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六章 赐一金步摇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是我。”越思敏抬起步子,准备上前一步去领罚的时候,林简琴却率先挡在了她的面前。主动承认。

    她看不透老太太的喜怒,所以不知她是要奖要罚,若是后者。她答应过越思敏,一人来扛。

    “琴儿……”愣愣地睁大着惊恐的眼睛。越思敏没反应过来。

    林简琴双眸坚定无畏地看着老太太。手伸到了后边紧紧地握了越思敏一把,示意她不用担心。

    “哦?是你这小丫头片子?”老太太打量了一番出头的林简琴,丫头长得瘦瘦小小。但是面容倒是美人坯子一个,尤其是眸中的那股傲然,似乎与她的年纪不相符合。

    面对她这个老太太。倒是从来没有人敢这么无所畏惧的和她安静对视。

    “是我想的这些祝寿菜。我们畅春园没有鲍鱼,没有海参,更没有什么干贝螃蟹。大夫人二夫人的那些。我们也做不出来。但眼前的这五道菜,是我和娘。真心诚意为了祝福老太太而做出来的,给它们取的名字。也不是为何哗众取巧,而是出自真心,祝老太太。福寿双全。”

    林简琴一本正经地说着,没有任何慌张的表现,一字一句,说得真诚,说得头头是道,最后,还不忘今个儿是老太太的寿辰。

    “哦?有真心?不错不错,礼物不在于贵重,在于心,你这丫头,说得还挺有道理。那你给我说说,为什么做这几样。又是怎么想到要做这些的。”

    本以为老太太会暴怒而起,看不起她口中讲的所谓的真心,然出乎林简琴的意料,老太太仍然一脸的和颜悦色,抛出了另一个问题,给予她更多的解释机会。

    一旁看得目瞪口呆的林静影,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老太太的态度,如此扑朔迷离。

    而现状看来,她似乎不打算责罚越思敏还有林简琴她们,这不禁让她藏在衣袖的里手慢慢收紧。

    “回老夫人,今日即是夫人的寿辰,倒不是说夫人年纪大了,但是祝福不是口上说说,老夫人什么大鱼大肉没吃过,我也不曾希望老夫人能看得上我做的这些,不过它们都是清淡的食物,味道不及山珍海味的鲜美,却也不似山珍海味那般油腻,符合养生之道。”林简琴侃侃而谈,听得在座的所有人都云里雾里的,却又觉得她所说的十分有道理。

    “那你给我详细介绍,这些都是什么。”老太太来了兴致,示意她继续往下说。

    “这一道道按顺序下去,是姜葱豆豉豆腐汤,三丁豆腐羹,黑米杂粮小窝头,八宝粥和玉米面饼,虽然简陋,但是清淡的饮食,对老夫人您的饮食未尝不是很好?”

    林简琴最后以反问结尾,双目再次对上了老太太,征求她的意见。

    “倒是想得周到,回答得也条例清楚,从容淡定,你就是那贫民窟出来的宁丫头吧!果真不一般啊!”这么些年,面前这个孩子,还真是第一个讨得她欢心的人。

    她读出了林简琴的真心与用心,相对比府上的其他孩子,每个都不是真心实意,无非都是遵从他们的母亲,来讨自己的欢心罢了。

    “小女林简琴。”

    “是个不错的丫头。”老太太点头称赞。

    挥挥手,让身边的侍女来到她的身边,侍女俯身凑到了老太太的身边,老太太轻声地在她耳边不知吩咐了什么,随后,那侍女进了内屋,出来时,手上多了一样令在场的人都大为震惊的东西。

    “娘,这金步摇不是……”林原道见状,也大为吃惊,侍女手中拿着的,是当年他爹赠与老太太的金步摇,老太太视若珍宝,从来没有拿出来任人观赏过。

    “我老了,带不走这东西,它于我,是一份记忆,需要好好守护,我不想等我死了,它落入那些视财如命的人手中,糟蹋了它。”老太太意有所指地说道。

    “……”闻言,林原道不做声,他清楚,老太太做了的决定,不会改变,目光移向林简琴,对她,又刮目相看了几分。

    “来,宁丫头,这金步摇,是我赠予你的见面礼,这么些年,也让你和你娘亲,受苦了。”当年的那件事,她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是因为不想坏了林府的名声,却是委屈了,这么一个伶俐的丫头,在贫民窟摸爬滚打,受尽苦难。

    “多谢老太太。”接过金步摇,林简琴不敢相信,自己这一步死棋,走出了生天,还获得了赞赏,但她对此并不在意,脸上没有表露出任何狂喜之色,反而宁静淡漠,似乎对这莫大的赏赐,没有半分地着迷。

    这一点,令老太太更加笃定自己的眼光。

    当然,同样感到不可置信的,还有越思敏一行人,没想到这一席简单的菜色,竟然得到了老太太的认同。

    “年纪大了就是不重要,我累了,这些菜先放着吧!你们都散了。”在侍女的搀扶下,老太太回到了内屋休息,众人也在林原道离开之后,纷纷回到了自己的住所。

    “还真没想到,这个林简琴倒是挺有手段,竟然讨得老太太满心欢喜,将那珍藏的金步摇都给双手送上!”走在回去相思阁的路上,林静影终究还是没办法隐忍住心中的怒火,向身边的侍女发火道。

    林静影犹似暴走的狮子,吓得侍女一句话也不敢说,大气也不敢出,只能默默地听着。

    林静影是真真没想到,如此简陋的食材,都能让林简琴化腐朽为神奇,满口的胡言,就把老太太的金步摇给哄骗到手了,手段可真不一般!

