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七十章 我恨你的心上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这时候门外的丫鬟侍卫们也马上机警起来,“公主殿下!”

    “我是藏娇阁的。”林无尘很是淡淡的低沉的说道。

    新月那尖锐的眼光上下打量一下林无尘,她知道。这个人能悄无声息的进了自己的房间,就算这会儿把门外的侍卫们喊进来,恐怕也是无济于事。

    新月的心里更加的清楚。要是对方想着杀了她,那简直就比捏死一只蚂蚁还容易。所以她很是镇静的朝着门外说道。“我这里没事。”

    这时候门外的一干人等才小心翼翼的各归其位。

    林无尘一个翻身,便从房梁之上下来了,他正巧落在一个木椅旁边。也不客气,就那么的坐下了。

    “新月公主好一个内心强大的人,遇到我这种胆大包天的刺客。竟然也不叫外面的人呢进来抓我。”林无尘兀自的拿起了茶壶。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水。

    新月冷冷一笑,说道,“你人都进来了。我叫那帮废物有什么用?你到底是来做什么的?”

    “哈哈。新月公主看上去很是文静。没想到也是个直爽的性子。”林无尘没有马上回答新月公主的话,而是喝了那杯茶。轻轻的站了起来。

    他走路还有些跛脚,当他走到了新月公主身后的桌子旁的时候。很是小心的拿起了那张墨迹未干的画像,说道,“新月公主竟然这么深深的喜欢着一个男人。他可真是幸福,倘若我心里那个人也这么喜欢我,就算让我死十次我也是心甘了。”

    新月公主听完,冷冷一笑,说道,“幸福?他也许把这个所谓的幸福当做是一宗负担吧,这么多天了,我可是为了救他,连命都豁出去了,他却一走了之,连一句问候的话都没有。”

    林无尘苦涩的笑了笑,很是玩味的看着那章画像上的男人,就是这个男人抢走了他的琴儿。

    “怎么?你为何这个笑?”新月很是疑惑的问道,但是她只轻轻的眨了一下眼睛,便接着问道,“你是林无尘?”

    林无尘嘴角勾了勾,笑着说道,“新月公主果然是极其聪明的女子。”

    “是啊,你已经恨我的音儿哥哥入骨了吧,是他抢走了你心爱的女人,”新月的脸色有些让人畏惧的阴毒,“但是我也恨你的心上人,是她抢走了我的音儿哥哥。”

    林无尘很是无奈的摊了摊双手,说道,“我来到了这里,不是想听你对琴儿的怒骂的,我来这里是要跟你商量计划的,当然,我想我写给你的书信,你已经看了吧。”

    “当然看过了,可是你也要答应我,我们按照计划行事,你不能伤害我的音儿哥哥!”新月寸步不让,很是凶狠的眼神盯着对面的林无尘。

    林无尘很肆无忌惮的笑了笑,说道,“你不伤害琴儿,我就不会对应随六下毒手。”

    “还有!你可不可以答应我的另外一个条件?现在九王叔已经率军北上,我要想办法保护好皇兄和母后。”新月很是严肃冷峻的盯着应随六。

    应随六仰天大笑,“尊敬的公主,我们两个之所以合作是各取所需,你这个要求就是过分了,你的皇兄和母后处境如何,跟我没什么关系。”

    “你!”新月伸手,正要指责林无尘,却不想林无尘一个翻身,已经消失在她的房间之中。

    空荡荡的殿内回荡着一句话,“别忘了,我们只是各取所需。”

    新月听完这句话,很是气愤的将粉拳砸向桌子。

    外面的侍卫又骚动起来,但是在得到了新月公主平安的消息,也就马上安静下来,当然,这个消息已经传到了太后宫里了。

    新月公主刚刚让侍女端来了冰凉的清水,洗了一把脸,想着让自己清醒一下,旁边的侍女已经为新月公主铺好了宣纸。

    新月公主刚刚提起毛笔,便听到了门外奴才的喧嚣声,是母后过来了。

    她急忙的将几张别的字画压在了那画了好多张的应随六的画像上面,这才起身去迎接,不想太后很快,这时候已然进了殿里了。

    “新月,你这里到底来了什么人?”太后虽然嘴上问着新月话,可是眼睛已经在整个宫殿里到处的打量了。

    新月很是镇静的说道,“母后,哪里有什么人,儿臣这几天精神不好,难免会责骂几个奴才,也不知道怎么的到了母后的耳朵里,就变成了儿臣的殿里有了别的什么人。”

    太后狐疑的打量了一下新月,追问道,“真的没事?”

