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七十六章 常叔,我只不过是要救我娘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二夫人和萧皓天的事情,想必三小姐已然知晓,但是不知道三小姐知不知道二夫人的爹以前是做什么的。”常叔很是严肃的说道。

    林简琴看了看常叔。很是淡淡的说道,“是走镖的,萧洁梅不就是因为他的爹爹在走镖途中遭遇不幸。而被萧皓天救起,然后才有了私情。”

    常叔点了点头。接着说道。“正是因为如此,二夫人的爹早些年偶然间得到了一本武功秘籍,后来又交给了二夫人。最后就落到了大公子的手里,只是那本书过于阴狠,所以大公子也一直未曾修炼。”

    “那。常叔又是怎么知道楚殇所学的就是那本书的功夫?”林简琴追问道。

    “在早些年的时候。老奴为了林家的事情也是走南闯北,自然在林湖上也是听说了一些有关此书的事情,但是并未遇到过练习了那本书的人。不瞒三小姐。前些日子老奴见过楚殇。曾经与他动了手。”常叔说这句话的时候忍不住的咳嗽两声。

    林简琴怔了怔,心里狐疑。

    “当时老奴是与他拼的内力。可是还不等老奴发功,他就已经先发制人。若不是想维护我这老脸,我当场也就吐血了,只是我一直强行忍耐。可是等他走后,老奴便站不住了,所以说,此行凶险……”

    “常叔,我只不过是要救我娘……”

    “三小姐!他掳走三夫人不就是为了引你前去?难道现在您不明白大公子对你已经动了心?”常叔说完这些话,唉声叹气一番。

    林简琴紧紧的抿起了嘴唇,片刻之后说道,“我会说服他的。”

    “难啊,你们积怨已深,哪里是几句话可以化解的?况且还有小王爷也在……所以,老奴恳请三小姐,把小公子留在家里照顾!”常叔恳求道。

    “仅仅是这样?”林简琴略有深意的问了一句。

    毕竟现在林家的骨血也只有林婉宁林简琴了,林婉宁现在是远嫁南疆国,说不定老太太都不知道这件事,在她的心里林家的血脉也只剩下林简琴,而总不能在这代人断了吧,或许老太太想的就是让惊鸿改姓林。

    常叔精明的看了看林简琴,他当然知道眼前的这位三小姐不是那么好糊弄的,便低头不语。

    应随六这时候走了过来,轻轻的揽住了林简琴那瘦削的肩膀,软软的说道,“不用问那么多,咱们的儿子,我会照顾好。”

    “三小姐!难道您就不为老爷和老太太想?”

    就在林简琴要转身的时候常叔很是压低了声音的喊道,“老爷当初可是把您和三夫人从贫民窟接回来的啊,眼下您总不能看着老爷绝后吧?”

    林简琴淡淡的冷笑一下,“常叔,您终于说出了实话,可是您怎么不问问,为什么当初他要了我娘的身子,却把我娘扔在贫民窟,做牛做马十几年不闻不问呢?”

    常叔那皱纹满布的脸,轻微的颤抖一下,昏黄的眼睛有些模糊。

    “常叔,问一句不该问的,想当初我和我娘被接回来,您想必一定知道到底是什么缘故吧?我们娘俩就是林家的棋子?想怎么用就怎么用?眼下非我不可的时候,还妄想着用那点滴的别有用心的恩惠来教育我?”林简琴冷笑一声。

    常叔一时语塞了,他怎么会不知道,大夫人和二夫人勾心斗角数十年,只不过是老爷不说,别人也只能看在眼里烂在心里而已。

    “我带着孩子和老娘回来看看,那是因为这身体里面还有一半林家的血,我就算不回来,我和我娘在外面受了那么多年的罪也算是清了,毕竟,养我的是我娘。”林简琴瞥了一眼。

    应随六似乎这也是第一次听林简琴将自己的身世,他揽在林简琴肩膀上的手又紧了紧,他不知道眼前这个看似坚强充满阳光的小女人,竟然有如此的人生经历。

    在常叔的沉默中,林简琴转身离开了,她醒过来,来到这世间的时候,是那个女人用自己的命换她的命的。

    应随六将林简琴揽在怀里,一时间竟然除了紧紧的拥着她,说不出什么别的安慰的话来。

    俩个人很快的回了果园。

    小家伙儿见娘和大个子爹回来了,只是脸上的表情却不是很和悦。

    “娘,你们又吵架了么?”小家伙儿那黑玛瑙一样的大眼睛眨了眨。

    林简琴看着这个可爱的小家伙儿,不管怎么样,这可真是从自己的肚子里出来的,那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

    “没有,我们怎么会吵架,惊鸿,你监视着我,以后我要是敢跟你娘吵架,罚我一天不准吃饭。”还没等林简琴开口呢,应随六便先自己开口说道。

    小家伙儿听完,很是认真的说道,“恩,这个办法挺好的,其实,我觉得要是三天不吃饭更合适。”

    应随六嘴角轻轻的抽搐一下,这小子,真是狠心,对亲爹都这样啊,可是无奈啊,现在这小子可是站在他娘的那边呢。

    “成交!按照你说的办!”应随六笑着说道。

    应随六说着这些的时候,就开始收拾马车了,然后又进屋子拿了一些替换的衣服,很是匆忙的出来了。

    小家伙儿很是疑惑的看了看,便凑到了林简琴的面前,问道,“娘,大个子爹这是离家出走,还是被你赶出去了啊?”

