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章 囚禁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出去的时候偷偷摸摸,回来的时候,却是轰轰烈烈。浩浩荡荡,差点儿就把越思敏给吓晕过去了。

    当看到脸上带着泪痕,低声呜咽的喜悦和被两个大汉给架着回来。下身的衣服掺杂着骇人的血迹的林简琴,越思敏当场一双腿就软了下来。

    所幸淑涟韵的搀扶。才免于摔倒。

    “琴儿!”自从来到了林府的畅春园。越思敏就没少担惊受怕,昨夜险过老太太那一关,安全从养心阁回来。今个儿就弄得浑身是血,把人都给吓得没了七魂六魄。

    “扑通”一声扑到了林简琴的面前,越思敏伸出颤抖的手。想要去察看她的伤口。但又怕会因为自己的触碰而令她疼痛不已,苍白而不断微微抖动的手僵硬在了半空中,往前不是。往后也不是。

    “老爷有命。没有他的命令。三小姐不能再踏出畅春园半步。”

    进门,架着林简琴的大汉没有丝毫怜香惜玉的行为。粗鲁地就把林简琴往地上一放,随后推到了一名女子的身后。

    尖细的声音吸引了在场人的目光。纷纷将目光投到门口,带头的,不正是萧洁梅的陪嫁丫鬟潋滟么?

    她居高临下地看着越思敏。嘴角微微勾勒出一抹得意地笑容,眸中含着蔑视和嘲讽,宣告这冷冰冰的命令。

    果真什么样的主子养什么样的狗!方才被林原道发现之后,林简琴就被盛怒的林原道呵斥了一顿,因着适才议事会上的烦心事,他省得去找人来,于是就近把将林简琴遣回的事情交给了碧桐园的那位。

    因此才有了眼前狗眼看人低的一幕。

    “娘,有狗在吠,没教养。”林简琴眸中含着一颗大大的泪珠儿,一直在眼眶里打转,愣是不掉下来,营造出了一副可怜楚楚的模样。

    “三小姐!别欺人太甚!我怎么是狗了!”潋滟闻言,顿时暴怒,她跟随萧洁梅那么多年,不是个傻子,林简琴在暗骂谁,她怎能听不出来?

    “潋滟姑姑,你这话说的,我又没说是你,你怎么就把自己说成狗了?况且,这狗比人好,起码听得懂人话,不会乱咬人。”林简琴睁着无辜的大眼睛,惊讶地看着潋滟。

    “……”冲动让潋滟吃了哑巴亏,也算是真的见识到萧洁梅口中这个狡猾的小乞丐了,嘴上功夫还真不是一般的厉害。

    稍不留神,她就掉进林简琴设计好的陷阱里,弄得颜面尽失。

    “我们畅春园不是什么人都欢迎,怎么有些人还赖着不走?”见潋滟垂在身侧的手紧握成拳,一言不发地站在那里,林简琴就觉得很是不满,于是故意拐弯抹角地逐客。

    话罢,不等潋滟说些什么,林简琴忽然手捂胸口,做出干呕的动作来,不禁让潋滟一愣,脸面尽失。

    狠狠地一拂袖,转身离开了畅春园。

    然,其实刚刚的干呕行为,并非是林简琴故意而为之,只是突然感到一阵恶心之感,没能抑制住便表现了出来。

    不过她不在意潋滟怎么看,她能干净利索地离开,正合林简琴的心意。

    “琴儿,这是怎么回事?”

    “喜悦,你们去哪儿了?”

    “怎么出去好好的,回来就成这样够了。”

    等到外人一离开,越思敏,淑涟韵以及应宿都将一一地抛了出来,深知现状看来,想要说谎是完全瞒不过的喜悦,乖乖地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全盘托出。

    “琴儿!”听完,越思敏简直快要气疯了!林简琴竟然大胆到去窥听林原道商会的事情!此时她真不知道该怎么去骂她。

    愤怒地喊了一声林简琴的名字,捂着自己被吓得快要从胸腔里跳出来的心脏,越思敏扶额,离晕过去不远了。

    “娘,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我只是想知道他每天在做什么。我们来到这林府,住在这畅春园那么久,他何曾来这儿看过我们?”

    她们就好像是驻扎在林府的米虫,不受林原道的待见,甚至已经被遗忘,前后加起来不过见了两次,今天这一次,除了匆匆的呵斥,哪里算得上见面呢?

