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十二章 烧信件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恩,为了不要有什么疑心的地方,快点将这封信烧了。”苗蕴天马上吩咐下人将这封信烧掉。他决定要坚持联合雷万军,抗衡林原道,让林原道一败涂地。无力林山再起,可是他却不知道雷万军安排在苗家的内鬼凑巧只看到了烧信件的那一刻。并没有听到苗家父子的对话。

    雷万军的人把苗府里父子两个焚烧信件的事传了回去。

    “什么?爹。苦的咱们还想和他们家联合,原来他们早就想好了退路,想着从林原道的手里拿到好处然后就跟咱们装陌生人啊。好在咱们先知道了,不然明天在林家还不知道要吃多大的亏呢!”雷霆筠气呼呼的说道,实在不解气。一下子将茶碗摔在了地上。

    “哼哼。儿子,看见了吧,人为财死鸟为食忙。好在我们知道的不晚。等明天去了林家。爹爹一定先找机会跟林原道摊牌,省的让姓苗的捷足先登了。”雷万军也是隐忍着性子。

    “爹。还等什么明天?既然咱们要走这步路,何不趁早?万一让姓苗的捷足先登了呢?要我看。您不如马上动身去林家,把和诚之意说了,然后明天称病不去林家参加那个什么推选会。岂不是更让林原道相信我们的诚意?”雷霆筠说道。

    雷万军听完雷霆筠的话,连连称赞,“好儿子,真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啊,就照你说的,筠儿,马上给爹备轿,我这就去林府。”

    外面的月色清凉的很,一阵夜风轻轻的拂着安静了的万物,可是林家碧桐园的那位,便无福消受着美好的月色了。

    林无尘从畅春园回来了,便倒在床上,又是上吐下泻又是发烧,弄的浑身的难受。

    楚殇请了郎中,还把二夫人请了去。

    林无尘下了口令谁要是把今天去畅春园砍树的事说出去,一定会责罚,所以下人们对于萧洁梅的询问,大公子是为何病的这么厉害,无从回答。

    萧洁梅心疼的看着病恹恹的林无尘,心疼的说道,“无尘,娘不想你这么辛苦,也不想强迫你去做你不喜欢的事,可是你不去争,林长风便会抢了你的风头,你娘是妾室,可你确实老爷的长子——”

    萧洁梅又是一顿让别人痛彻心扉她自己却觉得是醍醐灌顶的说教。

    林无尘毫不反驳,只是慢慢的听着。

    经过一阵苦口婆心的安慰和教育,萧洁梅就要离开了。

    林无尘挤出一丝微笑说道,“娘,您回去歇着吧,我没事的。”

    突然楚殇走上前说道,“公子,三小姐,来了。”

    萧洁梅顿时像被踩了尾巴一样,尖叫道,“她来做什么?”

    林无尘急忙说道,“娘,你不要吓到她,这么晚了。”

    “臭小子,你帮谁说话?”萧洁梅有些生气,她的宝贝儿子很少跟她顶嘴的,这次却为了一个野丫头让她小声点。

    “不是,娘,琴儿是来还我的书的。”林无尘解释道,林无尘想着,若是不拿出点什么有力度的话,恐怕娘真的会为难林简琴了,便接着说道,“爹,让我给琴儿一些书看。”

    萧洁梅听了林无尘的话,突然想到了什么,“你爹让她看书?这句话是你爹说的?”

    林无尘点了点头。

    萧洁梅对林无尘的话深信不疑,只是很惊讶林原道能这么做,因为在萧洁梅的心里,儿子对她是最亲的最听话的。

    这边说着,那边已经听到了林简琴的脚步声了。

    林无尘的眼神中充满了期盼,甚至想起身去迎接,可是当他看到萧洁梅看着他的眼神充满了疑惑的时候,他又恢复了以前那副样子。

    林简琴早就注意到院子里有萧洁梅的随从,进来的时候便小心的一些,若是知道萧洁梅在这里而不进来,怕是又要被人抓住小辫子大做文章,倒不如进来露一面也好。

    “三娘好,无尘哥哥好。”林简琴很耐着性子,挤出一丝尊敬的说道。

    萧洁梅却不拿正眼瞧林简琴,只在鼻子里冷哼了一声,便不知声了,而是转过脸嬉笑着跟林无尘说道,“尘儿,你也真是不小心,怎么能不顾及不爱惜自己的身子?以后可不能这样了,你知道为娘多么担心么?”

    林无尘却两眼闪烁,嘴里应着萧洁梅的话,眼睛却一直往林简琴身上瞟,最终他忍不住萧洁梅的说话没个完的习惯,直接打断了萧洁梅的话,说道,“娘,我们还是先请琴儿妹妹坐下吧。”

    萧洁梅嘴角一抽,眼里迸发出一丝怒火,可是她又不能跟儿子生气,只能指桑骂槐的说道,“尘儿,现在是六月天了,什么样的蜜蜂啊蝴蝶啊的,都想着在那富贵花上沾沾,你可小心了啊。”

    林简琴冷笑一下,往上翻了个白眼儿,不迟不缓的说道,“那也得花儿香才能招蜂引蝶啊,要是从里到外都臭了霉了,怕是野蜂都绕着走,比方说自己觉得自己是富贵花其实就是狗尾巴草的。”

    萧洁梅气的狠狠的剜了一眼林简琴,她可是见识过林简琴的牙尖嘴利,又想着这是在儿子面前,丢了面子总归是不好,但是又听闻林简琴在老太太那颇得好感,也只好先不理会,等到找了机会再修理她。

    林无尘虽说只是听了两句话,可是那股子硝烟弥漫的味儿都快把他呛死了,他笑着说道,“娘,您前几天不是说有个人给您做了些好吃的么?不如您拿给我吃些?”

