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六十八章 可能是一家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越思敏刚刚藏好,就听到有人推开了屋里的门,她的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这要是被陌生人发现也就算了,就怕是前些日子夜里去林府的楚殇等人,她可不想给琴儿增添什么麻烦。不行,若是真的被这些人逮住了。拉着她去威胁琴儿。她就是死了也不会去做这件事的。

    可是在她看到了从桌布的缝隙里透过来的那双鞋子的时候有些熟识!恩?那是个女人的鞋子,啊?这女人身边还跟着一个小孩子,那小孩子的鞋子看上去是个男孩子的。哦,男孩子的旁边还有一双男人的大脚。

    越思敏的心里稍稍的平稳了一些,原来这进来的可能是一家人。

    就在越思敏很是纳闷的狐疑的时候。林简琴看到了那木桌上的茶盏。咦?这茶水还是温的,难道这里有什么人住着?可是进来的时候没发现有人在啊。

    就在林简琴四下观望的时候,应随六眼神犀利的看到了炕头上木箱子里一双绣了一半的鞋样。他快步上前。拿起那鞋子。愣了一会儿,突然问道。“简琴,这鞋子怎么看着这么……”

    趴在桌子下面的越思敏从那个男人的话里听到简琴两个字的时候。顿时激动兴奋起来,继而热泪盈眶了,这世上不会有这么多同名的人吧。看来是自己的琴儿回来了!不然,谁还能认得这个地方?

    林简琴突然听到了有呜咽的声音,当下很是厉害的喝道,“是谁?”

    越思敏本来还沉浸在兴奋和哭泣之中,突然听了林简琴的声音,她更是放声的哭起来,慢慢的从桌布下面爬出来。

    林简琴已经拿着一把扫炕的笤帚指着那抖动的桌布,却发现爬出来一个中年女子。

    当她看清了那爬出来的妇人的脸色的时候,手里的笤帚一下子掉在地上,她抱着越思敏痛哭起来。

    应随六见人家母女相见,他只好凑到了小家伙儿的身边,“惊鸿,你不是说这里有书么?对了,你不是说在这里摆了个阵法?”

    “恩,是的,那次走得慌忙,我只破了阵,不过若是还要重新布阵,就要花点力气了,怎么?大个子爹,你要当皇上?我可以祝你一臂之力哦。”小家伙儿很是轻松的说道。

    应随六则很是严肃的说道,“惊鸿,我以前是不相信你这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可是南疆国一行,你凭着本事抓到了三王爷,我也是很佩服的,所以,我想现在跟你求证一件事。”

    小家伙儿听了应随六的肯定,更是满意的说道,“哼,早就让你们相信的我的啦。说吧,你有什么事有求于我?”

    应随六看着旁边那开始叙旧的母女俩,干脆一把抱起小家伙儿去了另外一间屋子。

    小家伙儿很是诧异的看着应随六,问道,“为什么抱我来这边啊?”

    应随六很是严肃的问道,“那照现在的情况,你肯定能知道接下来谁可以当皇上,你帮我看看。”

    应随六虽然知道九王叔答应了他的条件,可是若是太后的势力实在太大,怕九王叔到时候自保都不行,哪里还顾得上父王母妃和浅浅,就算他找了蔺云泽去救人,也揣摩不到合适的时机啊,不知道宫里的事情会发展到一个什么情况。

    小家伙儿看了看应随六那严肃的摸样,“不行,我自己知道,但是我不能跟你说,否则这是泄露天机,我会遭到反噬的。”

    应随六一听小家伙儿的这一番言辞,实在是憋不住了,接着就是一顿的软磨硬泡,就连美食诱惑都用上了,可是还是没能让小家伙儿动心。

    应随六突然坏坏一笑,很是犀利的问了小家伙儿几个问题,小家伙儿当然是很犀利的回复了应随六,就在小家伙儿有些得意的时候,应随六突然问道,“你以后能不能做太子?”

    “哼,做什么太子?我才不会。”小家伙儿很是得意的说道。

    应随六嘴角勾起一抹得意的笑意,这样他也算是间接的问道他想问的问题了。

    小家伙儿见应随六一直的问个不停,很不高兴,哼哼唧唧的就朝着林简琴那边走过去。

    “好琴儿,你终于回来了,娘悬着的一颗心也算是安稳了。”在一番痛哭相拥之后,越思敏抹着眼泪说道。

    林简琴也抹了抹眼泪,重重的点着头,“娘,我这回去哪里都带着你,再也不跟你分开了。你别哭了。”

    娘俩又说了些体己的话,林简琴突然问道,“娘,你怎么来这里了啊?”