    林简琴的话一出口,霎时就令越思敏的怒气散去了不少,脸上继而布满了忧伤,她眼眸低垂,若有所思。

    她又何尝不知林简琴说的都是对的呢?她一直欺骗自己,林原道是太忙了,可是事实,她越思敏心知肚明。

    若是真的对她有半分的怜爱或者惦记,当年也不会如此狠心地将她驱赶。

    这次回到林府,湮灭的希望被重新点燃,然而现实还是如此悲凉,没有什么区别,他不曾来看过她一眼,又或者,其实从来没有记住过她的存在。

    越思敏忽然觉得自己可悲又可怜,守着一个明知道不会看自己一眼的男人,对方却不曾给她哪怕一个眼神的停留。

    “琴儿,再苦的日子我们都过了,娘不在乎什么锦衣玉食,娘最不想看到的,是你受任何伤害。”在这个世上,她一无所有,唯有的是林简琴这一个至亲骨肉。

    “对不起,娘。”眼眶湿润,林简琴感动得一塌糊涂,紧紧地将越思敏拥抱入怀。

    虽然越思敏无欲无求,但是林简琴却暗自下决定,她一定会让林原道看见她们,甚至记住她们!

    受伤的地方,没有触目惊心的外伤口,看起来似乎没什么大碍,然林简琴面部异常的扭曲,表明疼痛剧烈。

    估计是伤到了内筋骨,必须得找一个大夫来看看才可以。

    可过往在晴雪巷子,还能去请邻居的老大夫帮忙看看,现如今是不大可能,住进林府,他们除了提供一日三餐和一些所需的日用品,没有像相思阁和碧桐园那样的月银。

    哪里有钱出去请大夫?看着林简琴的伤势,围在床边的所有人都只能紧皱眉头,绞尽脑汁,希望能够想出别的办法。

    相比众人的不安和苦恼,林简琴倒是显得轻松不少,慢慢地挪动着自己的脚,低头仔细地察看伤势。

    没有现代的X线、CT什么的,真的不好判断伤得多重,伤到了哪里,不过她根据自身的情况,猜测没有伤到骨头,休养几天,下床走动还是可以的,只是要一瘸一拐的了。

    “娘,没事,拿些药酒先给我擦擦吧!”她心里清楚越思敏她们所担忧的,既然人穷,那就靠自己吧!反正她对中医,算是学习过。

    “可你这伤的……”

    “叩叩叩!”

    越思敏紧盯着被干涸的血迹着附的伤口处,不大认同林简琴这草率的治疗方法。

    与此同时,屋外突然传来急促的敲门声,几人面面相觑,疑惑她们人都在这儿,平日里无人问津的畅春园,有谁会来找?

    “我出去开门。”站在离房门最近的应宿说了一句,转身就小跑到了外边,打开门口,站在外边的,是一名郎中模样打扮的人,身边跟着的,是林静影的侍女。

    “大夫人听说三小姐伤了,让奴婢请来郎中。”侍女面无表情地说着。

    “太好了!”应宿听到这话,兴奋地大叫了起来,没想到这大夫人,心底这么好!

    废话不多说,应宿赶忙将郎中迎了进来,侍女则先行离开了。

    “你说,这是大夫人请来的?”自把她们从晴雪巷子带回来,林静影和林原道一样没有对畅春园表现出任何关注,不动声色。

    怎么一听说她受伤了,就这么热情地请郎中?林简琴认为其中必有猫腻,之前在小花园的对话再次浮现在了她的脑海中。

    再按着多年电视剧和剧情走向分析,林简琴似乎得出了什么结果,虽不是百分百,但也八九不离十了。

    真是俗套的剧情,可林简琴不会轻易地认命,她喜欢命运掌握在自己的手上,而不是任人摆布。

    郎中看过之后,林简琴被嘱咐好好卧床休息,这几日便只能安分地躺在床上。

    虽然身体安分了,可脑子却没有真正地安分下来。

    林原道在商会的地位岌岌可危,若是下一次议事会之前没有找出解决之法,就只能乖乖地等着被推下来。

    想必这并非林原道所想的,况且他这只老狐狸,哪怕还不能完全确定是谁在背后所为,也大概猜出了主要人物了。

    昨日的对峙,林简琴从中看出了一二,野心勃勃的人,总是喜欢出风头,而且按捺不住自己的那份心思。

    “喜悦!”冲着门外大喊了一声。

    不能动弹,有些事情就只能去麻烦喜悦和应宿了。

    “琴儿,怎么啦?”喜悦听到之后立马冲了进来。

    “你过来。”摆摆手,林简琴示意她到床边,神神秘秘地和她说了几句话。

    “快去快回,说是我要的就好。”

    “嗯。”喜悦不敢怠慢,认真地点头,转身就出了畅春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