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十五章 一颗棋子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爹,大姐二姐也许是因为还不习惯吧。”林简琴淡淡的说道,似乎并没有被林原道前面的那番话影响了什么。

    林原道也笑了笑说道。“琴儿真是个乖巧的孩子,怎么样,你的腿好些了么?”林原道将话题岔开。貌似很关心的问道。

    林简琴故作很无奈的样子,“还是老样子。怕是不知道能不能好了。若是这一辈子是个跛子,可就完了。”

    “琴儿你放心,爹会请最好的郎中为你医治的。”林原道很有信心的说道。他当然要不惜一切代价的给林简琴把腿治好,因为林简琴可是他想着跟小王爷捆在一根绳上的棋子——很重要的一颗棋子。

    越思敏站在一边久了,总是担心林简琴的哪一句话说的错了。会惹得林原道发怒。直到最后她发现自己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了。

    林原道吩咐了林长风要找些好的郎中来给林简琴诊治,又吩咐柜上的官家给畅春园多一些月例银子,便离开了。

    林长风见父亲对越思敏母子俩如此大的转变。也做个顺水的人情。自己鞍前马后的去了账房。先把月例银子给送了来,还自掏腰包送了畅春园一些好家具。

    越思敏很是高兴。边收拾着屋子院子边念叨着,“终于是苦尽甘来了啊。”

    淑涟韵只淡淡的笑了笑。她可不认为这是件什么好事,受到了林原道的重视,那势必就成了众矢之的了。

    林简琴看着淑涟韵眉头的忧虑便说道。“云姨,我娘若是像你一样思虑的周全,也许当初你们一起生活的不会是晴雪巷子。”

    淑涟韵又是笑了笑,她不想多说,她现在越来越觉得这林家的水到底有多么的深了,若不是有些事情羁绊着,恐怕她早就离开了吧。

    这会儿正说着呢,外面又是一阵脚步声。

    林简琴冷笑一声,“要么门可罗雀要么车水马龙啊,这可真是赤果果的讽刺。”

    林简琴的话音还没落地呢,那门便被打开了。

    林简琴则趁着那人还没进门,急忙让喜悦和应宿把她搀扶回了屋里,躺下就装作是睡着了。因为她一准都猜到那是谁了。

    林简琴的薄被刚盖好,喜悦刚想着做样子在泡茶,便听到了院子里传来的话音。

    “三妹妹,不知道你这几日过得可好?若是有什么缺了少了的,千万不要苦了自己,跟我说一声,我让琳琅给你备好了。”林静影边说着边朝着里面扫了一眼,“怎么?琴儿那孩子不在?”

    林简琴听着窗外的动静,呸了一声,这妆模作样的本事都是师从何处?明明是闻着林原道的味儿来的。

    越思敏刚才忙着去开门,却还真没见着背后发生了什么,笑着刚要往身后指,却见石凳上没了林简琴的踪影,正骑虎难下不知道说什么呢。

    “回大夫人的话,三小姐回屋里休息了,刚才老爷过来跟三小姐聊了好久,只是她的身子很弱,老爷刚离开她便进屋里休息了。”淑涟韵很适时的说道。

    林静影的眼神中虽然掠过一丝怀疑,可是终究她也真的没见到林简琴的人影,便佯装很关心的问道,“琴儿的伤还没好?”

    林静影可是听林原道昨天晚上跟那帮会里的人喝酒的时候说了,过些天就要去小侯爷家拜访,势必对方一定会提亲事的,她有些着急了,不知道林简琴的腿伤到底怎么样了,只好自己先来看看,这只是其一,其二便是她从林原道的语气当中便能听得出来,林原道似乎对林简琴一改之前的冷淡了,这可不是一件好事。

    “大夫人,琴儿的腿还是没什么进展,我想着过两天带她亲自去看看。”越思敏恭敬的说道。

    林静影突然佯装生气的说道,“妹妹你这是何意,咱们都是伺候老爷的,必然是要已姐妹想称的,你这张口闭口的大夫人,叫我如何自处?还是说你不肯把我当做一家人?”

    “不不不,请姐姐息怒,我——有些习惯了——”越思敏弱弱的说道。

    “这就对了,你便是我的妹妹,不过话又说回来,眼下天气热了,琴儿的腿若是总不好,怕天气更热了,她就更不好康复了,也好,你改天带她看看,若是需要人手,我给你拨几个。”林静影客气的说道。

    不说这个还好,一说这个,越思敏想起了上次因为云越发生的事情,急忙摆手摇头的。

    林静影看了越思敏的反应嘴上没说什么,心里却是高兴的要死,哼,她就是这林家的老大,谁敢跟她玩什么鬼机灵,她可不是能轻易的让过去的。

    “妹妹这是何意?不要便不要,那,姐姐再给你拨些银子。”林静影眼里更多的是得意的神色。

    “不劳烦姐姐了,刚才老爷和长风都给我拿了些了,足够了足够了。”越思敏何时见过那么多的银子,自然是有些不敢消受了。

    “妹妹,你先带琴儿看看吧,实在不行我再拖我娘家人给琴儿从宫里找一位医术高明的太医。”林静影有些炫耀的意味,难道是想找个人试探林简琴的虚实,她越来越觉得这个丫头不是一般的激灵了。

