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十六章 鬼灵精怪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好了好了,过去的就不再想了,喜悦。我想着等明天看郎中回来了,我便开始研究些吃的。”林简琴努着小嘴儿俏皮的说道。

    “啧啧,琴儿。你是不是想着到时候给老太太再多一点惊喜?”淑涟韵的声音从旁边传了过来,“你这丫头。越来越鬼机灵了。这两天老太太房里的梅姑姑来过一次,只是你没在家,人家放下了些赏赐就离开了。”

    林简琴见淑涟韵走过来。俏皮的笑了笑,说道,“云姨。你就没听说过民以食为天?我想要做好吃的。还是主要为了咱们自己,咱们现在出去,即便穿了新衣裳。人家也看着咱们像是打肿脸充胖子的。要是吃得好了养的好了。面色瞧上去红润——”

    还没等林简琴说完,淑涟韵抢了一句。“你这丫头,说点什么事都是一串串的理由。照云姨说,你还是赶紧的祈求自己的腿上早些好,省的你娘担心你。”

    畅春园传来了一阵阵的笑声。欢快的笑声透漏着这些人的欢心,可是她们却不知道明天的早上是不是如现在这样美丽。

    没有人打扰,天色黑了,畅春园里做了些时下的凉菜,一园子的人坐在一起吃了晚饭便坐在院子里乘凉,直到夜深了才进了屋子休息。

    林简琴躺在床榻上,琢磨着明天去看郎中,即便郎中说这腿伤马上就好了,她也得找点什么理由推脱一下,毕竟现在还没找到让林静影打消替嫁念头的主意。

    林简琴突然右眼皮跳了两下,她揉了揉眼睛,难道是眼睛累了?便把帕子搭在了脸上,护住了眼睛,不料右眼皮还是跳,她顿时有些狐疑,左眼跳财右眼跳灾,可是这都大晚上的了啊,不会再有什么事吧。

    不知道是不是过度的集中精神而让人更困了的缘故,林简琴没一会儿居然打着瞌睡睡着了。

    大早上的阳光似乎早就按耐不住憋了一夜的疯狂,从窗棂子照射进千丝万缕的,晃得人睁不开眼,林简琴迷迷糊糊的拿了一个枕头就那么放在了脸上——幸亏这是自己长得,要是手术美女,没准真的被这瓷枕头给压毁容了。

    “琴儿,快起床了,今天可是要出门的。”喜悦一遍又一遍的喊着林简琴,不时地用手去摸摸林简琴的咯吱窝,再不然就是拿扫把的细苗儿轻轻的挠林简琴的鼻子,喜悦现在一天比一天的能够体会到,叫林简琴起床是多么困难的一件事情,恐怕让她口述一本如何叫三小姐起床三十六计,她恐怕会一口气就能说上半天时间了。

    林简琴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正想着正眼呢,突然右眼皮又忽悠忽悠的跳了几下。

    林简琴有些纳闷了,难道昨天的灾难跟着她一起睡着了,现在她睡醒了,那灾难也睡醒了?

    “琴儿,你琢磨什么呢?要是你再不出去,我估计我真的会被我娘骂得很惨了。”喜悦撅着嘴巴很愤愤的说道。

    喜悦说完这句话瞟了一眼林简琴,“嘿?琴儿,你这眼皮呼呼的跳啊?咦?”喜悦干脆脸都要贴在林简琴的脸上了。

    林简琴嘴角瞬间勾起一抹坏笑,使劲儿的打了个哈欠,满嘴的味道瞬间向着喜悦喷涌而来,弄的喜悦那清秀的小脸儿几乎同时扭曲的痛苦着退后两步,“琴儿,你如今真是越来越坏!赶紧的起床洗漱啦,今天还要去康寿堂看郎中呢,一大清早的大公子就让楚殇把马车给迁过来了。”

    “他怎么知道?”林简琴脸上的坏笑一下收住,疑惑的问道。

    喜悦双手摊了摊,一脸的羡慕嫉妒恨,说道,“谁知道大公子从哪里听到了风声?反正昨天是大夫人来的,不是二夫人,不过我真的好羡慕你,那么帅气的哥哥对你又是那么的疼爱。”

    喜悦一边嘟囔着一边将洗脸盆端过来,放在了木架上,接着嘟囔道,“为何我娘就没给我生一个。”喜悦嘴上这么说,可是心里却盼着若是大公子能有疼琴儿的百分之一疼她,她便心满意足了。

    “嗤嗤——喜悦,你倒是去问问云姨,看看还能不能给你补上一个哥哥来疼你?我看啊,哥哥若是补不上了,弟弟也行!”林简琴坏笑着说道,说完便兀自笑的弯了腰。

    喜悦撇嘴道,“哼,你就知道打趣我,这个怎么补上?哼,赶紧的洗好了,咱们吃了饭,早点动身,不然天色晚了会热得要命。”

