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六十九章 只好再给惊鸿找个爹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林简琴无语了,难道讲不出道理来,就要耍无赖?她撇了撇嘴巴。把手里的花线给了越思敏,自己下了床,说道。“得了,您自己慢慢绣花。我准备做些吃的了。”

    “琴儿。你别走啊,你还没跟娘说你的想法呢。”越思敏压低了声音的说道。

    林简琴翻了个白眼,叹息道。“我没想法,到时候你跟老太太说,等你们见了我的公婆。自己去跟他们说这些吧。看看怎么讲好了,然后再告诉我哪边赢了,我再告诉惊鸿他以后姓什么。”

    “哎?”越思敏伸出的手停留在了半空。心里一阵埋怨。这孩子怎么这么傻。这可真是大好的机会,竟然一点也不知道抓住了。

    万一哪一天老太太变了心思。再把这些财产做了别的事,那可是哭都来不及了。

    越思敏心里盘算着。不行,这件事不能这么轻易的认输,还有。最好是先别让琴儿这丫头去见老太太,不然到时候一语不合闹翻了,可就不好收场了。

    “琴儿,我猜着老太太这几天也开始忙活着呢,毕竟离着她的寿辰不远了,这样,这几天你先去你洛姨那里玩一会儿,等老太太那边不是很忙了,咱们再一起过去,好不好?”越思敏找了个借口说道。

    林简琴这会儿没有多想这些事,听了越思敏这么一说,便反问一句,“老太太正在忙?那也行,我去了帮不上忙还得添乱,再说了,流王府的事还没弄清楚呢,这会儿我带着他去家里也不合适。”

    越思敏听了林简琴的话,心里总算是安稳了一些,不那么的紧张了,但是这两天一定要想出办法,尽量的说服林简琴招女婿入赘的事情。

    吃过饭的时候,大家在门口的树下乘凉。

    小家伙儿却嚷嚷着一定要点上灯,他要看书,无奈,林简琴只能按照小家伙说的去办,不然这小子还不得闹腾?

    应随六这会儿见林简琴这边没什么事了,反倒是惦记起父王母妃和浅浅来了。

    这积羽城的城郊果园很是安静,应随六在抬头看到了白云观的时候,突然间想起,上次被父王囚禁在家里,都是基元那老家伙多嘴多舌的,不行,一定要去收拾他去。

    “喂,我想出去一会儿。”应随六朝着正在跟越思敏聊闲篇的林简琴说道。

    林简琴看了看应随六的脸色,似乎不是很好,可是也不觉得这会儿有什么事,便嘱咐到,“注意安全,早点回来。”

    应随六一愣,这语气怎么如此的温柔,竟然也没多问,难道就不怕本小王去花楼玩?

    “喂,你也不问我去哪里?”应随六故意问道。

    林简琴刚才满脸的温柔一扫而光,说道,“你要是想说还等着我问,哼,你这么大的人了,自然知道什么地方该去什么地方不该去。”

    看着林简琴那厉害的样子,应随六心里后悔不已了,真是自己没事找事的,非得招惹人家两句。

    “那你就不怕我有危险?”应随六继续问道,本来都打算迈开步子走了,怎么都觉得不逗逗林简琴,差点什么。

    “恩,没事,你要是有危险了,我只好再给惊鸿找个爹,保证把你儿子抚养成人。”林简琴故意气应随六。

    应随六嘴角不禁的抽动一下,哪里有这样的媳妇儿这么嘱咐自己男人的,刚才还温柔的说注意安全呢,其实人家不就是想着在听两句好听的么?这臭丫头居然这么不给面子。

    “额。那我出去了,一会儿回来。”很是无语,只能说完话去办事了。

    林简琴见应随六的身影消失在了夜色之中,便有些不放心的跟越思敏说道,“其实,他每次这么出去,我都是挺担心的。”

    越思敏淡淡一笑,说道,“你这个丫头,就是嘴巴硬,明明是想着别人好,却还非得让人以为你是个绝情的。”

    林简琴嗤嗤的一笑,说道,“是啊,可是娘不是也明白我是什么人了,我想,他要是了解我,就知道我说的是反话。”

    “你这丫头,还是嘴硬,就算是知道是反话,还是希望听点好听的,他在外面做事也是不容易,不是么?”越思敏很是耐心的给自己的女儿讲解,她虽然是喜欢女儿的直爽性子,可是做娘的明白女儿宽带女儿,不见得每个人都款待女儿啊。