    然而这个林家,能说事儿的依旧是林原道,只要林原道对畅春园不在意,倒也是没什么好怕的。

    “哼!一个庶出的小乞丐,若不是还有用处,我还省得捡回来看着窝火。”思前想后,林静影想到了林简琴存在的意义,愤怒的心情也平复了不少,阴郁的脸上展露出了一抹笑容,继续往着相思阁的方向走去。

    “呼!琴儿你真是吓死我了!万一老太太是生气了,你说该怎么办?”回到畅春园,越思敏想起适才的那一幕,吓得魂飞魄散。

    林简琴真是不怕死,竟然挡在了她的面前揽下了一切,这次是奖还好,若是罚,受伤了该怎么办?

    一回到自己的地方,越思敏就忍不住责备起林简琴。

    “娘,这不是没事吗?”林简琴兀自坐下来给自己倒了杯茶,话罢仰头一饮而尽,方才说了那么多话,口都要渴死了。

    “你还说!”对于林简琴这不以为然的态度,越思敏不禁怒火燃起。

    “好啦,思敏,琴儿不是小孩子,若是这一次不是她,我们怎么能平安?”虽然林简琴这铤而走险的一步,充满了担忧,但结果有惊无险,还得到了赞许,不也是很好吗?

    过去的就过去了,眼下最扰乱她们心思的事情也没有了,可以安心一下子了。

    “哎,你这孩子,娘也不想说你,但更加不忍心看你受半点伤害,我只有你一个女儿,知道吗?琴儿?”怒火消散,取而代之的是剖析开来的心底最真的话,这才是越思敏最想说的。

    “娘……”画风突然变得这么温情,弄得林简琴很是不好意思,又忍不住热泪盈眶,只好扑进越思敏的怀里,低声哭泣。

    “傻孩子……”最后的脾气都没有,越思敏紧紧地抱着林简琴,她自从有了她,就不曾再去奢望得到什么名分,只求她平平安安便好。

    一夜惊险,看似一切归于平静,实则,更大的挑战摆在了后边,等着林简琴去面对,去利用,去化解。

    躺在床上,林简琴借着月光的照明,举高手中的金步摇,仔细观赏,做工还并非是一般的好。

    误打误撞对上了老太太的心思,这是林简琴未曾料到了,可祝寿菜的心思,她是真心实意的,所以拿到这份东西,她认为值得,没有什么惶恐或者觉得受之有愧。

    再想起寿宴上大夫人和二夫人的脸色,她就觉得痛快,另一方面也好奇,为什么林无尘他们没有出席?

    殊不知,林无尘他们,是被老太太给拒之出席的,原因只有老太太心里明白,她不想去配合假情假意的孝顺。

    总而言之,林简琴今日算是打了一漂亮的一仗,只是这一仗,在林原道的眼中不过是过眼云烟,他依然将她们忘却在了畅春园,让越思敏继续遭受冷落地对待。

    轰轰烈烈的寿宴之后,林府的一切又归回了原位,恢复了一如既往的安静。

    趁着晴朗的天气,带着喜悦,林简琴躲过了越思敏和淑涟韵的眼睛,逃了出去,出门之前,应宿还可怜巴巴地望着她们俩,想要跟着一起去。

    无奈林简琴不同意,若是她们仨都走了,万一越思敏来了,就没有人可以帮她们挡回去了,只好把应宿留了下来,允诺下次再带她出去耍。

    纵然不情不愿,但考虑到三人出去的风险性之大,应宿还是点头答应成为留下来的那一个,眼眸含泪地看着她们欢快离去地背影,最终只能不舍地转身回到了房间。

    “琴儿,我们这次又到处转悠吗?”上次险遇林静影的惊险早就被喜悦抛诸脑后了,如今她更想再见一面的,是那个尽管瘦弱,但温文儒雅的林无尘,她的这点心思,林简琴还是看得出来的。

    “怎么?念着你的无尘哥哥了?”抓着这一点,林简琴时不时地要调侃她一番。

    “琴儿,你可别乱说啊!那是你的无尘哥哥,不是我的!”喜悦脸色绯红,反驳道。

    “行行行,不瞎扯了,上次就熟悉了林府的一带,这次,我们熟悉另一带吧!”

    既然已经有了在这常住的迹象,林简琴当然必须对敌方的阵地了解清楚。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