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七十八章 要是欺负你,我就让他们都不得好死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应随六点了点头,心里念道,母妃想的太单纯了。九王叔哪里是闲的没事救人玩,要不是他早就跟九王叔沟通在前,并且允诺了九王叔。要在关键时候提供帮助,恐怕九王叔也没有这么积极的去救父王和母妃了。

    “儿臣记下了。母妃放心。对了母妃,我们王府现在是被查封了还是……”

    “唉,早就被查封了。难不成等着太后迎接我们回去?”

    应随六无语片刻,“母妃,您在这里先委屈一段时间。等儿臣把外面的事情处理好了。一定接父王和母妃回去。”

    王妃很是笃定的朝着儿子点了点头。

    临走了,王妃又看了看林简琴,这会儿的架势明显比刚才拿了很多。“虽然我们王府是没落了。可是凭借音儿的能力。早晚还会再回去,所以这样说来。你们家与我们也是有门第的高低之分……”

    “母妃!”应随六知道林简琴的烈性子,可不想这事第一次见面。自己的亲娘就跟自己的媳妇儿打一架,以后可就不好相处了,他不知道从哪里听说了一句话。婆婆和儿媳妇儿是天生的自古以来的相生相克的物种。

    “喊什么,你母妃跟你的妾室说几句话都不行?你就算宠着她,也不能没有规矩吧?”王妃很是高傲的看了看自己的儿子和林简琴。

    “母妃,她是儿子的正妻,儿子这辈子也只娶这一个女人,请母妃不要这么为难她。”应随六急忙说道。

    林简琴也在忍耐着,这要是换了之前的性子,她也许早就一口啐在王妃的老脸上了,可是现在的她老练了很多,只嘴角勾起一抹笑意,说道,“您要是不喜欢我们这种小门小户的,我绝对不会耽误您的儿子的大好前程。”

    说完这些,林简琴便转身往外走。

    谁知小家伙儿呼啦一下跟了上去,“娘,你是不是不高兴了?我说过,谁要是欺负你,我就让他们都不得好死!”

    小家伙儿说完,便扭过脸,朝着王妃狠狠的瞪了一眼。

    “唉……”王妃伸出手,想去阻拦小家伙儿,可是小家伙儿已然跟着林简琴出去了。

    应随六唉声叹气几下,说道,“母妃,现在都什么时候了,您怎么还拿着这个架子?您知道在这么长的时间里,简琴是多么的支持我帮助我么?”

    王妃很是生气,赌气不说话,才认了大孙子,怎么的就被那个女人给带走了。这还不算,那可是传了几辈子的宝贝玉麒麟,也跟着人家走了。

    这真是钱财两空的真实写照。

    “母妃,您知道么?她现在哪里是小门小户,人家虽然是个女人,可也是堂堂的侯爷了。皇上亲自颁布的诏书!”应随六很是无奈的跟母妃说着林简琴的一些事情,当然了,只能说一些比较宏大的事情。

    听的王妃是瞠目结舌的,没想到自己这个未来的儿媳妇儿竟然这么能耐。

    “那更不行了,以后,你还不得处处的被她管制?要我说,你想办法把我的大孙子给要回来,至于那个女人,还是算了吧,长得那么美,一定是个招惹是非的主儿。”王妃还是有些赌气的说道。

    应随六真是服了他的母妃了,差了不行好了也不行,到底是要闹什么?

    “母妃,这件事,我希望您就别管了,我之前的态度您也是知道的,反正这辈子,要么您就看着我光棍到死,要么,我只娶她。”应随六实在是不知道母妃的心里到底都是想的什么。

    “你!”王妃很是气愤,可是想想之前的事情,王爷都用了那么狠毒的办法来逼迫儿子,他从来都不屈服的,看来难道只有放弃这一条路可以走?可是她的心里总是觉得那个女人太美了,简直就是从画里走出来仙子,这样的女人又那么的有能力,放在家里怎么安全?

    王妃心中又有了一个计策,儿子这边做不了主,那就算她嫁过来了,也不会让她安生的,反倒是到了眼皮子底下,更好对付呢。

    “那好吧,等安定下来,咱们再谈你们的婚事吧。”王妃终于松了口,她也是被迫无奈了。

    应随六见母妃答应了,心里很是高兴了一番,但是他没在脸上表现出来。

    “母妃,你好好的照顾父王吧,我这几天要去一趟京城,好好的把这些事都处理一下了。”应随六很是严肃的看着王妃说道。

    王妃点了点头,“你父王还是惦记着他的王位,唉。”

    母子俩相视一望,一切尽在不言中。

    应随六走出了那间屋子,出了屋子便急忙的跑了起来。

    他以为林简琴一定是气坏了,不会是带着小家伙儿远走高飞了吧,这件事确实是母妃不对,林简琴那臭丫头通情达理,先让着他来看望父母,而自己的娘还在京城被人捆绑着,可是自己的母妃却……

    就在应随六发愁怎么找林简琴,好好的道歉的时候,却赫然发现,林简琴正带着小家伙儿在门外的大厅喝酒吃肉呢!

