    还没等应随六说话回答呢,只听到他的肚子很不争气的咕噜咕噜的响了。

    林简琴嗤嗤的笑了,说道,“我去看看小矮屋还有没有干燥的柴禾,你们两个收拾完了,就去里面休息一会儿吧,熟了饭,我在叫你们吃。”

    林简琴说着,脸上带着很高兴的笑意,随手就撸起袖子,朝着小矮屋走去了。

    这父子俩见林简琴朝着小矮屋走去,不约而同的朝着对方伸出一个胜利的手势。

    东西很快就收拾完了,应随六进了屋子稍微的洗漱一下,看了看里面,说实在的,他这还是第二次进这间屋子,第一次是屋子刚建好的时候,后来林简琴母子俩来了之后,他被硬生生的赶了出去。

    看着这屋子里的摆设,果真是温馨的很多,他禁不住的说道,“恩,看来啊,这家里必须有个女人,才像个家。”

    小家伙儿抬起头,很是狐疑的问道,“大个子爹,你的意思是今晚上你也要进这个屋子睡觉?”

    应随六先是愣了愣,接着问道,“难道不可以?”

    小家伙儿刚才那和气的脸色瞬间变得不高兴了,撅着嘴巴,说道,“我就不喜欢别人跟我抢我的娘!”

    “别这么说惊鸿,我可不是跟你抢你娘!你要知道一件事,要是没有我,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你,确切的说,是你小子从老子这里抢走了你娘!”应随六虽然口气很柔和,可是脸上却是一副胜利者的姿态。

    小家伙儿很不服气的瞪着大眼睛,反问道,“谁说是我抢的?自从我睁眼那天起,你就不再我娘身边!你去了哪里逍遥快活?哼,这会儿偏偏又冒出来跟我抢我娘!哼,门都没有!不对,窗户也没有!”

    小家伙儿很是激烈的说道。

    应随六嘴角使劲儿的抽搐了一下,没想到这个调皮儿子竟然这么说,可是毕竟儿子说的偏偏又是实际情况,他只能含糊的说道,“这只是个意外。”

    “哼!狡辩!我娘跟我说过,男人都不靠谱!”小家伙儿很是厌恶的瞪着大眼睛。

    “这是什么话,你长大了也会变成男人啊。”应随六嘴角勾期一抹坏笑,上下的打量着自己这个嘴巴狠毒的儿子。

    “哼,我才不会!我才不要长大!”小家伙儿很是排斥的说道。

    应随六看着小家伙儿的可爱,真是不知道在说些什么了,直接无奈的笑着说道,“这样,晚上咱们让你娘亲决定。”

    小家伙儿很不善意的看了看这个跟他抢娘亲的爹,冷哼一声。

    应随六心里却开始盘算了,嘿嘿,自己的功夫好,不信林简琴那臭丫头不让他留在这个屋里过夜!

    应随六回想着在南疆国的那两次,心里不免的痒痒起来,他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这么忘情于这件事,而乐此不疲的。

    小家伙儿走到了应随六身边,看着那略微凸起的裙裾,很是认真的摸了摸,仰起小脸儿,很是认真的问道,“大个子爹,你为什么偷偷的把黄瓜放在这里?”

    应随六像是吞了烫铁头,满脸涨得通红,脖子都红了,硬生生的吞了几口唾沫,急忙将小家伙儿一把抱起来,说道,“千万别跟你娘说,其实我当时是怕饿着,才藏了的。”

    小家伙儿很是怀疑的打量了一下大个子爹,“大个子爹,你的脸为什么这么红?一直红到了脖子根,不就是藏了一根黄瓜么?哦,对了,那里经常尿尿,味道很不好,恩,你吃的时候一定要好好的洗一洗。”

    应随六真恨不得墙上赶紧的开个窟窿,让他赶紧的钻进去,也不知道今天到了什么霉运,不过幸好是儿子在面前,要是让林简琴那个臭丫头看到了这些事情,真不知道那臭丫头会不会恼羞成怒。

    就在这个时候,林简琴在外面喊道,“喂,你们两个,过来帮忙了,端饭碗!”

