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十三章 耍花样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林无尘一愣,呆住了,不知道这林简琴丫头又耍什么花样。鸡蛋还不是煮了炸了的,反正都不怎么好吃。

    到了厨房里,林简琴三下五除二的蒸了一碗鸡蛋羹。问道,“大公子爱吃甜的咸的?”

    “大公子向来不喜欢甜食。说是女人才吃甜食。”那丫鬟急忙回答道。

    林简琴便利落的切了些香葱碎末。又倒了两滴米醋和酱油,点了几滴香油,便搅了搅。

    “三小姐。你这法子真是稀罕,竟然闻不到鸡蛋的荤腥味了。”那丫鬟兴奋的说道。

    “咳咳,葱姜蒜都是遮味的。你不要告诉我你不知道。”林简琴很无奈的看了看那个丫鬟。便让她和应宿一起搀着林简琴进了屋子。

    林无尘的鼻子真是好使,还没等林简琴的人进去呢,他便问站在门口的楚殇。“楚殇。什么东西这么香?”

    楚殇的味觉也正在做着挣扎。正不知道这香味从哪里来呢,便见林简琴端着小碗被两个丫鬟扶着上台阶了。

    楚殇看了那小碗一眼。青花瓷的碗边,黄灿灿的粥状物。上面好像还撒着些嫩绿的点缀,真是好看极了,看来这回真的是色香味俱全。楚殇又斟酌了一下,额,看着像是鸡蛋。

    林简琴看着楚殇那眼睛一直盯着自己手中的碗,便说道,“小心眼珠子看进去捞不出来,你家主子可不吃荤腥!”

    楚殇嘴角一抽,脸上一丝窘迫,真不晓得这三小姐到底是怎么长大的,这得是跟了多少人打交道学的这些噎死人的话啊。

    林无尘自从看到门槛那先映入他眼帘的绣花鞋便一直盯着林简琴走到了他的床榻前。

    “琴儿,你做了什么好吃的?如此清香?”林无尘脸上有些惊喜的笑意。

    林简琴撇嘴道,“郎中让你吃鸡蛋,我当然做的是鸡蛋。喏,让你的丫鬟喂你吃吧。”

    那丫鬟欣然过去,不料林无尘一眼瞪得她不敢喘气了。

    林简琴疑惑的看着,接着问道,“啧啧啧,某些人不是不吃荤腥的东西么,这眼神貌似真的要杀了人吃。”

    林无尘接着温软一笑,“琴儿妹妹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既然是你辛苦为我做的,换你来喂我。”

    “呸!你脑袋被驴踢了?我又不是你的使唤丫头!”林简琴总觉得像是被人耍了,气的站起来就要走。

    林无尘吓得有些惊慌失措了,没想到一句耍赖皮的话竟然激起了林简琴的这个大的反应,当下面急忙道歉,“琴儿妹妹别气,我只是开个玩笑,开个玩笑而已。”

    “三小姐,我们大公子很喜欢开玩笑的,请——请你不要在意。”楚殇算是看出来了,他虽然不喜欢林简琴,可是自己的主子却是喜欢,若是林简琴在这坐一会儿,大公子一定把那鸡蛋吃的净光的,所以也急忙来乞求。

    林简琴扭头看了一眼林无尘的,那是一张白皙的带着渴盼期待紧张和歉意的脸,那眼神中更是带着些乞求。

    林简琴扁了扁嘴巴,“本小姐就勉为其难的留下来。”

    那压簧有眼力,将小碗送到林简琴的手里转身便出了屋子,楚殇了很自然的站到了门外,只是应宿看了看大家却没有动半步,应宿眼神在四周打量一下,心里想着,小姐现在行动都不方便,若是被人欺负了怎么办,不行,必须跟在小姐的身边。

    林简琴在应宿的搀扶下,林简琴坐在了林无尘床榻旁边的板凳上,喂了林无尘一口鸡蛋羹。

    林无尘吃到了嘴里突然有些反胃恶心,他不知道是不是这几日身子虚的原因,不管吃什么都觉得难以下咽,虽然刚才闻到了那香味很有食欲,可是东西吃到了嘴里,反复胃口不是她的一样,他怎么都觉得恶心的厉害。

    可是看着那认真仔细的看着小碗,轻轻的舀着鸡蛋羹的林简琴那细长的睫毛,他硬是把那勺子里的东西咽了下去。

    “也不知道,我这是跟鸡蛋接了什么仇怨,总是不喜欢吃,倒是你这法子,比她们做的好些。”林无尘边吃边说道。

    林简琴撇嘴说道,“哎,缺什么补什么,补什么就是缺了什么。”

    应宿愣了愣,疑惑的问道,“三小姐,这——大少爷缺了鸡和蛋?”

    林简琴狠狠的咽了口唾沫,她本来的意思可是想着林无尘的身体定然是缺了鸡蛋里的营养成分,可是让应宿这么一说,这句话很是猥琐了。

    林无尘嘴角也猛地一抽,他用疑惑的眼光看着那个纯真无比无邪可爱的玉雕的人儿,怎么也不能想象她的那句话是那个意思,难道再说他不行?

