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六十七章 臭丫头,你别装睡着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小家伙儿均匀得呼吸已然是睡熟了。

    林简琴却睡不着,现在算是回来了,可是以后的日子还有点困难呢。也不知道家里的人都怎么样了,唉,必须要想个万全之策啊。不然自己的这边是无尘哥哥没完没了的追,婆家那边就是仇家没完没了的追。

    想想这些真是够累的。还不如种上十亩田地。想吃些什么就种些什么,虽然身体累点,可是心里踏实啊。现在可真是身心疲惫的,自己都觉得自己憔悴了。

    就在林简琴很是无奈的琢磨着的时候,突然听到窗户外面轻轻的喊声。

    “臭丫头。能让我进去坐会儿么?”应随六显然是压低了声音说的。肯定是怕吵醒了小家伙儿了。

    林简琴顿时不高兴了,自己的身后这么一堆的破事,窗户外面这个烦人的家伙屁股后面的事更多。他居然这会儿还来讨厌。便赌气不吭声。

    “臭丫头。你别装睡着了,我知道你还没睡呢。你要是再不说话,我可真的从窗户进去了啊。”应随六坏坏的笑着说道。

    林简琴气的压根儿痒痒。这个臭男人简直就是厚脸皮了,以前在林家畅春园的时候他随便的来去自如,到现在都住在同一屋檐下了。还弄这些神啊鬼啊的,真是让她顿时有一种想揍人的冲动。

    就在林简琴强忍着气不想理会的时候,竟然听到窗户轻轻的响了。

    呵,这个家伙还真是来真的了,哼老娘这会儿心情不爽呢,你要是真来劲儿,那就怪不得老娘翻脸不认人了。

    就在那窗户扇轻轻的打开的时候,林简琴已然静悄悄的站在了窗户前,手里拿着床边上防贼用的木棍子。

    正当应随六欢天喜地,马上就要迈腿进去的时候,林简琴狠狠的朝着窗户就是一棍子。

    应随六一个受惊没站稳,一下子栽了下去。

    虽然他有功夫在身,毕竟对自己的女人是没防备的,结果掉下去的时候真是摔了个结结实实,在地上躺了好半天。

    林简琴心情不好,听着外面的动静,也没吭声,继续躺下挨着小家伙儿睡着了。

    应随六很无奈的在窗外呆了一会儿,听着屋子里确实没什么声音,他只能灰溜溜的垂头丧气的回了自己的房间。

    揉了揉很是疼痛的腿,轻轻地叹了口气,看来不给人家个名分,人家心里始终是憋着一口气了,想到了这里,应随六心里也就不那么的郁闷,干脆好好的休息一下,等着下面的人过来报信。

    只要把父王母妃一干亲人的事情解决好了,他一定给林简琴个名正言顺风风光光的迎娶礼仪。

    想着这些的时候,他也就安心的睡着了。

    林简琴只睡了一小会儿,就醒了,心里突然有些担心,自己刚才的那一下是不是下手重了点,总想着起身去看看,最后见小家伙儿总是说梦话,又是蹬踹又是哭的,也就作罢了。

    第二天的一大早,林简琴还没起床呢,就听到了外面咳嗽的声音,还没明白过来怎么回事,透着窗子看着外面的浓烟,便明白了几分了,肯定是那个笨蛋在做早饭。

    于是她轻轻的把小家伙儿的手脚从自己的身上拿开,蹑手蹑脚的出了屋子,朝着小矮屋张望一下,果然,那么大的个男人,在小矮屋里根本就直不起腰来,一手捂着嘴巴咳嗽一手在炒菜呢。

    林简琴不禁的勾起了嘴角,心里顿时有些喜悦,可是就在她享受着这默默的关怀的时候,突然鼻子闻到了一股子焦糊的味道,那笑意也就僵住了,唉,真是不省心,想着表现一下吧,又没有那两把刷子,也真是够难为他的了。

    林简琴迅速的洗漱一番,撸起袖子朝着小矮屋走过去。

    佯装什么纳闷的说道,“呦呵,今天太阳从北边出来了?堂堂的小王爷竟然也能下厨给我们娘俩做饭吃?”

    应随六嘿嘿一笑,“在家里,你和惊鸿可是主子。”

    林简琴本来还想着讽刺他两句,可是看到他满脸的乌漆墨黑,忍不住的笑喷了。

    应随六很是纳闷的问道,“我这句话说的哪里有毛病么?你怎么笑了?”

