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五章 别具一格的菜式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接下来的时间里,林简琴拿着书本,完全沉浸于此。一心一意地把所以心思都放在了研制菜式上,而林无尘,则是撑着脑袋。一言不发地盯着林简琴看。

    从白昼到夜幕降临,林无尘看得眼珠子都快要掉出来了。困意席卷使得他哈欠连连。最终还是一股香气将他唤醒。

    “看来我琴妹妹的手艺不错啊!真香!”一边夸赞着,林无尘一边起身走到了锅旁,待袅袅的雾气散去。映入眼帘的,是一锅简陋得丑不拉几的东西,那黑乎乎的身子。让林无尘有些嫌恶。

    “这是什么?”没见识过这东西的林无尘。不知道林简琴研究了这么久做出来的这一团团的东西,到底能不能吃。

    “窝窝头,只是和普通的不大一样。”林简琴满意地看着自己的成果。

    虽然卖相不大好。但的确营养健康。随手拿起一个在自己面前欣赏。林简琴还注意到,林无尘的一双眼依旧停留在锅里。

    狡猾的眼珠子转了转。又忆起了昨日萧洁梅嚣张的嘴脸和难听的话语,林简琴决定要给萧洁梅一个教训。就从她这个宝贝儿子下手吧!

    趁着他不注意,林简琴从衣袖里拿出一个小罐子来,撒了一星半点在手里的窝窝头上。

    “来。帮我尝尝。”她笑靥如花,笑得那么得无害,精致的面容,恍若一尘不染的天仙,霎时间,就把林无尘给看傻眼了。

    “怎么?不愿意试?”见他迟迟没有动作,林简琴收起了笑容,瘪了瘪嘴巴,很是不满。

    “没有没有,我很乐意。”林无尘赶忙挥了挥手,接过她手中还热乎的窝窝头,没有多加思索,张大嘴巴,狠狠地在窝窝头上咬了一口。

    第一眼看着一团黑乎乎的东西,说实话,林无尘是真的很不想吃下去,但为了博得林简琴的好感,此时真的是豁出去了。

    然而入口,细嚼慢咽之下,那不可抵挡的美味像暴风雨般席卷了他的味蕾,让他沉浸其中,忍不住地再咬上一口。

    “怎么样?好吃吗?”看他吃得这么陶醉,林简琴也眯着眼睛笑开了,其中迸发的诡异光芒,林无尘无从察觉。

    “没想到这么简单的粗粮,竟然这么美味!绝对不逊色于平日里的山珍海味。”因着林无尘的身子弱,平日里都是吃着大补的上品,这等杂粮粗粮,他怎么有机会吃到。

    “果然是含着金汤匙出身,你可知道,在晴雪巷子,我们吃得还不如这个。”记忆里,林简琴很清楚地记得,她和越思敏她们吃的,可是比粗粮还要低等的东西,堪比猪食。

    真不知道,她们是怎么熬过一年又一年的。

    本不过是一声无所谓的感叹,毕竟再怎么苦,也并非是林简琴亲身经历过,是这具身体的前主人才能真切体会,可听入林无尘的耳中,无意间拨弄了他心底敏感的弦。

    “放心,以后,还有我疼你啊!我的琴妹妹。”伸出宽大温暖的手覆上她的头顶,林无尘轻轻地抚摸着,半认真半玩味地说道。

    “撒开手!我不需要!”想起他那恶心的娘,林简琴就来气,给了他一记白眼,她很不客气地用力拍开他的手,唯恐他手上有什么东西会把她的头发给弄脏。

    “呵呵,很晚了,我得回去了。”面对气氛的尴尬,林无尘只能无奈地笑了两声,瞥了瞥窗外昏黄的天色,准备和林简琴道别。

    “桌上的书,除了我挑出来的那两本,其余的你都拿走吧!”林简琴倒乐意他走,没有任何挽留的意思,趁此还命令他干活。

    “你也不挽留挽留我?”林无尘露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然林简琴重头到尾都没有再看他一眼。

    “要走走,别妨碍我!”仍然是嫌恶不留半分情面的语气,林简琴挥挥手,不想他继续废话下去。

    心知她是真的不欢迎自己,兀自地耸耸肩,林无尘收拾好书籍,翻窗离开。

    “让萧洁梅这么嚣张,看我不整死你。”待林无尘离开之后,林简琴冲着空无一人,仅有暮色映衬的窗户做了几个鬼脸。

    接下来几日,林无尘没有再拜访,专心于研制菜式的林简琴早就把他抛诸脑后,终于在潜心的闭关下,老太太寿宴的前一天,将祝寿的菜式都做好了。

    “琴儿,真的没问题吗?”过目了一遍林简琴递上来的菜单,越思敏眉头紧锁,实在不敢相信,林简琴竟然准备把这样的菜拿去祝寿。

    “娘,我们做不起什么鲍鱼海参,实际点儿,畅春园只有这些,但我向你保证,不会比相思阁还有碧桐园的差。”依旧是当初那副自信满满的模样,林简琴拍着胸口应着,她从不打没有把握的仗。

