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九十五章 我只有这个家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这时候银子听到了小主人的呼唤,马上跑过来,呲牙咧嘴的对着王妃呜呜两声。

    王妃被那凶巴巴的狼狗吓得腿都颤抖了。满眼的恐惧和慌乱,急忙摆手道,“别别别。我不是来做坏事的,我不光不会拆散他们。还要把他们带走。找个好郎中来医治,连同你一起带走,我的家里有好多好吃的好玩的。”

    “哼!”小家伙儿从鼻孔里冷哼一声。“谁稀罕你的好吃的好玩的?那是你的家,不是我的,我和大个子爹还有娘。只有这个家!”

    王妃见小家伙儿对她的敌意这么大。心里有些恐慌,说实话,她这次来。虽然也是默许了儿子的婚事。可是还是想把大孙子带回去。毕竟在王府的生活要比在这乡野里好多了。

    “惊鸿,你别急。奶奶不是这个意思,额。奶奶跟你大个子爹说说,好不好?”王妃看着小家伙儿的精神,仿佛她早先的预料有点难度。而且大孙子旁边的狼狗真是凶恶的很。

    “哼,谁会跟你叫奶奶?大个子爹还欠着我娘一个说法呢,我提前叫他爹已经不错了,怎么会再叫你奶奶?”小家伙儿很是厉害的回答道。

    屋子里的人,都知道,这是人家的家务事,也不好插手插嘴,清官都断不清楚,何况这些平常的人。

    王妃无奈,只好放低了姿态,做了很多的承诺,这样,小家伙儿才算是勉强让她进了屋子

    王妃一进屋,见到了儿子正在床上躺着,包裹的层层叠叠的纱布触目惊心,她的眼泪又忍不住的落下来了,儿子长这么大,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伤?她真是心疼的要死了。

    应随六看了看王妃,他心中当然明白母妃的来意,只是他太熟悉父王和母妃的套路了,不想让其他人参与,便说道,“大家都先回避一下吧,我有点要紧的事情跟母妃商量。”

    众人默默地从屋子里走了出去。

    小家伙儿却站在门口不肯走。

    应随六嘴角勾起了一抹笑意,朝着小家伙儿招了招手。

    小家伙儿则关上了门,走到了应随六的床边上,当然,他对王妃依然是很有敌意的。

    “母妃,我已经知道了九王叔恢复了流王府一切照旧的事情,所以,我才决定以后也不回去了,我现在发现,我在那里过得并不快乐,那不是我想要的。”应随六很是冷静的说道。

    王妃在来时的路上虽然也料到了一些,可是没想到儿子能这么决绝的说出这番话。

    她叹了一声气,“难道你眼睁睁的看着你的父王……”

    “不是,是父王一直在拿着他的亲生儿子做他争权夺势的棋子,这次我已经帮父王转危为安,以后的事,我不想知道了,也不会去问也不会去管。”应随六低下了头,把小家伙儿的小手握在掌心。

    王妃有些焦虑,她当然知道,流千慕为了能巩固自己在朝中的地位,牺牲了儿子和女儿的幸福,可是她也觉得流千慕做的不是完全的错,这样给女儿儿子一个好的生活难道也是错的?

    “母妃,你生育了我和浅浅,可是你并不了解我们,你也不愿意去了解,因为你习惯了站在父王的角度去想所有的问题,既然是这样,我和浅浅自然要自己去努力过自己想过的日子。”应随六似乎并不在意王妃脸上那惊讶的神色了。

    应随六轻轻的捏了捏小家伙儿的小手背,看着小家伙儿笑了笑,他接着说道,“不管你们怎么想,也不管你们是否愿意,我这辈子,只娶这一个女人,随她生死。”

    王妃顿时恐慌了,因为她早就听浅浅说了那个林简琴中的毒药,特意的在回到京城后询问了一些名医,得到的回复却都是一样,只有那一种解药花,否则十五日必死无疑,眼下算算,这日子已经是差不多了。

