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四章 老太太的寿宴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琴儿,刚刚无尘公子,好帅啊!”离开了那片荷塘。喜悦竟开始犯花痴起来。

    “得!瘦不拉几的还帅,你的眼光啊!”摇摇头,林简琴很是鄙夷喜悦的审美。

    她对这个叫林无尘的无感。毕竟不清楚他的为人,加上他救了自己。所以更不好评价了。

    也罢。林简琴并不想和林家的人太多的交集,于是乎便不去想太多。

    今日随意地逛了逛林府,算是大致了解了府内的地形结构。她林简琴没什么大本事,记忆里倒是不错,记东西。难不倒她。

    回到畅春园。远远的,喜悦和林简琴就看到越思敏和淑涟韵站在门口,目光盯着另一条路的前方。好像在目送着什么人。

    直到那人走远。越思敏才收回了目光。注视到了另一边的林简琴。

    “琴儿?你可算回来了!这一早上的,走哪儿去了?”在发现林简琴和喜悦不见了以后。越思敏着急地快要掘地三尺了。

    后来林静影派人来说事,让她暂时忘了担心。现在看到浑身都湿透的林简琴站在自己的面前,越思敏不由得担心她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没事儿,就是想看看这林府。谁知道不小心摔进池子里了,看我笨的。”俏皮地吐了吐舌头,林简琴露出顽皮的笑容,故作轻松,企图让越思敏放心。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老实。”舒了一口气,越思敏觉得自己真的是败给了她的这个女儿了。

    “娘,刚刚是有什么人来了吗?有什么事吗?”对有事情发生的敏锐触觉令林简琴一下子就捕捉到了关键信息。

    “大夫人派人来传话,过两天是林老太太的生日,每个房的人都要准备几道菜来给老太太祝寿。我们既已经住进来了,也需要准备。”想起刚刚的事情,越思敏不禁惆怅了起来。

    “怎么?做菜这件事很难吗?”看出越思敏的愁绪,林简琴眉头微蹙,不解地问道。

    “做菜不难,做什么菜,才是最难。我们这畅春园不比相思阁和碧桐园,拿不出什么精致名贵的食材。”这便是越思敏所担忧的地方。

    老太太的寿宴,作为商会之首的林府,怎么能够寒酸?必定是奢华珍贵的美味,才能入得了老太太的眼。

    “不尽然。心意才是最重要的。娘,这事儿交给我吧!你别担心。”拍拍胸口,林简琴很是豪爽地揽下了这个活儿。

    “你?琴儿,你可以吗?”但越思敏仍旧是不放心。

    “相信我。”一双自信的眸子紧盯着她,林简琴无所畏惧也不退缩,她的坚定最终令越思敏点头。

    如今,也只能选择相信林简琴了。

    “那我先进去屋子里换一身衣服了!”身上湿哒哒的感觉配上这秋风,着实是令她难受之极。

    “去吧!别感冒了。”越思敏也害怕她身体出了什么幺蛾子,在晴雪巷子的时候,火灾发生前几天,她精神就不大好,身体也有了些许不祥的征兆,只是当时顾不及思考,现在更没时间深究,也就归咎为是营养不良导致的了。

    “哎!”点头,林简琴拉着喜悦便奔向了屋内。

    “别这么着急跑。”身后越思敏的声音飘渺空洞,到达林简琴的耳边片刻,便被凉风吹散。

    换好衣服再出门时,林简琴感受到了院子里一股浓郁的胭脂俗粉的味道,气氛紧张而冷冽,使得人浑身都不舒服。

    “哟!这不是当年,被赶出去的小奴婢吗?当年肚子里的野种呢?没想到啊!竟然是老爷的孩子!想必当年,真是绞尽脑汁使出那些见不得人的魅惑妖术,来勾引老爷的吧!”尖酸刻薄的语言不绝如耳。

    这把尖细的声音,在林简琴看到它主人的脸之前,率先侵占了她的耳朵,反感涌上心头,林简琴甚是厌恶。

    抬头看去,一位穿着艳丽的妇人,仰着她刻薄的尖下巴,低垂眼眸,蔑视着站在她前方的越思敏。

    面对她不堪入耳的侮辱的语言,越思敏没有任何回击的话。

    见状,林简琴受不了越思敏这么窝囊地被侮辱,大步向前,挡在了越思敏的面前,眯着眼睛,和趾高气昂的妇人对视。

    “哟,这丫头是谁?还敢这么没礼貌?”轻挑眉头,妇人冷哼了一声。

    “二夫人,小孩子不懂事,是我教导无方。”林简琴的突然出现让越思敏的心里捏了一把冷汗,连忙抓住她的手臂把她拉到了自己的身后,战战兢兢地回答着。

    二夫人?原来眼前这个狂妄刁蛮的女人,就是林府二夫人萧洁梅,真是什么样的女人养什么样的儿子,现在林简琴想起林无尘那痞子一般的嘴脸,就觉得他和这萧洁梅一样的恶心。

    “哼!真的是奴才,教出来的女儿,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不就是贫民窟里出来的小乞丐吗?真不知道大姐,是吃错了药还是疯了,才把你们这对上不了台面的母女给接回来。”萧洁梅的话语说得愈发地难听,似乎在看到林简琴这张姣好妩媚的面容和越思敏如出一辙之后,嫉妒和愤恨的气焰变得更加地旺盛。