    萧洁梅一听这个,马上来了劲儿,她的宝贝儿子这几天可是总吃不消了,她着急的很,让那些丫头小厮们换着花样的给林无尘换菜样,可是林无尘始终没胃口,眼下却听儿子说想吃东西,萧洁梅便撇了一眼林简琴,笑着跟林无尘说道,“尘儿,既然人家是来还书的,你说两句便歇着吧,娘这就回去给你准备吃的。”

    林无尘很礼貌送走了萧洁梅,林简琴这才扁了扁嘴吧,嘀咕了一声,“婆妈——”

    林无尘一愣,继而一丝狡黠的目光闪过,笑嘻嘻的说道,“琴儿妹妹,怎么能叫婆妈?你心里难不成想给无尘哥哥做夫人?”

    林简琴脸色狠狠的抽了一下,这都什么跟什么,婆妈是婆婆妈妈怎么会是——

    “林无尘,你想嘴上占便宜?哼,你娘这样的,倒贴我十个我都不要,得了,给你送两本书,我走了。”林简琴生气的说道,马上伸手让喜悦和应宿搀着她。

    “别别别啊,我只是开个玩笑,琴儿你别生气。”林无尘说着便要起身,可是无奈他果真是身子太虚弱了,只坐起来便一下又倒下了。

    紧张的旁边侍候的丫鬟要死,急忙上前扶着。

    林简琴倒是没看见刚才林无尘那重重的摔下去的样子,却只听到了咚的一声,这才转过身,睁大了眼睛,仔细的看了看,“难不成你是纸糊的?这么脆弱?”

    林无尘的嘴角勾起一抹有些苍白无力的笑意,说道,“我招惹琴儿妹妹生气了,希望——”

    “好了,你别说了,我再坐一会儿便是。”林简琴虽然嘴上很不饶人,可是她心里明白的很,林无尘这次生病也是因为她的缘故,所以留下来跟人家聊两句天以作宽慰也是很有必要的。

    林无尘这才觉得心里有些安慰了。

    “大公子,您吃了这煮蛋吧,郎中说了,吃这个营养好,对您的病也是大有好处的。”一个丫鬟端着已经煮好了剥了皮切成了小块儿的鸡蛋恭恭敬敬的跪在了林无尘的面前。

    谁知林无尘突然脸色阴鸷的让人有些恐惧,低吼道,“我说过不吃不吃!”

    那丫鬟顿时吓得浑身哆嗦着连忙道歉求饶。

    林无尘突然意识到林简琴的存在,脸上的阴鸷便马上消失的无踪影,有些费力的摆了摆手,示意那丫鬟下去。

    可是那丫鬟却不敢起来,似乎像是听了谁的命令来的,若是完不成便吃不了兜着走了。

    “还不快滚?!”林无尘一直在强忍着,可是那丫鬟的行为似乎激怒了他。

    林简琴很无聊的摆弄着一个青花瓷瓶,瞟了一眼这边的情形,她实在不想管闲事,现在也就是坐一会儿跟人家聊两句话便走了。

    “大公子,可是——您不吃,您的身体——”那丫鬟战战兢兢了,她不敢不说却又不敢说。

    林无尘现在是脸色铁青,他本来皮肤就白皙,再加上生了病的缘故,脸色更差,现在又生了气,那脸色真是吓人。

    林简琴看着僵持着的主仆二人,突然觉得那丫鬟真是蛮可怜的,便说道,“这位姐姐,我且问你一个问题。”

    那丫鬟马上恭敬的回答道,“三小姐,请讲,奴婢认真的听着您的教诲。”

    “郎中说的要这个病秧子必须吃鸡蛋?”林简琴一边很鄙夷的指了一下床榻上那个脸色铁青的林无尘一边看着小丫鬟说道。

    “回三小姐的话,郎中是这么交代的,但是不能吃油炸的。”那丫鬟很是认真的回答道。

    林简琴那双无辜纯真的大眼睛眨了眨,又扭头看了看脸色紧绷的林无尘说道,“这碧桐园也有小厨房吧?”

    “回三小姐,有的。”那丫鬟有些纳闷的看着林简琴,不知道林简琴问这些是做什么。

    “好,那你前面带路,我给这病秧子做点好吃的。”林简琴说完便伸出了手,等着那丫鬟上前搀扶。

    应宿这时候也急忙上前搀扶。

    那丫鬟一听顿时高兴的要死,不管自己是不是站的稳定,两步便跨过去,搀着林简琴站起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