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七十七章 病入膏肓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到了地方,便有人安置了,马车也被下人们接管过去了。

    应随六带着林简琴和小家伙儿到了客厅里。

    蔺云泽屏退了左右的人。这才说道,“虽然老王爷救了出来,可是恐怕他有些危险。”

    蔺云泽这句话说完的时候。脸上有些愁苦之色。

    应随六和林简琴相视一望,不知道蔺云泽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那我父王和母妃?”应随六有些心急了。

    蔺云泽站起来给应随六和林简琴倒了杯茶水。然后才缓缓的说道。

    “上次我们从九王爷的手里接到了老王爷和王妃的时候。他已经是病入膏肓了。”蔺云泽说道,“我也是把这里的好药都用了,可是他仍然不见好……”

    “那我父王到底是什么病啊?”应随六很是急切的问道。

    “你父王是心病!”蔺云泽很是无奈的说道。“他烧的迷迷糊糊的时候,还要去上朝,还要问那些什么劳什子的军政要事。王妃流着泪告诉他现在已经没了王府的时候。他更是一口气没上来,便昏了过去。”

    “我父王在哪里?”应随六腾的一下子站了起来。

    林简琴轻轻的拉了拉应随六的衣袖,示意他不要过于的失色。

    “你们随我来。”蔺云泽说完。便做出请的姿势。带着应随六三口人朝着深处走去。

    林简琴发现这里面越往深处走。越是窄小,灯光却并不昏暗。反而装修的更加的富丽堂皇了。

    林简琴的心也有些紧张了,毕竟这是她第一次见公婆。却又是在这么个特殊的时候,是流王府最衰败的时候,流千慕夫妇最没有面子的时候。

    小家伙儿却没有想那么多。他的精力似乎都在四周那些稀奇古怪的摆设的上面了。

    突然洞中的光线暗了下来,穿过一条小木桥,便到了一个木门木窗雕刻精致的房间外。

    蔺云泽住了脚步,轻声说道,“二老在里面,你们一家人进去吧,我就不进去了,外面还有不少的事情要料理,这些天京城也开始混乱了。”

    应随六点了点头,目送蔺云泽离开,便看了看林简琴。

    “进去看看。”林简琴轻声说道。

    小家伙儿此时此刻也在眨着大眼睛,看着大个子爹和娘,等着下一步的计划。

    应随六低下头,停顿片刻,又抬起头深情地对林简琴说道,“丫头,你不要紧张,也不要想太多。”

    说完,便伸手拉住了林简琴那有些冰凉的小手,又一把抱起小家伙儿,进了那间很是精致的房间。

    屋子的门被推开之后,有一股子浓郁的药味儿充斥着。

    一个身材佝偻的妇人正在那萎靡的坐着,神情有些忧虑的盯着床上那个形容枯槁,面色苍白的男人。

    应随六见到父王和母妃之后,眼睛里尽是惊愕之色,这才短短的几个月,父王和母妃怎么就消瘦到如此的程度,已经脱了人形!

    “母妃!”应随六几步垮了过去。

    他轻轻的放开了林简琴的手,又缓缓地把小家伙儿放在了地上,此时已经是满面的泪水横流了。

    那妇人先是呆滞了一下,随后那苍老的有些皱巴巴的眼袋颤抖一下,一串的浊泪从眼里淌下来了。

    “音儿!”王妃一下子抱着应随六哭起来,抽噎不停,哭着哭着,竟然一口气没上来。

    应随六吓得一身的冷汗,多亏了林简琴有些医术在身,马上一手给王妃搭脉,一手给王妃掐人中。

    王妃的眉头皱了一下,咳了一声,这才醒过来,可是醒过来之后又是一番哭泣。

    应随六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可是母妃什么话都不说,他也是着急的厉害。

    林简琴轻轻的走过来,坐在了王妃的身边,神色很是平静的说道,“王妃,您和王爷在京城里的一切,他都已经知道了,也感同身受,他会尽自己的最大努力去解决这件事情,所以,您现在一定要保养好身子,还要保养好王爷的身子。”

    王妃缓缓地抬起头,看了看林简琴,眼神中的神情从冷漠变得疑惑又变得斟酌又变得有些感激,“你就是音儿做梦都念叨的那个丫头?”

    林简琴低头淡淡一笑。

    “你……不是……已经?”王妃的神情很是惊愕,难道她遇到鬼了?她记得王爷说过,在积羽城的悬崖边上,慕容桐已经用计将这个丫头杀了啊,那现在站在她面前的到底是人是鬼?

