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十一章 以人治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叶其一边回话一边用余光偷偷的观察林原道的脸色,果然跟先前喜悦说的一样,林简琴让喜悦穿几句话给叶其的。

    林原道嘴里喃喃自语的念着那风筝上的几句话。“以人治人——额,以人治人——”

    林原道手里拿着那风筝,来回的踱着步子。念叨了好久,眉头一直蹙着舒展不开。

    叶其跪的膝盖都有些酸麻了。便小心翼翼的说道。“老爷,估计待会儿三小姐可能会来找这风筝。”

    林原道这才缓过神儿,饶有兴致的说道。“不用她来了,我给她送过去。”

    叶其心里一惊,真是越来越敬畏这三小姐了。真不知道从贫民巷子出来的三小姐能如此的料事如神。

    林原道拿着那风筝。背着手朝着畅春园走去。

    “娘,准备些好茶吧,没准那个让你痛苦了十多年的男人就马上来了。”林简琴很无聊的说道。然后一边翻看着从林无尘那里借来的书一边说道。

    越思敏还在因林简琴说的那些不舒服而心里七上八下的。琴儿说的那真有点像是怀孕的表现。可是琴儿却还不懂得男女之事,难道是外出的时候被人——越思敏不敢再多想。突然又听林简琴说了这么一句,越思敏更是莫名其妙的厉害了。

    “琴儿。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啊,怎么总是胡说?”越思敏实在不知道女儿在这一场大火过后到底是怎么了。

    林简琴彻底无语了,干脆说道。“反正我都跟您说了,爱信不信吧,待会儿人家来了,你千万别慌张着泡了粗茶就行,反正我是不想让他喝好茶,所以——”林简琴摊了摊双手。

    正在这个时候突然外面的门开了,应宿大声的说道,“见过老爷。”应宿之所以大声说,想必也是给屋子里的人通风报信了吧。

    林简琴嘴角勾起一抹得意的笑意。

    越思敏可是慌了神了,不知道女儿的这张嘴是不是在哪个寺庙开了光,怎么说的那么准!急忙转身跟淑涟韵说道,“快去泡茶,泡好茶。”说完这些自己急忙去迎接了。

    在越思敏的心里林原道还是十年前的那个男人,她的心思也还是十年前,好像一切都停止在了十年前。

    越思敏迎着林原道,施礼之后却不敢抬头看林原道的那张脸,尤其是林原道那双深沉的睿智的眼。

    “你这几日过的如何?”林原道一边问一边往里走,似乎注意力并不在越思敏的身上。

    “好。”越思敏实在想不出什么词语来回答林原道的问道了。

    这一前一后很快到了林简琴坐的石桌旁,林原道意犹未尽的看了看院子的那半边,发现很多新翻的土,便挑了一下眉,“为了放个风筝就把你二娘种的桃树砍了这些,你也真有胆识。”

    “二娘的家法再严厉也比不上帮您解决这眼下的危机重要。”林简琴倒是不紧不慢不慌不忙。

    “琴儿——你,你怎么跟你爹说话的?”越思敏有些担心的戳了一下林简琴的小脑袋。

    林原道却摆了摆手,“你去泡些茶,我想跟这个丫头聊两句。”林原道似乎不是很在意林简琴的不礼貌,便直接坐在了林简琴对面的石凳上。

    同用一张石桌,一盏茶壶,两只茶杯各对父女俩。

    林简琴也不想着多么尊敬,自己端了自己的茶水便喝了一口,才不去管对面那个爹是不是喝或者是不是先喝。

    “这风筝是你的?”林原道将手里拎着的风筝放在了石桌上。

    喜悦一下就愣住了,这不是她刚才放的那个么?难道这风筝砸到了林老爷,顿时心里一阵发慌。

    “是我的。”林简琴淡淡的说道。

    “这上面的字作何解释?”林原道似乎饶有兴致跟这个十年为见一面的女儿聊聊,他第一次见林简琴进府的时候便觉得这个孩子是见过世面的,丝毫没有看出林简琴的胆怯,倒是见了这么富丽堂皇的院子一点惊讶的神色都没有——处世不惊。

    第二次见林简琴是在老太太的养心阁里,林简琴得了老太太的夸赞又得了老太太的金步摇,可谓是名利双收,她依旧是淡如水,波澜不惊的模样——宁静淡泊。

    第三次便是今日了,林原道可是因为家里的这件事心烦很久了,之所以将所有人都请到花园谈事,就是怕老太太知道了,可是这件事并不相识他开始想的那么简单,到后来,那些钻进钱眼里的家伙,下定了决心要把商会分掉,这可是林原道辛辛苦苦经营数十年的东西,他不甘心,却又没什么办法。