    林简琴摆了摆手,说道,“得了,您千金贵体的,还是出去等着吃饭吧,这活还是我来做吧。”

    应随六知道自己的手艺差,既然那臭丫头知道自己这份心意,他也就没再里面碍事,笑嘻嘻的出来了。

    就在应随六从小矮屋里退出来的时候,他的余光所到之处,已经看到了远处的正在伺机过来的手下。

    应随六朝着小矮屋看了看,林简琴正在嘴里咕哝着应随六把案板上弄得一团糟,他便急速的走了几步朝着那边过去。

    当从手下知道了九王叔答应了他所提出的条件的时候,应随六心里终于轻松的舒了一口气,说道,“你马上去京城城郊桃花亭,那里自然会有人与你相见,到时候你见到了云泽兄,你把这个信件交给他。”

    应随六说着从胸前掏出一张不知道什么时候早就准备好的信笺。

    那手下的人很是认真的接受了任务,便飞快的离开了。

    家人的安全有了着落,应随六的心里总算是落下了一块石头,可是他还隐隐的感觉,林无尘的势必还会再来,这个事情不弄清楚了,想必自己也不会有什么安稳的日子。

    “喂,你干什么呢?不能来搭把手么?”林简琴的声音从小矮屋里传了出来。

    应随六急忙的跑了两步,回答着,“来了,就来了。”

    早饭准备的差不多了,小家伙儿可是闻着饭香醒来了的,要不是林简琴瞪着眼睛,估计他都不洗脸洗手就开始吃饭了。

    吃饭的时候,应随六开口说道,“哎?要不然咱们去你家里看看吧。”

    林简琴一愣,但是心里还是很喜欢的,走了这么久,很是想念娘,可是又怕跟无尘哥哥牵扯不清,自己都明明白白的说了很多次了,可是无尘哥哥却总是不死心,林简琴又不想着用强,也只好躲着。

    再者,应随六的身份是被人盯着,他总是露面了也不好,没想到自己很是忌讳的事情,这个男人这会儿居然很有担当的提了出来。

    “我知道你担心什么,不过你放心,有我在身边呢。”应随六嘴角的那一抹笑意显得很是温馨和安慰。

    林简琴抿了抿嘴唇,没有说话,只是重重的点了点头。

    小家伙儿一门心思的吃饭呢,生怕好吃的被吃完了。

    当小家伙儿听说要回家的时候,马上高兴起来,“哈哈,再也不用担心没有肉吃了,姥姥姥爷都是那么疼爱我,我想吃什么他们都给我,哈哈!”

    看着小家伙儿那张牙舞爪的欢喜的样子,林简琴也不禁的笑了笑。

    既然都做了决定了,吃完了饭,这一家人便一边走一边逛着,买了些礼物,准备朝着忠诚侯府走去了。

    人得心情好了,似乎就算是下雨天,都是喜滋滋的。

    “娘,我原来还把几本书落在了杜家的老宅子呢,咱们今天顺便去拿了吧,现在没有可以看的书,真是闷得慌呢。”小家伙儿拉着林简琴的衣袖央求道。

    林简琴无奈,为了让儿子安静,她只好去杜家老宅子走一圈,因为只要儿子闹腾的时候,你随便的丢给他一本书,他会老老实实的趴在那看完为止,只要不去打扰他,他会不说话不闹脾气的安静的厉害。

    应随六这会儿当然听那娘俩的意思,因为他很好奇,儿子所说的积羽城散落龙脉到底在那个院子里怎么呈现的。

    只是可怜了大狼狗银子,它被安排在家里看门了。

    这一家三口的速度也是很快的,虽然说是溜达着过去,可是说着笑着的,不觉得时间,也就到了。

    小家伙儿站在那没有门匾的大门前,看着有些黑漆脱落的旧门,稍稍的叹息一下,扭过头,跟林简琴说道,“娘,我记得走的时候,咱们这里插着一根木棍的啊。”

    “笨蛋儿子,只是插了个木棍,万一有像是之前那帮无赖的人进来,就算是一把铁锁头,他们还是进的来的。走吧,进去看看就知道了。”林简琴微微一笑,一手拉着儿子的小手,一手推开了那厚重的许久未被人推开的大门。

    应随六这会儿则是非常的警觉起来,因为他自从进到门口的那一刻,便感到了这里不同于一般人家的气息,这里有厚重的浓郁的气息,让人吸入体内之后觉得心旷神怡,倘若是会功夫的人,定然会觉得浑身的筋脉都舒展开来。

    应随六觉察到了这些气息之后,难免会认为这里进来了什么人,他更加的小心的打量着四周。

    林简琴却不以为然,这里虽然以前是被杜家管家打扫过了,可是这么长的时间没人住,已然是又恢复了一片凌乱的场面了,毕竟就算没人来,那些风啊雨啊的也不是留情的,吹到了淋湿了,这些都是在所难免的。

    此时正在屋里给鞋样绣花的越思敏突然听到了那由远及近的脚步声,心中顿时不安起来,难道是有什么人发现了?她急忙的将东西稍微的收拾一下,钻进了桌子下。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