    即便林简琴这么说,越思敏紧皱的眉头依然没有舒展开来的迹象,毕竟,这菜式,在林府这样的大户人家里,入不了她们的眼。

    站在一旁的淑涟韵拿过菜单仔细浏览了一遍,简陋是简陋,但是菜名,却是起得不错,意头甚好。

    她了解越思敏所担心的,但即便再担心,她们也得联系实际,厨房不愿意给她们更多好的食材,只能拿这些将就着。

    “琴儿,就按照你这样做吧!”淑涟韵鼓励着林简琴。

    “云舒!”越思敏怎么也没想到淑涟韵竟然答应了!

    “思敏,现下,你我都没有什么办法,何不选择相信琴儿?我们只能赌一把,不是?”

    四目相对,越思敏深知,自己就算怎么担心,也拿不出和相思阁、碧桐园相媲美的菜肴,无奈地叹息了一口气,只好点头,算是认同了林简琴这“破罐子破摔”的做法。

    “放心,娘,云姨,我不会让你们失望的。”林简琴临睡前给她们再服下定心丸,才安然进入了梦乡。

    林府相思阁内,林静影坐于堂前,闭目养神,一旁伺候着的,是她的侍女。

    “按我说的做了吗?”林静影闭着眼,声音慵懒地问道。

    “前些日子就去通知越思敏她们了,也吩咐了厨房,不得给她们提供任何除了粗粮素食之外的任何贵重食材,不管她们有多大的能耐,也是做不出什么好的祝寿菜。”侍女冷笑了一声,慢悠悠地汇报着林静影之前交给她的任务进度。

    “好,我就看着,她们明日,怎么过得了老太太那关吧!”微微睁眼,林静影坐等明日的好戏开锣。

    翌日清晨,天蒙蒙亮时,林府已经热闹了起来,到处都在张罗着今晚的老太太的寿宴,同样的,林简琴也早早地起来开始准备了。

    忙忙碌碌了一天,总算是迎来了晚上的寿宴,畅春园的一行人,将做好的祝寿菜,小心地摆好盘,慢步走向了老太太的住所,唯恐路上出了些什么意外,一切都前功尽弃。

    好在,一路无惊无险,安然无恙地来到了寿宴的门口,此时大夫人和二夫人一众人已经等在了门口,侍从们都端着她们准备的祝寿菜,一眼望过去,还真的是奢华。

    越思敏盯着那些她从未见过的食物,顿时惊讶到无法眨眼,好不容易压制下去的担忧,再次涌上了心头,不自觉地看向了自己手中捧着的这一道用碗盖住的菜,觉得拿不出手,也怕老太太会怪罪她们。

    “娘,都交给我好了。”看出了越思敏的心思,凑到了她的面前,林简琴决定,若是情况不妙,她就把所有的事情都揽下来。

    “嗯。”都走到这一步了,越思敏只能选择相信。屋内的人先后把大夫人二夫人给喧了进去,最后轮到她们的时候,若不是林静影的侍女潋滟的提醒,林原道还忘记了越思敏她们的存在。

    “畅春园献菜!”淑涟韵将菜单交给了门口负责传呼的人,他大喊了一声,开始往下一道道地念菜名。

    “第一道,河清人寿。”

    越思敏率先走了进去。

    紧接着,跟随着门口的传呼,五人陆续进入了屋内,分别端上了名唤福如东海,长生久视,聚福添寿,福寿绵绵一共五道菜式,如此吉祥如意而又应景霸气的名字,倒是引起了老太太的好奇。

    “你们这还用碗盖着,倒是神秘。”老太太并非如同林简琴脑海中所想的那般严肃,反倒第一眼给人的感觉,亲近而和蔼,让林简琴放松了不少。

    “打开看看。”坐在老太太身边的林原道对此也很是好奇,摆摆手,示意身边的仆人将盖着菜的碗掀开来。

    众人纷纷好奇地探头看去,想要瞧瞧这碗下到底是什么美味,然当真正映入所有人的眼底的时候,大家先是愣了一下,尔后又纷纷撇头掩嘴窃笑。

    窸窸窣窣的笑声,令脸皮薄的越思敏顿时感到无地自容。

    “这是谁的主意?”老太太认真地一道道看过来,脸上平静如水,倒是没有什么表情,可就是没有表情,才令人琢磨不透,感到害怕。

    闻言,越思敏的内心“咯噔”了一下,心想,这么粗鄙的菜色,之前又有林静影和萧洁梅那些华丽的祝寿菜的铺垫,映衬得这一席菜十分得寒酸,想来,老太太肯定是认为丢了面子,准备问罪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