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七十五章 睡在一起有什么要紧的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应随六迷迷糊糊的被狂轰乱炸起来,急忙揉了揉自己的眼睛,贴着墙根。一句话不敢说,他这会儿思绪还没恢复正常,哪里敢随便的说话。

    小家伙儿才不会像这两个大人一样。早上起来之后,竟然很是自觉地去小溪边洗漱一下。坐在外面的石桌旁看书呢。

    “这个……这个……是个误会……再说了……”应随六用手搔了搔后脑勺那乱蓬蓬的头发。一副睡不醒的苦瓜脸,说道,“咱们都那个啥了。睡在一起有什么要紧的?”

    “不一样!你昨晚上睡在这里,我儿子呢?”林简琴歇斯底里的喊道,这句话一出似乎意识到了更加重要的事情。急忙拔腿就往外跑。“儿子……儿子……”

    当她慌乱的迈出门槛的时候发现小家伙儿正在看书,小家伙儿听到娘的吼声,用一副很是纯真无辜的眼神看着那个衣衫不整。头发散乱的女人那焦急的面色。淡定的问道。“娘,有什么事么?”

    林简琴干巴巴的笑了笑。说道,“没事。你没事就好。”

    应随六这会儿也已经跟着出了门口了,见娘俩都在,也放了心。其实就在刚才林简琴喊着小家伙儿往外跑的时候,他的心里也是担心的要死了,说好了要保护那娘俩的,怎么睡得跟死猪一样!

    应随六一顿自责,刚才还以为林简琴是嫌弃他偷偷跟她睡在一起,这会儿似乎明白,林简琴这么做难道是因为儿子的缘故。

    就在这时候,林简琴突然问道,“儿子,姥姥呢?”

    因为林简琴的视线所到范围内,尤其是小矮屋,也没见到越思敏的身影。

    小家伙儿昨天是应随六背着回来的,当然也就不知道昨晚上发生的事情了,便很面无表情的摇了摇头。

    林简琴突然觉得心里咯噔一下,脑子好像断片了,娘去了哪里?

    难道是娘昨晚上看到应随六爬到了这边的床上,自觉不好意思一个人去了隔壁的屋子?

    林简琴想到这些的时候,已经推开了隔壁的房门,可是屋子里依然是空空如也。

    林简琴觉得心里惶惶的,怎么总是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儿。

    她急忙走近了屋子,简单的梳洗一下,说道,“你们俩在这里呆着吧,我去洛姨那里看看去,总觉得心里有些惶惶的不安。”

    小家伙儿的目光有些疑惑,他很快的说道,“娘,你别着急,我帮你,这件事你不用跑一趟,昨天我睡觉前,姥姥还给我个新的束带,我可以通过束带感知一下,或者姥姥给娘做的新鞋子也可以。”

    林简琴一听这个,对啊,儿子有这个能力的,二话不说,马上把鞋子拔下来,递过去,很是严肃的说道,“好儿子,快感知一下姥姥在哪里。”

    小家伙儿盘膝而坐,闭上了双眼,只在心里念着口诀。

    林简琴更加的慌张了,因为她见到小家伙儿脑门上渗出来的汗珠和小家伙儿那难看的脸色!

    过了好一会儿,小家伙儿才睁开了双眼,眼神中有着几分担忧,说道,“娘,我感知不到姥姥,她不会这这方圆几百里了,可是我隐隐的觉得她的气息很弱。”

    林简琴顿时惊了,急忙穿上鞋子就往外跑。

    应随六见状急忙喊道,“你要去哪里?”

    “去问洛姨,我娘去了哪里!”林简琴一边跑一边喊。

    “惊鸿,你在家等着,我去看看你娘!”应随六说着便慌张的赶上去了。

    小家伙儿一脸伤心,嘟囔道,“好不容易盼着你们睡醒了,还是没有饭吃,可是你们着急有什么用,姥姥已经不再积羽城了,再说了,有些事情该来总会是来的,只是迟早的事。”

    大狼狗银子好像是很理解小主人的心事一样,很是温柔的趴在小家伙儿的身边,两眼眯着,嘴巴直接放在地上,两只大爪子直接搭在耳朵上。

    果园里静悄悄的,偶尔经过的鸟儿的声音,很是清脆,似乎看不出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

    小家伙儿很是用心的读着那本书,差不多已经到了结尾的时候了,他自己感觉又精进了不少。

    林简琴一路狂奔的到了吉祥如意饭馆,这会儿洛青丝夫妇刚打开门要做生意,见林简琴慌慌张张气喘吁吁的跑进来,很是诧异,急忙问道,“月丫头,你这是怎么了?”

