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九十三章 救死扶伤是行医者的本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洛青丝的眼中闪过一丝晶莹,这时候洛秦川已经把事情都交代给洛中原和颂雪两口子,拿了些吃的东西。走到门口,给南宫长昔深深的鞠躬道,“南宫神医。您是我们这一家子人的大恩人,以后有用得着我的地方。您尽管开口。”

    南宫长昔淡淡的笑了笑。说道,“救死扶伤是行医者的本分,你们快去吧。至于三小姐中毒的解药,你们不用担心,这件事交给我去做。只是应随六的伤势过重。你们好好的护理,不然可能会落下终身残疾。”

    南宫长昔只简单的交待了两句,便离开了。

    他坐在马车上。想着上次见喜悦时候的情形。有些不禁然的浅浅一笑。感情这个东西确实奇怪,只要看到她不好。自己的心情就不知道怎么的不好,希望她尽快的好起来。

    南宫长昔的马车在寿康堂大药房前停下来的时候。老神医恰恰刚从外地云游采药回来。

    “师父,您的身子骨日渐硬朗了。”南宫长昔很是儒雅的给师父拜了拜。

    老神医哈哈一笑,说道。“老了,什么都老了,中看不中用了,倒是你,怎么还不托媒人给说亲?不然,师父去替你张罗?”

    南宫长昔淡淡一笑,“师父,您刚回来就这么打趣徒儿,这一路您想必累了,赶紧的进去歇息吧,师父,以后莫要再提起说亲这件事了,我……”

    老神医很是好奇的笑着说道,“难不成,你背着师父早已跟什么姑娘已结秦晋之好?”

    “不不不,师父,我心中有人,只是这辈子有缘无分,再说了,师父您不也是终生未曾娶妻?好了师父,我们不说这些没趣的事情,倒不如,您跟我说说这次外出路上的见闻。”

    师徒俩并肩的走进了寿康堂中。

    洛青丝坐在马车上真是着急的要了命了,她总是在不停的催着,怎么还不到。

    洛秦川一边安慰一边赶车,说道,“你不要太心急了,咱们这不是很快就到了么?对了,宝宝和贝贝要替换的衣服,你带来了么?”

    “恩,带了,我带了一些吃的过来,估计惊鸿那孩子这几天真是过着苦日子,这孩子,怎么就不说去城里跟咱们说一声呢,怎么的越来越见外呢?”洛青丝不停的唠叨着。

    洛秦川当然明白自己媳妇儿的心情,他不是不急,只是要坐稳了阵脚,不然,两个人都忙乱的厉害,怎么处理突发事件?

    这时候路边的树林子还是灰蒙蒙的,只是不管天气好不好的,洛青丝夫妇是没有精力去看路边的风景了。

    在城郊的时候又顺便买了些补养的东西,便赶紧的朝着果园去了。

    小家伙儿正坐在门槛儿上,托着腮帮儿看着远处发呆,他虽然知道南宫神医医术高明,可是现在爹也受伤了,他必然是要留下来照顾爹娘,那样的话,除了等着南宫神医来送解决花,几乎就没什么别的办法,只能干等着。

    要知道,在很是迫切需要的时候,等待是多么残酷的一件事。

    “惊鸿?”一阵听着有些焦虑的声音从林子远处的小路上传过来。

    蹲在小家伙儿身边的大狼狗银子很是警觉的瞪着前方,双耳竖起。

    小家伙儿朝着远处看过去的时候,发现是一辆马车。

    大狼狗看清了来者是何人的时候,也轻轻的很是弱弱的吱嗡了一声。

    它也是好久没吃什么东西了,想着往日女主人的各种好,真是怀念极了。

    小家伙儿站起身来,看着远处那越来越近的马车,分辨出来,那是洛姥姥和洛姥爷来了。

    小家伙儿虽然很想痛哭几声,可是那圆滚滚的大眼睛硬是把含在眼里打转转的眼泪憋了回去。

    “姥姥姥爷,你们来了啊,来看看我娘和大个子爹。”小家伙佯装很是冷静的说道。

    洛青丝不等马车停稳,抱着贝贝就从马车上下来了。

    边走边埋怨,“你这孩子,怎么也不找个人送信过去,你这么小的一个娃子,怎么能照顾的了两个大人啊,你看看这屋子里,唉!”

    洛青丝急急忙忙的一手抱着贝贝一边给屋里收拾东西。

    小家伙儿站在原地,抿了抿小嘴唇儿,塌下眼皮,心里有点酸涩。

    洛青丝也是个手快利索的,很快便把屋子里收拾的差不多了。她一直在唠叨,当转过身子发现小家伙儿眼神像是那冰冷的湖水一般,突然心里颤了一下,可能孩子也是怕了吧,这个时候怎么能这么唠叨那孩子?

