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七十四章 惊愕不已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想到这里的时候,越思敏的脚步不禁的加快了一下。

    突然耳边一阵阴冷的带着香艳的胭脂香。

    越思敏心中一惊,她怕的就是这个。没想到都这么长的时间了,还有人在林家守株待兔。

    “三夫人,好久不见啊。您这段日子可是让我等得很是辛苦。”一个有些阴柔的声音。

    越思敏愣了愣一下,这个声音有些熟悉却又有些陌生。当她转过身子。看着身后的人的时候,怀里抱着的熟食包袱,啪叽的掉在了地上。

    “你是……”越思敏很是惊愕。她怎么都觉得这个人的身材像是楚殇,可是对方明明是一身的紫红衣裳,透着一股浓郁的胭脂香。说话的声音更是难辨雌雄。

    “三夫人。怎么?这么一段时间没见,您就把我给忘了?以前我可是没少往您的畅春园里跑,您不记得我以前随着大公子把畅春园的桃树给砍了的事了?”楚殇那阴柔的声音。让越思敏不禁的浑身的毛孔直立起来。

    “楚殇……你这是……”越思敏显然知道了对方就是楚殇。可是对于这样一个男不男女不女的人。她更多的是惊愕不已。

    “怎么?三夫人不喜欢看我现在的样子?难道不美?”楚殇从站到了越思敏的身后,说话一直都是很温柔。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敌意。

    可是越思敏的心里很清楚这温柔的平静的表面下的波涛汹涌。

    “楚殇,你有什么话。咱们进去说吧,这都到了家门口了。”越思敏努力的挤出一丝笑意,其实现在她的额头上已经渗出了汗珠儿了。

    “哈哈。三夫人,你不用客气的,我这次来找你,可不是为了进去讨一杯热茶的,我想辛苦三夫人一下,我要带着你去见大公子。”楚殇虽然话很温柔,可是那阴狠的语气,却让越思敏的酒完全的醒了,腿脚有些发颤。

    “但是我还有别的事要忙……琴儿要准备婚礼,我……我很忙的……”越思敏有些害怕了,她早就知道楚殇的功夫,后来又从常叔那里听到了那晚在相思阁见到的事情。

    “哦?要是这样,我就更加要加紧的带着你去见大公子了,三夫人好歹咱们以前也是主仆一场,只要你不反抗,我也不会太为难你,你是个聪明人。”楚殇早已经在眨眼间,把一根绳子捆在了越思敏的手上。

    只吹了一声口哨,便从旁边的巷子里跑出来了一辆马车。

    越思敏没有太多的挣扎,只是很听话的上了马车。

    因为她知道,这会儿的挣扎也是徒劳,可是她越想越觉得自己对不住女儿,小心翼翼了那么多天,怎么突然就得意忘了形!这个男不男女不女的楚殇,一定是要拿着她去逼迫女儿了。

    楚殇很是邪魅的笑了笑,说道,“三夫人,我不会太为难你,所以,也请你不要为难我。”

    越思敏面无表情的看了看楚殇,只低头不语。

    楚殇赶着马车出了积羽城,过媚眼湖上的桥的时候,越思敏似乎察觉到了什么,这桥北是京城的方向,桥南则是去南方了。

    楚殇似乎很是紧张了,他生怕越思敏有什么意外,所以,将越思敏看的很紧,就连越思敏稍稍的挪动一下麻木酸软的身子,他都要一直盯着,直到越思敏安静下来,他才会移开眼神,可是他的余光,却从未从越思敏的身上移开一丁点。

    越思敏这一路上一直在思索,想必这楚殇是带着自己要去见什么人,想来,难道是去见无尘那孩子?

    越思敏想,自己曾经也很是喜欢无尘那孩子,总归还有情分在,是不是到时候好好的跟无尘说说,这件事就能各自的放下?

    可是越思敏又想起了在积羽城发生的事情,无尘不惜生命去救琴儿,琴儿为他挡了致命的一剑,即便如此,琴儿还是当他是哥哥,他已经有了要对流王府斩草除根的决心,怎么可能会轻易的放下?

    若不是苦大仇深,无尘那孩子怎么会来到了京城扩充自己的势力?若不是被逼无奈的时候,楚殇怎么会把自己弄成现在的样子?

    越思敏一路想来,越来越觉得没有希望,越来越觉得这件事的凶险程度,若是琴儿为了救娘,放弃了一切,到头来被这些心狠手辣的人囚禁起来,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那这辈子她越思敏就于心不安了。

    颠簸了一夜,眼看着离着积羽城越来越远了,越思敏的心思越来越冷了,她活着不都是为了女儿?林原道已经死了,不管他是好是坏,毕竟她这辈子只有这一个男人,现如今也只有琴儿是她的牵挂。