    “洛姨秦川叔,我娘呢?”林简琴一手扶着门一手拍着胸脯,真是上气不接下气,嗓子干巴巴的。

    这时候应随六也赶过来了,他真是想象不到,林简琴怎么能跑得那么快,他可是个有功夫在身的男人,这一路上竟然也没赶上林简琴。

    洛青丝这会儿早就醒了,她很是惊讶的反问道,“昨晚上不是你们说好了的么?”

    “说好什么?”林简琴实在耐不住性子了,很是焦急的问道。

    “你娘回忠诚侯府,你们回果园啊,月丫头,你这一大清早的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啊?”洛青丝很是纳闷的询问道。

    林简琴连话都没说,转身就跑。

    “哎……”洛青丝伸出手想去拦着林简琴,却不想一步迈过去,林简琴的身影已经消失在小巷子前了。

    应随六也顾不上喘口气,急忙追了过去。

    洛秦川这时候从屋里走出来,“青丝,怎么了?我怎么听着像是月丫头的声音啊?”

    洛青丝点了点头,很是纳闷的说道,“是她,怎么一大早上的过来找她娘呢?”

    洛秦川突然间意识到了什么,“难道是月丫头的娘没回去?”

    洛青丝心里一惊,瞪大了眼睛,“不会吧,昨晚上……”

    夫妻俩似乎同时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但是这会儿再赶出去也是来不及,只好等着林简琴的消息。

    等消息是最让人心熬的。

    林简琴一口气跑到了忠诚侯府的门外,见到那庄严的朱漆大门的时候有点愕然了,她突然觉得这里有些陌生了。

    她停在门前,有些漠然。

    吱嘎……

    就在这时候门被拉开了,里面走出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还带着两个小厮。

    “今天把们好好的擦一下。上面这么多的浮灰!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府里没人住!”那很熟悉的声音传进了耳朵里。

    “咦?三小姐?”常叔那颤抖的松了的脸上的肉皮,眼中的惊喜,大步朝着林简琴走过来。

    林简琴突然镇静下来,问道,“常叔,我娘回来了?”

    常叔一愣,“没有啊,三夫人前段时间为了躲避楚殇,已经搬出去了,想着等你回来了拿个主意呢。”

    常叔对自己人倒是直接,一句话便把事情的要领说了出来。

    林简琴的心里猛地沉了底,自言自语道,“看来,娘是被他抓走了。”

    常叔一愣,反问道,“三小姐,你说的什么?你这是从哪里回来,什么时候回来的?对了,小公子呢?”

    常叔说着话,便往林简琴的身后张望,却发现后面根本就没有惊鸿的身影。

    林简琴在原地愣了一下,很是严肃的说道,“常叔,我娘昨晚上被姓楚的抓走了,我要去救我娘。”

    “三小姐!”常叔心里是个明白人,他听了林简琴的话,就明白了到底发生了什么,其实于他而言,只要能保住林家,牺牲那么一两个人又算什么?

    林简琴本来已经转身走了两步,听了常叔的喊声,林简琴又转了回去。

    “常叔,还请你替我向老太太问好,等我把我娘救回来,我会亲自拜见老太太,好生的服侍她老人家,感激她对我娘的照顾。”林简琴说完这句话,眼神中有一种冷决。

    常叔知道林简琴的性子,想必强行阻拦是没用的,便急忙的说道,“三小姐,那,小公子呢?这一路路途奔波,还请三小姐把小公子留下,让老奴和老太太帮忙照顾吧。”

    林简琴冷冷的看了看常叔,她不是有多么讨厌常叔才会这个表情,她的心思在救娘,可是常叔此刻打的什么主意?

    应随六这时候也跑了过来,他突然发现自己昏了头,为什么不用功夫,而是傻乎乎的跟着那个臭丫头跑了跑去的,真是起床懵了点。

    “常叔,惊鸿还小,没有我在身边,他睡觉不习惯,所以,还请你转告老太太,等我把我娘救出来之后,我再带着惊鸿回来。”林简琴说完就要转身离开。

    应随六先前在果园跟常叔同住的时候就知道这个老头是忠于林家的,想必这老头的心思一定是打了孩子的主意。

    没想到就在这个时候常叔扑通的跪在了地上,竟然老泪纵横的哭了起来,说道,“三小姐,你不能带着小公子冒险啊,且不说大公子的功夫如何,单单那楚殇的功夫已经是出神入化了。”

    林简琴扭过半边身子,冷冷的看了常叔一眼。

    “前些日子楚殇来过一次府上,若不是老奴猜的错,他显然是练就了大公子手里那本书的功夫啊!他现在既不是男人又不是女人……”常叔说这些话的时候,很是警觉的看了看周围。

    林简琴愣住了,她怎么没听林无尘说过还有什么武功秘籍呢,怎么这会儿突然出来这么一门功夫?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