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七章 不慎负伤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走出畅春园,林简琴发现,虽然自己住的院子偏僻。但是和林原道的住处所处的方位一致,与相思阁以及碧桐园在一侧,而老太太的养心阁。则是在对面,看来。这位份还是得分清的。

    没有多做停留。林简琴迈开步子就朝着林原道所住的地方前去,顾不得后头跟得气喘吁吁的喜悦,不一会儿。就来到了林原道的屋前。

    “琴儿,你这是要做什么?”尽管没有到过这个地方,可喜悦不是什么也不懂。看着面前的建筑物。想也想到这地方是谁住的。

    “不想做什么,就是,想看看我爹他日常生活是怎样的。”林简琴回答得很正常。她心里其实不情愿叫林原道这样一个不负责任的人做爹。不过“老家伙”这三个字。也不好出口,免得被闲杂人等听去了。又大做文章。

    “啊?”喜悦没有想明白林简琴这么说所表达的意思。

    看林原道的日常生活?怎么看?光明正大地去看吗?

    自古女子止步于闺中,尤其是未出阁的女子。只能在自家的房间还有府上的一小片地方行动,没有父母的召唤,怎容得像林简琴这样乱来?

    加之林原道要管理那么大的商会。定然是在自己的屋里商讨正事,女子不得从商摄政,只因女子无才便是德,林简琴竟然要去窥探!

    若是让林原道知道了!这该如何是好!

    一步步分析,喜悦最终得出的结果令她惊讶得合不拢嘴。

    “琴儿,你不能这样!”想要去阻止林简琴的行动,猛然回头望向身边的时候,哪里还有林简琴的影子?

    焦急的喜悦四处寻找,最后在林原道住处的一棵树上,锁定了林简琴的身影。

    “你这是做什么?琴儿,快下来,要是让人发现了如何是好?”小步跑到了树下,喜悦着急地快要哭出来了,小声地冲着树上的林简琴劝阻道。

    “嘘,喜悦,小声点儿,别说话。”害怕喜悦的声音会引来屋内人的注意力,也打扰到了她听取到的信息内容。

    见林简琴一双眼睛紧紧地盯着屋内,不曾看她一眼,喜悦整个人泄了气,只好乖乖地在树下,安静地等她下来。

    大火之后的林简琴,真的像是那孙猴子,一刻都让人没办法安心安宁,却总是能够用古灵精怪的想法化解危机,不得不让喜悦佩服。

    尽管她不认同此刻的林简琴,可执拗如她,喜悦没办法争论得过口齿伶俐的林简琴,只得认命。

    林原道的住处内,一众人正在商榷了关于商会的事宜,林原道作为柜房掌权者,自然处于高位。

    “林老爷,我认为,有些事情,是该变变了。”待事务都商讨完毕以后,林原道准备起身散会,可是苗蕴天却忽然起身提出了一个扑朔迷离的问题。

    “苗老爷这是什么意思?”林原道眉头微蹙,感觉事情略微不妙。

    “林老爷,我认为,商会的一些人员需要变动一下,这样常年一个人或者一个家族的人掌管商会的部分权利,难免对其他人不公平,所以,我也希望,林老爷能够给别人更多的机会。”苗蕴天没有接话,而另一边的雷霆筠,紧接着苗蕴天的尾巴,又补充了几句。

    此话一出,屋内从安静变得喧哗,大家都在小声议论着,多年来这样一成不变的结构让他们忘记了去争取,遵守着定下的规矩,默默地在商会里坐着自己的事,哪怕你再有能力,这商会高层的位置,早就给别人垄断了,由不得你来想。

    然而苗蕴天和雷霆筠的一席话,却给众人提了个醒,该为自己去争取一下权利了。

    “商会这么多年按照如今的结构运行,也没有出多大的毛病,为什么苗老爷和雷老弟要突然提出这么一点?”林原道深感事态不妙,面上仍故作不动声色,挂着狐狸般的微笑,令人捉摸不透。

    果然姜还是老的辣,狐狸还是老得狡猾!在树上看着这一场气氛紧张的对峙,林简琴不禁感叹。

    “的确没有多大的毛病,可这对其他人不公平,也许底下有人比某些人更有能力担当,却因为这个古板的体制而失去了机会,没有真正做到对所有人好,不是吗?”苗蕴天继续说着,更加鼓动了下边的人,让他们的心躁动了起来。

    “对啊!你们说是吗?”雷霆筠又适时地开口。

    “是啊!”

    “对!苗老爷说得没错!”

