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九十四章 熟悉的身影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小家伙儿很是怀疑的看了看小贝贝,又看看自己,反问。“真的么?”

    洛秦川可是从小家伙儿出生那会儿就一直在他身边看了好久呢,很是津津乐道的讲起了小家伙儿很小的时候的事情。

    这顿饭吃的真是分外的香,就好像是好多年没吃过饭一样。

    小家伙儿吃完了饭。摸着圆滚滚的肚皮,四脚八叉的躺在了床上。

    洛青丝看着小家伙儿那满足的样子。突然觉得有点心酸。轻轻的扯了一个毯子给小家伙儿盖上,又去看林简琴去了。

    月丫头睡得很安静,那平静的脸色似乎看不出她到底有什么不舒服。

    下午的时间似乎也过的很快。

    洛秦川又找了一些圆木来劈柴。这里储备的东西已经不多了。

    正当天色有些朦胧的时候,突然远处又响起了一阵马车的声音。

    洛青丝急忙去看个究竟,不要出了什么意外才好。

    “姐姐!”当洛青丝看清了来的人事越思敏的时候。有些激动还有些难过。竟抱着越思敏哭了一会儿,才能说话。

    越思敏连忙问道,“琴儿呢?”

    洛青丝也不好多说。只拉着越思敏的手进了屋子

    洛秦川这会儿已经从流浅浅的手里把马车接了过来。

    小家伙儿站在门槛儿。很是平静的说道 “姥姥。你不用担心,南宫神医已经帮娘找解药了。”

    越思敏顾不得细问。急急忙忙的进了屋子。

    小家伙儿正要转身跟着进屋,余光所到之处。看到了流浅浅,便亲昵的喊了一声,“姑姑来了?大个子爹在这边。你来这边看看吧。”

    流浅浅点了点头,没想到自己这个大侄子竟然这么懂事,完全不像这么小的孩子所能做得到的。

    果园里的三间房子都住满了,果园里的生活也热闹了。

    这段日子,似乎除了担心林简琴的中毒之外,大家都很快乐。

    眼看着十多天过去了,小家伙儿想起了之前的事情,坐在果园的石桌旁,玩弄着手里的小木剑,他在想,南宫神医为什么还不来给娘送解药花?

    他小小的脑袋仰望一下,白云观外的绿树似乎已经有了黄叶了,时间过得好快。

    小家伙儿站起身来,看着白云观,想起了以往大个子爹带着他偷偷去玩,回家来了被娘批评教育的往事。

    他紧紧的抿着嘴,到溪水边溜达。

    看到了通往白云观的山路上竟然有个身影很是熟悉!

    小家伙儿浑身的毛孔一下子竖起来,难道舅舅又要来捣乱!

    这次绝对不会对他客气,他可是害的娘和大个子爹很惨了!

    小家伙儿面带愠色,握紧了小拳头,正要喊话询问的时候,却突然发现舅舅的眼中很是呆滞空洞,又似乎是无欲无望无求的平静的水面那样。

    他有些迟疑,难道这是舅舅的手段?用来迷惑人的?

    可是当林无尘走得越来越近的时候,小家伙儿发现,舅舅怎么穿着跟山上那些臭道士的衣服一样啊,还有,舅舅为什么连头发都没有了啊?

    小家伙儿一时弄不清楚,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若是舅舅有什么恶意,想必在这个距离,也能见到他的手下了。

    就在小家伙儿还在迟疑之中的时候,林无尘像是陌生人一样从小家伙的面前走过。

    小家伙儿突然发现,舅舅的手里竟然拿着一只空空的钵。

    小家伙儿看着舅舅那越走越远的身影,更加的疑惑了,以前的时候,舅舅见了他,总是会千方百计的靠近他,要知道娘的情况,可是现在怎么成了陌生人了,难道是舅舅失忆了?或者是小家伙儿自己认错了人?

    也不对啊,舅舅脚上的那双鞋子虽然已经破了,可是小家伙儿仍然能看得出,那是以前娘给做的呢。

    小家伙儿在那里愣了好久,一直到洛青丝站在石桌前朝着远方喊吃饭,小家伙儿这才有些恍惚的朝着自己家走去。

    这顿饭,他吃的不香,他想着娘中毒的事情,想着刚才在白云观山下遇到舅舅的事情。

    应随六这两天心情也越来越不好了,他掰手指的算着时间,离着毒药发作的时间越来越近了。

    晚上的时候,小家伙儿总是也睡不好,今天晚饭的时候,洛姥姥说了,明天喜悦姨会过来的。

    窗外的圆月很亮,却有点冷冷清清的。

    应随六这一夜无眠,看着躺着他对面床上的林简琴,都这么多天了,臭丫头竟然一句话都没说,不知道她要损失多少,是不是憋闷了。以前的时候觉得她总是会唠叨,这会儿真的好想她尽快的醒过来能说话,说上三天三夜才好。