    林简琴轻轻的刮了一下小家伙那柔软的小鼻子,说道,“你姥姥被坏人抓到了京城,娘和你大个子爹,要去把你姥姥救回来。”

    小家伙儿突然义愤填膺道,“哼,以后谁要是敢伤我的家人,我让他生不如死!”

    林简琴看着小家伙儿纵着小鼻子,瞪着大眼睛的摸样甚是可爱,本来是一句狠话,可是从小家伙儿的嘴里说出来,竟然那么的可爱。

    “好了,才安静了两天,咱们又要奔波了,真是我的不好。”应随六已经把事情安排好,便朝着娘俩喊了一声。

    林简琴笑了笑,说道,“你怎么不好?谁要是说你不好,我就挠死他,挠成土豆丝!”

    小家伙儿听了爹娘的开玩笑的话,愣住了,急忙抓起娘的手左看右看的,急忙问道,“娘,你的手什么时候可以切土豆切成土豆丝?我以前怎么没见过?”

    一阵笑声回荡在了树林中。

    虽然这件事有些凶险,林简琴也大概的了解了一下楚殇所学的功夫,她更是知道了林无尘在藏娇阁的一些事情,可是这些事情总到一起,越来越混乱,真是到了好好的把一切事情都解开了。

    这一路上,除了小家伙儿偶尔的吵闹外,林简琴和应随六一直很沉默,他们的心里都有些沉重,这次上京城,要面对的事情很多,不知道能不能解决的完美。

    一座座的城池被落到了后面,一个个的村落成了背影,天上的日月也更替轮回了不知道多少次。

    京城的天气最近很好,就看城外的那些花花草草的长势就知道了。

    马车就要到京城了,林简琴撩起了帘子 ,“我们是不是要先去一趟桃花亭?”

    应随六其实刚才就想说这个话题的,可是又担心越思敏的安危,他真是想着等手下来报的时候,好好的骂一通那些奴才,事情办得怎么样,也要有个回话才好,怎么就一去不复返,石沉大海没动静了。

    “这……”应随六不是个犹豫不决的人,可是这件事毕竟是在父母和丈母娘之间选择,对于他来说,这个选择真的是有点难。

    “你放心好了,他们之所以抓我娘,不就是想让我露面么?我只要不去,我娘应该会没事,所以,我们先去看看你爹娘吧,先去桃花亭之后,若是你爹娘没在,我们也好进行下一步的部署。”林简琴很是平静的说道。

    应随六想答应,可是又觉得这样做有些自私。

    “大个子爹,我娘是个女人,做事都这么果断,你现在可是犹豫不决的像个女人了。”小家伙儿古灵精怪的,手里玩弄着那把匕首,很是不经意的说着话。

    应随六撇嘴道,“臭小子,你跟大个子爹这么说话?”

    “哼,我娘说了,大家是平等,有什么意见都可以说出来,谁说得对,就得听谁的,我也觉得我娘刚才的分析是正确的。”小家伙儿虽然说着话,可是眼神却一直注意着自己手里的东西。

    应随六心里突然都是满满的感激,他虽然也觉得林简琴分析的对,可是从感情来说,毕竟林简琴一定心里是愿意先去救自己的娘亲的,可是能在感情和实际上分得清,应随六越来越觉得林简琴这个丫头真不是一般的人了。

    应随六扬起鞭子,朝着桃花亭的方向去了。

    桃花亭是流银宫的地盘,那里是有人站岗放哨的,当有人发现了应随六一行三人之后,马上就去报告了。

    小喽啰可能不认得那么多的人,但是当消息传回去的时候,蔺云泽很是兴奋,他亲自的出去迎接了。

    当应随六看着蔺云泽由远及近的时候,心里很是期盼,他看到了蔺云泽很的表情之后,心里突然踏实了很多。

    “你来了?你终于来了!”蔺云泽上前紧紧的与应随六拥抱一下,说道,“里面说话。”

    应随六本来以为自己的父王和母妃会跟着出来的额,可是现在也只见了蔺云泽一人,便有些疑惑,但是毕竟这是在外面,所以,他也没有多问,只跟着蔺云泽进了流银宫。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