    林简琴看着喜悦那有些小生气的模样,便收住了坏笑,挽了袖子呼啦啦的洗脸,换好了衣裳去了院子里。

    时候刚刚好,所有的饭菜正准备好了。

    大家都知道今天还有事,于是谁都没有耽搁,迅速的吃完了饭,各自做各自的事情去了。

    林简琴则是被淑涟韵背着到了马车上,紧接着越思敏拿了些银子从屋里出来,叫上喜悦,又跟应宿吩咐了点事,便上了马车,朝着城西的寿康堂走去了。

    这会儿虽然时间不算晚,但是街上的店铺都已经开张了,各种幌子琳琅满目的,让人有些应接不暇了。

    看着闹市上的商铺,喜悦心里都痒了,以前的时候没银子所以不能来逛街,现在是没时间没机会来逛街,真是纠结,为什么人总是会有这样活着那样的禁锢呢。

    林简琴看着喜悦那眼馋的模样,笑着说道,“等我的腿好了,咱们便来逛街,从西头到东头,再从南头到北头,我就不信你看不腻。”

    “啧啧,我就不相信哪一个女孩子能看腻了这林林总总五彩缤纷的店铺,也不相信有哪一个女孩子不爱这些胭脂水粉金银首饰的店铺,也不相信——”

    “得得得,喜悦,我真的领略到你到底是多么的想逛街了,估计你就是脚底板飘在水泡上了,你还是得逛街,好吧,等以后有机会了,我一定带你来逛街。”林简琴实在听着喜悦的那一套理论不知道该如何反驳了,唯一能让喜悦停下来的只有答应她来逛街了。

    说话也快,穿过了主干道,又绕进了几个巷子,车夫便赶着马车停在了一家医馆前,这药房前后都是窄狭的甬路,只容得下一辆马车,便再也容不下第二辆了,最多能再走个行人。

    “三夫人,三小姐,这康寿堂的老神医是个喜欢安静的人,所以把这医馆安置到了这闹市之外,小的在外面候着,您进去了看好了郎中,小的再送夫人和小姐回去。”那车夫说道。

    林简琴看了一眼,这哪里是什么车夫,这明明是楚殇!来的时候那楚殇带着一顶遮阳帽子,却也把脸遮了起来,只因为他是碧桐园派过来的,又穿着林府的衣裳,林简琴都没在意,林简琴只顾着和喜悦胡侃,想到这些,林简琴突然觉得有点后怕。

    若是让坏人得了机会,岂不是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了?

    “怎么是你啊?”林简琴不是很客气却也没有什么别的语气的问道。

    楚殇恭敬的说道,“大公子不放心,便派我来侍候二位,三夫人三小姐,还是请抓紧时间去看病吧。”

    林简琴撇嘴瞧了瞧楚殇那冷冰的模样,心里骂道,真以为自己是冷酷总裁屌上瘾?

    “琴儿,我们进去让老神医给看看吧。”越思敏倒是朝着楚殇微微的笑了笑,算作是礼貌了。

    淑涟韵和喜悦也紧跟着越思敏母女俩进了医馆。

    林简琴却见坐堂的是一位老态龙钟的头发眉毛胡子花白的老人,心里有些犯嘀咕,这虽然说走的路多见得广阔,同样,人的岁数越长经验也越多,可是这老爷子看上怎么说也得七八十岁了吧。

    这时候却见那老爷子站了起来,一脸微笑的迎接过来,颇有些仙风道骨的韵味,走路丝毫没有蹒跚的迹象,倒是比起四五十岁的人走起路来还要稳当。

    “这位小丫头这腿,烧伤少说也有二十余天了吧。”那老头微笑着,到不看林简琴的脸色,直接看着林简琴那缠了纱布的腿。

    林简琴心里突然一惊,看来真的是老神医啊,要不然就是这老家伙已然知晓了林家的事情,再不然就是看了林简琴的面色推断出来林简琴受伤的日子。

    “小丫头,你这意志很是坚强啊,老夫想着若是换个什么别的小丫头怕也是挺不住了。”老神仙捋着他那花白的胡子,脸上满面红光的。

    没等林简琴开口,这老神医接着说道,“小丫头,你倒是心里有主意的人,怕是你自己都知道你这伤的进程了吧。今天来老夫这里,许是怕你娘担心?”

    林简琴心里咯噔一下,这不光是看病啊,简直还会看人啊,难道这是传说中的神医,不光会看病还会看命,然后一览面相便能得知对方的福祸所至?

    “老神仙,我——哪里有那么大的本事?”林简琴有些磕巴了,她心里深深地懂得,在聪明人面前玩把戏,那无异于自找难堪。

    “哈哈,这小丫头倒是谦虚起来了,你既然来了,便坐下,老夫给你再仔细的瞧瞧,送你几服药,也不枉费你大热天的跑过来,”老神仙朝着林简琴招了招手。

    林简琴便在喜悦的搀扶下走了过去,淑涟韵和越思敏则是有些疑惑不解,不知道这老神仙跟林简琴到底在玩什么游戏呢。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