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八十六章 我会不会变成没娘的孩子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恩恩。”流浅浅点了点头,她扭头看了看躺在床上,脸色安静的林简琴。突然也有一种很敬佩的感觉,那么一个弱女子,竟然有如此的胆量。自己跟她比起来,真是差的太远了。

    应随六终于放了心。又转身将事情托付给了蔺云泽。

    这时候小家伙儿流着眼泪说道。“大个子爹,我会不会变成没娘的孩子?”

    “胡说!你从今以后,既不会是没爹的孩子。更不会是没娘的孩子!走,跟着大个子爹,带着你娘回积羽城找解药!”

    应随六说着便转身从床上把林简琴小心翼翼的抱起来。大步流星的朝着门外的一辆马车走去……那是让小药童准备的。

    “这里就交给你们了!”应随六向着流浅浅和蔺云泽握了握双拳。旋即转身赶着马车离开了。

    一路向南,朝着积羽城的方向。

    流浅浅看了看蔺云泽,眼泪婆娑的问道。“蔺大哥。我的父王和母妃真的在你们那里?”

    蔺云泽重重的点了点头。他看着眼前这个娇弱的姑娘,突然觉得有一种想保护她的冲动。

    “小郡主。你不要担心,我会保护你的。待会儿等药童给再雇一辆马车来,我便带着你和越伯母回我那里,你父王和母妃都好好的。”蔺云泽有些不知道说什么安慰眼前这个梨花带雨的女孩子了。

    流浅浅重重的点了点头。又朝着越思敏走过去,轻轻地蹲下身子,要不是这个伯母,也许她这会儿早就想不开,等不到哥哥来而自杀了。

    很快,外面的马车被雇来了,蔺云泽千恩万谢了郎中之后,把一锭银子放在了桌上表示感谢。

    老郎中急忙摆手,“年轻人,你这个给的多了,用不了这些的。”

    “老先生,我们半夜来扰了您的,这些补偿是应该的,咱们后会有期。”蔺云泽说完便把越思敏背到了车上。

    老郎中急忙又摆手,说道,“可别后会有期,但愿这辈子都后会无期,谁没事上医馆来?老朽到是不希望你们有病有灾的。”

    只是这句话,蔺云泽并没有听到,而是已经在朝城外走的马车上了。

    “蔺大侠,咱们这么走,会不会被追上来?”流浅浅一路上都在担心。

    “不会的,我瞧着那帮人像是被什么高人给用了术法控制了神智了,估计一时半会儿的不会上来,而且我刚才释放了信号弹,我的人会在城门接应,只要出了城门,一切都好说了。”蔺云泽一边小心的赶着马车,观察着路上的情形,一边回答流浅浅的问题。

    流浅浅此时也很是依赖这个男人了,她静静的看着那个背影,希望这个男人说的这些话都是真的。

    果然,在应随六的马车到了城门的时候,流银宫的人已经设法移引开了防守人的注意力,应随六很是容易的出了城门。

    由于林简琴的伤口怕颠簸,应随六把自己身上的衣服能脱掉的都脱了下来,给林简琴垫在身子底下,减少一些颠簸。

    “大个子爹,我娘会没事的,是么?”小家伙儿心里惶惶的,以前那次,他和娘在山洞里过的时候,娘也是受了重伤,可是毕竟那时候娘还能睁开眼睛说话,但是现在却只那么笔直的躺着。

    “不会有事的,大个子爹不允许你娘有事,她一定不会有事。”应随六真恨不得现在能生出一双翅膀,抱着他的臭丫头飞回积羽城,飞在山崖野坡上,寻找那解药花!

    “都怪我,要不是半路上跟丢了你们,迷了路,耽误了时间,娘就不会受伤了!呜呜。”小家伙儿一路上都在自责。

    “惊鸿,这次多亏了你,救了咱们所有的人,你不要自责,都是大个子爹没有本事守护你们娘俩!”应随六听了小家伙儿的自责,自己也觉得对不住这娘俩。

    马车走出去大概也就十几里路的功夫,突然大狼狗银子出现在了马车前的路上,在深夜里,大狼狗的一双眼睛发着幽绿的光,让应随六不禁的愣了一下,还以为是对方追了上来。

    听到了大狼狗的吱嗡声之后,才塌下心来赶路。

    果然是时间久了,大狼狗不知道什么时候跟在了小家伙儿的身后,当马车走到了大狼狗的跟前时候,大狼狗钻进了路边的小沟儿,很快便转身出来了,嘴里叼着一个包袱!

    小家伙儿从马车上蹿下去之后,突然发现那包袱里的东西,跟应随六说道,“大个子爹,这里面是咱们的全部细软还有一些文牒!”