    林简琴只稍稍的抬起头看了看王妃的神色,便淡淡的说道,“您不用怀疑,摸摸我的手腕,是热的还有脉搏,不瞒您说,在悬崖的那次,我没有死掉,呵呵可能是注定了这辈子,不管经历什么,都要跟他纠缠在一起的吧。”

    王妃脑子里琢磨了一会儿,这才扭过头看了看自己的儿子。

    应随六半跪在王妃的面前,仰起脸,很是深情地说道,“母妃,她是林简琴,这个家伙是我和她的儿子。”

    王妃的目光瞬间从应随六的脸上落到了小家伙儿的身上。

    她原本是沧桑沉默的眼神,变得神采奕奕了,她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来来来,过来让我看看。”

    小家伙儿也不认生,张嘴就乐了,那雪白的牙齿,粉嫩的小嘴唇儿,肉呼呼的小脸儿,还有那黑葡萄一样的大眼睛,很是招人喜欢。

    小家伙儿走到了王妃的面前,用那水盈盈的大眼睛上下的打量了一下王妃,笑着说道,“奶奶面相真好,是个有福的人。”

    王妃虽然知道现在的情况很是窘迫,可是听到这小家伙儿这甜言蜜语的,心情瞬间畅快了,她很是激动的转了个身,拉着流千慕的胳膊说道,“王爷!你快睁眼看看,这是咱们的大孙子!”

    林简琴嘴角不禁的稍稍抽动一下,心里想着,这老太婆都是要死要活的,见着小家伙儿好像是重获新生一样!

    应随六却很是欣慰的笑着,看着眼前的一切。

    虽然老王爷没什么反应,可是王妃的精神明显的好了很多,拉着小家伙儿手,很是宠溺的询问,“你叫什么啊?”

    “我叫惊鸿。”小家伙儿呆萌的看着王妃回答道。

    “哦,惊鸿,好名字好名字,额,今天是咱们第一次见面,奶奶要送给你个东西。”王妃不知道是因为身体不好,还是心情激动,手都颤抖了。

    她从贴身衣服摸了好几层,拿出一个精致的玉麒麟!

    林简琴也是见过世面的,一眼便认得出,那是帝王绿的玉种,极少难得到!看着那做工的精致,想必也不是寻常人家能看得到的了。

    “来来来,大孙子,宝贝孙子,奶奶给你个见面礼!”王妃说着便把那个玉麒麟戴在了小家伙儿的脖子上。

    应随六急忙说道,“母妃!这个!”

    王妃狠狠的瞪了一眼应随六,说道,“我的事,你不用多嘴,我给我的孙子东西,你也不用管!”

    应随六嘴角抿了抿,很是无奈。

    林简琴忍不住的轻轻的扯了一下应随六的袖子。

    应随六也只给了个眼神,看来这会儿是不适合说这些话了。

    接着坐下来,王妃还是把这些日子发生的事情从头到尾的说了一遍。

    应随六听的有些愤怒,他真是错想了太后了,原来这个老妇人竟然如此的狠辣,看来就算九王叔不来攻打京城,他也不想让那个老妇人继续在皇位的旁边指手画脚的了。

    “母妃,浅浅呢?”应随六很是疑惑的问道,从来了这里,还没见到妹妹的影子。

    王妃眼泪又流了出来,说道,“就在我们被你九叔救出来的那一晚,也不知道是什么人,闯进了宫里,硬是把你妹妹给掳走了。”

    应随六的心里猛地一沉,但是旋即,他接着问道,“那后来呢?”

    王妃看了看儿子紧张的神情,说道,“后来蔺大侠已经多方的打听了,只是这个消息现在还不是很可靠。”

    应随六一听这句话有些愣住了,“不可靠?那到底是被什么人掳走的?”

    “听说是藏娇阁的人,不过,蔺大侠这几天一直忙着和你九叔接应的事情,也还没来得及去再细细的查看。”

    应随六心里的火气马上就迸发了,藏娇阁!那就是林无尘的地方,现在竟然真是欺负到头上来了!

    林简琴听了这句话之后,心里也是翻滚半天。

    “音儿,我们素来跟藏娇阁没什么恩怨啊,怎么,他们抢了你妹妹做什么?”王妃虽然从流千慕那里知道一些事情,可是有很多别的,她也不是完全知悉。

    “这……”应随六不想说,那藏娇阁的林无尘就是自己的情敌,对方是因为逼迫他把林简琴那臭丫头交出去,才会这么做的,不然,母妃会有什么想法和做法就说不准了。

    “也许是以前跟咱们府上有什么瓜葛吧,可能父王不小心惹了他们也说不准。”应随六搪塞道。

    王妃只点了点头,她只是知道,王爷树敌颇多,这也是极有可能的事情。

    “也可能是收了别人的银子,替别人做事,都说不准的。”应随六继续说道。

    王妃点了点头,很是严肃的说道,“音儿,现如今你已经回来了,你父王现在身体很差,所以,咱们府上的事情,你要多操心一些,还有,你九王叔从桃花坞打过来了,若是有机会合适,你还是跟他见一面,毕竟是他救了我和你父王。”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