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九十六章 三色堇花愈思念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她们同样是命苦的人儿,淑涟韵陪着她在林原道身边这么多年,带着喜悦这么多年。竟独身一人将此秘密藏了下来,她比自己苦。

    越思敏看着身前的喜悦,心中就越发生愧。爱一个人竟如此的伟大。

    床边的应随六将药给林简琴喂完后,对着一双小眼闪着光的惊鸿招手。小家伙儿见此。立马挣脱了喜悦的怀抱,‘蹬蹬蹬’的跑到床边,伸出双嫩嫩的小手搭在林简琴的手上。满眼含泪的半天说不出句话来。

    “宝贝儿,怎么瘦成这样了?”林简琴瞅着原本白嫩嫩肉嘟嘟的小家伙儿,现在不仅小尖下巴露了出来。而且也黑了不少。心里不免就有些心疼。

    一旁的应随六看着刚喝完药醒来的林简琴露出了悲伤的神情,便立马插话说道:“惊鸿正值长身体的时期,哪能只横着长不竖着长呢。去。帮你洛姥姥的忙去。待会儿再过来。”

    小家伙儿大为不满的使劲撅起了嘴巴,正想着抗议。但转念又想了想,娘还是刚醒来。刚才见到自己消瘦的模样定会心疼,便不与自己这个大个子爹再多做计较,一转身儿又‘蹬蹬蹬’地跑进了外屋。逗起了小宝宝。

    应随六转头,抬起手摸着林简琴额边的墨发,不由得心疼不已,但心里又有着难以掩饰的喜悦和激动。

    只要她能醒来,比什么都好,哪怕是要了自己的命,自己也会在所不惜。

    “怎么又哭?”林简琴抬眼,便又看到一直盯着自己的应随六,“看我干嘛?难道我脸很脏?“

    “不,不脏,很美,比从前还美。“应随六微启嘴角,眼角蔓延不住的爱意,随着面颊倾泻到了林简琴满脸,她感受到了,虚弱的又开口说道:”我好想你,我以为我……“

    话还未说完,应随六立马抬起手轻轻地搭在了林简琴的嘴唇上,“不论结果如何,你在哪我就在哪,一刻也不要离开你了,你是我的。“

    听此,林简琴闭上嘴唇,微微的笑了,她很满足。

    “你等我,我去厨房给你熬点粥,你现在需要补充营养。“说完,应随六便闪进了厨房。

    正在厨房炖汤的洛青丝看到进门的应随六很是吃惊,“你怎么下来了?腿脚还未痊愈,是万不能这般活动的!“

    “琴儿醒了,我得给她熬点粥,她现在需要补充补充营养。“说着,应随六便四处找着米。

    洛青丝见状,高兴的大叫一声儿,连忙上前拉住应随六,扶着他就往里屋走,“月丫头什么时候醒的?怎么都不招呼大伙儿一声儿,你这腿脚还未好利索,就想着给你媳妇熬粥,你一门心思要给月丫头补身体,可米粥再稠又能有多少营养,鸡汤我早就炖好了,你只管放宽心。“

    在洛青丝的这番话说下后,一阵阵钻心的疼痛感从下方传来,怪自己刚才太过激动,一时间感情无处抒发,竟不自觉的下了床进了厨房。

    等洛青丝扶着应随六回了里屋时,床边早已经围满了一大圈人,大个子的,小个子的,胖的瘦的。

    扶着应随六上了床,洛青丝凑到林简琴身边,眼里顿时流出了一股温热,心里一颗大石头终于安稳的落了肚,几日里来的噩梦总算是该告一段落了。但看着林简琴依旧一张惨淡淡的小脸儿,心里还是不是个滋味。