    ……

    一时间,许多支持的声音响了起来,扰动了林原道的心,面对即将失控的场面,他不知道该如何作答。

    “这件事,我们摆到一个月后的议事会再来说吧!”无奈,林原道只能给自己多争取一点儿时间,想办法好好去解决着突如其来的难题。

    “好,那我们就静等林老爷的决策。”苗蕴天满意地看着这个结果,他清楚不能逼得太急,逼得太紧反而适得其反,得不偿失。

    于是乎他很是听话地顺着林原道的意思,带着雷霆筠一行人离开了林府。

    “老爷,这……”一旁的叶其静听,多年陪在林原道的身边,对商会的事情了解得很清楚,苗蕴天和雷霆筠突然提出了这样一个建议,绝非偶然。

    “容我一个人先静静,想想办法。”林原道疲惫不已,商会的事情本就多得令他应接不暇,万万没想到,又出了这么一茬,真的是猝不及防。

    叶其闻言,只好闭上了嘴巴,给予林原道足够的时间思考和冷静。

    屋外的树上,将一切都清清楚楚窥听入耳目的林简琴,也算是约莫清楚,林原道的日常是怎样了。

    商场如战场,正如林简琴以前所看过的电视剧里演的差不多,在战场上,没有永远的朋友,更没有永远的敌人,谁都要防备,谁都不能相信。

    因为也许有一天,你最信任的人,会成为那个背后捅你最狠的那一刀的人。

    林简琴不清楚他们口中所谓一成不变的体制结构到底如何,但如此看来,林原道一定是位居高位,而且被提出重组高层成员的建议,必定是对林原道不利的。

    且不论失去了多年来的位置,就算保住了,这么多年建立的心腹,可能也会在一夜之间被全部换掉,之于他,定然是大大的危险。

    林简琴猜测到的,正是林原道此刻所想的。

    多年的心血毁于一旦?谁愿意呢?换做是谁,也不愿意将自己奋斗的果实拱手相让,何况,林原道这样一个骄傲的人。

    屋里屋外,两个人而都陷入了各自的沉思当中,树上的林简琴一时间忘记了自己所在的是“高空”,脚下一个不注意,踩踏到了易折的树枝,一个踏空,整个人毫无防备地摔了下去。

    “啊!”

    尖叫了一声,底下的喜悦惊恐地抬头,只见一抹黑影遮盖了她的视线,下一个瞬间,一股闷响传到了耳边,回过神来时,再低头看去,林简琴已然躺在了地上,面目狰狞。

    “琴儿!”喜悦立即上前,小心地将她抱起,正准备搀扶着她站起来的时候,林简琴的面色变得铁青,表情更是龇牙咧嘴的。

    “你怎么了?是伤着哪儿了吗?”见状,喜悦连忙将她放回到了地上,心切地问道。

    “脚,我的脚好像受伤了。”隐约地感觉到那个部位钻心得疼,也不知道是不是骨折了。

    喜悦听了林简琴的话,小心地卷起她的裤腿,发现脚上一滩骇人的血迹,上边还插着一根尖锐的树枝,虽然不深,但涌出的鲜血顿时红了喜悦的眼睛。

    “血……血!”喜悦哪曾见过这样的场面,差点儿就给吓晕了。

    听到喜悦的尖叫,林简琴这才看向自己的腿,失血还真不少,不过好在伤口不深,只是恐怕是真的崴着了,疼痛估计是软组织拉伤牵动了神经,才会不断地刺激痛阈,让大脑的痛感觉持续不断,强烈无比。

    “别管那树枝了,先把我扛回去畅春园吧!”刚才那一声尖叫,恐怕已经惊动了屋内的人了,她必须趁着林原道还没出来,离开这里,免得让他知道自己擅自窥探商会的议事,以为她是动了什么歪心思。

    有时候啊,天意弄人,林简琴正这么想着,还没忍痛站了起来,林原道就出现在了她们的面前,见到林简琴狼狈的模样,顿时黑了脸。

    “怎么是你?”商会议事这么大的事情,林原道连自己的儿子至今都不放心让他们旁听,林简琴倒好,不请自来,竟然干起了小偷小摸的事情!真不愧是贫民窟出来的低等人!

    自己烦恼的秘密被人窥探,林原道满腔怒火,之前对于林简琴的好感一扫而空,继而冷漠地对着叶其吩咐道:“把她们抓回去!没我的命令,不许踏出畅春园半步!不然给我打断她的腿。”

    狠心至极,没有半分怜悯,林简琴甚至怀疑,自己到底是不是她的女儿。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