    林简琴撒娇一样的嘿嘿一笑。

    她微微的抬起头,看着远处的白云观,虽然看的不是很真切,可是她刚才已经从应随六的眼神中看出了,想必应随六是去了白云观了吧,至于去什么事,她就不知晓了。

    积羽城的夜晚是晴朗的,可是皇城里的天气并不晴朗,还有些阴沉。

    林无尘在藏娇阁的楼阁上,看着这座城市,他在想着小客栈里那个店小二的话。

    正在这时,突然有手下的人上来,那人远远的说道,“大当家的,宫里送来一封密信。”

    林无尘只缓缓地挥了挥手。

    那人将密信恭敬的递过来,便转身离去了。

    林无尘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拄着双拐,进了自己的房间。

    当在等下打开那封信的时候,林无尘的计划已经开始了。

    这是一封新月公主写来的信,询问了林无尘为什么这么长时间都没有消息,当然了,最主要的是,新月公主要跟林无尘说一下计划,他们二人要各取所需,既然林无尘喜欢的事林简琴而新月喜欢的是音儿哥哥,那两人合作,无疑是最佳的。

    新月还在信上说了一点别的事情,她知道了藏娇阁在黑道上的势力,又知道母后和皇兄最近不是很安全,所以想着请求林无尘派一些人过去。

    林无尘冷冷的看着那封信纸,许久之后才给新月公主回了信。

    他回来了这两天却没见到楚殇,询问了下人,下人们也不知晓,他闭上眼睛,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难道楚殇去了积羽城,自己这么长时间没出现,不知道楚殇都做了些什么。

    这个计划还要楚殇去走一趟了,希望他早点回来。

    林无尘一直等到了后半夜,辗转难眠,再一次的起来,亲自在阁楼外点燃了信号弹,若是楚殇在附近的话,也许能看到吧。

    林无尘等的有些心烦,竟然让下人拿来了一些烟草,他是从来不用这些东西的。

    也不知道为什么,就这么静坐着,脑子里却都是琴儿的身影和笑靥。

    他有些抓狂,可是又在隐忍,他内心无比的压抑,就像是火山喷发了非要搬来寒冰盖住火山口一样。

    难道是他以前想的太美好了?自己得不到的爱情,为什么要让给别人,他不是什么圣人,自然,自己得不到的也不能让别人得到,这样才算不愧疚自己的内心,得不到心,得到人也好,她变傻了不是更好?那样便可以永远的留着她在身边,自己更有很多的机会去照顾她。

    林无尘想到这些的时候,狂躁的心情变的稍微的舒服了一些。

    这夜景确实好看,林无尘对面梳妆,又换了一身干净的衣裳,朝着夜色鬼魅一笑,便从藏娇阁的夜色中消失了。

    他的方向是皇宫里,既然跟新月公主谈好了条件,去见见这位同盟者也是很应该的。

    林无尘的功夫也是出神入化了的,进了皇宫,竟然没有惊到那些巡夜的侍卫,很是轻松的便到了新月公主的宫殿里。

    本该想着公主这会儿应该是睡下了,可是当林无尘在房梁之上的时候,真心的觉得自己想的确实少了。

    原来这位富有一切的公主也会为情所困,她对她的音儿哥哥的喜欢,恐怕不比自己对琴儿的少。

    新月正在拿着一张男人的画像仔细的思量,她盯着那画像,一眨不眨,时而落泪时而微笑,这公主看上去也是个美人儿。

    林无尘很是无奈的苦笑一下,原来天下不得意的人竟然也如此之多,偏偏他和她的不得意是因为两外走在一起的一对男女。

    林无尘轻轻的躺在房梁之上,看着那个眉毛清秀的新月公主,很是专注的画着画像,她画完了一张,很是斟酌的看着那墨迹未干的画像,总是觉得哪里有些不完美,轻轻的皱了皱眉头。

    她又坐了下来,重新的提起了笔,摊平纸张,小心翼翼的画起来。

    只是画了一半,便刺啦一下将那纸张揉捏成纸团,狠狠的扔在了地上。

    她的脸色很差,自言自语道,“难道是因为许久没有见到音儿哥哥的缘故?竟然连他的眉毛都记不清了。”

    看着那华丽的地毯上慢慢在踱步的女子,林无尘酸涩的笑了笑,他何尝不是这样的想念琴儿,可是琴儿知道么?为什么就不肯给他一个机会?为什么就不能尝试一下?

    这时候新月公主又亲自的剪了剪灯花,她又提起了笔,重新的铺开了一张纸。

    看着那女子那严肃的神情,林无尘轻轻的将头平躺在梁木上,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原来她也是跟自己一样,是个可怜的人。

    “公主……”林无尘幽幽的喊了一声。

    “谁!”新月公主很是防备的四下的看着屋子里,手上的毛笔由于听到突然的声音而深深的在那画像的人物的脸上重重的划了一笔。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