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八十八章 始终是个外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喜悦听是淑涟韵的声音,也就下意识的朝着那边走过去,她看了看周围。似乎下人们也都睡了。

    “娘,你这会儿怎么还没睡觉啊?”喜悦稍微有些惊讶,她没想到娘也是为了小孩子的事情睡不着。

    “哦。我有点想念麟儿,这几天没去看看。晚上想得更加厉害了。”淑涟韵在自己的女儿面前没什么可遮掩的。怎么想的也就怎么说了。

    “嘘……娘,小声点,咱们去花园那边说……”喜悦踮着脚尖而。轻声说道。

    “恩,”淑涟韵似乎很快明白了女儿的意思,女儿是让她小心隔墙有耳吧。是啊。就算是关系融洽,这毕竟也是别人的家里,淑涟韵始终是个外人。

    也许在小侯爷看来。喜悦是妻子。可是在老侯爷和侯爷夫人看来。喜悦终究还是外人,只有他们的大孙子才是慕容家的根儿。

    “小侯爷睡了?”淑涟韵悄声的问道。

    “他今晚上在他爹那园子里。没回来,说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商议。所以我自己在。”喜悦放轻了脚步,低声说道。

    娘俩便不再说话,朝着花园走去。这个地方一般晚上就很少有人来了,再就是,小侯爷不喜欢下人们来糟蹋他的花园子,所以下人们就算在平时,也是不常来的。

    娘俩找了一个凉亭坐下了,这个凉亭是用木料搭制而成,周围爬了不少植物的绿藤蔓,而正面和背面的通道处正好通风,所以,是个很好的乘凉的地方。

    “娘,我这几天心情很不好,”喜悦还没等淑涟韵开口,便开始说了自己的心思,“我还是想把麟儿抱过来,自己养着,毕竟那是我的儿子。”

    “唉!”淑涟韵干脆叹了口气,“娘何尝不想,你白天还能过去看看麟儿,可是我呢,前几天去看麟儿,被你婆婆旁敲侧击了几句,意思是那是她的孙子,我没什么事最好别总是过去。”

    “啊?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她为什么这么说?你是麟儿的姥姥,为什么不能去看?”喜悦很是疑惑也很是吃惊,她不知道娘跟婆婆还有这么一件事。

    淑涟韵的脸色有些难看有些痛苦,幸亏现在是天黑,不然让女儿看到这个脸色,按照女儿的性子免不了要跟小侯爷吵闹,免不了要去侯爷夫人那里问个明白。

    “额,也许是你婆婆太在意麟儿,生怕见得人多了,会让小孩子生病吧。”淑涟韵实在找不出什么别的理由了。

    喜悦已经是咬牙切齿的了,她狠狠的啐了一口在地上,噌的一下子站了起来。

    淑涟韵一惊,急忙伸手拉住了喜悦,说道,“喜悦,娘跟你说这些,不是为了让你去跟人家讨个说法,本来就是这样,麟儿是慕容家的孙子,我也只是个姥姥而已。”

    “可是婆婆要是这么做实在是过分了,我若是不找她要个说法,恐怕以后还不知道怎么欺负我娘呢!想当初我嫁给她那个半死不活的儿子,我全部的心思都来伺候她的儿子,她现在就这么对我的亲娘?”喜悦是怒火冲天的。

    淑涟韵叹了口气,说道,“好女儿,坐下来,不然以后娘什么事情都不会跟你说了。”

    “娘……”喜悦心中虽有怒火,可是禁不住娘的威胁,很不情愿的甩手坐了下来。

    “喜悦,现在咱们是连个家都没有的,娘这也是寄人篱下,只能仰人鼻息,最起码了,人家在日常的生活上没有亏待我丝毫。”淑涟韵虽然嘴上这么说,可是心里却别扭,她宁愿天天能看到麟儿,过些清贫的日子。

    喜悦不语,她在生闷气。

    “你看,这就是大户人家的生活,我们除了接受没有别的选择。”淑涟韵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说道。

    “可是娘,若是换了琴儿,她肯定不会像我这么窝囊,现在竟然连自己的儿子都要被限制着看望了!”喜悦很是不服气的说道。

    淑涟韵没有说话,而是陷入了沉思,她想起了越思敏和林简琴。

    “喜悦,娘心里有个大的秘密,这件事,娘本来想等要死的时候再跟你说的。”淑涟韵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仿佛有些痛苦的样子。

    喜悦一愣,说道,“娘,您有什么秘密?难道……难道是有关琴儿的?”

    喜悦直瞪瞪的盯着娘,虽然天黑看不清楚,可是仿佛只有这样才能让喜悦更加看清娘的表情,更能听清楚娘要说些什么。

    淑涟韵没有直接的回答,更好像是陷入了沉思一样。

    许久,淑涟韵开口道,“喜悦,其实……其实你和琴儿是姐妹。”

    喜悦突然间惊讶了,浑身僵硬了,这怎么可能?

