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十四章 把脉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林简琴虽说要给越思敏脸面,可是终究还是没能忍住冷嘲热讽了潋滟一番。

    潋滟到底是见过世面的人,听完林简琴的那番话便用手里的青蓝帕子掩着嘴巴笑了笑。“看三小姐,果真是伶俐可爱,说话都俏皮的让人喜欢。”

    林简琴心里有些干呕。直接便用手捂住了嘴巴猫着腰,脸上浮现出一副很难受的样子。

    潋滟眼神闪烁。先前还以为林简琴是故意在作怪。可是看着林简琴的脸色又不像是做个样子,便心里狐疑了一下。

    淑涟韵和越思敏见此状可是心里揪了一下,先前还说琴儿的症状有些骇人呢。这会儿又干呕了,手心儿都出汗了。

    “三夫人,三小姐没事吧。不然奴婢去请个郎中来给三小姐把脉?”潋滟看似关心实则心里在琢磨着林简琴是不是真的有什么事。而且她似乎看出了淑涟韵和越思敏眼神中的那一丝紧张。

    “不不不——不用了。”淑涟韵抢先说道,急忙摆手,这时候越思敏也回过神儿来。虽说她也不想林简琴真的就如她所想的那样。可是毕竟林简琴在晴雪巷子失火的前一个月却是没来月信。当时还以为是吃喝跟不上造成的,而且当时林简琴也没什么别的反应。

    潋滟越来越觉得淑涟韵和越思敏似乎在故意的隐瞒什么。心里更是拿定了主意,一定把这件事尽快的跟二夫人说。

    “你到底来我们这里有什么事?”林简琴一手捂着胸口很不友善的问道。

    潋滟那好奇的眼神急忙收了回来。挤出一丝笑意,说道,“三小姐。是这样的,二夫人知道了您做的那个香葱鸡蛋羹很是适合大公子,所以遣奴婢特意过来讨个方子。”

    林简琴心里讪讪一笑,这还要什么方子,换个地方这是家家户户都会做的,可是见潋滟那迫切的眼神和脸色,林简琴便鄙夷的说道,“二娘真是心疼无尘哥哥,可是心疼的却没有真心,再说了,我这做法可是我师傅传的,哪里能随便的轻易交给旁人?”

    潋滟看了林简琴的架势便知道恐怕这趟是要白来了,这林简琴分明就是嫌她这个丫鬟不够位份,这也明摆着要给二夫人下马威啊。

    可是潋滟能做的也就这些了,总不能让她强行让林简琴教给她做吃食的方子啊。

    “三小姐说的也对,这毕竟是拿来赚钱糊口的手艺,奴婢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奴婢看三小姐的身体好像有些病恙,奴婢就先告退了。”潋滟说完便凑凑合合的施个礼,也不等着林简琴母女俩说什么,便自己转身离开了。

    林简琴看着潋滟那盛气凌人的背影走出了畅春园,啐了一口在地上,“狗仗人势的东西,你也配直接来跟本小姐要方子?”

    潋滟走了,越思敏可是心如焦灼了,脸色有些犹豫,她想着知道林简琴到底是不是真的做过什么事,想着请郎中给看看,可是又害怕请郎中,万一真的是那样,她的女儿的清誉岂不是一扫而光了?

    淑涟韵也是记得团团转,可是又想不出什么好的主意,真是一股火窜的满身都是。

    正巧这会儿院子里的空气紧张的厉害呢,突然畅春园的门就被打开了。

    院子里的人不约而同的朝着院门口望去,那开门的是林长风,他依旧是一袭宝蓝长袍,面带喜色。

    越思敏本来还以为是林长风过来坐坐,正要打招呼,却见林长风打开门之后,朝着门外很谦恭的猫腰做出请的姿势。

    这又引得大家的目光朝着那个将要进来的人看过去——是林原道。

    林原道一改前两日紧缩的眉头,看上去一副春风得意的样子,背着手,踱着步子走了进来。

    正当越思敏要上前说话的时候,却发觉林原道的目光从进门的那一刻便一直停留在林简琴那瘦削的身上。

    越思敏很识趣的不做声了,只是按照礼节给林原道施个礼便站在一旁了,她心里虽有些失落可是看着林原道如此的喜欢林简琴,她的心里也是很知足了。

    “琴儿——”林原道深沉的叫了一声,虽说没有什么笑意,可是眼神中却是欢喜,“你的办法果真可行。”

    林简琴心里哼唧两声,“相互制约的驭人之道,活学活用便可以了啊,”不过林简琴的心里还是对林原道这么做颇为欣赏了,若是换了个人,不一定会亲自过来把这件事说出来了,因为并没有第三个人知道这是林简琴出谋划策的,林原道完全可是把这功劳放在自己的身上——毕竟一个小小的林简琴算得了什么。

