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七十一章 这不过就是双绣花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应随六睡着了,做了一个很美的梦,他梦到自己在一片桃花盛开的地方。芳香四溢的石阶旁,抱着他的臭丫头,很是暖暖的睡着了。

    当门外再次响起大狼狗银子的叫声的时候。屋里的人都醒了过来,这会儿天还没有完全的亮。外面有点动静。

    林简琴蹙了蹙那漂亮的眉毛。难道这会儿的时间还有人路过?这个可能性真的不大,难道是有什么人到了这里来了。

    隔壁屋子里的应随六也警觉起来,早已经蓄势待发的藏在了门后。

    就在这时。应随六突然听到了外面那熟悉的暗号的声音,他这才放下心来。

    可是林简琴却不知道那外面鸟叫声是什么意思,怎么的这鸟儿大半夜的叫的这么清醒?林简琴又觉着那鸟就在附近。于是乎。手里抓起了一只绣花鞋,藏在了窗前。

    这时候外面的鸟叫声又响了一下,应随六整理了一下衣衫。轻轻的拉开了木门。还好。不要吵醒了那边的娘几个。

    就在他整理好了衣衫,很是严肃的从屋子里走出来的时候。突然间一道冷风从耳边呼啸而过!

    那黑暗中穿梭的东西似乎直接朝着鸟叫的方向飞奔而去。

    应随六心道不好,难道自己的手下被别人盯梢了?

    就在他要起身去拦截那黑暗中的暗器之时。只听到,一声低沉的,“啊!”

    应随六的嘴角忍不住的抽搐一下。这些奴才们,真是越来越懒散了,居然被人盯梢都不知道,现在人家都已经出手了,这帮笨蛋竟然连对方的暗器都躲不过,难道练习的功夫都就着稀粥喝进了肚子里?

    就在应随六生气的之余,他已经悄然站在了手下的旁边,很是生气的低沉的问道,“怎么样?受伤了么?”

    “额……小王爷……属下没,没受伤,这,这不过就是双绣花鞋。”那个男子很是尴尬的手里拿着那一只很是秀气的绣花鞋。

    应随六一愣,迅速的从那个属下的手里抢过那只绣花鞋,眼睛已经不由自主的朝着林简琴的木屋看过去了。

    果然,他那绝美的臭丫头,正坐在窗前,虎视眈眈的瞧着这边呢。

    应随六脸上的锐气顿然消失的无影无踪的了,但是属下在身边,他只好佯装很硬气的问道,“三更半夜的,你过来到底是什么事?”

    那名手下急忙说道,“启禀小王爷,九王爷已经攻进了皇城,现在已然把老王爷和王妃小郡主救了出来,现下,老王爷他们都在流银宫呆着,但是太后的人现在也是加紧了时间,正在调兵遣将,所以……”

    “恩,你不用多说了,回去了就跟九王叔说,剩下的外面的事情,我替他做。还有,你要给我盯紧了父王和母后的安全。”应随六很是冰冷的说道。

    本来坐在窗子上,很是气呼呼的林简琴想着质问应随六,大半夜的搞什么呢,可是看到他那冰冷的摸样,似乎想起了几年前,她突然觉得,应随六竟然那么的让人着迷。

    看着他那挺拔的身躯,冰冷的神色,如雕般精致的脸庞,林简琴突然觉得脑子有点缺氧……

    “娘,你在看什么?怎么眼神那么朦胧?”小家伙儿迷迷糊糊的揉了揉眼睛,拉了拉跨在窗台上坐着的林简琴的衣袖。

    林简琴突然醒过来,说道,“哦哦,没看什么?娘怕外面有坏人。”

    “不用怕,娘,有大个子爹保护我们呢,再不然,我也会保护娘亲的,娘,来,我们睡觉觉,明天还要去吉祥如意饭馆呢,我又能吃好吃的了。”小家伙儿拉了拉林简琴的衣袖。

    应随六在外面交代完了事情,便要进屋子了,可是当他跟那个属下说完了话的时候,扭头发现,那臭丫头居然关上窗子,熄了灯了!

    他还想着说几句甜言蜜语的话呢,没想到连机会都不给,手里握着那一只绣花鞋子,他轻轻地走到了林简琴的木门前,叹了口气,把鞋子好好的放在了地上。

    无奈,只能回到自己的房间了,人家的床上没给他留分毫的地方。

    在门口踌躇一会儿,还是不情愿的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

    本来刚刚睡着,这下可好,被人吵醒了,这下怎么都睡不着了。

    就算是睡不着,也只能躺着了,挨到了天明吧。

    越是到了天亮了,应随六竟然睡着了。

    林简琴也是这些日子累坏了吧,虽然半截被人惊醒了一次,可是后来睡着了也就睡的很香了,她睡着了只要是浑身的放松了,便毫无睡姿可言了,四脚八叉的。

    小家伙儿在这方便真是得了娘的真传,他的睡姿更是消魂了,一手枕在脑后一手抠脚,一条小腿搭在林简琴的大腿上,一条小腿儿盘区在小腹上,张着粉嫩的小嘴巴,嘴角还吐着泡泡。

