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章 林府的客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糊里糊涂地,一行人便随着这个突然出现的妇人离开了寺庙,破烂的打扮和狼狈的模样与穿着华贵。气质雍容的妇人简直是天壤之别,难免在这一路上,招来许多异样的目光。

    然而在大家都窘迫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时候。林简琴却是昂首挺胸,视若无睹。那分自发的傲然与自信。不比前头走着的那位妇人用装饰堆积出来的骄傲逊色半分。

    当越思敏看到大宅子顶上那块雕刻着“林府”的牌匾还以为自己在做梦的她一下子清醒了过来。

    盼了这么多年,没想到在今天,她能够踏入这个门。一时间,她甚至怀疑,昨夜的那场火灾。到底是祸还是福?

    莫非是上天冥冥之中。有了安排?

    恍惚地走进门,来到了府上的大厅,此时这里空无一人。妇人则命令她们不许乱跑。在这儿乖乖地等着。便领着自己的丫鬟随从离开。

    “这里就是所谓的林府?”负手在背,林简琴在厅内来回踱步。慢悠悠地观赏着这豪华霸气的装潢,甚是不顾越思敏和淑涟韵的反对。伸手去抚摸厅内的东西。

    “琴儿,咱们这样,还是别乱碰是好。”万一弄坏了什么。再被赶出去……越思敏这倒不担心,在晴雪巷子那样的苦日子都能过了,她不在意再回去,只是怕林简琴会受伤。

    “即是他们把我们给带过来的,我们就是客人,还有对客人发脾气的理由?”林简琴一侧嘴角微勾,冷笑了一声。

    “大胆!谁让你这小乞丐碰这里的东西!”门外一把霸气凛然的声音响起,顿时将众人吓得魂飞魄散。

    纵然多年未见,然这把熟悉的声音,越思敏恐怕一辈子也不会忘记。

    呆愣了几秒,越思敏缓缓地转身回头,不敢置信,当目光接触到林原道的那一刻,她在眼眶里打转的泪水犹似断了线的珠子,哗啦啦地滑落了下来。

    可是林原道并没有看越思敏一眼,反而将凌厉的目光紧锁在了听到他的警告之后,仍然不撒手,脸上毫无畏惧之色,相反代之的是平静淡然,嘴角还挂着一丝未名的微笑。

    “我的话你是没听清?”适才林静影过来说将贫民窟他的庶出之女给带了回来,那个由卑贱的人生的女儿,他可是一刻也不想见到,听完之后便勃然大怒。

    气冲冲地赶完这里,殊不知看到的是一身乞丐打扮的丫头,竟敢用她污秽的手去触碰屋里的东西,简直让他更平添了几分愤怒。

    然,面对林原道的暴怒,林简琴的淡然无惧,却是让他心里惊叹几分,这林府,可没几个人,敢这样和他对视,无惧他的愤怒。

    “听清了。可林老爷,我们是你府上的人请来的,那就是客人,客人自当受到客人的待遇,你林府也算是有头有脸的大户人家,没有马车接送,也就罢了,我们进来这么久,茶水也没有,看来,所谓的大户人家,连最基本的素养,都没有啊!还对客人恶语相向,我林简琴,还真的算是长见识了。”

    不骄不躁,林简琴从进门开始,就表现出了淡定,对任何事物都没有大惊小怪,对于林原道的凌厉,她的这番回答以及淡然从容的表情,震慑了在场的任何人。

    听完她的这一席话,越思敏的表情惶恐不安,小心翼翼地打量林原道,唯恐林简琴这番话,会招来他更大的愤怒,对她做出伤害的事情。

    “哦?”

    预料中的暴怒而起并没有在一旁林静影充满期待的眼神中上演,相反的,林原道而是意味深长地应了一个字,让在场的人都感到疑惑。

    和自己的任何一个儿女都不同,林简琴给林原道的感觉不一般,这份恍若经历了数十年光阴而磨砺出来的淡然,不过是仅仅的几秒,就让他尤为赞叹。

    倒是挺伶牙俐齿的丫头,林原道的怒火瞬间烟消云散,忽然想要看看,这个贫民窟走出来的女儿,到底会怎么样。

    想来贫民窟,也是个锻炼人的好地方,练就了林简琴与之不同的气质。

    “我讲的可算有理。”松手,林简琴踱步到林原道的面前,挑衅地动了动眉头,面上那股傲然从容,没有半分是伪装出来的。

    “有理。看来,你教了一个嘴巴厉害的女儿。”林原道轻瞥了越思敏一眼,脸上不加掩饰的笑意,却不会欣慰,而是略带嘲讽。

    对上他的眼睛,越思敏惶恐地低下头来,不敢直视,哪怕一秒。

    她不知道林简琴是怎么了,以前她的性格怯懦害羞,哪能像今日在这林府大厅骇人的气势?难道是昨夜那场大火改变了她?