    越思敏这才想起了先前发生的事,便把有人夜探忠诚侯府的事,给林简琴一五一十的说了。

    林简琴听完,心里有些抑郁,没想到因为自己的优柔寡断差点害了娘。

    应随六在旁边也听说了这些,便说道,“到是不怕他再来,再来了我也要收拾他。可是现在我若是住进忠诚侯府,势必也会引起一些骚乱,若是九王叔以后出了事,我也怕连累了林家的人。”

    林简琴看了应随六一眼,说道,“让娘和我们去果园住吧。”

    应随六点了点头,眼下也只有这样了。

    “哦,琴儿,既然回来了,还是去你老太太那里看看,她一直在念叨着你。”越思敏虽然知道老太太有意让惊鸿改姓,坐稳了忠诚侯府的爵位,但是她还是有些偏向着老太太的。

    虽说自己的女儿找的男人是个王爷,可是众所周知,这流千慕王爷已经被太后控制了,不知道以后的日子会不会好过,这是对于女儿来说,而对于越思敏来说,她先前那些年没有在林家有什么名分。

    没有名分她也无能为力,谁让自己的肚子不争气,生的是个女儿,到如今自己的婆婆作为林家的一家之长,竟然对她如此的器重,更是让她的女儿做了侯爷,越思敏便想着,让琴儿的儿子继续在林家当家作主不是更好?

    林简琴见娘的神色凝重,便点了点头,说道,“也好,等把娘安顿好了,我带着惊鸿去看看老太太,看看洛姨和云姨还有喜悦。”

    越思敏见女儿答应了,便欢天喜地的了,说道,“也好,我这里都给喜悦的孩子还有你洛姨的孩子做了些小衣服,到时候一起带过去。”

    越思敏说着,便转身去木箱子里拿了些小孩子的衣服出来。

    林简琴虽然表面上是在跟娘说话,可是心里就在琢磨了,楚殇怎么来了积羽城,不知道无尘哥哥是不是来了?还有,要找个什么办法,不伤害无尘哥哥,还要让他不再这么苦苦的纠缠。

    应随六在一边站着,脸色很是不好看,他不想那个林无尘竟然还是这么纠缠不休的,要不是怕林简琴这臭丫头伤心,他真想给那个家伙放血,让他死了这条心。

    接了越思敏,便没有再去忠诚侯府,也没去找洛青丝夫妇,林简琴便带着娘回了果园里。

    越思敏这才偷偷的打量了一下坐在外面的应随六,小声的跟林简琴说道,“琴儿,我看着这个小王爷真是个冷冰冰的人,咱们在杜家宅子说话的时候,他也是一直铁青着脸,他是不是要挟你啊?”

    “啊?铁青着脸?”林简琴有些愣住了,在初见的时候,林简琴果真也是觉得应随六是个冰块一样的男人,可是相处了这么长的时间,倒是觉得他也是个暖男的,他的冷暖是对不同的人而来的。

    越思敏点头说道,“是啊,我可是很少见他笑的,再说了,琴儿,你确定要跟着他过日子?他们家现在可是落魄了。”

    天底下没有不想着让自己的儿女过得好的娘,越思敏也是个凡人,她当然想着林简琴过些幸福的日子。

    林简琴撇了撇嘴,娇嗔的说道,“先不管他们家落魄不落魄,娘,你刚开始跟着爹的时候,爹可是不落魄,反而他后来可是金山银山的,可是他对你好吗?”

    越思敏被女儿这么一说,居然有些结巴了,唠叨着,“娘就是说说,怕你过苦日子。你若是觉得他真的对你好,也还行,大不了咱们家以后贴补,反正他也是要去咱们家的。”

    “啊?什么?什么去咱们家?”林简琴被越思敏的这番话弄的云里雾里的了。

    越思敏急忙用谨慎的眼神看了看外面,见应随六和小家伙儿正在外面的石桌上看书,便压低了声音说道,“老太太说了,咱们家不能没男人,你如今是忠诚侯府的侯爷,所以让你以后招个女婿上门,然后惊鸿姓林。”

    林简琴听了娘的这番话,下巴都差点惊的掉下去了,真是厉害,这些老娘老奶奶的,在家里闲的没事,就琢磨一些这些个东西么?还居然想出了招女婿的着数,也真是难为她们了。

    林简琴也跟着看了看做在石桌旁的那父子俩,又收回眼光看着越思敏,撇嘴说道,“老太太想得美,人家流家也是就那么一个儿子呢,我要是让惊鸿姓林,人家的爹娘能同意么?”

    越思敏一听这个马上不高兴了,但是尽管她不是很高兴,却也有点忌讳外面的应随六,她之前可是见识过这个小魔头一样冰冷的小王爷,便压低了声音说道,“那也不行,你可是林家的人。”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