    洛青丝当然知道那父子俩的心思,也没有多劝说,只是把做好的早饭端了进去。

    越思敏坐在门槛儿外,痴痴地看着天空中的月亮落下,太阳升起。

    今天是第十四天了,果园里的三间屋子里的气氛都很沉闷,有些让人窒息的感觉。

    洛青丝做菜都忘记了放盐,烧水煮粥,竟然把饭都烧焦了。

    大家都不约而同的不愿意让时间再走了。

    小家伙儿做在门槛儿外,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月,他似乎呆的最多的地方就是门槛儿外的石头墩上。

    他下定决心,要去山里找南宫神医,因为昨天去城里的寿康堂找南宫长昔的时候,被药童告知,南宫长昔自从上次说要进山采药,一直就没回来。

    小家伙儿回到了果园,自己沉闷了一会儿,但是并没有把这件事跟家里的人说,只是说没找到。

    不知道南宫神医现在怎么样了。

    喜悦只身过来的,麟儿有些生病还在侯爷夫人那里。

    喜悦轻轻的走到了小家伙儿的身边,她现在比以往更加的疼爱这个孩子,这可是她的亲外甥,不是说不吉利的话,倘若琴儿真的有个三长两短,小家伙儿的日子会很艰难。

    喜悦不想让小家伙儿的心里过于的难受,可是小家伙儿天生的比普通孩子要成熟的早,他现在早就知道这件事的严重性。

    “惊鸿,你不用担心,你娘会好起来的。”喜悦知道这是在骗人,可是她不得不这么说,因为她不能预料到倘若琴儿去了,小家伙儿会不会熬不过去。

    小家伙儿抬了抬头,看着喜悦姨那担心的眼神,他轻轻地点了点头,他怎么会不知道这是喜悦姨的安慰,因为他远比喜悦姨知道那毒药的厉害。

    他没有说破,还回答道,“恩,娘会好起来的。”

    他说完便低下了头,虽然自己在伪装,可是这样真的好辛苦。

    他不想让喜悦姨担心,这样,下午的时候就可以去山里了。

    喜悦见小家伙儿不再看着她,她眼里的泪水也禁不住的往外流,但是这些却不能让小孩子看在眼里,她急忙站起身子转身进了屋里去。

    洛青丝听着喜悦说自己娘走了,也没有多问,她虽然是洛姬村的一个贫农女子,可是她也有听闻,在那些高门大宅里的女人,看似光鲜靓丽,其实有很多的身不由己。

    “喜悦,过些日子,去白云观里请到符吧,咱们这段时间真是晦气的很,发生了各种不好的事情。”洛青丝想着找个别的话题,这屋子里的气氛实在是压抑的让人难以呼吸。

    喜悦点了点头,扭过脸,擦干了脸上的泪。

    应随六还在躺着,他虽然腿上的骨头断了,可是心却明朗,他知道这一切都意味着什么,也在昨晚上悄悄地跟流浅浅说了,若是琴儿活不下,他也会去陪着她,还希望妹妹能帮他照顾孩子,帮他把身后的事情操持一下。

    流浅浅跟应随六说了王府的事情。

    应随六苦笑一下,说道,“若不是因为这小王爷的身份,若不是我有父王,想必我和她之间的事情也没有那么多的痛苦了。”

    流浅浅沉默不语,算是答应了哥哥的请求。

    “有人么?”

    “汪汪汪……”大狼狗银子突然在外面狂吠起来,伴随着一个有点迷惑的中年女子的声音。

    屋里的人的目光都朝着窗外看去,除了在床上躺着的林简琴。

    这些人除了流浅浅兄妹俩,也只有小家伙儿见过王妃了。

    王妃见屋里有人答应,迷茫的脸上终于有了一点喜色,她到了积羽城两天了,可是怎么的都找不到女儿和儿子,还是在香满楼吃饭的时候,跟别人打听,正巧吉祥如意饭馆的门开着,洛中原和颂雪把事情跟她讲了一遍。

    王妃这才急匆匆的赶着来了果园里。

    “浅浅!”王妃见自己的女儿从屋里走了出来,她的眼泪就忍不住的枉然涌,左右的看看,这是什么地方啊,破木屋,周围都是树木,没有修剪的长相很粗鲁的果蔬,地上也没有干净的石板,都是泥土,地上不时的爬过一些说不出名的小虫子。

    她很难相信,自己那么娇贵的女儿和爱干净的儿子,怎么能在这里呆着!

    在她还没缓过神来的时候,小家伙儿已经迈出门槛儿,眨着大眼睛看着她了。

    王妃刚要张口说话,却被小家伙儿抢了先。

    “老婆婆,你要是来拆散我大个子爹和娘,那你这破玩意儿我马上还给你,而且我还会让大狼狗银子咬你!”小家伙儿努着小嘴儿很严肃的说道,小手扯了扯挂在脖颈上的那块帝王绿的玉麒麟。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