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八十章 好久不见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应随六却不知道,这时候已经有人盯上他们了,只远远的看到了他们的走向。

    不知道为什么。京城里很是安静,似乎并没有像是战争要来之前的那种混乱和恐慌,应随六找了一家客栈。被店里的伙计很是热情的招待了。

    为了安全起见,这一家三口要了一间房子。

    小家伙那贪吃的本性又是熬不住了。到了晚上的时候。硬是缠着应随六带他去吃那个最好吃的饭菜去。

    应随六也是无奈,对于这个人精一样的儿子,他确实有些溺爱。说不上是因为那么长的时间没有照顾他而有歉意导致的,他确实也是很喜欢这个孩子,后来想起。总会想着难怪当初初见的时候就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京城的夜依旧繁华的很。外面灯红酒绿。

    禁不住小家伙儿的纠缠,应随六只好带着他出去吃东西。

    林简琴的心情很沉重,没有心思去吃饭。所以便让那父子俩出去吃。自己呆在了客栈里。

    她趴在桌子上。盯着灯芯看。

    外面很是喧嚣,她起身关上了窗子。又关上了门。

    她坐回了原地,依旧是趴在桌子上。眼睛很是呆滞的看着那个灯芯。

    回头想想,来到这里这么长时间了,收货真是不少。可是她不知道为什么,有点心累了。

    一朝穿越,不知道那个时空里老爸怎么样了,有时候这种感觉很是奇妙,在这边时常在梦里想起以前的老爸,可是如果现在真的回去了,会不会想念应随六和小家伙儿?

    “碰!”

    就在她聚精会神的时候,一把匕首射穿了窗户上的布帘子,狠狠的扎进了床头的木板上。

    林简琴急忙站起来,快步的走过去,有些费力的拔下了那把匕首。

    走到了桌前的灯光下,迅速的展开了信纸,看着信上的东西。

    两天后,吉祥庵里见!

    这张纸只有简单的几个字,连落款都没有。

    林简琴慌张的看了一下四周,这才发现,门外有个人影,那人站得笔直,像是带着斗笠。

    “三小姐,好久不见!”有些妖娆气息的声音。

    林简琴早就从身边的人提起过,尤其是常叔说的那些话,她警觉的问道,“你是楚殇?”

    “三小姐好耳力,我不想为难三小姐,因为您是大公子最爱的人,若是伤了你,他会痛苦,而我,最不想看到的就是他痛苦。”楚殇的声音比之刚才少了几分妖娆多了几分沉重。

    林简琴的眼神很是防备的看着门,没有答话。

    “三小姐,我其实一直不明白,为什么你不喜欢大公子,你知道他都为你做了多少事么?”楚殇的情绪有点小的激动。

    林简琴一直是缄口不言,她知道现在的楚殇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楚殇了,她不想热惹恼了他,凭空的遭受什么攻击,这也就罢了,若是被楚殇抓走了,又会给应随六和小家伙儿带来麻烦。

    “三小姐,你是大公子活下去的动力,有了你,他才会觉得活着有意义,你不觉得你应该为他做点什么?”楚殇心绪越来越激动。

    林简琴淡淡的说道,“这话就算说,也是他说,不是你来说,你别忘了自己的身份!”

    说话的声音不是很大,可是那一股气势,着实的让楚殇愣了一下,是啊,他就算怎么说,也是大公子的下人,大公子只是让他过来给应随六送个纸条,没有让他说别的事情。

    “打扰了!”在思忖片刻之后,楚殇冷冷的说了一句话,便转身里卡了。

    当楚殇离开后,林简琴一下子瘫坐在椅子上。

    她想着若是激怒了楚殇,后果真的不堪设想。

    就在林简琴有些瘫软的坐在椅子上的时候,听到了楼道里传来的父子俩的声音。

    “大个子爹,这次还算你够意思!”小家伙儿的情绪似乎很是高涨。

    “那是自然,老子就是不吃不喝也得把你养得白白胖胖。”应随六心情也是分外的好。

    “大个子爹,你以前从来不是老子老子的,最近这是怎么了?”小家伙儿边走边问。

    “哼,你娘天天的嘴边挂着老娘俩字,我跟她是夫妻,我不得在嘴边挂着老子俩字,再说了,不管你认不认啊,反正我是你老子。”应随六突然很牛气的说道。

    “呸呸呸,我今天不跟你计较,看在你请我吃好吃的份儿上。”小家伙儿说着便推开了房门。

    屋子里很静,林简琴的背影也很僵直。

    “娘?”

    “臭丫头?”

