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章 危机重重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半月已过,距离林原道承诺的下一次议事会的时间愈发地接近,而他依然没有想出解决的办法。

    彼时。林原道亦把这件事给交代了出来,并让林长风和林无尘想想法子,还加紧了林婉宁以及林琳夕的婚事。积极和米家还有小侯爷商榷。

    书房内,坐于案台前的位置上的林原道。用手捏了捏自己的鼻梁。放松紧张的神经。

    这些日子,日夜担忧着危及林府的大事,私底下也去打探了一下。算是弄明白了到底是谁策划的了。

    想必是在他手下做太久,自认本事比他强,不甘就这么低人一等吧!他成功地挑动了底下的人。还得到雷霆筠的帮助。想必到了议事会那天,都准备好了。

    他必须赶在之前,然而到底该怎么做。林原道毫无头绪。

    因着林无尘抱恙。林原道只能把这个任务交给了林长风。殊不知将近十天过去了,一点儿消息都没有。一个好的办法也没想出来。

    愈想,他就愈发地头疼。眉头皱得更紧。

    偏偏这时候,外头吵闹了起来,一阵哭泣的声音响起。抬头望去,两抹曼妙的身影冲了进来,紧接着“噗通”一声,两人都跪在了地上。

    “婉宁,琳夕?”

    来者正是他的两个女儿,此时林婉宁哭得暴雨梨花,而林琳夕则是委屈地撅着小嘴,眸中含泪。

    “这是怎么一回事?”见状,林原道疑惑不解发生了什么。

    “爹……爹,求求你……不……不要把婉宁嫁给别人,婉宁害怕……呜呜呜……”林婉宁掩面哭泣,声音哭得沙哑,可怜兮兮的话语不免听得人心里油然生出怜悯。

    “爹!我不要嫁给小侯爷,他身体带病,万一……反正我不要!”林琳夕性格倔强,她认定的事情,就怎么也不愿意去妥协。

    让她嫁给一个病秧子,过着看不见未来的日子,甚至时时刻刻要面临着守寡的危险,林琳夕才不同意。

    “你……你们!你们是嫌家里还不够乱吗?”林原道气结,拍桌而起,没料到自己的这两个女儿,竟然这么地让他不省心。

    “呜呜呜……”林婉宁始终只懂得哭泣。

    “爹!我不管!反正我坚决不要!”林琳夕则是不怕死地继续坚持自己的想法。

    “滚!都给我滚出去!一群没用的东西!”竭尽全身地力气咆哮,林原道冲着她们俩发怒,不想再听到她们说得任何一句话,不留情面地把她们给赶了出去。

    本以为养了两个女儿,能够为家里分担一点,为家里谋取更大的利益,却没想到她们为了一己私利,来给他添麻烦。

    从未见过林原道发如此大的火,林婉宁和林琳夕被吓得傻了眼,愣愣地睁大着眼睛看着自己的父亲,呆在了原地,一动也不敢动。

    “还不给我滚!”见她们没有动作,看着她们的脸就想起了方才她们所说的,林原道更加地愤怒,再次呵斥了一句,才把她们给呵斥走了。

    房内再次剩余林原道一人,他一手撑在了桌子上,一手捂着胸口,大口地喘着气,试图冷静下来。

    然,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叶其此时敲门进来,把一封书信递交给了林原道。

    愤然拆开一看,一行行扫过去,林原道的面色变得愈发地铁青,隐忍着即将爆发的怒火,青筋暴徒的可怖模样,倒是令站在一旁的叶其看得直冒冷汗。

    “岂有此理!行动还真是快啊!”林原道无论如何也没想到,议事会还没来,对方就已经为他自己铺好路了。

    看来,他真的是势在必得,容不得半点失误啊!

    “叶其,把长风给我叫来。”事情有变,林原道必须立刻得到一个可行的解决办法。

    时间他认为已经给足够林长风了,若是还不如他,将来即便把商会交到林长风的手上,也只会衰落。

    “是。”叶其得令,准备转身离开,刚侧过身子,又被林原道给喊住了。

    “对了,之前让你打听小王爷的事情,你打听得怎样?”

