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八十四章 这是我们自家的事情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想到这些的时候,楚殇的脚步不禁的加快了很多。

    他边走边喊了几个得力的人过来。

    就在楚殇带着这些人到了后院的时候,却觉得后院死寂一般的沉静。怎么会有人?

    楚殇抬起手,示意身后的人不要乱动,他则轻手轻脚的朝着黑暗中走去。

    蔺云泽和应随六在警惕的查看着每个房间。这里大部分都是下人们和那些打手的住处,这会儿藏娇阁正在营业。想必这些人也都在忙活着。

    就在一间类似于柴房的房门前停下来的时候。蔺云泽和应随六突然感到背后传来一阵阴森的凉风,直穿人的血肉。

    “哼,这就是讲究林湖道义的流银宫的蔺大侠。还有流王府的小王爷?这大晚上的鬼鬼祟祟来我们藏娇阁,不去前面找姑娘,到后院来有何贵干啊?”楚殇那妖媚的声音有着极强的穿透力。

    蔺云泽和应随六猛地转过身子。正巧楚殇站在他们身后不远的地方。

    一股子浓郁的胭脂香扑面而来。

    “哼。对讲道义的人,自然要用道义来说话,对于龌龊的绑架柔弱女人的鼠辈。还用的着讲什么道义?”蔺云泽大声的斥责道。

    这时候。林无尘已经推开窗在。站在窗前看着下面的情形了,虽然看的不是很真切。可是他感觉得到,琴儿也在那下面。

    “你好像弄错了。这是我们自家的事情,你未必管得宽了点。”楚殇有些耻笑的语气说道。

    蔺云泽很是生气,不过确实也是如此。这里好像都是跟林家有关的人吧。

    “哼,自家人?你跟谁是自家人?你见过自家的儿子绑架老娘的?我呸,狗奴才,我以前瞎了眼的对你那么好,早知道这样,几年前就赏你点毒药,药死你算了。”林简琴听着楚殇那一样怪气的就厌恶。

    上次的时候,那是因为怕惹怒了楚殇,怕救不了娘连累了娘,这次不同了,人多势众,她当然信得过应随六,这次就算把藏娇阁挖地三尺也得把娘找到。

    楚殇被噎了一句,嬉笑道,“那奴才就多谢三小姐当年的不杀之恩了,不知道我们大公子那么柔情四溢的对你,你的肚子怎么也不见动静呢?”

    林简琴惊愕了一下,楚殇这是说的什么烂七八糟的,但是瞬间她似乎明白了,难道这句话是说给应随六听的,难道这是要挑拨离间?

    应随六很是低沉冷静的说道,“妖孽,我和臭丫头的感情不是你一句废话就能挑拨的了的。说!我岳母和妹妹在哪里?”

    “啧啧啧,还没成亲呢,这就叫上岳母了,很是亲昵哦,真是肉麻。”楚殇的声音更加的邪魅了。

    应随六的手已经向腰间摸去,他的剑便是那薄如蝉翼的腰带。

    蔺云泽很是气愤的看着楚殇那人不人鬼不鬼,男不男女不女的作态,说道,“别磨蹭时间,你若是怕了,跪在地上叫三声爷爷,只要把人交出来,饶你不死!”

    “哈哈哈哈……”楚殇那妖媚的如同鬼魂附体一般的笑声,让着黑夜更加的瘆人。

    就在蔺云泽要动手的时候,突然一个黑影从天而降。

    林无尘来了。

    他依旧安静如初,很是干脆低落的声音,说道,“琴儿,你跟我走吧。”

    “无尘哥哥,我再说一遍,爱情是两个人的事,不是你喜欢我,我就必须喜欢你,你明白么?看在我们之前曾经在林家一个屋檐下吃饭生活的过往上,求你放过我娘……你的三娘。”林简琴也急剧的冷静下来。

    林无尘很无力的笑了笑,说道,“你说的道理,我何尝不明白,可是我没有你我真的活不下去。”

    “那你愿意眼睁睁看着我在你身边不快乐?”林简琴突然觉得林无尘跟之前有些不一样了。

    “是啊,你都说了,爱情是两个人的事,所以你因为你的爱情,你不愿来我的身边,而我也认为快乐也是两个人的事,我会因为我的快乐,不论用什么手段都要留你在我身边。”林无尘说话的语气似乎一直就从未改变,有些冰冷的让人觉得现在的他已经成了另外的一个人。

    林简琴觉得浑身一冷,似乎有一种空前的畏惧,最可怕的人,就是心已死的人。

    “我娘?”林简琴有些焦虑了,她很是慌张的问了一句,总是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

    林无尘仍旧是冷冷的,像是一块千年不化的玄冰,“她还活着,只是,今天要么你活着把她救走,要么你死了永远留在我身边。”