    “呵呵。”林简琴只淡淡的笑了笑。

    淑涟韵急忙给林原道泡了茶,斟了一杯。

    林原道豪气一把将袍裾一扯,便坐了下来,跟林简琴坐的很近。

    “琴儿,那日你写的那张纸上的法子可是什么别的人教你的?”林原道着实不相信林简琴一个十多岁的孩子能有这等手腕。

    林简琴见林原道的余光看了看越思敏,便在嘴角只勾起一抹细微的笑意,“若是我娘有这法子,恐怕不是带着我在晴雪巷子一呆就是十年了。”

    林原道仰头哈哈大笑了两声,可见他今天确实心情不错,“鬼机灵倒是真的有几分像我。”

    “那无尘哥哥呢?”林简琴的跳跃思维着实让人有些惊讶,旁边的人满以为林原道在夸奖林简琴,林简琴应该顺杆爬,然后得点什么好处,没想到林简琴出来这一句。

    其实林简琴的心里一直的好奇刚才在敬水池听到的那几句下人们的闲话,倘若如此,大夫人岂不是更要把二夫人赶出林家,独大?林简琴心里笑着,怎么样都不能让林静影独大,否则剩下来的时间那林静影便有了充足的时间来找越思敏的麻烦了。

    可是林简琴的心里依然对林无尘的身世有些疑惑,也只好等以后的机会了,而且显然林原道会很纳闷,林简琴突然觉得自己的问话有些思索不周全,便又抿嘴一笑——尽是天真烂漫的纯真笑,“我只是跟爹开个玩笑。”

    “哈哈,你这丫头!”林原道原本惊讶的神情很快便消失了,无尘在他身边长大,这么多年他从来没有想过林简琴的这个问题,林原道的这一声笑,也让心都提到了嗓子眼的越思敏和淑涟韵一下子舒了口气。

    “爹的事实林家的事,我既然是林家的人,替林家装个机灵也是理所应该的,更何况,爹爹不是早就想出来这个主意了,不然怎么会那么快的答应了按照我的法子?”林简琴见林长风在一边,恐怕他回去了再跟林静影说些什么,正好又卖了林原道一个面子,一举好几得了。

    林长风听完这些话,好像眼中便多了一些嘲讽,哼哼,这小丫头可真是会拍马屁啊,把父亲哄得笑声连连,他和大哥可是很少做些什么事情让父亲这么开心。

    “琴儿,不然你和你娘搬到——”

    “不劳烦爹爹为我们娘俩操心,住在哪里只不过是个睡觉的地方,爹爹接纳了我们娘俩,我们娘俩心里便有了爹爹这个家,还在乎住在哪里,林家很重要的事情很多,眼下怕是用银子的时候,我们再这里住的还好。”林简琴斩钉截铁的打断了林原道的话,且所说之事于情于理都是甚得林原道的心意。

    “你若是这么说,爹爹便放心里,看来你大娘做了一件非常让我满意的事情,把你们娘俩接回来确实让我看到了很多的惊奇之处。”林原道看到林简琴如此的乖巧伶俐,又长得超凡脱俗像极了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便动了心思,何不趁机拉拢一下小王爷?

    林简琴莞尔一笑,“爹爹,惊奇只因为你看重我和娘,若是您留着我们再畅春园自生自灭,或许也就见不到什么惊奇了。”林简琴的这句话又在点醒林原道,让他不要无视越思敏娘俩的存在。

    林原道捋着茂盛的胡须笑着点了点头。

    林长风见父亲对林简琴喜欢有加,便也紧跟着说道,“自从妹妹进门的那天,我便看着妹妹十分的喜欢,果然妹妹不光长得像是画里走出来的,还如此的冰雪聪明。怕是婉宁姐姐和琳夕都及不上你。”

    林长风本想夸赞林简琴的,却没想到说了林婉宁和林琳夕之后,林原道的脸色上瞬间有些不悦。

    “休要再提她们俩,一点出息都不长!婉宁懦弱不堪,我本想指望她来促就我们林家和米家的合作,可是她却是个绣花枕头!琳夕呢?小侯爷虽说是有些病在身,可是那可是侯爷府!她若是嫁过去,早一日生个儿子,侯家的大权还不是握在她的手里?哼!鼠目寸光!身为林家的女人就要为林家——”林原道说到这里的时候戛然而止,他似乎有些过激。

    林原道想着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几天会如此的激动,难道是因为有林简琴的出色才显得那两个女儿不中用了?可是他的戛然而止却是怕林简琴听完这些,会觉得自己也会被爹爹嫁给一个什么为了林家发扬光大而必须嫁的人。

    林简琴怎么会听不出来?她跟着老爸在林湖上混了那么多年,若是连林原道这个老狐狸的这点话都听不出来,岂不是白混了?

    林简琴接着便做很纯真模样,那人畜无害的眼神真是让人觉得,她似乎就是听了一会儿天书而已。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