    到底在逃出来的时候发生了什么?越思敏只觉得,自己身前的这个林简琴,似乎不是以前的林简琴。

    但仔细端详那一张脸,又真真实实地是自己的女儿没错,越思敏甚至怀疑,刚刚那个,到底是不是林简琴本人,难道是被什么鬼神附身了?

    未等到越思敏把这一切想清楚,耳边传来了林原道的声音:“静影,把畅春园打扫出来,给她们住。”

    吩咐完这一切,林原道没有再看她们一眼,转身就离开了大厅,留下厅内一众还没有醒悟过来发生什么事情的人。

    畅春园,名字诗意十足,但只不过是林府外圈一个偏僻的角落的小院子,多年没有人居住打扫,听闻,之前还有一个丫鬟,在这里上吊自杀。

    给这样一个人迹罕至的地方,想来,也不是真的欢迎她们。

    在这狭小的院子里溜达了一圈,一眼就看全这里,心底冷笑了一声,林简琴还记得贫民窟晴雪巷子的日子,这里比之那边,没有好上多少。

    不过是挂上了林府的名字,这里就好似变得尊贵无比。

    “我没想到,我能进到林府。”忆起过往在晴雪巷子的日子,越思敏的泪水又止不住地落了下来,虽然畅春园简陋了一点儿,但,能够更靠近他一点儿,也算是苦尽甘来。

    “娘,回到这里,真的有那么开心吗?”脑海里依稀记得儿时她对自己说过的那些往事,林简琴眉头微微蹙起。

    依林原道刚才进大厅的态度,并不是十分欢迎她们,甚至厌恶,然而是什么改变了他的态度,林简琴不想深究,她关心的,是怎么在这个时代,这个林府,活下来,活得比以前扬眉吐气。

    “以前会盼着,但后来,也不会去想,去奢望,也不曾想过,会有这一天,琴儿,你爹,终于肯认你了。”越思敏越说到后边,越泣不成声,淑涟韵走到了她的身边,抱着她的肩膀,摩擦着她的手臂,给她安慰。

    这些年,的确是过得不容易,也亏得淑涟韵,愿意陪着。

    “云姨,你甘愿跟着我们吗?”

    “这么多年了,什么甘愿不甘愿,我们都是一家人了。”淑涟韵轻叹一口气。

    “琴儿,你这是什么话,我们是从小到大的姐妹啊!我和应宿还有娘,要和你跟盈姨一直在一起。”喜悦以为林简琴回归林府,是想要把她们赶走。

    “我没别的意思,只是,怕你们跟着我们,会受苦。”林简琴懂得她们误解了自己的意思,连忙解释。

    “傻琴儿,晴雪巷子的日子,还不苦吗?这里总是比那里好吧!”喜悦紧张的心情放松了下来,脸上绽放出来释怀的笑容,没有细想林简琴的话里更深层的意思。

    “是吗?”没有继续这个话题,林简琴抬头望天,今日的天色,却是不错,但留在这儿,到底是苦尽甘来,还是危机四伏,总是说不清。

    看看单纯的喜悦,以及脸上满溢幸福与欣喜的笑容的越思敏,林简琴始终不敢把话给说得太明白。

    然,淑涟韵早已把林简琴的心思给看清楚了,只是也不语,免得,打破了这一份久违的安然与快乐。

    本以为受尽了苦日子,迎来难以言喻的幸福,可自从进了林府半月以来,除却最开始送了点日用品的仆人之外,没有其他人踏足这里。

    人迹罕至的畅春园,就似一个与世隔绝的地方,与这林府,格格不入。

    “喜悦,不如我们出院子走走吧!”在这边一待就是半个月,对于大病初愈的林简琴来说,真的要闷出蘑菇来了。

    还没清楚地看看这个世界和时代,就变成囚中鸟,林简琴绝不是认命的人。

    况且,估计林原道那老家伙,早就忘记了这府上还有她们这一号人吧!

    也罢,林简琴也不想见到,这个抛弃越思敏的男人。

    “可是……娘说过,不能乱走,万一……”喜悦一直谨记着淑涟韵的话,虽然对这院子外的林府很是好奇,可也不敢违背自己娘亲的意思。

    “我们现在可是住在这儿?”林简琴打断了喜悦的话,抛出了一个没头没尾的问题。

    “嗯,对啊!”愣愣地点头,喜悦疑惑地看着林简琴,不知她这么问是何意。

    “那我们了解了解住的地方,有道理吧?”林简琴继续道,眼中闪烁着一股循循善诱的光芒,似乎想要一步步地把喜悦推进一个坑里。

    “嗯,有些道理。”单纯的喜悦没有意识到,林简琴正在挖坑……

    “所以啊,我们出去,有什么好顾虑的!”

    “呃……”喜悦瞬间哑口无言。

    最终,只能被牵着走出了畅春园的门。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