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七十九章 说你呢,居然还笑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应随六和林简琴看着小家伙儿那呆萌的表情,也不得不折服,天下的人竟然还有变得这么快的脸!而且还是那么真诚的无辜的天真的脸!

    “行了。你啊,有点好吃的就能把你娘给卖了!”林简琴伸手便在小家伙儿的脑门上轻轻的戳了一下。

    应随六嘿嘿一笑,接着便说道。“现在已经看过了我的父王母妃,他们都还好。我们尽快的进程去看你娘吧。”

    “咳咳……”

    还没等林简琴说话呢。小家伙儿居然像是个小大人一样站直了身子,咳了两声,很是严肃的看着应随六。

    他要是耍个调皮啊鬼脸的。也就逗人一乐也就算了,可是突然这么一严肃,更让应随六忍俊不禁了。林简琴也是笑的差点卡住嗓子。嘴里的东西都吐到了垃圾斗里。

    “说你呢,居然还笑。”小家伙儿似乎瞬间不高兴了。

    应随六很是配合的严肃下来,急忙问道。“您有什么吩咐?”

    小家伙儿皱着眉头。说道。“你还想不想好好的过了?怎么这时候了,居然还分你娘我娘呢?哼。看我喜悦姨姨,是怎么叫小侯爷姨夫的爹娘的。那小侯爷姨夫又是怎么叫云姥姥的?”

    应随六嘴巴一歪。他刚才确实是分了彼此,虽然心里不是这么想的,可是话说了出来。难免会让人听着不舒服吧,没想到这小家伙儿居然在这个时候把这个事情给说了出来。

    林简琴知道应随六估计是心急,所以故意的说道,“儿子,亏了你刚才还站在他那边说话呢,这会儿见识到了吧,算了,姑且让着他这一次吧。”

    一家三口正说话呢,蔺云泽风风火火的走了过来。

    应随六见蔺云泽脸色很是凝重,便问道,“发生了什么事?”

    “桃花亭有人找你,说什么借兵的事?”蔺云泽很是小心翼翼,“难道你哪里还有屯兵?”

    应随六一想,便明白了,是九王叔的人来了,让应随六给南疆国发个信号,要对方佯装是进攻翔龙国,这样一来,估计宫里的那个 老太婆就自顾不暇,分心之下,九王爷就能破城而入了。

    “屯兵倒是没有,办法倒是有一个。借给我些纸笔,还有信鸽。”应随六转身利索的说道。

    蔺云泽做出了请的姿势,“跟我这边来。”

    应随六便跟着蔺云泽朝着另外的房间走去了。

    小家伙儿看着那两个大男人离去的背影,很是呆呆的问道,“娘,他们是不是又发生了什么大事?难道大个子爹说的是美姨姨那里?还是婉姨姨啊?”

    林简琴用脸面轻轻的蹭了蹭小家伙儿的脸蛋儿,轻声说道,“都有吧。”

    娘俩的性子到是像,刚才还在踌躇,为应随六和蔺云泽的匆匆离开而疑惑,接下来没有几秒钟的时间,便开始接着吃了,因为林简琴跟小家伙儿说了,可能到了京城还有一阵子要忙碌,这么好好的吃饭吃肉的还需要好长一段时间。

    小家伙一听这个,马上开启了狂吃模式,不然的话,还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才能再这么痛快的吃肉呢。

    林简琴虽然是陪着小家伙儿吃喝,可是心里一直在惦记着里面的事情。

    过了好久,应随六终于和蔺云泽一前一后的出来了。

    只听蔺云泽很是严肃的说道,“我会让人暗中保护你们,我把手里的一点急事处理完了,马上赶过去协助你。”

    应随六只重重的点了点头,和蔺云泽握了握手,便转过身,朝着这边说道,“喂,咱们收拾一下就出发了。”

    林简琴点了点头,跟儿子说道,“儿子,你找个袋子或者篮子,把这些好吃的带上点,不然到了城里,你大个子爹要是找不到落脚的地方,咱们都没机会吃饭。”

    小家伙儿一听这个,很是机灵敏捷的跳了出去,去厨房里找了下人,索要了一个筐子过来。

    当林简琴看着自己的儿子拿着一个竹筐过来的时候,狠狠的吞了一下口水,自己明明嘱咐的是拿个篮子啊,这家伙居然拿了筐子过来,虽说那竹筐不是很大,可是让人看着娘俩连吃带拿的,还拿这么多,总归是有点太那啥了。

    小家伙儿似乎看透了林简琴的意思,便朝着不远处正在跟蔺云泽收拾东西的应随六喊道,“大个子爹,你不是让我找个竹筐装吃的么?我来了,咱们装哪些?”

