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章 贫民窟之女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夜幕笼罩了整片天空,城外的贫民窟里,一处名唤晴雪巷子的地方。燃起了一道夺人眼目的光芒,那道炙热的光线,直窜云霄。因着风的肆虐,汇聚成了一具令人震撼而畏惧的火龙。

    “快来救火啊!”

    火光照亮了黑暗。让陷入了黑夜的沉寂的贫民窟喧嚣了起来。晴雪巷子挤满了人,附近被吵醒的人有来看热闹的,也有加入了灭火行列的人。

    “琴儿!我的琴儿!你让我进去救我的琴儿!”一位穿着简朴的妇人跌坐在地上。声嘶力竭,试图用尽全身力气往屋子爬去。

    作为火源的房子,火焰更加地艳丽夺目。犹似火龙口中吐出来的骇人的火焰。团团地包围了整个屋子,耳边时不时传来火焰吞噬木头的“咯吱咯吱”的声音。

    “思敏!你别冲动!”淑涟韵望见越思敏失控的模样,唯恐她真的失去理智冲进大火里。连忙上前制止住了她。把她拉回到了安全地带。

    可一心想着自己女儿的越思敏。却是什么话也听不进去,挣扎着。眼睛始终盯着前方,烈焰的红映入她的眼帘中。

    抬眸看向已经被烧得面目全非。而大火丝毫没有一点儿停歇下来的房子,淑涟韵在心底里轻叹了一口气。

    如今这个情景,存活的可能。就更加不可能了。

    遂低头担忧地看着越思敏,手上的力量不敢放松,害怕只要一松懈,她机会奋不顾身地冲进去。

    “娘!盈姨!快来帮我!”忽然,一把有气无力的声音在她们的耳边响起,引起了她们的注意力。

    顺着声音望去,只见一个娇小的身影,费力地搀扶着另一个同样娇小的身躯,出声的人儿面目扭曲,看来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喜悦!”淑涟韵注意到那竭尽力气迈开步子的人儿正是自己的女儿。

    “琴儿!”而越思敏,则只关注到了,被喜悦扛着的,是一脸灰土,衣服破破烂烂的林简琴,双眼紧闭,犹如死灰。

    霎时间,她的心悬到了嗓子眼,使尽最后的力气,挣脱了处于诧异中淑涟韵的束缚,跑到了喜悦的面前,接过林简琴。

    “呼——”终于卸下了肩上重量的喜悦松了一口气,捶了捶自己的肩膀,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

    “琴儿?琴儿你怎么了?琴儿你醒醒!”越思敏将林简琴抱在了怀里,泪水止不住地从眼眶里滑落了下来,失而复得的复杂心情充斥了整个胸腔,她以为自己在做梦,可怀中的温度如此真实。

    越思敏试图唤醒林简琴,可满脸灰土的人儿一点反应都没有。

    “喜悦,怎么会这样?你在哪儿发现琴儿的?”抬起茫然的眼神,越思敏的绝望也总算消散了,可林简琴迟迟不醒来,她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火势来得太突然,越思敏被淑涟韵拉着往外跑,而住在屋最里的林简琴,一直没有动静,从傍晚一脸愕然地回到家里来的时候,就躲进了房间,一直没有动静。

    “我刚准备逃出来的时候,听到了呼救声,回头看的时候,琴儿就倒在了地上不省人事,好在还有一条路火势没有那么厉害,不然我也没办法和琴儿安然无恙了。”想起刚才惊险的一幕,喜悦拍了拍自己的胸口,还没完全地缓过神来。

    “先别管这些了,应宿呢?看见应宿了吗?”淑涟韵到处观望,在搜寻人影,想要确认无人受伤。

    “她今晚有夜活,还没回来呢。”喜悦答道。

    “盈姨,云姨!这是怎么回事?”说曹操,曹操就到,应宿提着篮子,看到被火龙吞噬的屋子,一时间愣在了原地。

    “别说了,大家都安全便好,我们先找个地方休息休息吧!”淑涟韵搀扶着被吓坏的越思敏,喜悦和应宿扛着林简琴,去到了晴雪巷子的一处荒废的寺庙,作为暂时的有瓦遮头处。

    一行人并未从突发的灾祸中回过神来,围坐在一起,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

    火灾发生的前一个月,林简琴和应宿喜悦告别分头去了做散工的地方。

    她穿着破烂的衣衫,走在了喧嚣的大道上,人来人往,对她投以或好奇或鄙夷的目光,自卑的她只能低头硬着头皮加快步子走着。

    好不容易来到了和别人约定好的地方,可是抬头看时,艳丽的装潢令林简琴顿时傻眼了,这个酒楼,似乎和以前打散工的不一样。

    “你这脏兮兮的丫头在这儿干嘛啊!”正当林简琴出神之际,一位打扮豪放的中年女子,浓妆艳抹地走到了她的面前,打量了她一番,唯恐她这样脏兮兮的模样会吓跑她的客人。

    “我,我,我是别人介绍来。”林简琴胆怯地回答着,不敢直视。

    “就是那个贫民窟的?”中年女子似乎想起了什么。

    “是……”

    “行!进来吧!”