    这句话从林无尘的嘴里说出来的时候,林简琴浑身的毛孔都竖立起来,一阵阴寒在体内横行。

    应随六急忙将林简琴拉到了自己的身后,侧过脸,小声的安慰道,“臭丫头,有我在,你们都会好好的。”

    林无尘听了应随六的这句话,冷笑一声。

    那种冷,似乎像是将人置身于万年冰窟一样的惊悚。

    林简琴被应随六挡在了背后,她发现应随六的臂膀竟然这样的宽大,挡住了那些扑面而来的冰寒锐气,她虽然有些焦虑的畏惧,可是有他在身边,心里又安慰了很多。

    楚殇急忙凑过去,轻轻的拉着林无尘的胳膊,很是担心的说道,“大公子,让我来处置他们,免得累着你。你在一旁喝茶等我。”

    说完这些,楚殇便如蝴蝶一样在空中翻飞起来,速度极快,让人眼花缭乱看不清楚。

    紧接着众人便觉得耳朵听到了一种很是令人心力憔悴的声音,那种声音直抵到人的各处神经。

    “捂住耳朵!”应随六大声说道,他只是在树上听说过这种功夫,可是从未见过,这功夫在林湖上已经失传已久了。

    林无尘淡淡的坐在那里,很是平静的看着楚殇和蔺云泽应随六等人厮杀在一起。

    林简琴则趁着这个机会朝着一间屋子闯了进去,林无尘竟然也不去阻拦,也许他是相信自己一定能把林简琴留下的吧,所以都懒得在这件事走一个段落之前动手吧。

    映入林简琴视线的果然是越思敏,她虚弱的很,这小屋子里的角落里竟然还挂着一盏很是昏黄的灯笼。

    流浅浅刚才还在屏息凝神的听着外面的动静,这会儿这里的门被突然的推开了,而走进来的那个美艳的女子竟然直接朝着越思敏走过去,叫了她一声娘。

    流浅浅很快便知道,这是哥哥的心上人,叫林简琴。

    “娘,你醒醒!”林简琴有些撕心裂肺的感觉,早知道这样,当初就要跟娘在贫民巷子,才不去什么林府,也不会像是现在这般田地了。

    “嫂嫂!是你么?”流浅浅急忙走过来,认真的看着眼前这个脱俗的女人,“我哥哥呢?”

    林简琴自然知道跟娘关在一起的还有应随六的妹妹,便很快的回答道,“他们都在外面,来,你搭把手,我要把我娘带走。”

    “哦哦哦,好!”流浅浅突然意识到,哥哥已经带着人来营救了,心里顿时希望满满的,马上将越思敏的一只胳膊架在了自己的肩膀上。

    这三个人刚刚从哪个小柴房走出来,便被黑暗中的几个有力的脚掌踹翻在地上了。

    林无尘闭上了眼睛,可是他的眼角却流出了两行清泪,他听到了林简琴痛苦的喊声。

    应随六听到了林简琴的嘶叫声,马上过去保护。

    就在这时,不知道从哪里冒出了无数的黑衣人!

    楚殇那刺耳的魔笑的声音回荡在夜空中,“今天你们哪个都甭想活着离开!给我杀!”

    那些黑衣人原来都是藏娇阁的!

    蔺云泽一阵的狂战之后,很是颓废,再好的功夫也禁不住对方这种车轮战术啊!现在真是后悔没有多带一些弟兄,本来还以为这只是偷袭,不用那么大动干戈!

    不管用没有用,总要试一试,蔺云泽发出了信号弹。

    应随六虽然功夫高,可是在四面八方的黑衣人涌来的时候,他不仅仅要自顾,还要兼顾身边的三个女人!

    他正在咬紧了牙关,拼死一战,他心中想着,就算是战死,也要把丈母娘救出去!不,不会死!他这生来也是经历了不少的磨难了,就连基元老道当年都说过,他应随六是个长命的人,怎么可能在这会儿挂了?

    林简琴也有些无力了,她拼命的挡着那些四面八当袭来的黑衣人,把娘挡在背后,流浅浅这会儿也是恨极了自己,怎么以前不听哥哥的劝说,多练习一些功夫,到如今可好,就是个累赘!

    现在的局势已经很明显了,应随六和蔺云泽越来越疲惫,蔺云泽带来的流银宫的人已经所剩无几了。

    林无尘在这个过程中始终闭着双眼,只是楚殇,似乎是杀红了眼,他的出招越来越狠辣霸道,让蔺云泽已经受了伤。

    应随六不知道这楚殇的功夫竟然这么邪门!竟然这么的厉害!不知道要怎么破解!

    突然楚殇手下的一个黑衣人狠力朝着越思敏一剑刺过去,林简琴阻挡不及,那剑深深的穿过了林简琴的肩甲!

    林简琴痛苦的脸色,吃力的坚持硬挺着。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