    新月淡淡的笑了笑,“母后不信?也可以随便看看。”

    新月公主身子本来就弱,现在也是刚从几个月前的撞柱负伤好起来,太后见新月说话语气坚决,便很是和蔼的笑了笑,“母后怎么不信你,你说没有就是没有,好了,你现在大病初愈的,要早点休息。”

    说完这些,太后就准备要离开了,可是看到桌子上那厚厚的一叠纸张,便问道,“新月,你不是最讨厌念书写字的么?最近好像是喜欢上这些?”

    “闲着也是无聊,信手涂鸦打发时间。”新月很是勉强的搪塞了几句。

    太后的眼睛早就瞧到了若隐若现的那些画像,但是她心里清楚,上次就是利用了女儿对应随六那小子的痴情一片,才能促进大事的成就,成功的拘禁了流千慕一家人。

    想到这些,太后只淡淡的看了一眼那一沓厚厚的宣纸,便说道,“不要熬坏了身子,早点歇着。”

    新月很是礼貌的施礼,送走了太后。

    当太后离开了这里之后,新月更加的确定,自己身边有不少母后的耳目,看来以后做任何事情都要小心些了,不知道现在音儿哥哥是不是顺利的到了南疆国解决了两国的战事。

    新月公主走到了窗前,双手拄着窗台,看着窗外,星空有些阴暗,原来忘了,今天是个看不见星星月亮的黯淡日子,心情一下子就又低落了下来。

    皇城里的皇宫现在已经是不安宁了,因为大臣们开始分崩离析的,好多都在持着观望的态度,他们心里更是明白,现在的太后治下的天下是什么情况,而桃花坞北上的那位九王爷,又是怎么样的一个人。

    桃花亭不远处的树林里,此时已经是繁华落尽,一片油绿。

    可是进了流银宫里面,却跟外面那阴沉的天色完全不一样,这里面灯火通明,气氛热闹,原因是蔺云泽前两天带着大家挖了一处好墓,发现了不少的金银珠宝,更是得了几把上好的兵器。

    蔺云泽突然对旁边的一个心腹说道,“梨落,你们几个人跟我进来。”

    说完这些,蔺云泽便对着正在喝酒划拳的兄弟们说道,“兄弟们吃着玩着!今晚上喝个痛快!”

    梨落等人跟着蔺云泽进了内室。

    当内室的门关上之后,这里的安静便与外面的喧嚣隔绝了。

    蔺云泽很是严肃的说道,“眼下邮件很重要的事情,我事先说好了,这件事若是做的不好,可能会丢了性命。”

    那几个人相互看了一圈,异口同声道,“属下愿与堂主同生死共命运!”

    蔺云泽很是器重的看着这几个人,点了点头,说道,“那好,三日后,我便再跟大家说具体是做什么差事。这几天兄弟几个一定要好生的修养。”

    几个人很是坚定的点了点头,便散去了。

    蔺云泽接到了应随六的消息,到时候要去皇城里把老王爷一家人带出来,到时候不知道对方是不是真心的做交易,若是做了一场局,可是生死未卜的事了,虽然流银宫在林湖上也是个狠角色,但是好汉不敌车轮战。

    等那几个兄弟离开后,蔺云泽想着一定要想个万全之策,为自己找好了后路,别真的发生点什么意外,来个措手赶不及,那就全军覆没了。

    蔺云泽想着这些事,便回了自己的房间。

    流银宫外的天色阴沉的很,但是似乎后半夜,便好了很多,月亮竟然也从云纱后面钻了出来,瞧着这个静悄悄的世界。

    积羽城里也是静悄悄的,除了打更人的喊叫声,真的是死寂一般,而且,本来就安静的空气被打更人的喊声陪衬的更加安静了。

    应随六躺在床板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马上就到了九王叔说的日期了,不知道蔺云泽准备的怎么样了。

    他不愿去想加入失败了该怎么办,可是这又是不得不去准备的事情。

    他想着,若是这次回到了京城,一定要去一样藏娇阁,跟林无尘做个彻底的了断。

    他想着,不知道新月公主的伤势是不是好了些,虽然自己对她没什么别的情意,可是毕竟上次是因为他的事,新月才受了伤。

    他想着,若是九王叔登基之后,不知道父王的位置还会不会保持,倘若父王舍不下荣华富贵位高权重,真不知道要想个什么办法安慰。

    他想着,这一切都完了,是不是要给林简琴那臭丫头一个像模像样的婚礼,给她一个名正言顺的名分,还有自己那可爱的儿子。

    他想着,儿子之所以一直叫他大个子爹,想必心中多少有些怨恨,一定要明明白白了,才好。

    对啊,林简琴那臭丫头的家里人怎么办?这两天应随六也看得出来,好像越思敏并不是非常的喜欢他这个闺女女婿。

    想着想着居然有些困意了,可是他真的好想抱着林简琴美美的睡一觉,这么长时间了,还真的没有跟那臭丫头同眠共枕过,想想也是够辛苦的了,真是身心的煎熬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