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八十二章 不要让她觉得痛了就好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要……”

    就在楚殇说话的时候,大家的耳朵都竖起来了。

    “当然是死的!”楚殇说这句话的时候,心里也是挣扎了一下。他知道大公子为三小姐受的那些苦楚,恐怕三天三夜都说不完,可是若是三小姐活着。那日后的事情指不定会发生什么,若是三小姐死了。大公子虽然会难过一段时间。终究可以好起来。

    因为,大公子可以好好的安葬了三小姐,以后还可以合葬。这岂不是生前身后的事情都周全了?

    那些杀手们虽然都是面不改色的听了楚殇的吩咐,可是大家心里还是有些疑惑,往常去做事。跟今天的有很多不同之处。只是既然主子这么吩咐了,他们也只是做事的,只要按照主子说的去做。就算了。

    楚殇把明天的地点和时间跟大家说了一下。又嘱咐了一些其他的注意事项。就令这些人都散去了。

    流浅浅正好依着木门听到了外面的说话声,她得知明天这帮人就是要带着她去杀哥哥的!

    她也知道了。只要明天哥哥一露面,自己便马上就会死掉。心中稍微的有些慌张,可是她站起来看了看那个躺在床上虚弱的中年女人,她突然有种想死了的想法。

    等到了明天。若是哥哥看不到她,是不是就不会出现?不会被这些坏人逮住?

    流浅浅心里很是难受,蹲在地上啜泣起来,以前的时候总是见惯了别人被打被杀的情形,见惯了那些血刺呼啦的场景,可是今天却不想轮到了自己的头上。

    倒不是她多么的怕死,只求明天杀她的人的剑能够锋利一些,不要让她觉得痛了就好。

    “额……水……”越思敏很是无力的呻吟一下,嘴唇发干,脸色苍白。

    虽然林无尘已经吩咐过了,要下人们好生的对越思敏,可是他从未主动要见越思敏一面,使得手下的人们在猜测,恐怕主子也未必是真的让他们好生的照顾这个中年妇女吧,果然,时间长了,林无尘并未来看越思敏,他手下的人也就更加的肆无忌惮了。

    只要那个女人还活着就行了。

    被关在这里的流浅浅会时常的替越思敏要一些吃的喝的,还会帮她擦擦脸,可是自从进来的那一天,流浅浅就没见越思敏醒过,也没听她说过话,只是每次摸一下她的脉搏还在。

    流浅浅急忙起身,去那个三条腿的破桌子上端来一个有缺口的旧碗,里面还有一些剩水。

    “您喝这个。”流浅浅帮着越思敏慢慢的坐起一点身子,把碗挨着越思敏的嘴唇放过去。

    越思敏很是渴了,她喝了几口之后,似乎有了一些力气。

    越思敏慢慢的睁开了眼睛,虽然眼皮很是沉重,她这些天来也未曾睁开过,可是她的心里知道,身边来了个姑娘,一直在照顾着她。

    “姑娘……”越思敏嘴唇翕动,声音很是微弱。

    流浅浅不得已的蹲下身子,趴在越思敏的嘴边听。

    “姑娘……我……求求……你,把我……杀了……吧。”越思敏断断续续的把这句话说完之后,便深深的闭上了眼睛,眼角淌出两行清泪,一直流到了耳朵边上的头发里。

    流浅浅很是疑惑,难道这妇人喝了水有了力气,就是想说这句话?怪不得前几天喂她吃的,她总是咬紧牙关,后来她完全没了知觉才给她喂东西吃,她才能吃得下去。

    流浅浅刚才还在为自己是不是要去死掉做思想斗争,这会儿怎么觉得这个大娘有更多的故事呢?

    “额,您,为什么啊?”流浅浅知道有时候问人家事情,人家未必说,都涉及到生死了,当然是大事,也就做好了人家避而不答的心理准备。

    越思敏抿了抿嘴,眼里的泪珠子更是不断的往下流淌。

    流浅浅见对方总是哭泣,也就站起身来,不想再问了,还是想想自己吧。

    “姑娘,我是因为不想连累我的女儿,这帮畜生以前可是我的家人啊!”越思敏断断续续的说完了这一句话。

    虽然她身体虚弱,可是流浅浅能从越思敏的话的语气中体会到这个妇女心中的恨意和无奈。

    流浅浅还是疑惑,“自己家的人为什么还要这么对待自己的人?难道是为了争夺财产?”

    流浅浅是见多了因为家产和权势而反目成仇的兄弟姐妹,甚至是隔辈之间更是为了争夺家产权势而自相残杀六亲不认。

    可是想着这藏娇阁的人,怎么还会因为这种事发生纠葛?

