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章 羸弱随风倒的男子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最初喜悦还很担心,眼光闪闪烁烁,小心地到处瞄着。唯恐会遇到什么人,怪罪指责她们乱跑,于是身姿也弯了下来。企图将自己的身影藏起来。

    对比于她,林简琴倒是坦坦荡荡。全然没有顾忌什么。哪怕被人碰见了。

    “琴儿,你这样,万一遇到了府上的大夫人二夫人。可怎么办?”喜悦见状,连忙上前去牵住林简琴的手,把她的步速拉缓。

    虽说没有人会到畅春园。可平时的衣食总是要出去院子拿些东西回来。这样一来,喜悦难免也听到一些关于这府上的事情。

    晓得了当初把她们接回来林府的妇人,正是林府的大夫人林静影。而这府上。还有另一个性格骄扬跋扈的二夫人——萧洁梅。

    这两个都不是好惹的角色。喜悦自然不想林简琴遇到,她在这儿的身份。说得好听是三小姐,可终究是贫民窟出来的。受冷眼,是躲不掉的。

    加之大火之后的林简琴性格不似以往那么收敛内向,反而……让喜悦大跌眼镜也惊叹不已。完全是相反性格的一个人,也害怕她会惹出什么祸来。

    “喜悦,你别瞎担心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船到桥头自然直。挺直腰杆,咱们穿得不如人,气势不能输,懂吗?”林简琴不以为然,对于喜悦的担心,她觉得完全是多余的。

    “……”喜悦说不过林简琴,她的这张嘴巴,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厉害了。

    “琴儿,回来。”

    突然余光瞥到了不远处的小花园里有林静影的身影,敏锐的喜悦立即把还往前走的林简琴给拉了回来,躲进了一旁的草丛里,用茂密的树枝挡住了身躯,做了完美的遮掩。

    两人屏气凝神,先平静了一会儿,尔后小心翼翼地探出头来,窥看前方的情景。

    林静影表情严肃,脸色不佳,眼神中饱含着一丝丝的愠怒,而站在她面前的,是两个年轻的男女,看样貌,和林原道有几分相似,想来是林静影的儿女。

    “长风,你给我长点儿心,你虽是嫡子,但终归不是长子,林府没有那么多规矩,你若是没本事,那可是被别人的野孩子给抢走了这当家的位置!”林静影一改之前在人前的和颜悦色,形象瞬间变得严厉起来。

    “是,娘。”一席话,林长风听了无数遍,始终只能这么应着,垂在身侧的拳头微微攥着,他发誓有一天,一定会证明给所有人看的。

    “还有你,琳夕,我知道你不想嫁给那病怏怏的小侯爷,但,这也是你爹的命令啊!”林静影苦口婆心,尽管她也不希望自己的女儿的前程就这么毁在了一个药罐子的身上,可这是林原道的命令,她也不敢违背。

    “可是,娘……我不要嫁,我不要成为寡妇……呜呜呜……”林琳夕拿出手绢掩面低声哭泣,向林静影倾述,希望她能帮助自己,她真的不愿意就这么把自己嫁了。

    “哎,琳夕,再忍忍,娘……已经给你想到办法了。”终是不忍心自己的女儿毁在一个窝囊废身上,林静影早就为她规划好了,不然,也不会冒险把越思敏她们给接回来。

    “琴儿,我们快走吧!”喜悦不想待在这儿,害怕万一被林静影发现了她们,还偷听了她们的对话,怕是有好日子受了。

    “嗯。”林简琴也觉得此地不宜久留,从林静影简单的对话中,即便没有透露出什么重要的信息,经过细致分析的她,也似乎猜出了,林静影之所以把她们接回来的意图了。

    “琴儿,不如我们还是回去畅春园吧!”不放心外头的喜悦,提出了返回的建议。

    “好啊!你先回去吧!我晚点儿就回去!”点头,林简琴同意了她的建议,却只是让她独自回去。

    “可,你……”

    “我随后,现在也快中午了,你先回去准备午饭吧!省得娘亲她们担心。”回头微微一笑,林简琴语气和睦,但眉宇间那股让人无法抗拒的气势,令喜悦有一刻的妥协。

    不过始终是淑涟韵在喜悦的心里更胜一筹,所以她拒绝了林简琴的这个提议,执意要跟着她,直到她愿意回去畅春园。

    耸耸肩,林简琴无奈,只好随她,离开了这个小花园,她茫无目的地走着,不知不觉,走到了一片荷塘旁边。

    林府可真谓是商会之首,这林原道的家产,有多少,恐怕也是说不清,光看着这府里的每一处装潢,花费的绝不是少数。

    “琴儿,我们什么时候回去啊!娘和盈姨发现我们不见了,肯定要骂我们了。”撅着嘴巴,喜悦的眸中含着泪水,揪着林简琴的衣服一角,委屈道。

    “没事,我挡着,到时候你别说话就好。哎!喜悦,你看,这荷塘里的莲子不错,我们摘些回去做莲子羹吧!”水灵的眸子转了转,林简琴的心里冒出了一些心思。

    “这样不大好吧!况且,这莲蓬在中间,我们探身出去,也够不着啊!”喜悦看了看自己所站的位置和莲蓬的位置,中间还隔着一条水域,想要伸手摘,难过登天啊!