    清晰的画面在这里瞬间断开,化作了一片没有尽头的黑暗,尔后,视线又逐渐变得清晰。

    “老大!坏了!我们看错人了!”

    “别管了!扔进去吧!除了这个方法也解不了毒,你们再赶紧去找一个解药!”迷迷糊糊地,林简琴的耳边隐约地听到了这一段对话。

    “吱呀”,门被推开,光线短暂地照射进来,微微睁开的眼缝,看到一团黑色的影子被抛了进来,之后,她又昏迷了过去……

    最后,她置身于一场火焰当中,捂着口鼻,睁着惶恐的眼睛,耳边是惊慌失措的叫声,凌乱而嘈杂,她奋力地跑到了门前想要开启,但是门把怎么也拉不开,二氧化碳的不断释放,夺去了她生命的氧气,眼前的一切模糊,起来,闭上之前,她真切地体会到了窒息的感觉。

    “啊!”

    一个个支离破碎的画面,将昏睡中的林简琴给惊醒,她猛然睁开眼睛,看到了布满蜘蛛网的横梁,然而,思绪却仍然停留在脑海中闪动的模糊画面。

    “琴儿!琴儿你醒了!有没觉得怎样?”

    听到动静的一行人一拥而上,将从昏睡中醒来的林简琴团团围住,而躺在平地的她,睁着茫然迷离的眼睛看着上方,迟迟地才缓缓转头,看向眼眸含泪的妇人,担忧地看着自己。

    这是怎么回事?林简琴的记忆杂乱无章,现在脑袋还处于程序重启与记忆重组中,但她不会忘记自己来到这个奇怪的地方之前经历的那一场火灾,还有那些敷衍的踢皮球神仙,竟然没等她说完,就把她给踹下树洞里了。

    好了,这下可好了!

    没有开口说话,林简琴仔细端详了周围的环境一番,扫视了围在自己身边的人,最后停留在了越思敏的身上。

    看来她是借尸还魂了,所幸这具身体原本的主人的记忆还留有,刚刚一阵短暂的昏睡,也大概全部接收了,只是还有几个画面支离破碎,没办法组全。

    “娘……”微微地努动干裂的嘴巴,林简琴声音嘶哑地唤了一声。

    “琴儿!还好,还好你没事,你还认得娘。”听到林简琴的呼唤,越思敏喜极而泣,这下子,大家都安全了。

    “娘,晴雪巷子的房子怎么了?”这具身体最后的记忆就停留在了她奋力地跑出房门,随后昏倒在了地上,意识丧失,和她一样,闭上眼睛之前,映入眼底的是一片骇人的火红。

    “哎,也不知道怎么的,就烧起来了。”轻叹一口气,越思敏似乎没有料到,在贫民窟的日子已经够煎熬,上天还要夺去她们遮挡风雨的住所,真的是祸不单行。

    “没事的,会变好的。”林简琴一向不懂得安慰人,此时此刻,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安慰,只好伸出颤抖的手,覆盖在了越思敏的手背上,让她安心。

    “思敏,云舒,有人来找你们。”

    忽而,门外传来了一把老态的声音,再次将众人的注意力集中到了门口。

    “李嫂!谁来找我们啊?”来者是晴雪巷子的邻居,现在的破庙还是她为她们找的,很是意外她怎么突然会来。

    对于贫民窟发生的一切,重生的林简琴都有记忆,彼时身体恢复得差不多,慢慢坐起身来,眨巴着水灵的大眼睛好奇地看着李嫂。

    “这什么破地方,又是尘又是土的,是人住的吗?”话还未从李嫂的口中说出来,那位“客人”就自行走了进来,用手绢捂着自己的鼻子,鄙夷地眼神扫过寺庙内部,装作不经意间地掠过众人。

    “你就是越思敏吧!”大家处于茫然惊讶之中,还没有完全回过神来,来者是一位穿着华贵的妇人,目光正盯着越思敏。

    “正是,你是……”

    “行了吧!随我回去林府!话说,你那女儿呢?”妇人并没有回答越思敏的问题,她从进来,眼睛都是俯视众人,自带一股骄傲,很不屑与她们平起平坐,认为自己比起她们,必须高人一等。

    林简琴好奇地探出头来,纵然灰头土脸,也未能掩盖住她的姿色。

    妇人先是一惊,尔后又迅速地恢复如常,面上虽不动声色,但心底里却打起了小算盘。

    看来这贫民窟之女,倒是有几分当棋子和替代品的资格。这一趟,违背了老爷的意愿,却定然,不枉走来,好歹,也给自己的女儿谋一条出路。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