    应随六突然浑身哆嗦了一下子,急忙给小家伙儿使眼色,“保密啊保密啊。”

    “哼,不就是一根黄瓜么?哼!我都懒得说。”小家伙儿很是鄙夷的看着应随六那失魂落魄吓得满头大汗的样子。

    “娘,我们来了。”小家伙儿朝着外面喊道。

    应随六也急忙挤出一丝笑意,说道,“走走走,咱们去帮忙去。”

    说着话,这父子俩就出了门口,正好林简琴端着一个小盆的菜出来,真是香的让人垂涎三尺,可是应随六的眼神却一直在瞟小家伙儿,生怕这小子一个不小心走了嘴。

    小家伙儿看到了吃的,早就把这件事忘到九霄云外了,很是欢天喜地的去端小矮屋里剩下的饭菜去。

    应随六嘴角有些尴尬的扯了一丝笑意,也急忙跟着小家伙儿金额了小矮屋。

    林简琴看着应随六的表情,咕哝到,“真是莫名奇妙。”

    应随六听到身后的林简琴正在咕哝,更是心虚的急忙跨进了小矮屋的门槛,“哎呦!”

    俗话说得好,心不在焉就容易出点意外,果然,他只顾着赶紧的躲开林简琴的目光,没想到脑门一下子撞到了门框上,现在真是后悔,为什么当初把屋子盖的这么低矮!

    林简琴急忙把饭菜放在了石凳上,很是关心的问道,“你怎么毛毛躁躁的,怎么了?有没有伤到啊?”

    “没没没,没事,我这就去端菜。”应随六知道现在黄瓜还大呢,只能赶紧的含糊其辞的推诿。

    林简琴已然走到了身边。

    应随六更是脑门上渗出一层密密麻麻的汗珠子。

    就在这时,突然小家伙儿一声尖叫传来,“哎呀!”

    林简琴一惊,抬头才看到,小家伙儿贪吃,居然要尝尝碗里的菜,被想到烫了舌头!

    林简琴真是急得上火了,怎么着父子俩一个省心的都没有啊,顾不上给 应随六看伤势,急忙跑到了小家伙儿的跟前,“你怎么弄的啊,这么一会儿都等不了,看,烫着了吧?真是没一个让人省心的!”

    就在应随六心里暗自庆幸自己的宝贝儿子真会挑时候烫伤的时候,突然听着小家伙儿委屈的说道,“大个子爹还偷偷藏了黄瓜自己吃,我怎么就不能先偷偷吃一点?”

    应随六一听,整个人都懵住了,两眼发呆,他现在能盼望的就是那里赶紧的平息愤怒的小宇宙。

    林简琴一愣,看着儿子那可怜的摸样,很是不解的瞟了一眼应随六。

    应随六被这一眼看的浑身发毛了。

    “哼,自己烫成了这样还想着你大个子爹?赶紧的,让娘看看你的舌头。”林简琴似乎没太多的在意这件事。

    应随六那紧绷着的一根心弦终于放松了下来,这会儿突然觉得额头处传来一阵剧痛。

    林简琴抱着儿子回了屋里,应随六只好强忍着脑门的疼痛,把饭碗都端到了屋里的桌子上。

    林简琴只顾着看儿子被烫着的舌头了,也就没顾得上看应随六,不过这也好,过了一会儿,应随六的黄瓜自然而然的蔫吧了。

    吃过了晚饭,外面的天色已经黑了,林简琴便一边收拾床铺一边说道,“额,晚上你还是去那边睡吧。”

    应随六顿时就觉得难过了,晚饭之前还心里想得挺美的呢,还一直对自己的魅力很是坚信呢,这会儿却被人家赶了出去了,哪里能心甘情愿?

    “额,其实这屋子里的床也挺大的,我自己在那个屋也有点空落,不然咱们一家人挤挤吧。”应随六的语气显然是很软绵绵无力的,更是商量的口气。

    林简琴不语,只顾着点上了灯,只看了应随六一眼。

    应随六见到林简琴那杀猪一样的眼神儿,瞬间发憷了,还是灰溜溜的回了自己的房间。

    小家伙儿被烫到了舌头,自然是一直不舒服,哪里还顾得上说话聊天的,只等着林简琴哄了一会儿就睡着了。

    林简琴怀里搂着小家伙儿,很是心疼,这孩子怎么这么不小心,贪吃到了这个程度,唉,都怪自己这个做娘的,怎么的就不说让儿子吃饱呢,以后不管什么东西,一定得让儿子吃撑再说。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