    “你知道为什么娘知道琴儿和林原道的关系,娘知道二夫人和她娘家哥哥的关系么?”淑涟韵的声音有些哽咽。

    喜悦更是惊呆不已,半天才说道,“娘不是说,都是听来的么?”

    淑涟韵有些抽泣了,她掩住嘴巴,很是拼命的不让自己哭出来。

    “傻丫头,难道道听途说的事情,能让一个人记一辈子么?”淑涟韵捏错着自己的衣角,似乎这样的小动作才能让她更好的发泄一下。

    喜悦完全不知所以然,很是惊慌的问道,“娘,难道我的爹也是林老爷?”

    淑涟韵也只是干笑了两声,不语。

    喜悦浑身都瘫软了,她靠着木栏杆,她已经没有精神想,娘为什么这个时候告诉她这件事,更让她难以相信的也是,自己从来都觉得,娘和月姨是好姐妹,自己和琴儿也是好姐妹,可是现在好像不是那么回事!

    花园里一片安静,那窸窸窣窣的昆虫的吵闹声,成了花园里唯一的动静。

    “娘,月姨知道么?”喜悦突然打破了沉静问道。

    “傻孩子,怎么可能知道?我既不想让你月姨知道,更不想让林原道知道,我只是默默的看着他们好,就好了。可是现在,林原道死了,你月姨不知道是生是死,我突然觉得……”淑涟韵一阵哽咽。

    “娘,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这样?”喜悦也哭泣起来,她从小就认为自己是个没有人要的孩子,娘总是跟她说爹爹死了,就连姓氏,她都是跟着娘姓,为什么这么多年来,娘就是不说呢?

    “呵呵,也许是我这辈子的命吧,你姥姥很久之前就是在林家的一个洗衣工,我也是在林家的下人院子长大的,想必你现在还记得你当初偷偷喜欢大公子的事情吧,娘当年,和你一样。”淑涟韵说着,便顿了顿。

    喜悦听了这些有些语塞,可是她现在越来越明白,以前的那种感觉叫痴迷吧,是少女的懵懂吧,要是现在让她来选,恐怕她不会做出跟原来那样的选择。

    “喜悦,只是娘当年没有你的命好罢了,那是在林家老太太一次寿辰之后发生的事情,主子们都喝得醉醺醺的了,后来发了那件事。随即,你姥姥怕闹出人命,便带着我离开了林家。”淑涟韵抹了一把鼻涕。

    喜悦沉默不语。

    “后来在两个月后贫民窟的时候,我在一次外出给别的府里送浆洗好的衣物的时候,碰到了林原道跟你月姨在一起。”淑涟韵径自说道,似乎变成了自言自语一样。

    喜悦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问道,“然后你为了能在旁边多多的看林原道一眼,就搬到了月姨的附近?”

    淑涟韵点了点头。

    “然后林原道连月姨那里也不去了,你便觉得她跟你命运相似,就一直在与她互帮互助?”喜悦接连问道。

    淑涟韵又点了点头。

    “然后进林府的时候,就算月姨不要求你跟着她一起去,想必你也会想办法跟她一起去,是么?”

    淑涟韵有些僵硬的点了点头。

    喜悦呆呆的看着母亲,半天才问道,“娘,你爱一个人就爱的那么卑微?”

    淑涟韵不语。

    喜悦苦笑一声,说道,“照这样说来,我该叫林喜悦了?”

    淑涟韵只是低低的啜泣,并不言语。

    夜风突然起了,吹在人的身上还有些凉飕飕的,天上似乎来了一片乌云,遮住了原本就稀稀朗朗的星星。

    喜悦和淑涟韵都陷入了沉默之中,任凭夜风吹透身上的每一寸筋骨。

    “喜悦,你知道么?我今天偷偷听到了你婆婆和小侯爷的对话,是京城来的消息,大公子把你月姨抓了起来杀了,还掳走了小郡主,唉!说是琴儿也去找大公子算账了,还听说琴儿中了剧毒,已经命在旦夕了。”淑涟韵浑身无力的说着这些话。

    这些话听上去甚至有些混乱。

    喜悦惊呆了好久。

    淑涟韵突然苦笑一下,说道,“女儿现在活得很好的,幸亏你公婆对你还不错。”

    喜悦有些纳闷,娘从来没跟自己说过这么多的过去的事情,自从她纪事情以来,娘都是很严肃的。

    “好了,咱们回去吧,出来了这么久,我倒是没什么,只是你出来这么半天,怕是下人们会出来的寻找的。”淑涟韵的语气突然间恢复了以往的样子。

    喜悦虽然心里还是有些纳闷,可是听着娘的声音,似乎是心情好了,便想着,许是娘受了委屈,心里不痛快,这一下都说出来,便好了。

    娘俩回了园子,喜悦先送了淑涟韵回去,自己才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