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九十七章 你是我此生唯一(大结局!)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神医……“喜悦从未见过南宫长昔这般模样过,此时的南宫长昔瞳眸中浸染着的是丝丝的哀凉,轰然的大脑让喜悦似懂非懂的愣在了原地。她只是不敢相信,以及那句诗话她也不敢去懂。

    “喜悦,这世间除了寿康堂外。再没有可适合我的去处了,麟儿很可爱。将来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慕容彻也很好。“南宫长昔看着面前的喜悦,心里半是欣慰半是悲痛,此时一别。不知何时能再见面了。

    但,只愿她好,她好唯我安。

    南宫长昔一狠心。微笑着转过身。一袭白衣飘飘袂袂,银子趴在远处,哀怨的看着南宫长昔。

    温热的水泽浸染面颊。南宫长昔的脚步依旧生风。可能这世间看到他转身后凄凉一面的。就只有大狼狗银子一个了吧。

    南宫长昔的那句:郁色独根一颗心,恐唯药草愈思念 。一直在喜悦心头徘徊了很久很久。有那么一瞬间,喜悦是明白的。但她极力的克制着自己,她是不懂那句话的意思的,也是不能懂的。

    喜悦进了屋。神情却有了些恍惚,幸好大家一门心思都在林简琴身上,喜悦也颇为庆幸。

    如此几天过后,大家一起疯疯闹闹,幸幸福福,林简琴身子好了很多,也亏了南宫长昔的补药。应随六的腿伤已经完全痊愈,整天抱着小家伙儿玩跳高高。

    每每这时,林简琴都会侧卧一旁,看着满屋子的人欢欢喜喜乱作一团,心想着,幸福也不过如此,一家人亲亲热热和和睦睦在一起,才称得上一家人,才值得是幸福。

    最令人高兴的消息,是这日慕容彻带着一干人马来到这里。慕容彻抱着麟儿,站在果园子的门外,喜悦见此急忙出了门,“你怎么来了?“

    “麟儿想你了,家也想你了,我来接你了。“慕容彻将怀里的麟儿递给喜悦,温柔的说道:”新皇根基稳固了,大赦天下,算是位明君了。“

    喜悦听着慕容彻说完此话,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直逗着怀里的麟儿笑,“进屋吧,大家都在。“说着,俩人便进了屋。

    刚进屋,应随六心中便明了了个七八分,天下大势既定,自己便就安心了。

    慕容彻将喜悦接走后,洛秦川和洛青丝这小两口也抱着自己那俩宝贝回了家。屋内的小家伙儿开始了闹腾,觉得人多便开始撒了欢的跑着跳着,不听劝,一刻也不闲着,但看着看着一个一个都走了,心里便就开始打着鼓了,一时间又不高兴了起来。

    林简琴无奈的看着应随六,说道:“看你的好儿子,都被你惯坏了。“

    “那不也你儿子?你觉得我没教好,那你来调教调教啊。“应随六也不甘示弱着,小家伙儿看着头顶上俩至亲之人,因为自己的顽劣,你一句我一句的对了起来,大眼珠子在眼眶中一转溜,便鼓着腮帮子,一头撞进了流浅浅的怀里,大喊一声儿:”姑姑!“

    林简琴和应随六被小家伙儿这一声打断,齐齐看向这边,随即俩人相视一笑,竟都觉得小家伙儿是愈发的可爱,惹人爱怜了。

    “浅浅,你也该回家了,总留在这里也不是个事儿啊。“应随六随即说道:”现在局势已定,便没什么好顾虑的了。“

    流浅浅一斜应随六,佯装生气的回道:“怎么?我留在这怎么?是不是碍着你们小两口甜蜜了?“说着,还朝着小家伙儿挤眉弄眼的。

    “不是,我是说……“应随六犹豫了片刻,继续说道:”你也该找个好人嫁了。“

    听着应随六说完,流浅浅的脸上泛起了红晕,她又何尝不想找个一心一意的好人嫁了呢,又何尝不想让自己的下半辈子有个寄托呢?

    她想,可是她又怕。她是亲眼看着应随六和林简琴这一路走来是有多么的艰辛,她怕自己没有他们这么幸运,这么敢做敢爱。

    应随六似乎看出了流浅浅的犹豫,心里十分明白,便再未提起这件事儿。

    五天后。

    大狼狗银子朝着果园子外不停地怒吼,凶猛着似是要蓄势待发,小家伙儿惊鸿先前大个子爹跑了出来,不免吓的一愣。应随六随后走出,便见门外停着一台琉璃轿子,八个面带银色面具的人定定的站在原地,其后便是一对长长的卫队,卫队中一人,应随六可是认识。

    此人便是流银宫的堂主蔺云泽,待应随六走出门外时,蔺云泽同时也下了马,“大哥身体看起来恢复的不错。”

    “你精神也不错哦!”应随六半开着玩笑上前迎接着蔺云泽,小家伙儿半路溜到一旁,双手将银子死死的钳住,不让它再无礼。

    蔺云泽看向这边,冲着小家伙儿说道:“劳烦你了。”小家伙儿先是对着蔺云泽甜甜一笑,而后转头怒瞪着银子,示意它不要忘形。

    “不知蔺兄这般仗势来我家,可有何事?”应随六看着面前好大的阵仗,心里就疑惑不已,莫不是局势有变?