    “可是……”王妃这时候觉得她任何的理由和借口都显得苍白无力,她不知道怎么才能说服儿子,或许根本就没有办法说服。

    “好啦,你该听的也听到了,现在你可以走了么?这么半天,你都没说半句同意我大个子爹和娘的事,你还想着骗我?好了,现在爹娘身体不好,我就是这里的主人,我不欢迎你。”小家伙儿有些不高兴的说道。

    流浅浅站在门外,虽然听的不是很清楚,可是事情的经过,她也是预料的差不多了。

    “浅浅,不是的,你要什么母妃不给你?除了定亲这件事?”王妃有些无奈的辩解。

    “可是母妃,婚事是一个人幸福与否最重要的保证,这个都得不到,其他的又有什么意思?母妃,您和父王要多保证身体,我现在过的也很好,我会时常给您和父王写书信,至于王府,我想我不会回去了,以后我找到了心上人,哥哥就代您和父王给我送亲吧。”

    流浅浅说完这些便转身就走,她说话的对方是自己的亲生母亲,却又是伤害了她最多的人,她很无奈却又不舍。

    王妃在门口站了很久,上了马车,离开了果园。

    流浅浅默默地在树后看着王妃的马车离去,心里也是纠结的肝肠寸断了,她不是绝情的对母妃,可是不然怎么样呢?

    父王和母妃那么大的岁数了,一辈子的性格,怕是改变不了了,父王的身体好了之后,肯定还会跟以前一样,努力的巩固自己的势力……流浅浅不想再往下想了。

    天色晚了,今天的太阳似乎别其他的时候都爱惜时间了,挂在西山上,始终不肯离去。

    今天的夕阳也别样的美,如血一般的艳丽,让人觉得有些刺眼。

    应随六轻轻的闭上了眼睛,也许这就是最终吧,他不再奢望什么,既然活着的时候不能在一起,那就黄泉路上相伴,说说话,也很不错。

    所有人都各自的在自己的房间不出来,似乎在等着什么,又似乎在排斥着什么。

    小家伙儿从山中失望而归,他从回来之后一句话都不说,坐在门槛儿边上的石墩上,呆滞的看着远方。

    夜色还是来了,就像是人始终敌不过命运,太阳落山了。

    小家伙儿很是失望的倚着门,稀里哗啦的落泪了,他悄悄地落泪,生怕惊扰了娘和大个子爹。

    小家伙儿在术法书上看到过,人死之前,门外会来一个神仙和一个魔鬼,神仙和魔鬼会斗法一番,若是神仙赢了,那么死了的人便可以跟着神仙去仙界,而若是魔鬼赢了,那么死了的人就要跟着魔鬼去地狱,受尽了十八般酷刑的折磨。

    小家伙儿一动不动的守着门口,他要等着,等那个神仙和魔鬼来了,一定要帮助神仙把魔鬼打败,这样,娘可以去做神仙了,可以在云彩之间看着地上的他。

    小家伙儿抹了一把满脸的泪水,娘还说过,男儿有泪不轻弹,一定不哭,要省着力气跟魔鬼斗法!

    就在小家伙儿决定要重整精神,仔细守门的时候,卧在他身边的大狼狗突然支起了身子,很是警觉的看着树林之中。

    小家伙儿循声望去,只见一个步履匆匆的男子!

    仿佛是从天上飞下来的仙人,一身白衣,在树林之间闪过。

    小家伙儿惊呆的站了起来,难道是神仙来了么?可是他还想再多看看娘。

    他的鼻子又酸了。

    “惊鸿,真是抱歉,我现在才找到了解毒花,快,烧水煎药!”一阵略微有些激动的男人的声音从树林伸出传来!

    小家伙儿顿时就惊呼起来,那稚嫩的兴奋的童音回荡在树林的每一个角落,连已经休息了的鸟儿虫儿也被小家伙儿那带着内力的呼唤声惊醒了!

    “药来了……”

    一阵阵的回声荡漾在树林里。

    应随六激动的有些不敢相信,他痛哭流涕的将身边那个冷冷的身子抱在了怀里!