    “应宿,我看你回去该多吃点核桃,好好的补补你的脑子!然后再多吃些芝麻,一粒一粒的吃,省的你不知道说话说多了累!”林简琴实在是不知道怎么打圆场了。

    林无尘听了突然嘴角一勾,一抹明媚的有些淡淡的忧伤的笑容,看着林简琴,“琴儿妹妹,照这样说来,你却也该吃些东西。”

    “什么?”林简琴似乎有些害羞,再怎么说她也是个姑娘家。

    “红枣花生桂圆莲子——粥,八宝粥很养人,你的腿也可以早点好。”林无尘嘴角的那抹笑意变得又有些魅惑了。

    林简琴不语,她可不想再跟林无尘说话了,原本是因为林无尘的那个跋扈的娘而恨透了他,这会儿却也不知道怎么的,有点想躲着他。

    吃完了这些,林简琴便被楚殇带人用小轿子抬了回去。

    送到了敬水池的时候,林简琴一再要求下来看看池水里的荷花,楚殇只好依了林简琴。

    林简琴便坐在了那平静的池水边上的石头上,应宿见状,知道畅春园就在不远处,想着是不是给林简琴回去拿一把纸伞过来,这会儿的阳光可不比先前的了,越来越烈了。

    在争得了林简琴的许可后,应宿一路小跑的朝着畅春园回去了,喜悦则走到了水边想着摘个荷花叶子过来当个临时的伞,林简琴嘱咐她这可是个让人敬畏的地盘,一定要小心最好别出声,惊动了别人。

    林简琴盯着那风吹过的波光粼粼的池面,想着在这平静的背后可是有不少的人就在这里结束了自己的性命。

    “听说大公子不是老爷的骨血——”

    “嘘,说着话你不要命了啊。”

    “额,我只告诉了你一个人,你可别往外人说啊。”

    “你放心,我才不会像你一样嘴巴大,再说了,这件事你是听谁说的啊,不会又是那些搬弄是非的人吧。”

    “怎么可能?我可是听二夫人和潋滟说的,咱们自然是没有那个资格知道的,可是潋滟那是谁?那是二夫人从娘家带过来的,她们俩说话还能胡说?”

    “嘘——别说了,咱们还是走快点,省的耽误了事,又被责罚。”

    林简琴透过隐约的垂柳的枝子和那些灌木丛看到敬水池的另一条路上两个丫鬟打扮的人走过。

    林简琴看得出,那二人定然是不知道这个时间这敬水池旁边还坐着个大活人。

    林简琴心里突然有些愕然了,难道这林家还有许多不见光的事,可是听说,当年二夫人就是凭借着大公子的出生才进了林家的门。

    林简琴的思绪有些凌乱,正在这时候应宿急忙的跑过来了。

    喜悦还在尽力的摘那莲叶,只是用了棍子拨弄也没能把那叶子拔过来,这时候应宿笑着说道,“小月,看见没,我都跑回去又折了回来,你还没摘的了一片叶子呢。”

    林简琴听了刚才那两个丫鬟的谈话,心中很是疑惑,这林府可真是个深不见底的地方,不知道还有什么大事情藏在背后。

    “应宿,喜悦,咱们回去吧,我本来是想看荷花的,可是现在身子有些乏了。”林简琴想着还是离开这个地方吧。

    应宿和喜悦很显然有些小小的疑惑,刚才在楚殇的面前,林简琴可是很坚决的要在这赏荷花的,这会儿伞都拿来了,怎么突然又要走?可是主子就是主子,应宿和喜悦也只得搀着林简琴朝着畅春园走去。

    没想到林简琴还没踏进园子一步呢,便看到了萧洁梅的贴身丫鬟潋滟在院子里的梧桐树下坐着,越思敏和颜悦色的跟对方说着话。

    林简琴顿时有些心情不好了,再怎么说,她们主子俩以前可是没少给越思敏这些人使了绊子,怎么今天却这么好心的来探望——桌子上放着不少的绸缎布匹和首饰盒子。

    潋滟听到门响,很机灵的瞟了一眼,见是林简琴回来了,急忙满脸笑容的上前说道,“奴婢给三小姐请安了。”

    林简琴冷哼一声,带答不理的朝着里面走去。

    越思敏则是僵住了笑容在脸上,急忙解释道,“琴儿这孩子就是小孩子脾气,希望潋滟姑娘不要介意。”

    “三夫人这是哪里的话,我本来就是个奴才,在三小姐面前做的不够好,三小姐才会对我不满意,这说明我要多加努力才行。”潋滟一副恶心人的嘴脸,林简琴真想抽她俩嘴巴子。

    “琴儿——”越思敏拉低了声音,朝着林简琴喊道。

    林简琴瞟了一眼潋滟那笑的比纸糊的还假的笑意,真是恶心急了,可是也不能不顾及越思敏的面子,便说道,“你来我们畅春园做什么?我们这里可没有你们相思阁地方宽敞,也没你们那吃的穿的上档次,自然了,我们这的人也没你们那的高级,我们都是常人,您那可都是要成精的人。”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