    “听闻最近小王爷不在府中,似要去会一个什么故人。”简单回忆了一下,叶其将所得到的情报一一告知给了林原道。

    “去叫长风吧!”失望地挥挥手,林原道没有多问。

    对于林原道来说,巩固好林府的利益和地位,才是至关重要,与米家还有小侯爷的结亲,也是从长远考虑,而这小王爷,也是一座好靠山,好棋子。

    可惜行踪飘忽,性情古怪,恐怕不是性格懦弱的林婉宁或者骄纵的林琳夕所能驾驭的。

    但他又不想就这么放过这颗棋子,想来,这府上还有一个人选,不过林原道不认为她有足够的能耐,没有多做考虑。

    林林总总都是较之眼下更长远的事情,林原道甩了甩脑袋,让自己暂且放下,先把目前的危机解决掉先。

    “长风见过爹。”

    “说说你的想法,有什么好法子。”不和林长风啰嗦,林原道开门见山道。

    “呃……容孩儿再……”

    “没有时间给你再想。”听到林长风这一次次要求更多的时间去思考,林原道就感到十分地烦躁,已经开始怀疑,林长风是否真的可以担当大任。

    “孩儿目前正在努力,希望爹能再给孩儿多点时间。”纵然林原道希望能逼他想出法子,可是林无尘脑子一片空白便是一片空白,再努力也看不出其他的门道来。

    于是只好硬着头皮,一次次地要求林原道多通融点儿时间,但林长风也清楚,拖得越久,林原道对自己就更加地失望和不信任,所以他只能争取。

    “罢了罢了!下去吧!”深知自己的这个儿子是什么底子,林原道不再逼迫,而是略显失望地让他退下。

    林长风见状,踌躇了片刻,终究还是无声地离开了书房。

    想他堂堂林府,竟然找不出一个人来为他分担,林原道顿时从心里生出一股可悲的情绪来。

    凡事,最后还是得靠他自己来。

    灰头土脸的林长风回到了相思阁,里边焦急地来回走动的林静影,一看到自己的儿子回来,连忙上前去牵住他的手,关切得问道:“怎么样了?你爹说什么?”

    闻声抬头,林长风脸上没有笑容,取而代之的阴郁和苦恼。

    见此状况,林静影便清楚此次书房一行,定然没什么好结果。

    “你爹让你好好想的,你到底想出来没有?有好好回答吗?”可林静影仍然不死心,心里仍然希望自己的儿子能够有点儿出息。

    林长风不语,仅仅是默默地摇头,否定了林静影的说法。

    “哪怕你不会,就不能讨一下你爹的欢心?让他多留意你一些,你若再不上进,这当家的位置,可让别人拿去了!”林静影又说着一成不变的训导的话语,来告诫林长风。

    “娘,你别这么说。”林琳夕不忍林长风被骂,上前去拉住林静影的袖子,却不料引火自焚。

    “还有你!是不是脑子进水了?明知道你爹心烦,你还去提那件事?”林静影将恶狠狠的目光投向了林琳夕,一同将她训斥了一顿。

    对于她的这两个孩子,林静影真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

    “娘……”听到自己无辜被骂,林琳夕又忍不住哭鼻子了,一时间让林静影心烦无比。

    “好了好了!这段时间你给我消停一点儿,娘说过会给你想法子,会给你想法子,你就给我乖乖地待在闺房里,做你该做的事情。”无奈地叹息了一口气,林静影再次对林琳夕允许,希望以此来让她安分。

    “是,娘。”撅着嘴巴,林琳夕低着头,小声应道。

    “你们,稍微让我省点儿心。”教训过了一顿,林静影的气也消了不少。

    作为林府大夫人,却不是一人独大,自己的孩子并非是林原道的唯一,若是再不严厉督促,恐怕自己这地位,甚至于这林府,都要落到别人的孩子手上了,这种事情,她又怎么能够允许?

    今日的林府注定不太平,林原道一日无眠,潜心在自己的书房里,一边处理商会的事情,一边继续想法子去平息那些不安分的心。

    与林府各处的不太平相比,被遗忘的畅春园显得异常地悠闲,没有外人的打扰,林简琴又被禁足不能到外边惹麻烦,一切那么安逸太平。

    越思敏和淑涟韵在屋外小小的院子里做着女红刺绣,默默无言,应宿则在一旁观看学习,喜悦就在屋里陪着已经可以下床,但是被禁止多走动的林简琴在屋内看书。

    “琴儿,有那么好看吗?”随意拿起桌上的一本翻阅,喜悦只认识其中的少部分字,根本看不懂这些密密麻麻的字到底记叙的是什么。

    “嗯。”看得专注的林简琴心不在焉地回答了一句,眼睛没有离开过书本半分。

    “在晴雪巷子,我们都没怎么学认字啊!琴儿你怎么看得懂?”回忆在晴雪巷子的日子,喜悦记得那会儿都忙着糊口,哪里有时间去学认字呢?

    不过看林简琴看得这么认真入迷,又不像是在装装样子。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