    越思敏倒是规规矩矩的,睡醒了之后看着那母子俩的睡姿,实在是后槽牙都疼,不知道女儿以后真是嫁了人,会不会被婆婆说教。

    越思敏看了看那娘俩睡的正香,也就没打扰她们俩,毕竟听了林简琴的南上北下的经历,也实在是心疼,所以就蹑手蹑脚的起了床,准备着做早饭去了。

    应随六睡着睡着,突然闻到了一股子饭香,咦,难道是那臭丫头勤快的起来做饭了?想到这里便心里忍不住的偷偷乐了,哈哈,这臭丫头一定是想着马上为人妻了,要变得勤快一点才好。

    林简琴和小家伙儿睡的正香,但是鼻子却早就醒了,闻着外面飘进来的香味儿,也是禁不住的抽了抽鼻子,恩,好香啊。

    “娘,起来了,咱们赶紧的起床,姥姥给做了好吃的。”小家伙儿眯着眼睛,迷迷瞪瞪的坐了起来,推了推旁边的林简琴。

    “忙什么,再说一会儿。”林简琴这两天总是觉得身上没力气,昏昏沉沉的。

    “还睡?哼,再睡一会儿,饭都被大个子爹吃完了。”小家伙儿嘟着小嘴儿,他才不等呢,什么事情都可以等着,但是吃饭这件事不能等,不等林简琴回复,小家伙儿已经秃噜到了床沿上,下了地。

    听了儿子的话,林简琴如梦初醒,是啊,万一被那个家伙把饭吃光了怎么办?一个鲤鱼打挺就起来了。

    应随六可是听到了门外石桌上的碗筷声,不行,一定快点起床,不然饭菜一定被那娘俩吃个精光,倒时候后悔都来不及,要饿着肚子进城里,一定会难受的要命。

    就在越思敏把饭菜都摆好了,刚刚站直了身子,要朝着屋里喊的时候,突然间,她身子前方两侧的木门,不约而同的被打开了。

    一边站的是自己的女儿和外孙,另外一边则是还没进门的女婿。

    就在越思敏惊讶的一刹那间,这三个人已经跑到了小溪边了……那里是他们洗漱的地方。

    越思敏有些僵硬的转过身子,看着小溪边正在比赛一样的洗漱,她有点吃惊,怎么连洗漱也这么的比赛,空气有点紧张啊。

    因为这全程过程中,这三口子完全面无表情,手速极快的样子。

    越思敏愣了一下,发现有点不对劲啊,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古怪了,正当她想着看清楚的时候,那三口子呼呼的朝着这边跑过来。

    最让她惊讶的是,外孙还那么小,居然跑在了最前面!压根儿就见不到他的步子是怎么迈出去的,就像是一阵风一样的,越思敏急忙揉了揉眼睛,然而,外孙已经近在眼前了。

    “惊鸿……你……”越思敏站在石桌旁边,很是吃惊,想着问问外孙这是到底是怎么回事。

    可是当她发现,她一句话还没说完的时候,那三口子已然每人喝了一碗稀粥了,竹笼上的包子已经少了六个!

    越思敏瞪大了眼睛,狠狠的吞了一口唾沫,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奇怪的事情。

    林简琴一边咀嚼一边急忙的说道,“娘,你赶紧的坐下吃点吧,不然,我们可吃光了。”

    越思敏这才缓过神儿,但是还是很机械的点了点头,“哦哦。”

    就在她坐下了刚刚拿起了筷子的时候,伸出去的手,停在了半空,盘子里的清炒竹笋已经就剩下八角了,菜都被吃光了。

    她环视一周,看着那三口子的吃相,完全不能理解,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越思敏只拿起了竹笼里最后一个包子……这是林简琴一直用左手摁住的一个包子,桌上的东西已经空空如也了,只剩下她面前的那碗稀粥了。

    在越思敏的惊呆下,那三口子很是心满意足的抹了抹嘴巴。

    应随六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的吃相已经吓到了丈母娘了,顿时有点尴尬,“额,这……”

    “姥姥,那个……下次在有好吃的,你先自己吃点再叫我们,不然的话……”小家伙儿一副无能为力的摊了摊手的样子。

    林简琴急忙说道,“看了吧,还是女儿是您的贴心小棉袄,要不是我摁住这个包子,估计,您的挨饿了。”

    越思敏只无奈的笑了笑,心里想着,这三口子难道是被饿的傻了么?

    就在这时候,应随六急忙的走开,嘴里说着,“咱们赶紧的准备一下,待会儿就去吉祥如意饭馆了。”

    小家伙儿倒是乐意的很,洛姥姥姥爷很是疼爱他,什么好吃的都会给他,还陪着他玩,他早就等得不耐烦了。

    林简琴却突然站在石桌旁,一副盛气凌人的摸样,叉腰说道,“你们俩忘了自己的本分么?吃了饭该做什么来着?”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