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七十三章 你最好离我远一点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林简琴的脸色突然有些羞涩,却佯装发威的样子,“你最好离我远一点。”

    “遵命……”应随六很是无奈的转身回了厨房。他心里埋怨呢,你都是那么想的,人家替你说出来。不说谢谢人家也就罢了,居然还又是体罚又是骂的。

    应随六那哀怨的眼神儿也只能默默的给墙壁看了。可是他心里又一想。哼哼,事在人为,我就不相信前两次的努力都白费。

    门外的娘几个。开始聊起来。

    “琴儿,你们到底什么时候办婚事啊?我要是你婆婆,看着这个大孙子在外面还不得急的心疼啊?”洛青丝笑吟吟的问道。她好些时间没见到林简琴了。突然觉得林简琴俨然成了自己家里不可或缺的一份子,总是想着有说不完的话。

    林简琴脸色有点窘迫,其实说不想。那真的有点违背内心。可是若说想。势必被应随六那家伙听了去,现在的情况说不好啊。京城里的情况还不知道如何的,她也要考虑一下应随六的处境。

    “嘿嘿。不急不急。”林简琴搪塞道,想着避开这个话题,“洛姨。你们这段时间怎么样啊?”

    洛青丝似乎并没有看出林简琴有什么不对,她这段时间过得很是充实快乐,笑着说道,“不怕你们笑话,我这两年才慢慢的知道了什么叫好日子,什么叫生活。”

    洛青丝的脸上洋溢着满足的笑意。

    越思敏也跟着微微一笑,她虽然不知道现在的情形到底有多么的紧张,可是她知道楚殇和林无尘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了琴儿,她看来,也许这两个孩子之间,并不仅仅是感情的纠葛,也许还有对林家财产的觊觎。

    越思敏在想,若是能早一点让小王爷上门做女婿,早一点从老太太和常叔的手里接管林家的产业,这才是最着急的,

    若是小王爷能上门做女婿,她也会好生的安顿老王爷和王妃,把林家最大的园子让给他们住,毕竟人家养儿防老也是很辛苦的。

    “对啊,琴儿,其实你们现在该考虑一下这个事情了。早一点的成亲,街坊四邻的一起来凑个热闹,把亲戚朋友的请到一起来。”越思敏马上说道,又把林简琴好不容易给转走的话题给转了回来。

    林简琴嘴角狠狠的抽搐了一下,她怎么也不能把京城的那些事情跟着两个娘姨说吧,要是说了,还不得乱了套?这俩人一定是又开始急得团团转,却也拿不出什么解决的办法。

    “嘿嘿,不忙不忙,改天我们还得去一趟京城,把他的爹娘接来再说,毕竟也要两边的长辈在一起谈谈,看看还有什么要求的,才能去做啊。”林简琴很是无奈的辩解两句。

    “恩,这也是应该的,毕竟两边的风俗不同,不能咱们这边都全部包揽,到时候那边的亲戚不高兴。”洛青丝点了点头,好像是很上心的琢磨了一下。

    这个借口到也说到了越思敏的心坎上,人家再怎么家庭落魄了,那也是王府,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到时候还得是让老太太出马,跟那边的人坐下来商量一下,也不至于到时候成亲的时候闹出什么乱子。

    可是想到这里,越思敏总觉得心里有些不安,总是想起了那天在忠诚侯府常叔说楚殇去过的事情。

    “恩,你们想得周到,那这件事咱们还是赶早不赶晚,这边休息的差不多了,你们就急忙的去进京吧,早一点把那边的两位老人都请过来。”越思敏好生的安慰道。

    林简琴急忙的点了点头,她可再也不想多说半句话了,这会儿,恐怕多说半句话,也会引起这两个女人的胡乱猜测来。

    厨房里的应随六听了前面几个女人在说话,心里突然觉得有点对不住林简琴了,这么久了,一直忙碌着父王的事情,真是薄待了那个虽然嘴巴厉害可是心思却温柔的女人。

    洛秦川递过来一个木盆,“放进来吧,总是拿在手里舍不得,你剩下的那些菜难道也拿在手里?”