    父子俩很快的走了过去,这才看到了林简琴脸色很不好。

    “你怎么了?”应随六很是担心的看了看,然后目光马上落在了桌子上的那张纸和匕首上。

    应随六顾不上看那纸张上写的什么内容,马上将林简琴抱起来,上下的检查了一个遍,发现林简琴没受到什么伤害,这才一把抓起那张纸看了看上面的内容。

    可是看着那内容,也并不是很恐惧啊,则么这臭丫头的脸色这么的难看?

    小家伙儿突然皱了皱眉头,很是不悦的说道,“娘,是不是那个不男不女的人来过?哼,一股子难闻的气味!”

    应随六听了儿子的话才知道,原来是楚殇来过了。

    “臭丫头,那楚殇跟你说了什么?我老丈母娘怎么样?浅浅呢?”应随六很是焦虑的询问道。

    林简琴这才有些失魂的看了看应随六和小家伙儿,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说道,“他也没说什么,可能是我自己觉得太害怕了吧,我娘和浅浅应该还在他们的手里。”

    应随六一拳抡在了桌子上,咬牙切齿道,“都怪我!怎么能把你一个人留在这里!”

    “娘,我不该缠着大个子爹带我出去。”小家伙儿说着便扑进了林简琴的怀里,使劲儿的搂着林简琴的脖子。

    “没事了,你们俩不用这么担心,我现在不是好好的么?”

    林简琴说着,嘴角勉强的勾起了一丝笑意。

    接下来的时间,这屋子里很是安静,没有说话声,一直到睡觉前,也只有轻轻的洗漱声,应随六很自觉,他睡在了椅子上。

    第二天的早上突然听到楼下很杂乱。

    林简琴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昨天的事情,弄的心情有点紧张,一直睡到很晚才起床,这时候外面的街上,人们好像都在议论着什么。

    林简琴往旁边看了看,没有发现小家伙儿和应随六的身影,不会吧,难道那两个人又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正纳闷呢,门被推开了,那父子俩一前一后,各自端着一个托盘进来了。

    托盘上放着准备好的早餐,样式很多,本来之前的时候,林简琴还以为进城来会有一场恶仗呢,没想到这两天的日子虽然是觉得有点紧张,可是过着也算是清闲。

    “吃饭喽!”,应随六先将饭菜放在了桌子上,转身再去接小家伙儿手里的托盘,毕竟小家伙儿的个子还很矮,够不到桌子总是有点吃力。

    林简琴有些慵懒的挪动了一下身子,简单的洗漱一下,这才坐在了桌子边上。

    林简琴突然发现应随六和小家伙儿两个人还是端坐在桌子旁,看着眼前的饭菜,筷子都没动。

    林简琴很是惊讶的问道,“咦?你们俩还等什么,怎么不吃饭呢?”

    父子俩都是一股子很单纯天真的眼神看着林简琴,异口同声说道,“等你一起啊。”

    林简琴看了看这父子俩,虽然嘴上吆喝着他们俩见了吃的还不吃是有毛病,可是心里却美滋滋的,其实有时候幸福就是那么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

    一家子开始吃饭了,林简琴把一块色香味俱全的小菜夹到了小家伙儿的碗里,应随六恰恰这会儿也夹了一点好吃的放在了林简琴的碗里。

    小家伙儿抬起头,那纯真无邪的大眼睛眨了眨,看了看大个子爹,又看了看娘,坏坏的一笑,说道,“是不是现在我应该把好吃的夹给大个子爹才算是圆满?”

    男人发自内心的幸福的笑声,女人娇羞的又满足的笑声,小家伙儿肆无忌惮童真爽朗的笑声,洋溢在房间里。

    “对了,外面刚才乱哄哄的出了什么事么?”林简琴喝了两口小米粥,突然抬头问道。

    应随六也是愣了一下,朝着窗外看了看,说道,“不知道,刚才我和惊鸿去楼下的厨房端的早餐,没有出客栈。”

    林简琴觉得心里总是有事,就在这时候,客栈的一楼似乎有人在吵吵嚷嚷。

    应随六扔下饭碗,两步子便跨到了门外,扒着栏杆看着楼下。

    原来楼下来的是官兵!应随六的心里有些警备,难道这些人是太后那个老妖婆派来的?怎么他们的消息这么灵通这么快?

    就在应随六做好了要跟敌人对抗的时候,突然听到那领队的官兵说道,“今日新皇登基,一切闲杂人等,都不准出门扰乱秩序,一切店铺商贩,都马上停业休息!如有违令者,斩无赦!”

    那个带头的官兵,一边气势汹汹的跟客栈里面的人喊话,一边将手里的一个类似于圣旨的东西,在楼下的那些人的面前晃了晃。

    虽说大家都很纳闷奇怪,但是也都是窃窃私语,不敢大声的喧哗,这会儿要是说话惹怒了对方,真不是闹着玩的,脑袋搬家很正常。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