    “月丫头你可醒了,锅里给你炖了鸡汤,待会儿你可得好好喝上几大碗!“林简琴听着洛青丝这番话,笑着点了点头,转头看着越思敏,”娘,让你担心了,琴儿对不起娘。“

    “丫头,不许说这样的话,是娘对不起你,让你受苦了……“越思敏说着,眼角里就晶光闪闪。

    喜悦见此接着话说道:“琴儿刚醒,身子还虚弱的很,正是需要休息的时候,大家还是赶紧睡觉吧。“

    越思敏带着小家伙儿回了屋,洛青丝和洛秦川也回了屋,喜悦和流浅浅也嘘寒问暖一阵儿后回了屋,南宫长昔看着喜悦心情不错,自己几日里来受的苦也都觉得值了,告辞后也回了。

    一大家子人吵吵闹闹到大半夜,各自回去后也都未睡得踏实,天儿刚放晴,便都各自起了床,除了小家伙儿外。

    洛秦川和喜悦、流浅浅照看着宝宝和贝贝这俩小孩子外,洛青丝又早早的钻进了厨房,开始着手准备着今儿一天大家的饭。越思敏则将小家伙儿摇醒,拖着拽着进了里屋。

    应随六看着依旧睡眼朦胧的小家伙儿,觉得好笑,一把将小人儿搂在怀里,不断地摸着。

    “大个子爹,我不是银子,不要这样摸我。“小家伙儿半睁着眼睛,斜看着应随六,”娘还在睡吗?“

    说完,还未等应随六回答,一个翻转到了床边,将小脑袋凑到林简琴的鼻翼下,直到感觉到了微微地一起一伏的平稳呼吸后,才放心的重新钻进了应随六的怀里。

    “你娘睡的好好呢。“话音刚落,林简琴便慢慢睁开眼睛,一看到互相依偎的父子俩,瞳眸中腻满了幸福。

    正这时,洛青丝端着一大碗浓白的鸡汤走了进来,冲着床上的林简琴温柔的说道:“琴儿,尝尝我做的鸡汤,保证你说好喝!“

    应随六抽出自己身旁的一只枕头,垫在林简琴的肩膀下,慢慢扶起,接过洛青丝手中的汤碗,用汤匙盛起鸡汤送到嘴边轻轻吹了吹,放凉后毫不犹豫地递到林简琴的嘴边。

    林简琴幸福的一口喝掉汤匙里的鸡汤,尝了尝,等了半天儿看着应随六没了下文,便开口说道:“傻瓜愣什么呢,这么好喝的鸡汤就给我喝一汤匙?”

    “哦哦哦哦哦!”应随六听罢,立马又盛起一汤匙继续吹着,生怕烫着林简琴,再小心翼翼的送到林简琴的嘴里,看的一旁的仨人不断地捂嘴偷笑,倒是小家伙儿一直拽着洛青丝,恳求着他也要尝尝。

    洛青丝无法,给小家伙儿盛了一碗,又把大伙儿叫到了饭桌前,做好了菜,大家一起吃了起来。

    饭饱过后,大狼狗银子突然在院子里大叫起来,小家伙儿立马跑出门外,只见着南宫长昔捧着个盒子走了进来。

    “南宫神医!你怎么来了?”小家伙儿雀跃一跳,跳到了南宫长昔的身边,南宫长昔在小家伙儿的面前蹲下,“你娘今天的起色看起来怎么样?”

    “娘的气色今天看起来比昨天好很多了,还喝了几碗鸡汤呢,真是拖了南宫神医的福。”小家伙儿感恩戴德的一本正经的说着。

    南宫长昔拉着小家伙儿进了屋,先是看了喜悦一眼,走到床边替林简琴把了把脉,微微一笑,淡然道:“已无大碍了。”

    “谢谢你。”应随六说道:“若没有你,我们现在还不知道怎么样了呢。”

    “你们没事儿就好,这都是冥冥之中自有的安排,不必谢我。“南宫长昔说着,拿出怀中的盒子,”这些是我从寿康堂拿来的几味补药,对身体恢复会有极大的帮助。“

    喜悦从南宫长昔手中接过盒子,说道:“神医就是神医,不仅救回了琴儿,也算是救了应随六,你该让我们如何感谢呢。“

    应随六听此,连忙冲着南宫长昔一笑,南宫长昔此刻心思颇为敏感,当下便明了了应随六的意思,颇有些无措,“我说了,不必谢我,这都是他们的命运。“

    南宫长昔顿了顿,有些犹豫的转头看向喜悦,说道:“你能随我出去吗?我有话要说。“

    喜悦随即一笑,“有什么话不能在这一块说吗?“

    全屋子的人,也就只有应随六明白南宫长昔的心思了,不动声色的对着喜悦说道:“既然神医这么说了,自然有他的原因,你就随他吧。“

    喜悦看了林简琴一眼,只好应声答应着,随后便跟着南宫长昔走了出去。

    清晨的果园子给人的感觉总是清凉凉,那种渗透心底的舒服蔓延开来。喜悦看着背对着自己而立,一身白衣飘飘的南宫长昔,说道:“不知神医找我有何话要说?“

    南宫长昔听此,肩膀微微一颤。他是真爱了,连喜悦的一句轻描淡写的话,也能在他的心底激起一层涟漪。他曾跟师父打趣儿,说自己要效仿他老人家孤独终生,如今看来,是没错了。

    可是,他不想什么都不做就孤独终生,他不想一路走来,连一层小小的涟漪都激荡不起来。

    南宫长昔背对着喜悦,树上一片喝饱了的嫩叶欲要倾泻而下,南宫长昔缓缓开口,“有一味药叫三色堇,你可知道?“

    喜悦听此,发现南宫长昔头顶那片嫩叶,沉思了一会儿,即后便摇了摇头,回道:“并不知道,可有什么寓意?“

    喝饱水的嫩叶,‘啪嗒‘一声,带着满肚子的露水落了下来,随即在地上摔了个粉身碎骨。

    南宫长昔皱着眉头闭上了眼睛,说道:“三色堇,一味美丽而又特别的药草,它有一个根,三色花瓣,专治思念。“

    南宫长昔说着,慢慢转过身,看着滞愣在自己面前的喜悦,说道:“郁色独根一颗心,恐唯药草愈思念。”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