    大狼狗银子,很是自豪的吱嗡了两声,很快的跑到了马车前,摇着尾巴带路去了。

    心里越是焦急,越觉得这段路长的要命。

    小家伙儿在马车上,平日里的调皮和聒噪一扫而光,他很是严肃的,一路上都在为自己的娘运功抑制毒药在身体内蔓延。

    累了困了就休息一下,也不知道这样的日子过了多少个。

    应随六突然间苍老了几分,那冷峻的外表有些沧桑。

    他站在媚眼湖的桥头,看着远处的苍松翠岭,这才相隔几日啊,总觉得这里跟昨日并无差别,可是,站在桥头的人,却已经不复往昔了。

    小家伙儿在马车内觉得好像是车子停住了,便从车帘探出头来,睁大了眼睛,看了看四下,“大个子爹,咱们这是到了么?”

    应随六轻轻的嗯了一声,随即说道,“惊鸿,我们还是去果园吧,那里环境清幽,适合你娘休养。”

    小家伙儿轻轻的点了点头,“恩,在那附近吧,白云观的灵气好,有助于娘的身体的恢复。”

    马车朝着果园缓缓走去,因为下了官道,这里的地面有些坑洼了。

    大狼狗银子到了果园之后,很是兴奋,似乎这里才是它的家。

    “惊鸿,去开门,我要把你娘抱进去,你稍微的收拾一下床铺,应该还没有混乱,这里一般没人来的。”应随六声音有些低落。

    小家伙儿很快的跑过去,进了屋子,轻车熟路的拿起了扫把,把床铺扫了一下,这时候应随六已经抱着林简琴跨过了门槛。

    将林简琴轻轻的放在了床铺上,应随六很是担忧的看着那个惨白的人儿,想着往昔那个活蹦乱跳还有些刁钻的丫头,他的眼里不禁的淌出两行清泪,打湿了前襟。

    “大个子爹,”小家伙儿站在应随六的旁边,拉了拉应随六的衣角,仰起小脸儿,很是安慰的说道,“我娘说了,男儿有泪不轻弹,流汗流血不流泪。”

    应随六勉强的扯出一丝笑意,轻轻的捏了捏小家伙儿那肉呼呼的脸蛋儿,说道,“恩,惊鸿听娘的话,大个子爹也听娘的话,待会儿惊鸿在家里守着娘,大个子爹去后山看看去。”

    小家伙儿很是认真的点了点头,“大个子爹,你放心好了,有我在,你不用担心。”

    应随六从藏娇阁一战,知道了自己这个怪胎儿子的能耐,所以对于外敌来犯的话,应随六完全放心小家伙儿,只是怕小家伙儿还太小,心性不稳,再贪玩一些,把照看林简琴的事情给忘记了。

    “大个子爹,你放心好了,我虽然贪玩,可是躺在病床上的是我娘亲,我不会因为贪玩不管娘的。只是大个子爹,你也要小心,后山上猛兽毒虫甚多,树木丛林茂密。”小家伙儿很是一本正经的说道。

    应随六很是欣慰的抚摸了一下小家伙的小脑袋儿,说道,“你长大了。”

    小家伙儿很是可爱天真的笑了笑,转身便拿了一个竹筐过来,“喏,这是娘以前用的,这次给大个子爹用,希望它能给大个子爹带来好运,能找到解药,然后让娘早一点好起来。”

    应随六重重的点了点头,转身就出门而去。

    小家伙儿站定原地,看着应随六的背影,喃喃道,“其实我也好害怕,害怕娘一直这么睡下去,我希望大个子爹早点找到解药,我要娘带着我去逛街买好吃的,娘会背着我,给我唱很好听的歌儿。”

    外面的天是那么的蓝,好像是清楚的可以看到天外面的那个世界一般,那薄如蝉翼一般的白云,像极了棉花糖,让人的味蕾都不禁的有些悸动,门外那郁郁葱葱的果蔬叶子,散发着生命的气息。

    小家伙儿有些无力的挪动小腿儿,走到了林简琴的床榻前,他伸出粉嫩肉呼呼的小手,捧着娘那有些冰凉的瘦削的脸,嘟起小嘴儿,吧唧的亲了一下,喃喃道,“以前每次亲娘,娘就会很开心的笑,可是现在娘睡觉了。”

    这时候大狼狗银子从外面走了进来,摇着那毛茸茸的大尾巴,走到了小家伙儿的身边,银子的眼神也有些忧郁,它看了看床榻上一动不动的女主人,吱嗡两声,转了个圈儿。

    小家伙儿转过身子,说道,“银子,你也想让娘站起来,对么?娘会给你香喷喷的骨头吃,对不对?可是娘病了,要后山上的一种花,不知道大个子爹能不能找到。”

    小家伙说完便垂下脑袋,垂头丧气的样子,用小手指在地上画着圈圈儿,他不知道用什么样的办法才能让娘不用吃那解药的花儿就能好起来。

    他突然转身噔噔的跑去看那些从白云观得的书,看看能不能找到个好主意来救娘。

    大狼狗瞪大了眼睛,眼见着小家伙儿跑去看书,它在原地愣了一下,看了看躺在床上的女主人,然后头也不回的朝着外面跑去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