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九十二章 举步维艰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王妃暗自的点了点头,半天才问道,“惊鸿呢?”

    流浅浅不禁的抽搐了一下嘴角。说道,“母妃,你说的是那个小不点吧?他真是可爱。叫我姑姑,哦。我刚才不是跟您说了么?他跟着哥哥去积羽城了。”

    王妃又点了点头。似乎是在考虑什么事情。

    “浅浅,你嫂嫂的娘现在怎么样了?”王妃问道。

    流浅浅看了看母妃的脸上的神色,反问道。“这几天,您可是第一次这么问。好吧,我现在跟您说说。越姨已经醒了。只是还不能灵活的动弹,她很是担心嫂嫂的身体,这半天了。已经央求了我好几次。要找个马车送她回积羽城。”

    王妃默默地点了点头。说道,“也好。咱们先等一下皇城里的消息,若是平静了。咱们一家人都去积羽城,找你哥哥他们。”

    流浅浅很是一愣,结巴着说道。“娘?您同意哥哥和新嫂嫂的事情了?”

    王妃淡淡的笑了笑,“不同意怎么办?我总不能让我的亲儿子跟我反目成仇吧,我那么可爱的大孙子我总不能不要吧。”

    流浅浅吐了吐舌头,说道,“敢情您是有目的的?”

    “不然呢?我是同意了,不知道你父王醒来怎么样呢?”王妃叹了一口气,低头看了看安静睡着的流千慕。

    流浅浅撇了撇嘴,说道,“父王?哼,真要是九王叔不认你们,你们的日子过的连贫民都不如呢,还不知道到时候我的新嫂嫂看得上看不上你们呢?还端着架子?”

    “嘿,你这臭丫头,怎么总是长别人的志气?”王妃有点佯装生气的样子。

    流浅浅很不以为然,“我可是很实事求是的跟您说了,哼,要是您不听啊,那以后后悔可是来不及,别等着儿媳妇儿把你们扫地出门。”

    王妃听着自己亲生女儿的话,心里不住的颤抖一下,这话也在理,若是以后老九这个新皇帝真的不给留活路,他们一家四口的日子岂不是举步维艰?

    王妃又想了想可爱的小家伙儿,真心是纠结死了,其实仔细的想想,那个姓林的丫头也是漂亮的要紧,纵使她身为王妃,曾经也是绝代风华,可是就算见过了那么多美丽的女人,像这个姓林的丫头这么出挑的还真是没有。

    可以又想想,自己以前可是在人家的面前放了狠话的,这么轻易的去了人家,这不是明摆着服软了么?面子上也过不去啊。

    “母妃,我知道,你一定是在计算着你的面子得失,得了,您跟父王在这里好好的算计,等你们算计完了,我的小侄子都娶了媳妇儿了,人家不认你们了,你们头一边哭着后悔吧。”流浅浅不知道怎么的,连珠带炮的把王妃给说了一顿。

    难道是因为之前父王和母妃给她的感情之路造成了伤害,这会儿有了机会报复两句么?

    王妃有些尴尬的看了看女儿,佯装生气的说道,“浅浅,你这是怎么跟母妃说话的,真不知道你是不是咱们流王府的人!”

    “哼哼,我啊,早晚都是嫁出去的闺女泼出去的水,怎么会是你们流王府的人?所以我才能看的更加的清楚明白,母妃,你要是不信我说的,那就等个十年二十年的看,看看你会不会后悔。”流浅浅似乎对自己的言论很是有把握。

    王妃很有深意的看了看女儿,不再说话。

    流浅浅见母妃不吭声了,她心里就有了底细,她知道,一般母妃被说动了的时候,都是会保持沉默,于是乎,她也不打算在节外生枝的了,便起身静悄悄的离开了,先把这个消息去告诉越姨吧。

    正巧流浅浅去找越思敏的路上碰到了蔺云泽,她便笑着说道,“蔺大侠,麻烦你帮我们准备两辆马车吧。”

    蔺云泽有些惊讶,急忙问道,“小郡主,你们这是要?”

    蔺云泽看着流浅浅那精灵古怪的样子实在摸不清头脑,在他的印象里,这种高门大户的人家的千金小姐,过不得苦日子,受不得惊吓,如今王府都没了,不知道这小郡主怎么还能心情这么好。

    “我们想着去积羽城找我的哥哥和嫂嫂,辛苦您帮我准备一下马车,嘿嘿,这笔人情债,你到时候记在我哥哥的身上,有什么需要的,你自己跟他去讨要吧。”流浅浅笑着说道。

    蔺云泽急忙摆手,不好意思的笑着说道,“小郡主严重了,严重了,我也不是什么大侠,你若是不嫌弃,叫我一声大哥就好。你放心,你交代的事情,我会尽快的去做,还有,你们要去积羽城的事情,王妃和老王爷同意了?”