    只见蔺云泽先是一笑,而后后退一步,朝着应随六先是深深的一鞠躬,而后说道:“云泽此番前来确实是有事相求,还望大哥能成全我。”

    赶忙上前将蔺云泽扶起,问道:“只要不谈江山大事,其余事都好说,都好说。”

    “不谈那事,不谈那事的。”蔺云泽神情严肃,却是个不善言笑的人。

    清风吹过二人头顶,紧接着弥漫二人的便是一阵儿长久的沉默。应随六只等着蔺云泽说他那委托自己要成全的事儿,而蔺云泽则是思索半天,硬是想不起来昨晚已经背好的词。

    二人长久着僵持,倒还是一旁等不耐烦的小家伙儿打破了僵局,问道:“姑姑泡了茶,正问两位要不要喝点?”

    蔺云泽先是抬头,听到小家伙儿说道‘姑姑’后,头像拨浪鼓似的点着,跟着小家伙儿进了屋。应随六呆在原地,看着蔺云泽的背影很是怔怔,随后摇着头也跟着进了屋。

    流浅浅将一杯热茶端到蔺云泽面前,开口问道:“你怎么来了?”

    蔺云泽又左右思索着怎么回答,正恰巧应随六领着小家伙儿进来,小家伙儿一见正喝着茶的蔺云泽,再看看站在旁边的流浅浅姑姑,便大声说道:“大哥哥是来领姑姑回家成亲的吗?你家的糖甜不甜?”

    话一出,林简琴还未来得及堵住小家伙儿的嘴,小家伙儿早已经说出了口,屋内顿时尴尬满天飞。

    蔺云泽吞了吞喉咙,放下茶杯,站起身来,说道:“浅浅,我确实是来带你走的。”顿了顿,又诚意满满地说道:“你愿意嫁给我吗?”

    小家伙儿欢呼一声儿,围着桌子转着圈,应随六好容易拉扯住小家伙儿,立马给堵了嘴,颇有些尴尬。

    流浅浅羞涩的抬眼看了看林简琴,林简琴点了点头,又转头看向了自己的大哥应随六,只见应随六也笑着点了点头。但顿时,流浅浅的面颊绯红了起来,随即也跟着点了点头。

    蔺云泽颇吃惊的看着流浅浅,说道:“真的?你同意了?”

    流浅浅笑着,“嗯”了一声儿,蔺云泽高兴地大叫了起来,上前一把抱住了流浅浅就往门外走,流浅浅没想到蔺云泽会有如此举动,忽而腾空的身体向怀里一缩,被蔺云泽抱上了琉璃轿子。

    半个月后,流浅浅写来信道一个月后便和蔺云泽成亲,请大哥大嫂也来参加,另外还特别强调了那天的喜糖会很甜很甜。

    这一消息除了应随六和林简琴高兴外,最高兴的就数小家伙儿了。

    这人一走,果园子便立马消停了下来,除了应随六和林简琴加上小家伙儿外,还有越思敏,但越思敏确实不愿留在果园子的,独身一人去了青云观。

    这日,应随六早早的上了山,回来时捧着满怀的果子,小家伙儿雀跃地跟在应随六的屁股后,一颠一颠的。

    应随六进了屋,捡了个果浆饱满的果子递到林简琴嘴边,温柔的说道:“尝尝?趁着你刚起床摘回来的。”

    林简琴张嘴咬了一口,甜腻的果汁顿时在嘴里爆裂,顺着喉咙直甜到心里,“好甜 !”

    看着林简琴嘴边残留的果浆,应随六俯身吻上了林简琴,身后的小家伙儿哼唧一声儿,捂着脸不动声色的跑开了。

    “我们办一场婚礼好不好?”林简琴开口问道,应随六有些茫然,回道:“婚礼?”

    林简琴莞尔一笑,“穿着婚纱,挽着爱人,宣读誓言。”

    三天后,林简琴亲自画的婚纱设计图婚纱成品送来了,应随六和小家伙儿俩人拿着婚纱滞滞楞楞的,直到林简琴换上亲手设计的婚纱后,俩人才目瞪口呆的拍手鼓掌。

    小家伙儿用甜糯糯的声音问道:“林简琴女士,应随六先生,你们不管是贫穷还是富有,不管是健康还是疾病,都愿意爱对方,尊重对方,不离不弃吗?”

    俩人相视一望,同时笑着说道:“我愿意。”

    “琴儿?”

    “嗯?”

    “你对我的身体和心灵都下了魔咒,从今日起,我不愿再与你分离!”

    (完本!)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