    洛青丝急忙的交代洛秦川看着宝宝贝贝,自己则急忙起身去要准备煎药!药来了,一定要赶着时辰煎出来了!

    流浅浅从屋里跑了出来,喜悦的泪水不住的流,竟然不顾一切的抱住了同样兴奋不已的喜悦!

    两个女人又是哭又是笑的,瞬间,小矮屋成了最热闹的地方,拿柴禾的,点火的,刷药锅的,准备煎药的……

    南宫长昔似乎已经看惯了人间的生死别离,却也没有太大的情绪起伏,他淡淡的笑了笑,进了屋子。

    “南宫神医的救命之恩,此生难忘,但愿来生,做牛做马,报答恩情!”应随六激动的热泪盈眶。

    南宫长昔深深的鞠了一躬,微笑着说道,“是我不好,由于采药入了迷,差点把时间错过了,若是早两个时辰回来,也许能让大家少流些眼泪。”

    “哈哈,南宫神医严重了,两个时辰的眼泪算什么?就算是我流一辈子的眼泪能换的臭丫头的平安,我也愿意!”应随六信誓旦旦的说道。

    说话之间,喜悦走了进来,她脸上还带着泪痕,很是感激的说道,“南宫,你对林家的每个人都那么好,我都记在了心里,以后有什么需要的,我一定鼎力相助!”

    南宫长昔却躲开了喜悦的目光,很是温和的眯起了那细长的眼睛,笑着说道,“你们个个都这么鼎力相助的感谢,看来我后半辈子不用再接师父的衣钵,开寿康堂了,靠你们养着更好。”

    “倘若你愿意,我马上回去让慕容彻帮你安排!”喜悦似乎认真了。

    南宫长昔轻轻的摆了摆手,只用余光看了看喜悦,说道,“你好,我便好。”

    喜悦这会儿的心思都在林简琴的药的上面,听了南宫长昔的话,以为这是客套的话,便急忙笑着说道,“我当然好了,谢谢您,我还得去给琴儿准备个瓷碗,要药凉的快一点才好。”说完便转身出去了。

    同为男人的应随六似乎看出了南宫长昔的心思,但是他只笑了笑。

    世间男人多种,有苦苦追寻的,便会有默默守护的,因人而异罢了。

    外面的小矮屋已经飘出了药香的味道,弥漫着整个的果园里。

    今天的月亮十分的清朗,在月亮的旁边还闪烁着几颗若隐若现的小星星,空气有些湿润,让人觉得心旷神怡。

    另外的两个小屋子里挤满了人,热闹非凡,说着最近发生的各种事情,发着感慨,或者咒骂或者讽刺天道无常。

    林简琴有些疲倦地睁开了眼睛,守在她身边的是应随六。

    他不说话,眼睛里却涌出了闪闪亮亮的东西,滚落在了面前的床榻上。

    “傻子!你哭什么?我这不是好好的?”林简琴想着抬手去为他擦拭眼泪。

    应随六苦笑一下,摇了摇头。

    或许眼前的这个女人不知道,他究竟是有多么的在乎她,如果她真的醒不过来了,他是下定了决心要随她而终的。

    他温柔的用汤匙,把碗中的药汤舀一勺儿出来,放在嘴边吹冷气,却不料由于哽咽,竟然连吹出气的力气都不连贯了。

    林简琴又憔悴的笑了笑。

    小手扯了扯他的裙裾。

    他安静的给林简琴喂药。

    “惊鸿,你怎么不去看看你娘?”喜悦拍了拍小家伙儿的小脑袋问道。

    小家伙儿仰起小脸儿,很嫌弃的说道,“喜悦姨,你真是笨,这会儿我娘粘着我大个子爹,我大个子爹粘着我娘,我要是去了,不是白白的被人家当成空气?我才不要被人嫌弃。”

    喜悦干巴巴的笑了笑,说道,“你还真是个人小鬼大的精灵!”

    越思敏看着喜悦忙碌的身影,心里突然有些难过,淑涟韵跟她一起相伴那么多年,却有那么多不为人知的过去,她的活着似乎只是为了远远的看那个男人一眼。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