    “我的女儿琴儿,和她喜欢的男人在一起了,他们这里的头领看上了我的女儿,我女儿不妥协,他们便趁着我女儿不在身边的时候,把我给绑了来,我本来在马车上趁机撞了头,可是没想到……”越思敏呜咽着说着这些。

    流浅浅越听越觉得熟悉,哥哥之前不是也遇到了这样的事情么?

    “大娘,您的女儿叫琴儿?您是从哪里来的啊?”流浅浅急忙问道。

    “是啊,我女儿叫林简琴,我从积羽城来。”越思敏很是虚弱的说道。

    当这句话传到了流浅浅的耳朵里的时候,她蹲着的身子瘫坐在了地上,这不就是哥哥喜欢的那个姑娘的家人么?

    流浅浅那震惊的神情,让越思敏有些意外,但是她已经没有力气在说话了。

    越思敏有些恨自己,为什么要浪费那么多的力气说这些没用的,应该用这些力气说话,求求这个姑娘,让这个姑娘把她杀了,这样这些坏人就不会去要挟琴儿了。

    流浅浅在神智混乱片刻之后,马上握住了越思敏的手,很是认真的说道,“大娘,我是应随六的妹妹,我叫流浅浅!”

    越思敏那紧闭的双眼,很是挣扎的睁开了,很复杂的眼神看了看眼前这个姑娘。

    这姑娘的长相确实跟小王爷有些相似。

    “大娘,难道你也知道了明天他们会带着咱们去跟我哥哥他们见面?”流浅浅询问道。

    越思敏点了点头,是啊,她虽然昏迷着,可是心还是活的,能听得到外面的事情。

    “大娘,难道我们除了死这条路就没有别的路可以走么?”流浅浅梨花带雨了。

    她在王府的时候还曾经幻想着,一定要跟哥哥一样,找一个自己喜欢的男人过平淡的日子,平日里父王和母妃的所作所为让她已经厌倦了现在生活。

    只是现在看来,她的梦想恐怕要落空了。

    “大娘,想必你特听到他们说了,也许后天我都见不到太阳了,可是我没有你那么顽强,我还不想死,我还有很多的事情没有做!”流浅浅哭泣着说道。

    越思敏苦笑一下,努力的说道,“哪里是顽强,只是我不想连累我的女儿罢了。”

    “不会的,大娘,您相信我,我哥哥的功夫那是变幻莫测的,我哥哥从小便学艺,每个师傅都说哥哥是练武的奇才,还有,我这两天也听到外面那些人说了,到时候流银宫的人也会去帮忙,那是我哥哥的好友!大娘您知道么?流银宫的人在林湖上都是鬼见愁的!”流浅浅很是激动的说道。

    越思敏对于这些事当然是不知道的,她只见过应随六会功夫,可是究竟是什么程度,那就不可知了,至于那流银宫,她更是不清楚了。

    “你说的当真?我的琴儿有人帮忙?”越思敏的心情似乎比刚才要好了一些。

    她当然知道,女儿之所以要来救她,就是因为她在女儿心中重要的地位,若是她死了,那么这些畜生们当然是无法挟制女儿,可是难保这些人不用别的方法对付女儿,可是女儿真的知道娘死了,肯定会痛心很久!

    她不知道女儿为什么爱着那个小王爷,可是她知道,当一个女儿决定一辈子要跟一个男人好的时候,那个男人一定是给了她无限的安全感和希望。

    她相信女儿的眼光,再听了这个流浅浅的说法,越思敏突然觉得内心有了一个小太阳,她可以好好的见到女儿,她还想着给那个调皮捣蛋的外孙做新衣裳新鞋子呢!她还想着林家的家产呢!那可是女儿的啊!

    “姑娘,既然你说你哥哥有能力救咱们,那你还担心什么?”越思敏轻声的问道。

    流浅浅无力的坐在地上,说道,“他们说的是,只要我哥哥一露面,便会将我杀死。”

    “姑娘,先别想这么多了,就算现在想一百个可能,也许到了那时候,哪个都没用,还不如现在不想,到了时候再见机行事,而现在咱们要做的就是要攒足了力气,不要到时候有了机会逃跑,却没有力气跑掉。”越思敏劝说道。

    “恩恩,大娘说得对!”流浅浅重重的点了点头,“与其这会儿自怨自艾的,还不如把精神调节好,攒着力气,到时候瞅准了机会逃跑!”

    越思敏也微微的笑了笑。

    人,一旦有了一个决绝的目标,就能接着走下去。

    “咚咚……”一阵急促的敲门声,“里面的人在说什么?不许说话!”

    一个很是粗鲁的声音骂道,“在说话,把你们的舌头割下来!”

    说完便离开了。

    流浅浅和越思敏相互的用眼神交流一下,彼此在心中给了对方一点鼓励。

    这会儿听着门外院子里那些声音,心里也没有先前那么焦躁了,流浅浅坐在地上,默默的想着事情。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