    林静影算是来走个过场也算是来看看林简琴的情况,便离开了。

    一直都这会儿功夫了,园子里才安静了下来。

    越思敏一下子瘫坐在石凳上,嘟囔着,“不会有人来了吧,我这都攒下病了,来个人也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总是惶惶的。”

    淑涟韵轻轻地走过来,拉了越思敏的手,“姐姐,你想的多了心里就累,倒不如想的少一些,来的就来,走的就走,不用惦记着。”

    越思敏只好点了点头。

    畅春园安静的只能刚听到树枝上的鸟鸣蝉叫,园子里的人却沉默着,各自有着各自的心思。

    林简琴听着园子里没了声响,便想着,自己的腿还真的不能好的那么快,这林静影分明了就是在看着林简琴的情况在安排后面的事情。

    可是娘却想着让她早一点的好起来,娘是真心的担心,看着娘每天愁眉苦脸的样子,林简琴也是心疼。林简琴想着能有个什么主意把这件事解决了呢?

    不知道是因为先前累了的缘故还是怎么样,林简琴躺着躺着便睡着了。

    突然一个身着黑衣的男子站在了她的面前,一把锋利的冰冷的刀刃正抵在她的咽喉处,那男子冷漠的眼神像是万年不化的玄冰,突然拿男子的嘴角勾起一抹魅惑的笑意。

    林简琴觉得那冰冷的刀刃已然在慢慢的侵袭着她的身体,她茫然,却一动不能动,就那么看着嫣红的血流汩汩而出,浸染在脚下那洁白的厚血之上

    额——林简琴一阵吃痛的惊醒了,摸了摸脑门上的冷汗,才知道刚才那是一场梦,可是这会儿的她已然能想起刚才那个男子的样貌。

    林简琴揉了揉眉心,不知道这是怎么了,怎么会做了这样的一个怪梦。

    “琴儿——吃药了——”越思敏小心翼翼的端着药碗走进来,这些事她从来都是亲力亲为,倒不是她不相信淑涟韵和喜悦,只是她总觉得女儿今天这样是她这个做娘的不好,一定要亲自照顾,心里的悔痛才会轻一点。

    林简琴半靠着墙壁,朝着越思敏笑了笑,“娘——”

    越思敏见林简琴脸上平和的神色,心里边总归是高兴些,一边给林简琴喂药一边说道,“琴儿,不如明日,娘带你去看看吧。我怕这腿伤总是这么不好,万一——”

    “娘是怕我残废了成了跛子嫁不出去?嘻嘻,那我就一直呆在娘的身边,娘就照顾我一辈子好了。”林简琴故作轻松的说道。

    越思敏听到林简琴嘴里蹦出了跛子俩字马上朝着地上呸呸呸,说道,“你这丫头,竟说些晦气的话,好了,明天娘就带着你去看看,刚才在院子里说话的时候,应宿说城西有一家寿康堂,郎中手段很高明的。”

    林简琴撇着小嘴儿说道,“娘,我自己的病我知道的,不用看什么郎中。”林简琴心里虽说不能百分百的肯定,可是毕竟她曾经跟着百十岁的被誉为在世华佗的名医学了十多年的医术呢,因为她老爸一直觉得中医才是根本。

    林简琴终究是拗不过越思敏,答应了明天去城西康寿堂看看去。

    林简琴突然觉得没事,想起了以前跟老爸去学做菜的往事,不禁的有些伤心,愣神的看着远处好久。

    “琴儿,你这是怎么了?腿疼了?”喜悦早就见林简琴坐在那里两眼空洞洞的看着远处,一眨不眨的眼睛,泪水就跟在那里放好了直接往外淌差不多。

    林简琴依旧沉浸在老爸手把手的教她做菜的过往中,老爸曾经说,“你可以不做但是不可以不会,任何事任何本领都是如此,反正是艺多不压身,没准什么时候就成了救命的手段了。”

    “琴儿,你到底怎么了?不要吓我。”喜悦轻轻的晃动了一下林简琴那瘦削的肩膀,有些惊慌的说道。

    林简琴感觉到了有人在晃自己这才醒过神来,急忙抹了一把眼泪,仍然不能释怀的说道,“没什么,只是想起了一些往事。”

    “是啊,在晴雪巷子的时候,咱们的日子,和现在比那真的是天壤之别了,吃了上顿没下顿,还——”喜悦也随着林简琴的说法开始回忆过去了。

    林简琴嘴角一抽,喜悦说的那些,她的记忆里是有的,可是到底自己还是没经历过,她的心里记忆最深的还是跟老爸在一起的日子。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