    “惊鸿,来来来,姥姥把贝贝放在床上,你帮姥姥看着贝贝,姥姥给你娘你大个子爹还有你,做些好吃的好不好?”洛青丝知道小家伙儿是个嘴馋的孩子,只好使出这一招了。

    小家伙儿眨了眨大眼睛,那平静的湖水一样的眸子突然像是一颗小石子激起了小浪花的海面,他有点小兴奋的点了点头。

    就在这时,小家伙儿的肚子咕咕咕的发出了声响。

    洛青丝轻轻的蹲下身子,用左臂把小家伙儿揽在了怀里。

    小家伙儿突然觉得这个世界又好了起来,南宫神医帮忙找解药,他可是认识很多药草呢,洛姥姥姥爷过来帮忙照顾爹娘,还有好吃的饭菜,恩,日子一定会好起来的。

    他站在门口看了看门外的天空,似乎东方的地平线处开始亮了,阴云慢慢的散去了很多。

    只过了一天,应随六便已经醒了,他挣扎着要起来去给林简琴找解药花,但是看到了家里多出来的人,先是惊讶一下,可是在他那安静如死水一样的眼神里,这个意外显然不是很大。

    小家伙儿则跑过来,解释道,“大个子爹,这件事已经被南宫神医接过去了,他答应了我,要去给娘找解药花的,你安静的养伤吧。”

    应随六还是要挣扎着起来,这会儿他似乎听不见什么劝说了,真是把洛青丝和洛秦川给急坏了,应随六腿上的伤,那可是骨头都断了的,怎么能刚醒过来就要下地?

    就在大家很无奈的焦虑的时候,小家伙儿大声嚷嚷道,“爹!你这是要自己作践自己么?难道你想着等我娘吃了解药变好的时候看到你残废了?”

    小家伙儿的火气显然是很大,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之前那几天的压抑,突然间就给爆发了。

    接着又是一阵噼里啪啦的教训。

    应随六有些楞楞的看着自己的儿子,眼角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湿润了。

    “难道爹爹就这么没用的等着?”应随六问自己的儿子。

    小家伙儿很是鄙夷的看着他面前的那个男人,说道,“谁说你没用?我娘像是会找个没用的男人的人?告诉你,你现在好好的养伤,以后等着你表现你用处的时候多着呢!”

    应随六有些哽咽,他别过脸,不想让洛秦川的夫妇看到他脸上的泪水。

    洛青丝和洛秦川见了这个情形,也是能明白一二,便急忙的转身出去了。

    小家伙儿轻轻的走到了应随六的身边,眨着大眼睛很是认真的说道,“大个子爹,你知道我娘多么喜欢你么?比喜欢我一点都不少,你现在要好好的等她,在她旁边守着她,南宫神医在采药的技术上肯定是比你好的。”

    “但是我想亲手为你娘找到解药花。”

    “也许在我娘的心里,你在这里好好的守护,比你去寻找解药对于她来说更好。”小家伙儿淡淡的说完,便从床边上下来,很是一副大人口吻的说道,“你最好,好好的听话,我去帮洛姥姥看着小贝贝。”

    应随六有点想说什么的冲动,竟然也被小家伙儿那小小的背影给拒绝了。

    小家伙儿一直都是肉嘟嘟的,没想到这几日竟然消瘦了,应随六隐隐的有些愧疚,臭丫头醒来之后肯定要找的人就是惊鸿,看到儿子变瘦了,一定会心情不好。

    应随六心里默默的祈祷,希望南宫长昔早一点的找到解毒花才好。

    他扭过头,看着窗外的天空,天空放晴了,一道七色彩虹悬挂在南方的正中。

    洛青丝在小矮屋里正在炖鸡汤呢,大狼狗银子吐着长舌头趴在小矮屋的门边上。

    洛青丝看了看那大狼狗说道,“啧啧,你是不是也好几天没吃顿饱饭了?等着,我伺候完了人,再给你弄点吃的!”

    大狼狗好像是听明白了洛青丝的话一样,很是善意的吱嗡了两声,便把那长长的嘴巴贴在地上,眯着眼睛开始睡觉了。

    小矮屋里一阵阵的香气四溢,整个果园里的那些安静了很久的小动物似乎都被这香气扰的醒了。

    小家伙儿看着贝贝那粉嘟嘟的小嘴唇小脸儿的真想去摸摸,洛秦川抱着宝宝进来了,笑着说道,“很可爱吧,你小时候也是这样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