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十章 预言家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最初喜悦以为林简琴让自己去借书是借那些有图画的书,看得有趣又容易懂,可一本本都翻过去了。除了千奇百怪的字,还是她看不懂的字。

    经喜悦这么一说,林简琴的记忆里是很清楚记得之前发生的事情的。关于学习认字这一方面,的确没有涉及。所以她现在的行为。确实有点儿说不通啊……

    “我……我是出去打散工的时候,偷闲学的。”忽而又想起,她们打工并不是每一次都呆在一起。没有喜悦的在场证明,林简琴在打工的时间里做了什么,无从探究。

    “哦!你可真厉害啊!”喜悦对此深信不疑。没有过多的猜测和问题。

    “那你可以给我讲讲这些书说什么的吗?”看不懂但也不妨碍喜悦无穷大的好奇心。想要了解这书中的秘密。

    “好啊!那我先给你说说,西游记的故事吧!”放下手中的书,林简琴看着喜悦的眼睛。饶有兴致地说道。

    她手中的这本书不是西游记。放在现代来讲。可以归结为严谨,但枯燥无味的教科书或者工具书一类的吧!

    讲故事给别人听。当然得选择一些有趣的。

    于是乎,林简琴就按照自己的记忆。重组语言,绘声绘色地给喜悦讲了孙悟空大闹天宫这一段。

    “后来呢?”一番天方夜谭,喜悦意犹未尽。一双乌黑的眼睛,炯炯有神地盯着林简琴,追问着她后续的剧情。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说的口水都干了的林简琴眉头轻挑,决定给她卖个关子。

    “啊!”喜悦先是惊讶地叫了一声,尔后露出惋惜失落的表情来。

    既然林简琴不愿意说,她也不好去勉强,只好压抑住内心的好奇,默默地等待所谓的下回分解了。

    “嘿嘿。”看出喜悦的心思,林简琴还是坚持自己的做法,毕竟她说那么多,舌头都快要卷曲了。

    “最近,府上可还好吗?”

    气氛逐渐陷入沉默之际,林简琴适时地又开口问道,这突然的问话,将喜悦的思绪从沉浸在刚才的故事中的意犹未尽中回过神来。

    “好像自从你被禁足之后,府上都人心惶惶的,管事那位,最近总爱生气,下人们做事都提心吊胆,小心翼翼的,深怕一个不小心就惹怒了林老爷。”近些日子往回畅春园和厨房之间,喜悦的确是听到了不少八卦。

    “噢~”林简琴了然地点了点头。

    她清楚林原道为什么变得这么暴躁,无非就是那天议事会上发生的事情罢了。

    看来,他到现在也没有找到相应的解决方法啊!

    “还有呢?”林简琴想要了解更多的信息。

    “还有?还有……听说林婉宁和林琳夕这两位小姐,好像拒绝成亲的事情,也闹得沸沸扬扬。”平时不爱听八卦的喜悦,只是无意间收集到了这些信息。

    “是吗?”

    “嗯。”

    “好吧,没事了,我继续看我的书。”林简琴装作毫不在意,耸了耸肩,再次举起手中的书,投入到其中。

    喜悦见此,没有搭话,恢复到了最开始安静的状态,一言不发地陪着林简琴看书,直到黄昏缓缓落幕。

    “唔……”维持着一个姿势看书太久,林简琴舒展了一下自己的筋骨,不经意间瞥见了窗外的天色。

    “喜悦,我们出去吧!”

    “嗯!”

    起身小心地搀扶着行动不便的林简琴,慢慢地一步步走到了门外,坐到了适才淑涟韵和越思敏的位置,此时越思敏和淑涟韵、应宿去厨房准备晚饭。

    坐下之后的林简琴一直盯着一个地方,和碧桐园毗邻的一处,种满了桃树,挡住了她的视野。

    静思细察,林简琴在测量着某些量值,可惜这些桃树成为了阻碍。

    “琴儿,在想什么呢?”准备好晚饭的越思敏端着饭菜盘子,走到了林简琴的身边,看见她沉思的模样,好奇地问道。

    “没什么。”被唤回神的林简琴微微一笑,没有回答。

    放下盘子,越思敏顺着林简琴的目光望去,映入眼帘的是在傍晚的红霞渲染下的桃树,美艳无比。

    “没想到这畅春园,也有如此景致。”越思敏感叹道。

    “很快就没有了。”林简琴悠悠地冒出这么一句话来,令人疑惑。

    “琴儿,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越思敏不解。

    “没什么,你很快就知道的了。”她神神秘秘道。

    “好了,别说了,吃饭吧!”淑涟韵和应宿随后而来,打断了两人的对话。

    一行人坐在了树下,和乐融融,享受着简单却不失美味的饭菜,这便是她们的日常,一点儿也不输给所谓的荣华与珍贵佳肴。

    夜已深,当所有人都陷入沉睡之时,一抹娇小的声音,一瘸一拐地走出了门外,来到了那一片桃树前。

    仔细打量,这份工作还真的不是她一个人能够做到的,于是她又折回,尽量不放出声音地来到了喜悦和应宿的房间,把她们叫醒,一同回到了外头。

    “帮我把这些树,都砍掉吧!”叉着腰,林简琴淡定地说道。

    “什……什么?”喜悦和应宿都张大着嘴巴,不敢置信。

    “我们时间不多,抓紧点儿,主要这几棵必须得弄掉。”不然会妨碍到她的计划。

    “这是为什么?”没有立即动手,喜悦和应宿必须得知道原因。

    “明天你们就知道了。”秉承她卖关子的恶俗手段,林简琴咧开一个笑容来,没有将她的计划全盘托出。

    心知再问下去也没有任何的结果,喜悦和应宿只好按照林简琴的话去移除那些桃树。

    工程量之大,让她们吃不消,总是停一下又动一下,将近黎明时分,才完全给弄好了。

    又趁着没完全破晓,用她早就准备好的工具转移被移除的桃树,将它们藏在了畅春园后边的小树林里。

    忙活了一整夜,林简琴打了个哈欠,和喜悦她们吩咐了几句,就回到自己的房间补眠,直到晌午时分才醒来。

    之后就埋头在自己的房间里,不知道在制作些什么,喜悦端着午饭进来,偷偷瞄了一眼,看形状是风筝的模样。

    “琴儿你做这个干什么?”畅春园地方这么小,要放起这风筝可不容易啊!

    “这东西,明天可以让一个人亲自过来,问我问题。”林简琴始终低头,但语气中不加掩饰的自信。

    “这么肯定?明天的事情谁能料到呢?”喜悦掩嘴小声地笑了几声,觉得林简琴有时候的想法真的很孩子气。

    “尽管瞧着就好。”林简琴从来喜欢用事实说话,而不是空口无凭,因此不管对方怎么想,她都不会在意。

    “盈姨怕你饿了,让我给你带吃的,你趁热,别等凉了。”

    “好。”

    随意地吃了一些,林简琴就把写上了是个大字的风筝拿到了外边,算好了风向,慢慢放高,没有了桃树的阻挡,风筝在那个方位没有障碍地高飞着。

    观察风筝到了一定的高度,林简琴适时地掐断了线,霎时,断了线的风筝,顺着风,安稳地朝着林原道所住的地方飘去,准确无误。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