    娘俩甚是欢畅!大口的吃肉大碗的喝酒!

    “娘,这个猪蹄子真是香的很,一点都不油腻!我估摸着这三个我都吃完了也不能解馋!”小家伙儿居然左右手,每只手里都拿着一个大猪蹄子。

    满嘴的油乎乎的样子有点滑稽。

    “恩,味道不错,儿子,你别光顾着吃那个,这烤鸭也不错,味道很鲜美的。”林简琴也使劲儿的撕了一些肉丝,将那肉丝放在一张薄薄的面饼上,又用手拿了一些葱丝黄瓜丝和紫萝卜丝,一同卷在那面饼里。

    小家伙儿看着娘的吃法,问道,“娘,你以前怎么没跟我说过这个吃法?”

    “嘿,小子,老娘要是把所有吃法跟你说一遍,你长了这两年听都听不完,慢慢学吧。”林简琴边说边吃,看着那面部表情好像是很享受的样子。

    “好吧,娘,以后有什么别的好吃的,好的吃法,你一定的交给我,不然我不会,被人笑话的,我也是要立志做天下第一吃呢。”小家伙儿有点埋怨的口气。

    “好啊,儿子,这酒也不错,估摸着怎么也得有一百二十年了。”林简琴吱溜的喝了一口酒水,品着那滋味说道。

    小家伙儿看着林简琴那享受的面部表情,说道,“娘,你不是说,我还小不让喝酒么?那我什么时候才能喝,我看着你喝酒,我眼馋!”

    林简琴看了看小家伙儿那有点可怜兮兮的眼神,又有点羡慕嫉妒的表情,坏坏一笑,说道,“你今天可以喝一碗。”

    这娘俩真是吃得痛快喝的厉害,应随六刚才还想着怎么道歉呢,可是被眼前的这幅景象完全的给懵住了。

    “你们俩……”应随六嘴角抽动一下,不知道下面的话该怎么说了。

    林简琴撇了他一眼,说道,“要不要一起啊?”

    应随六一听这话,当然要一起了啊,急忙坐下,给自己倒了一碗酒,仰起脖子咕咚咕咚的喝了个精光,抹了一把嘴巴,说道,“刚才我母妃……”

    “我压根儿没当回事,你也不用说了。”林简琴不咸不淡的说了一句。

    这句话让应随六有些心慌了,这要是骂一顿打一顿还算是表示一下心情,这个不咸不淡的说法怎么回事?

    “那个……我母妃她不能做我的主的,我都说了,我这辈子……”应随六勉强的让自己尽量的镇静,因为他真的很害怕林简琴再一走了之。

    “哎呀,你怎么这么婆婆妈妈的,我都说了没事,婆婆从来都是个变态的奇怪物种,我要是跟她一般见识,我还能活得这么快活?”林简琴翻了个白眼。

    应随六虽然知道林简琴这句话有些气,可是毕竟是自己的母妃先招惹了人家啊,人家没有当面发飙,已经算是口下留情了,要是换了别人,别说口下留情,就是手下也留不住了,不把人家抓一顿,一定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

    “嘿嘿,果然是我的好夫人。”应随六嘿嘿一笑的说道。

    林简琴瞥了一眼,继续吃肉。

    小家伙儿看了看自己的大个子爹,很是好奇的说道,“人家不是都要穿红袍子坐红轿子住红屋子才能叫夫人么?大个子爹,你好像不对路啊。”

    应随六听完小家伙儿的话,真是后槽牙都疼了,说道,“惊鸿,有时候你就不能可怜一下我?”

    “额,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我不介意你说说自己的可恨之处吧。”小家伙嗷呜的一口把一口猪筋骨咽了下去。

    应随六有点头疼了,难道这小子就是上天派来报复他的啊?真是把他和林简琴两个人的机灵劲儿和美貌都集中到一起了。

    “惊鸿,其实我还知道京城有一家很好吃的饭店,里面的饭菜绝对是一流的,不知道哪天……”应随六坏坏的笑着说道。

    小家伙儿顿时就瞪大了眼睛,很是认真的听着应随六说话,可是应随六说了半截却戛然而止了。

    “大个子爹,其实我觉得,有时候咱们都放松一些要求,过的也听美好的。”小家伙儿眨着大眼睛,似乎瞬间就忘了他之前说过的话了,仿佛那说话的人不是他一样。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