    闻言,林简琴左顾右盼地一番,跑去旁边的一棵树下,捣弄了一会儿,再回到原地时,手上多了一个歪七扭八的棍子。

    “一会儿,你抓着我的腿,我去拨弄一下看看。”

    “琴儿,这样不好,万一摔下去怎么办?”猛烈地摇头,喜悦并不认为林简琴这个主意很好。

    “按我说的做!”可不论喜悦提出什么,林简琴都毫不犹豫地拒绝听取,而是一如既往地遵从自己的想法做想做的。

    拗不过林简琴,喜悦撅着嘴巴,只好不情不愿地抱住了她的腿。

    可还没完全准备好,力气都没使上,腿的主人便迫不及待地探出身子,一时没来得及,失去重心的林简琴,“噗通”一声,摔进了水里,徒留喜悦一人蹲在原地,完全傻眼了。

    “怎么办!琴儿,琴儿!怎么办啊!”看着荷塘的水被不断地拍起水花,喜悦着急得快要哭出来,面对危急时刻,她满脑子都空白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有种绝望的感觉涌上心头。

    “怎么了?”似听到了喜悦的呼叫,一名瘦弱的男子来到了她的身后,关心地询问。

    循声望去,一张干净清秀的脸映入了喜悦的眸中,瞬间令她感觉到了窒息与震撼,微张着惊讶的嘴巴,没有回答他的话。

    “救……救命……”

    水中断断续续传来的声音引起了男子的注意,他飞快地跳入了水中,将溺水的林简琴救了起来。

    此时喜悦才反应了过来,连忙奔向了他们。

    “琴儿!你没事吧!对不起,都是我。”她搀扶着湿漉漉的林简琴,语气里满是愧疚。

    “没……咳咳,没事!”总算得救的林简琴,咳嗽了几声让气喘顺,咧开一抹微笑,示意喜悦自己没有任何问题。

    “多谢这位公子的救命之恩。”余光瞥见在一旁整理着自己衣物的男子,喜悦的脸颊不禁染上了一抹绯红,却是不忘感谢他的救命之恩。

    “举手之劳,咳咳,在下林无尘,不知二位是……”林无尘率先报上了自己的名字,语气礼貌。

    “林……林无尘!”喜悦闻言,大为惊讶,没想到,眼前的人竟然就是林府的大公子。

    “林简琴,喜悦。”然,林简琴则是淡然不以为然,她没有喜悦了解这府上有谁,但是听他的名字再看看他的穿着打扮以及年龄,不难猜出是林原道的其中一个儿子。

    “原来是我的琴妹妹啊!没想到长得如此貌美,真是让无尘一见倾心啊!”与适才的儒雅大相径庭,林无尘竟变得痞痞的。

    “多谢夸奖了。你这么瘦弱,看着随风就倒,没想到还这么勇敢地英雄救美,佩服佩服!”林简琴也不甘示弱,对于他的调侃予以了反击。

    “那我也是为了琴妹妹啊!”

    “但抱歉啊!我没求你救,所以呢,我不需要感动。”说完,林简琴自己率先点了点头,认同了自己的观点。

    “喜悦,我们走。”不待林无尘说话,林简琴领着喜悦就离开了这个地方,留给林无尘的是一抹看似狼狈,实则傲骨凛然的背影,一改对这个素未谋面的妹妹的虚假印象。

    秋风徐徐,拂掠而过,吹在林无尘滴着水的衣服上,丝丝凉意浸入了肌肤之中,令他不禁打了一个寒颤,毫无防备地,一个喷嚏应声响起,紧接着是身体不由自主的哆嗦。

    看来这英雄救美,真的不大适合他,不过,林无尘却没有后悔,这个林简琴,和他想象的不一样,与林琳夕以及林婉宁比起来,简直没有半分林家小姐的影子。

    之前听闻她是贫民窟出来的,本以为气质肯定是邋遢如鼠,今日亲眼所看,倒不是这么回事。

    “有趣,有趣!”嘴唇微勾,林无尘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