    流浅浅撇了撇那娇俏的小嘴巴,说道,“啧啧,果然,又是个迂腐的人,出门都要爹娘同意才行?哦,算了,不跟你讨论这些了,我要去看越姨,也不知道她这会儿是不是好些了。”

    流浅浅说完,便不管蔺云泽的眼神,径直离开了。

    蔺云泽站在原地看着那姑娘的背影,心里有种砰砰直跳的悸动。

    “额,堂主,你不舒服么?怎么脸颊通红啊?”一个巡查的侍卫看着在那呆呆站着的蔺云泽很是疑惑的询问道。

    蔺云泽突然有些慌乱,有些凌乱的摸了摸自己的脸颊,反问道,“有么?我没觉得啊?”

    说完便一边摸着自己的脸,一边急忙的走开了。

    那个侍卫看着平时冷峻的堂主这会儿怎么像是丢了魂儿是的啊,很是纳闷的摇了摇头。

    流浅浅很快的找到了越思敏那里,把要去积羽城的消息告诉了越思敏,越思敏竟然兴奋的挣扎着要坐起来,而且很是焦急的打听着琴儿的消息。

    流浅浅没有把林简琴中毒的事情告诉越思敏,只是告诉她,林简琴和哥哥要去积羽城,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做。

    整个的翔龙国都是阴云漫布的,新皇觉得不吉利,便又命钦天监的人,选了黄道吉日,他当然还记得和贤侄的约定,在基本上把整体的事情料理完了之后,他把太后和皇帝囚禁了,又下了诏书,虽然没有公告天下,但是也算是给流王府一个交代了。

    流王府以前的家产地契房屋都依旧如故。

    这个消息传到了王妃的耳朵里,她似乎看到了新的开始,她非常的激动地把这件事讲给了还在昏迷中的老王爷流千慕听。

    蔺云泽虽然是准备了两辆马车,可是本来是打算着这两辆马车都去积羽城的,当朝中传出这消息之后,王妃却执意要带着流千慕回王府。

    流浅浅知道自己说服不了母妃的决定了,于是便做出了决定,母妃和父王回到王府去,而她,则要带着越思敏去积羽城,寻找自己的哥哥和嫂嫂。

    启程的那天,天气很好,似乎这个世界是从未变化过的美好。

    温软的阳光,普照大地,一丝云彩都没有,湛蓝的天空让人看了十分的舒畅。

    只是积羽城却并非如此,老天有时候就是如此的不公平,给这里一片阳光,而给另一个地方的却是阴雨绵绵。

    应随六上次雨中寻找解毒花不慎摔伤了腿,森森白骨都从肉里扎了出来,他依然咬着牙要继续,无奈由于伤心和体弱晕倒了。

    天意这件事从来都说不明白。

    南宫长昔在山上采药的时候,遇到了躺在泥淖之中的应随六,很是艰难的把他送回了果园。

    小家伙儿这会儿真的是可怜极了。

    大个子爹也是紧闭双眼的躺在床上,发着高烧,时不时的冒出一句胡话,要找臭丫头;娘就那么一声不吭躺着。

    小家伙儿的眼泪都在眼圈里打转转。

    南宫长昔留下了很多的药,交给了小家伙儿如何煎制,还从小家伙儿的口中得知了林简琴中毒的事情,他轻轻的拍了拍小家伙儿的肩膀说道,“惊鸿,你照顾好了你爹娘,剩下的事,叔叔来做。”

    小家伙儿很是真诚的又有些笨拙的跪在了地上,毕恭毕敬的给南宫长昔磕了一个头。

    原本南宫长昔是想阻拦的,可是他转念一想,这也算是收了小家伙儿的恩惠了,也可以踏踏实实的办事了。

    找一种草药,对于一个早已经行遍了大林南北的小神医来说,并不是一件很难的事情。

    小家伙儿目送着南宫长昔离开。

    南宫长昔那细长的眸子眯成了一道缝,远远地看着山林之中,心中却慨叹,果然,有些事情是注定的了。

    喜悦的母亲明日就要出殡了,还是等她那件事忙完了,找个机会,再把这里的事情告诉她,所以先去告诉洛秦川夫妇,总之,能帮点忙总是好的,可怜那个孩子了。

    南宫长昔边走边思索着,这个小家伙儿的身体真是古怪,挨着那孩子,居然会感觉浑身凉凉的,可是他却面色红润,难道这世界上真的有这种特殊的体制?

    洛青丝在得知了这件事,慌乱的跟南宫长昔问道,“惊鸿那孩子现在没事吧?”

    南宫长昔只淡淡的点了点头,说道,“你们去照顾一下,孩子倒是没什么问题,我已经把开好的药都留在了那里。”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