    一个很敦厚的声音传进了应随六的耳朵。

    应随六很少正视这个彪壮的黝黑汉子,知道他是从洛姬村里来,又是个开饭店的,想必也没有什么高深的知识道理,于是乎每次都是礼貌的打个招呼而已。

    可是今天,总觉得洛秦川的这句话是话里有话。

    “谢谢……”应随六接过那个木盆,想着,是啊,只顾着家里的,却又捏着林简琴这丫头,迟迟不把她也放进家的那个大盆里,过得久了,总会有淡漠的时候吧。

    男人之间的对话总是那么的简短,可是传递的信息量却有时候会如此的惊人。

    林简琴终于在两个女人之间把话题扯到了很远的地方。

    当越思敏得知林简琴有去田园过清闲日子的想法的时候,心里更加的不舒服了,她有点怒其不争的看着林简琴,说道,“琴儿,娘这一辈子盼的就是你有个好归宿。”

    “娘,过得快乐不快乐,虽然和钱财有关,但是也和钱财无关。”林简琴笑着把剥好的花生米端起来,用凉水泡着。

    越思敏叹了口气,不行,一定的回去找老太太商量一下,看看怎么能让林简琴看清哪头轻哪头重。

    吃过了饭,大家伙儿开始玩了一会儿花牌。

    林简琴今天的手气特别的好,一连赢了不少的碎银子,后来干脆大家起哄开始喝起了酒。

    屋子里真是热闹的厉害,小孩子跑来跑去你追我赶,大人们是叫着笑着玩着。

    临到了天黑的时候,洛青丝把店里前几天做的熟食一定要越思敏带上一些回去吃。

    越思敏也是晕晕乎乎的了,她很是欣然的说道,“妹子,你照顾了琴儿那么久,在她最需要的时候你不顾一切保护她,你是我救命恩人,琴儿那丫头办婚事的时候,你一定要来!”

    “这个是自然,就算你忙得忘了不给我请帖,我也会不请自去的。”洛青丝笑着说道,脸色有点酡红,笑容舒畅。

    洛秦川和应随六自然是对着喝了,清醒的时候还知道互相的谦让,可是到了喝的有点晕乎的时候,这两个男人呢竟然为了自己的女人,各种的耍花样玩牌,更是玩着输了喝酒的游戏。

    有时候,幸福就是来的那么快,猝不及防,还没有想好是不是应该有点防备的时候,已经陷入其中,不能自拔了。

    洛秦川有些踉跄的站了起来,笑着拍了拍应随六的肩膀,“好丫头不多,合适自己的好丫头也只有一个,你好好珍惜。”

    应随六虽然眼神有些迷离,但是很严肃的重重的点了点头。

    “琴儿,今天晚上我就不跟你们去果园了。”越思敏有些站不稳了,她脚下一软,当下就扶住了身后的桌子。

    林简琴有些迷瞪,“娘,你为什么不跟我们回去?你要去哪里?”

    “傻丫头,你娘是不想着妨碍你们小两口恩爱。”洛青丝喝的有点多了,自然说话也就不会考虑的那么多了。

    林简琴听了话之后直观的就害羞起来,只说到,“也好,你今天回去吧,我们明天或者后天的,就回去看老太太,之后再去喜悦那里看看去。”

    越思敏点了点头,转身就要朝着门外走。

    “姐姐,我给你带的熟食!”洛青丝急忙追上去,把先前准备好的熟食塞进了越思敏的手里。

    越思敏有些醉醺醺的笑了笑,说道,“我回去了。”

    洛秦川见应随六也有站起来的架势了,便说道,“好好的努力吧。”

    似乎这一句话便嘱咐了一个晚辈很多的事情。

    应随六点了点头,觉得头有些重,脚下软绵绵的,像是踩了棉花一样。

    林简琴朝着另一间屋子喊了一句,“儿子,走,咱们回家了。”

    小家伙儿玩得累了吃得饱了,竟然已经在床上睡了一小会儿了,听到了林简琴的喊声,也是迷迷糊糊的从床上爬下来,走到了林简琴的跟前。

    整个屋子里都是狼藉的很,洛青丝和洛秦川把那三口子都送到了门外之后,便回了屋子,连收拾都没收拾,便去屋里看了看两个小孩子正睡着,就上了门闩准备休息了。

    现在都是醉醺醺的了,林简琴连小家伙儿都背不动了,只能让应随六勉强的背着,这三口子晃晃悠悠的朝着果园的屋子走去了。

    越思敏走了一段路,穿过了闹市,被凉风吹了一下,似乎头脑稍微的清醒了一点。

    当她头脑清醒一点之后,发现自己的头很痛,裙裾竟然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被划的破了,额,不是跟琴儿在一起么?怎么自己在走。

    她干脆坐在了路边,掐了掐太阳穴,拼命的摇了摇脑袋,这才看得出来,原来自己走的方向是朝着忠诚侯府的方向,眼瞅着还有一条街就到了门口了。

    越思敏突然心里害怕起来,自己真是年纪大了,脑子不好使了,这个时候怎么能喝得这么多,不行,要尽快的赶紧回去,回去了不能惊动了所有人才好。

    越思敏努力的回想着在吉祥如意饭馆发生的事情,对啊,她这是要回来跟老太太讨个主意的,怎么样才能让琴儿和那个小王爷早点办了婚事,然后从老太太的手里把林家的财产接过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