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八十七章 我要加油!娘亲要吃药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看了许久的书,小家伙儿很是恼怒,为什么这么多能阻止毒药蔓延的功法。却没有解救的功法呢?

    他很是恼火的从石桌旁走了进来,搬起一个小木凳子,放在了桌子下。有些费力的把壶里的水倒了在碗里,很是小心翼翼的端到了林简琴的身边。又转身跑到了小矮屋里。恩,真是费力,大个子爹为什么把碗筷勺子放的那么高?

    小家伙儿费了半天力气。才蹬着木椅把勺子拿到了手里,这才急忙去屋子里,要给娘喂一些水。

    娘现在昏迷着。一定是缺水的。虽然她不能说话要求,可是也要给她主动的补给一些。

    小家伙儿缓缓地舀了一勺水,突然想起了什么。便又转身去了柜子旁。以往的时候。娘总是能从这个绿漆柜子里拿出好吃的东西,他打开之后看了看那些瓶瓶罐罐。终于弄到了一勺子糖,又是小心翼翼的走到林简琴的窗前。

    小家伙儿学着娘以前的样子。轻轻地搅动糖水,他的大眼睛挂着两滴晶莹的泪滴,以前的时候。都是他哪里不舒服了,娘才会很亲昵的端着糖水喂给他喝,没想到现在,躺下等着别人喂水的是娘亲了。

    喂了娘喝了一些水之后,小家伙儿看了看外面的日头,便准备给娘煎药了,这个总不能等着大个子爹回来了,那时候时间就太晚了。

    整个果园里安静的很,就连平时的鸟儿也不知道去了哪里,这会儿都不肯出来唱歌了。

    小家伙儿学着平时看到的娘的样子,从劈柴堆里拿了一些过来,又找了一些易于点燃的干巴树叶子之类的,准备拿着火折子先把火生起来。

    不知道怎么的,那火好像是调皮了一样,就是不肯燃那树叶子,却一股子一股子的冒着呛人的青烟。

    小家伙儿有点扛不住那烟,咳嗽好几声,眼睛里都被熏得难受了,他用有点脏兮兮的小手背抹了抹眼睛,坚持的凑过去,接着点火。

    真是恼火,怎么就不烧呢?

    小家伙儿撅着小嘴儿,眼睛由于那烟熏,弄的都红肿了一样,眼泪不住的哗哗往下流。

    站在那小火炉的旁边,很是倔强的身影,被太阳拉长了。

    就沾了片刻,他突然想起了什么,便转身跑进了屋子里,拿了一些破旧的书本纸张,用来引火,果然,那火苗比刚才大了,树叶子也烧着了,很快,稍微小一些的木柴便能点着了。

    小家伙儿很是高兴,急忙把先前准备好的药锅端了过来。

    又搬来小板凳拿来了竹扇子,学着娘的样子,开始煎药。

    这会儿的阳光很热,直到小家伙儿意识到这个问题的时候,才发现,小炉子已经没办法移动了,因为药已经煎的差不多了。

    小家伙儿抹了一把脑门上跟流水一样的汗,那碰了草木灰的小手在碰到了脑门之后,抹得额头和小脸儿上全是泥渍渍的了,看上去真跟是从灰土堆里爬出来的一样,活脱脱的小土地爷。

    “我要加油!娘亲要吃药!娘亲要尽快的好起来!”小家伙儿嘴里叨念着,手上挥动的扇子更是快了,那小火炉里的小火苗凑凑凑的乱窜。

    就在汤药马上煎好了的时候,应随六回来了。

    小家伙儿问都没问,因为他从大个子爹的脸色上已经得到了答案了。

    应随六在走进了屋子的时候,还是努力的做出轻松的表情,夸奖了小家伙儿之后,便急忙将汤药盛到了碗里,去给林简琴喂药了。

    西边的斜阳洒满了大地,那金灿灿的光芒甚是漂亮,光亮是一样的,心情有时候也是一样的。

    “秦川哥,我怎么总是觉得心里这么不对劲儿啊,也不知道月丫头他们怎么样了?上次都怪我,非得喝什么酒,让越姐姐着了道!”洛青丝一边抱着贝贝喂奶一边自责道。

    洛秦川把客人吃过饭的残羹冷炙收拾到了盆子里,很是无奈的说道,“你也别自责了这么多天了,其实就算咱们那缇娜不喝酒,那贼人已经打定了主意要劫持越姐,咱们也是没办法的,就算那天没事,还指不定哪一天有事。”

    “是啊,嫂子,你就别再自责了,我这么长的时间一直在听你这么说,你还不如多求求菩萨,让菩萨保佑越姐好好的,也让月丫头他们都好好的。”颂雪也急忙说道。

    “颂雪,中原在家等你呢,剩下的这点活你就别管了,你先回去吧,眼下不太平的很,听人说,京城可是闹的厉害,连皇上都换人了。”洛秦川接着说道。

    颂雪也不推辞,急忙解开了围裙,稍微的拍打了一下衣裳,说道,“那样,秦川哥,嫂子,我先回去了,明天早上早点过来,你们也早点歇着。”颂雪说完这些,便扭身离开了。

    洛青丝重重的叹了口气,说道,“不知道为什么,总是觉得这次的事情跟以往不一样,我很是担心月丫头,这右眼皮一直不停的跳。”