    “您这么问,是真的想试试?”林简琴不去看林原道的眼色和脸色,她知道眼睛是最能看透一个人的,便不去迎着那老男人的眼睛看。

    “死马当作活马医。”林原道说道。

    “若是不成,我和我娘会死么?”这才是林简琴想问的,她倒是不怕了,因为她心里知道,老天爷不让她历经九九八十一难是不会放过她让她轻松的转世投胎的,只是可怜了越思敏。

    “呵呵,”林原道微微一笑,又喝了一口茶,“不会。”

    林简琴听了这句话,虽然知道这种忘恩负义的人的话不可信,也算是给越思敏一个交代,若是真的到了那一天,越思敏不要怪罪自己才好,是这个老男人没有信守承偌。

    “那好,这是我的计划。”林简琴将手底下的一章写满了字的纸推了过去,推到了林原道的面前。

    林原道真是有些惊讶这个在贫民巷子的女儿会写字,这只是一个念头而已,接着他更关心的事是想看看这个小丫头到底能想出什么主意。

    看完那纸上的叙述之后,林原道的眼光闪过一丝敬佩,他心里不由得开始给这个女儿重新定位了,他似乎觉得这个女儿才是最像自己的性格的,他心里突然非常的喜欢林简琴,但是这只限于心里,嘴上却没说。

    看完之后,林原道跟旁边的人说道,“把这个烧了吧。”

    应宿急忙上前,当着林原道的面用火折子将那张纸烧掉了。

    林原道笑着站了起来,环顾了一下周围,突然转身说道,“你住在这里还好?”

    “好。”林简琴只冷冷的看着林原道。

    “你喜欢读书?”

    “无聊打发时间。”林简琴的语气似乎从林原道进来便没有什么大的变化。

    “那好,你先在这里住着吧。”林原道没在说什么便背着手踱着步子走了。

    林简琴看的出,林原道来之前的步子是沉重的,而离去的时候步子是轻快的,便心中暗自欣喜一下,先不管这计策是不是能够成功,最起码,她在林原道那里算是挂号,不至于让林原道不知道她是谁了。

    女人长得漂亮很重要,可是漂亮的多了,长点心计才是重要的,林简琴从不觉得外人口中说的她的美丽有多么好,虽然她也喜欢听,可是她更喜欢别人说她聪明。

    越思敏看着远去的林原道背影,实在是诧异,不知道这林原道和林简琴俩人到底说的是些什么,更不知道那张纸上写的是什么。

    林家在这个时候似乎平静的很,可是林府外面的两座宅子里就惊涛滚滚了。

    雷府的雷万军正坐着喝茶呢,突然下面的奴才跑了进来,行了礼,便说道,“老爷,林家来人了,送了一封信,便走了。”

    雷万军先是一愣,接着脸上便狞笑一番,“他林原道也有山穷水尽的时候,哼,这次要是不把他拖下水,哼哼——”

    雷万军打开那信一看,顿时脸色一变犹豫起来。

    “爹,信上说了些什么?”雷万军的大儿子雷霆筠急忙问道,他看到了爹爹脸上的神情。

    雷万军思忖片刻,皱着眉头说道,“筠儿,林原道说想提拔我做二把手。”

    雷霆筠听完之后说道,“咱们不是答应和苗大伯联手抗衡林原道啊老家伙么?”

    “不——”雷万军两眼眯成了一道缝,皱着眉头,思索着,“筠儿,我们联合苗蕴天还不是为了多赚些银子多占些利益分好处?可是林原道老谋深算,这次很多分行行会在大肆吵闹之时,他却一直不曾说话,没有说一丁点跟这件事有关的决定,难道他早就有了准备?”

    “那又怎样?”雷霆筠似乎不是很理解父亲的意思。

    “筠儿,你想想,现在就算是林原道有些难处,可是一定还没到山穷水尽的地步,以他的老奸巨猾,怕是要有什么办法,一并将我和苗蕴天扳倒,今天他给我送了信,这信上的语气没有一丁点的乞求和畏惧,还提到了苗蕴天之前做的那些见不得光的事。”雷万军边说边想。

    “爹爹的意思是林原道现在还没察觉我们的意图,却已经察觉到了苗大伯?”雷霆筠猜测到。

    “恩,可是也不一定没猜测到咱们做的事,只是他还不确定而已,所以,爹爹的意思,既然他提出来了,咱们何不按照他的意思,既做个顺水人情还能占了便宜,掌握了这二把手的位置?”

    雷万军父子商量到了深夜。

    同样苗府也收到了类似的一封信。

    “爹,这信上说的事情,岂不是让咱们不要跟雷家联合?”

    “哼,林原道这老狐狸,怕是被我们拖得差不多了,现在想着用计策来扰乱我们的视听吧,老子才不会上他的当,这商会柜房可是几十年都掌握在他的手上——”

    “爹,看这信的样子,好像是雷家并不知道林原道给我们这封信吧。”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