    应随六压根儿就没看见这边的情况,可是听自己的儿子这么一喊,朝着这边看过来的时候,小家伙儿那娇小可爱的小个子抱着个大竹筐,真是有点滑稽。

    这里面的守卫和下人们,也都被吸引了目光过来。

    应随六这时候真是觉得大家的目光全部的放在了他的身上,有种很丢人的感觉,可是这时候还能怎么办,一定是那个小鬼头在刷什么把戏呢,便很是镇静的说道,“你随便拿,你云泽叔叔说了,惊鸿像一头小牛犊,能吃的很,随便他吃什么装什么装多少。”

    小家伙儿一听,大个子爹居然把大家注意力又都转移到了这边,可是他怕什么啊,反正也是小孩子呢,心里哼唧两声,嘴里念叨着,“脸皮厚吃个够!”

    小家伙儿边说边装,不亦乐乎,蔺云泽看着这父子俩过招,真是笑得前仰后合的,说道,“你这孩子真是调皮,明明现在的情势紧张,让人有点压抑,这小家伙儿居然还能这么逗得咱们开心一笑。”

    说一些在城中如何交战和如何预防的交代之后,应随六便背着东西朝着门外走去。

    蔺云泽没有让身边的人跟着,而是孤身一人去送那一家三口。

    这会儿的门外已然是盛夏了,幸亏是绿叶浓郁,绿荫一片,不然真是热的能让人冒烟了。

    知了在树上不停的聒噪着,连鸟儿都已经懒得出来了。

    “你们保重,我这两天便进城去。到时候咱们在见面。”蔺云泽把肩膀上背着的包袱交到了应随六的手上。

    “恩,好!你也自己注意安全,你原本只是林湖中人,只管林湖中事,只是因为偶然,你我一见如故,没想到这次朝廷出了大事,你竟然不顾自己的安危,救我于水火之中,你这份恩情……”

    “啧啧,真是肉麻!”小家伙儿抬起小脸儿,皱了皱眉头,不等大个子爹把话说完,他就开始要教训了。

    “哈哈哈哈……”蔺云泽听了脚跟旁那个不到他大腿根的小家伙儿的抱怨声,仰天大笑,禁不住的伸手摸了摸小家伙儿的脑袋,“你这个鬼机灵,竟然把叔叔的心里话也说了出来,你的大个子爹平日里看着潇洒利索,这回还真有点婆婆妈妈了。”

    蔺云泽说完又是一阵笑。

    应随六有些尴尬的看了看小家伙儿,马上双手抱拳,说道,“那好,咱们改天见!”

    说完,蔺云泽便目送那一家三口消失在了桃林之中。

    坐在马车上,小家伙儿闲着无聊,干脆把大狼狗银子给叫上去了,他拿着绳儿把银子的狗毛都给梳成了小辫子。

    林简琴有心事,所以也没动静,这路上只听得见,木轱辘的声音和马蹄声。

    小家伙儿玩着玩着就困了,依在林简琴的怀里睡着了。

    “娘,不知道我们会不会顺利的过了这个坎儿。”小家伙儿模模糊糊的说着话。

    林简琴本来也是因为天热的缘故有些昏睡了,可是听了小家伙儿的这句话,她心里有些发毛,小孩子说的话很是灵验的,更何况,小家伙儿天生的就跟常人有些不同。

    “儿子,你说什么?”林简琴一下子惊醒了。

    小家伙儿不再说话了,沉沉的睡着。

    应随六听到了车篷子里的声音,便从外面揭开了帘子,询问道,“怎么了?”

    林简琴的脸色变得有些不好看了,她有些担忧,倒不是她想的多了,以前的各种危难之前,小家伙儿都是没当回事,很是坦然,可是这次小家伙儿的表现却跟之前不一样了。

    “没事,只是心里有些不安。”林简琴眼神里掠过一丝担心。

    应随六伸过大手,轻轻的拍了拍林简琴的肩膀,“没事,有我在。”

    林简琴轻轻的点了点头,离着京城越来越近,她的心绪越来越不安,不知道现在娘怎么样了。

    路上晒得滚烫,就连马车上都能觉得出地上冒出来的热气,像是锅里蒸馒头冒上来的热气一样,让人浑身的难受。

    例行检查过了之后,应随六驾着马车朝着城里走去。

    “我想去看看你们之前说的那个吉祥庵里的地窖。”应随六低声的跟林简琴商量着说道。

    “唉,大个子爹,不是我说你,你的脑筋真的不好用,这会儿连皇宫都在处于严谨的戒备中,那个皇家的院子自然也是如此了,咱们刚才进城的时候,被人家盘查 那么久,说明了这里面的情况很紧张了。”小家伙儿很是无奈的看着自己的大个子爹。

    林简琴抿了抿嘴,说道,“也许,你的九王叔不会用太过招摇的方式坐上龙椅的,或许他会用别的法子,毕竟过于的血腥了,也不利于他统治那些大臣们。”

    应随六低头沉思一下,说道,“那好,咱们先找个地方休息一下,然后我去找找我丈母娘去。”

    小家伙儿突然露出笑脸,给了应随六一个大大的棒的手势。

    一家三口朝着一家客栈走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