    “你就是太累了,月丫头是个多福的人,在绝龙山那么大的罪,那么大的坎儿,她都没事,所以你别担心了,还是赶紧的把贝贝哄睡着了吧,待会儿我去后面把明天用的菜摘一点。”洛秦川一边收拾桌子一边说道。

    洛青丝又叹了一口气,抬头看了看外面,她心里念叨着,月丫头啊你一定好好的。

    外面的天色越来越晚了,没了太阳的照射,地上的余温渐渐消散,夜里有点清凉了,不知道什么时候,门外的大柳树上飞来了两只乌鸦。

    在树梢上很是聒噪的叫着,难听的瘆人的叫声,把有些朦胧迷糊的洛青丝给吵醒了。

    洛青丝扯了扯旁边洛秦川的毯子,很是烦躁的说道,“秦川哥,你去把外面树上那两只可恶的畜生给拿石头投走,真是烦心,我心里紧张的厉害,偏偏还听到了夜乌鸦叫唤,真是不吉利。”

    “哎呀,你就是想多了,它指不定会在哪里叫唤,你不用理会。”洛秦川许是白天太累了,闭着眼睛搪塞道。

    “不行不行,你去把它们轰走,不然我睡不着,再说了,总是这么叫唤,待会儿把宝宝和贝贝吵醒了,半宿又没法睡觉了。”洛青丝心里烦躁,坚持让洛秦川把那乌鸦给撵走。

    洛秦川无奈,只好起床,连衣服都没披,光着膀子就出了门。

    洛青丝在屋里只听着外面树梢上吱嘎一声,那两只乌鸦飞走了,心里这才安静一点,可是她又不敢闭眼,不知道为什么这两天,只要一闭眼就是月丫头可怜巴巴的摸样,眼里噙着泪花。

    “行了,我已经把乌鸦赶走了,这下你可以安心的睡了,你就别想那么多了,想想这几年来,自从咱们跟月丫头认识,她大灾大难小灾小难不断,可是每次都能化险为夷,所以说,她是上天庇佑的人,你啊,明天去庙里上柱香,求求菩萨,好好的保佑月丫头就行了。”洛秦川实在是困得不得了,倒头就睡了。

    洛青丝轻轻嗯了一声,想着洛秦川的提议很好,明天一定多带一些香火,好好的去菩萨庙里求一下,希望菩萨保佑。

    她闭上了眼睛,拍着贝贝的手,也慢慢的停了下来,过了许久,竟然能入睡了,她恍惚之间,竟然见到了月丫头,让她惊讶的是,月丫头一身的凤袍,精致的妆容,威严的阵仗,身后竟然簇拥着一群的穿戴整齐漂亮的女子。

    洛青丝想着再凑得近一点,看清了月丫头这到底是什么阵仗,可是不想,就在她揉了揉眼睛的时候,月丫头突然不见了!

    “月丫头!”洛青丝嘴里喊了一声,一下子惊醒了,原来这是一场梦。

    “唉,青丝,你就别胡乱猜想了,现在弄得神经衰弱的,都没精力带宝宝和贝贝,要是明天月丫头带着惊鸿过来了,我看你病病歪歪的怎么给月丫头做好吃的。”洛秦川被洛青丝的喊声惊醒,不免的发了几句牢骚。

    洛青丝的呓语,洛秦川的牢骚,吵醒了睡得正香的宝宝和贝贝,瞬间,两个孩子拼命的哭起来。

    洛青丝以前听越思敏和淑涟韵说过,小孩子要是睡不好,被吵醒了,就会闹的厉害,这下她真是急的上火了,两个孩子不停的哭啼着。

    洛秦川这下也不得不起来,跟洛青丝一起哄孩子,刚刚安静了的屋子,又不得不重新点了灯,屋子里一阵的哭喊声。

    天上的星,每天都在变,人,也是如此,随着时间的变化,在潜移默化的改变。

    侯爷府里老侯爷和侯爷夫人已经视小孙子如心肝肉,断了奶之后,便让奶娘抱着到了侯爷夫人的身边养着,就连喜悦想看看孩子,都是白天去看看,因为只要入夜了,侯爷夫人总是会有各种理由,让大孙子留在她的身边。

    淑涟韵坐在院子里,虽然夜深了,可是天气有些闷热,在院子里坐着,也算是舒服些,只是近几日来,似乎侯爷夫人并不喜欢淑涟韵去看望孩子了。

    喜悦这会儿从屋子里走了出来,本来她也是思念儿子而导致睡不着,才出门走一走,没想到看到了院中石桌旁边的人影,心一下子揪起来,很是戒备的小声问道,“是谁?”

    喜悦的一声问,让淑涟韵缓过神儿,知道是女儿出来了,“喜悦,是娘。”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