    “……”越思敏纵然心里不愿意听到这些,可在这儿林府,她没有地位,只能容忍。

    “您现在不也和乞丐站在一起,二夫人这话说得,您是想说这林府,是贫民窟,专门收留乞丐的是吗?”嫣然一笑,林简琴笑得如此倾城,可说出来的话,却是如此地骇人,不禁让萧洁梅的心里“咯噔”了一下。

    “你!”显然没料到林简琴这么伶牙俐齿,把自己也给骂进去了,顿时气结,又拿不出话来反驳。

    她和乖乖等着被她奚落的越思敏不一样,萧洁梅忽然觉得,这个林简琴不简单。

    “你就这么跟长辈说话的?”最后不得已,萧洁梅拿出辈分说事儿。

    “那也得看,这个长辈,值不值得我去尊重。”白眼一翻,冷眼一扫,林简琴毫不客气。

    “……”萧洁梅简直要被气疯了,正绞尽脑汁想着找一个台阶下,却无论如何也想不出来。

    “娘,我来接你回去了。”随即门口适时地传来了一把熟悉的声音,萧洁梅望去,不正是自己的儿子林无尘吗?

    “咳咳!也晚了,我也不想让自己的衣服,染上那些难闻的味道。”离开前,还不忘嘲讽林简琴她们一番,果真是骄扬跋扈的主。

    目送她们的身影离开,林简琴在心底冷笑了一声,她不会让萧洁梅好过的。

    虽然真正的自己只是一具千年之后的灵魂,但和越思敏的缘分则因为身体的血缘联系在了一起。

    既是亲人,林简琴更是看不得自己的亲人受半点委屈。

    “琴儿,下次别那么冲动了,她也只是说说,听听就过了。”越思敏苦口婆心地说着。

    “嗯。”林简琴佯装听着,但心里其实早已打起了一个小算盘。

    翌日,正当林简琴在厨房里用前几天刚领回来的食材研究寿宴的菜式的时候,忽而木窗“嘎吱”了一声,被推了开来。

    “谁!”敏锐的林简琴一下子拉起了戒备,眼睛恶狠狠地盯着被推开的窗户。

    继而,一个脑袋慢悠悠地冒了出来,紧接着,露出了一双乌黑的眼眸,再后来,一张消瘦却干净清秀的面孔完全展现在了林简琴的眼前。

    “是你?你来做什么?”撇了撇嘴,林简琴并不是很欢迎这个来客,不满地询问了一句他的来意,继而转身,把注意力放在研究菜式上边。

    “琴妹妹,别这么冷淡嘛!好歹,我也费了点儿心思,偷偷摸摸地来到你这儿啊!”站在林简琴的身后,林无尘撒娇道。

    “去去去,滚远点儿,我可不敢指望你林大公子为我做些什么,你那娘亲,我招惹不起,万一她宝贝儿子出了什么事,我担当不起。”林简琴说话不留余地,甚至于要和他划清界限。

    “别啊!琴妹妹,怎么说我们也是家人,怎么能这样对我呢?”林无尘受伤地说道。

    然,林简琴把他的话当做了一阵风,装作没有听见,自然而淡定地继续做着自己的事。

    “你喜欢什么?我可以给你带来?多稀奇古怪的都可以。”林无尘讨好道。

    这句话倒是引起了林简琴的注意,她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抬头若有所思,在认真地思考着某些事情。

    了然的林无尘也很识趣地闭上了嘴巴,不打扰她思考。

    自从那日见过林无尘,喜悦总是有意无意地说起她在拿日用品的时候听到的关于林无尘的事情,自此林简琴也算是对他有一点点了解。

    听闻他有个珍奇书库,什么书都有,对上了她的好奇心和口味,适逢现在,也正需要。

    “你说的话,当真?”转头,对上林无尘的眼睛,林简琴轻挑眉头。

    “当真。你喜欢什么,我给你拿来。”点头,林无尘肯定道。

    “我要借你书库里的书,食谱,药膳的书籍,我都要。”

    “现在?”

    “对,现在。”林简琴斩钉截铁道。

    “行,你等我,我去去就回。”没料到竟然是如此简单的要求,林无尘顿时就觉得林简琴与众不同,心里越发对她燃起了浓厚的兴趣。

    从窗户翻出,半晌,他便抱着一堆各式各样厚度的书翻了回来,将林简琴要求的全部带来,整齐地放在了桌面上,任她挑选。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