    可是现在她却成了琴儿好好活下去的一个绊脚石了,她暗自的下了决心。

    就在马车要进城门的时候,马车被拦下来了。

    楚殇很是凌厉阴冷的眼神看了看越思敏,便掀开了帘子,要跳下马车。

    在这一瞬间,越思敏看清了楚殇的脸色,这果然已经不是以前的楚殇了,满脸的胭脂水粉,打扮的异常妖艳,那大红大紫的袍子,真是让女人都逊色了。

    “例行检查!”站在城门的侍卫很是冰冷的说道,这都是他们日常事务了,所以做的也是索然无味的,见到谁都得喊一声。

    楚殇嘴角勾起一抹魅惑人心的笑,朝着那侍卫走过去。

    越思敏心一横,现在正是时候,不然这辈子都要后悔了,她只牙一咬眼一闭,朝着木车里那个实木的大箱子撞过去。

    就在楚殇刚刚走到侍卫面前的时候,突然听到了车里的动静,脸色大惊,腾空跃起,跳到了车上,一把扯开帘子,见到的已经是血迹斑斑昏死过去的越思敏。

    楚殇的脸上复杂的表情,他盯了那么久,居然闹成这样,他伸手去探了探越思敏的鼻息,已经很是微弱了!

    突然他的瞳孔中闪过一丝杀气,一把勒起缰绳,一鞭子抽在了马屁股上,冲破了前面的木栏,朝着城中奔驰而去。

    城门口的侍卫顿时惊了,迅速的组织人马追了去,平日可是闲的厉害,现在总算是有展示一下身手的时候了,没准还能赚点外快。

    顿时城门处一片的尘土飞扬。

    楚殇驾着车,眼睛迅速的浏览街道两侧,终于在一家医馆前猛地拉住了缰绳,迅速的将越思敏抱下来,大步跨进了医馆里。

    “郎中!快来救人!”楚殇大声喝道,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生气的缘故,内力随着喊声出来,竟然让医馆内的瓶瓶罐罐都震动起来。

    前面的药童诚惶诚恐,很是畏惧的看着这个进来的不男不女的人。

    随着,便从药柜后面走出一个白发的郎中来,他已经见惯了人的生生死死,倒是一点也不慌张,很是轻快的走了过来,抓起越思敏的手腕,皱了皱眉头。

    “怎么样?还有没有救?”楚殇很是严厉的喝问道。

    那郎中似乎并没有在意楚殇的锐气,只淡淡的说道,“还请这位公子去别处吧,我这小医馆怕是无能为力了。”

    楚殇很是气愤,想着骂上几句,可是一眼看到越思敏那奄奄一息的样子,也就顾不得了,只一下子将越思敏抱起,就朝着外面走去。

    他要去寻找下一个医馆。

    就在这时,医馆外已经围了很多的官兵了。

    这些官兵个个手执大刀,虎视眈眈的看着那小医馆门口,刚刚踏出了半步的楚殇。

    “你是何人?竟敢闯城门!速速过来受审!”一个头领很是硬气的说道,似乎只要楚殇敢说半个不字,他就会让楚殇血溅当场一般。

    楚殇只用那阴森的眼神扫了一眼那些官兵,那些官兵便觉得浑身的凉意,毛孔有种要炸开的感觉。

    大家刚才的气势陡然的被楚殇的杀气逼退了很多。

    “你!听好了,再给你一次机会,速速前来受审,你听到……”

    “噗……”没等那个领队的人话说完,众人便觉得眼前飘过一缕浓郁的胭脂香,那个领队的脖颈上已经是殷红的血液喷涌而出,像极了血池里的喷泉,身上的衣服瞬间被染得看不出了原色。

    一众官兵马上都倒吸一口凉气,当缓过神儿来要逼上前去的时候,突然发现医馆门口早已不见了任何人的踪迹。

    这些人顿时恐慌了,只这么一眨眼的时间,那个打扮妖艳的人呢?

    四下环顾一圈,却依然没有发现那个人的踪迹。

    “我们回去报告统领!你们几个,去那边告诉城东的守卫,紧闭城门!你们几个,去城北!”一个看着好像是副领队的人招呼大家。

    官兵们被分别的派出去,这个副领队的脑门上已然是浸出了一层虚汗了。

    他只用余光扫视了周围,便朝着大营走去,另外,他要把这件事让人告诉蔺堂主去,这可是宫里的规矩,在林湖上竟然有这等身手的人,流银宫的人要是不知道,那岂不是浪得虚名了?

    越思敏的身子一点一点的硬了,楚殇很是心急,他连忙停下飞速的脚步,用内力护住越思敏的心脉。

    这时候一间稍微大的医馆映入了他的眼帘。

    这边的越思敏已经危在旦夕,可是积羽城里似乎并不是很知情。

    林简琴和应随六第二天起来的时候已经是日上三竿了,最让她难以接受的是,应随六竟然枕着她的大腿睡得跟死猪一样。

    林简琴睁开眼的时候,浑身的酸痛,只是腿上却麻酥酥的,像是万根的银针的扎她一样,当她的视线停留在那个鼾声匀畅的男人的身上的时候,她的小宇宙要爆炸了。

    一脚撩开,大声骂道,“你居然敢枕着我的大腿!”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