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十七章 极其罕见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林简琴稳稳当当的坐好了,便给喜悦使了个眼色,喜悦自觉的退到了一边。

    林简琴这才十分崇敬尊重的看着老神仙说道。“老神仙,你能看得出我是从哪里来?”

    林简琴心里激动万分,恨不得真有人能帮她一把。然后让她回到属于自己的那个时空,跟老爸团聚。

    老神仙捋着胡子一脸祥和的笑道。“小丫头。你何必在意从哪里来到哪里去?既然到了眼下的地方,便在眼下的地方好好的。”

    林简琴嘴角一抽,难道是自己看走了眼。还以为这老头是神仙,难不成——

    林简琴的想法还没落下,便听那老头说道。“小姐的命运可是非常人所能及啊。真是古往今来罕见中的罕见啊。”

    林简琴心里听了这话又不得不相信这老头不是在忽悠人,她林简琴从别的地方穿越过来,还有谁能比这穿来穿走的人生更罕见?

    “老神仙。照您这么说。我这辈子必定是可怜兮兮的了。”林简琴想着自己离开老爸这么长的时间。一直跟这些算作陌生又算作熟悉的人在一起总是有些难以言明的忧虑。

    “哈哈,你这孩子。富贵命道如此程度竟然还在这里叫着可怜兮兮,你若是还可怜兮兮。那这天下谁还不是可怜兮兮的了?”老神仙笑着说道。

    林简琴听的是一愣一愣的,还想再问些什么,却听那老神仙说道。“小丫头,你拿了这些药回去吧,”老神仙说着便开了个方子,递给了旁边捡药的小童。

    林简琴一知半解,有些纳闷的看了看那老神仙,只说了声谢谢,因为她实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别的。那么大岁数的人了,能忽悠她一个小孩子,就算是忽悠她又能让人家得到什么好处呢?

    淑涟韵和越思敏看着眼前的场景也是有些纳闷,可是人家既然让咱们走了,必要的礼貌还是要有的,于是这二人便远远地给老神仙鞠了一躬。

    林简琴刚迈出门槛一只脚,便听到身后的老神仙说道,“小丫头,我看你还是自己走回去吧,那马车还是不要坐了。”

    越思敏和淑涟韵脸上显然是纳闷的要命了,林简琴却有些心里犯嘀咕,嗯,正好试试这老神仙说的到底是不是诓骗人的,若是坐了马车没什么事,那他先前说的那些恐怕是胡说了。

    到了门口的时候,越思敏还真的有些犹豫,“琴儿,咱们不如还是走着回去?”

    “娘,这大热天,咱们要是走回去,就算不是累死也得晒死热死了,走吧,坐车。”林简琴胳膊上的力气已经让喜悦搀着她上了马车了。

    越思敏转过身子又看了看那幽静的寿康堂的门匾,脸色有些踌躇,可是见其他人都上了车,她便咬了一下嘴唇,也上了马车。

    刚从小巷子出来,众人正在谈论着今天回去了要做些什么吃的,要不要再路上买些回去呢,突然那马儿惊着嘶鸣一声,疯了一样的跑起来。

    楚殇是有些功夫在身的人,可是他坐在了车辕上,这时候也被那惊了的马儿甩了下去。

    马车上此时此刻惨叫声连连,任凭那马车胡乱的在街上跑着,车里的人只能拼命的扒着车里,恐怕被甩了出来,越思敏一手死死的拉住车厢一手拼命的捏着林简琴的胳膊腕儿。

    淑涟韵也如同越思敏一样的抓着自己的女儿。

    街上的行人谁敢阻拦这惊了的马车?那岂不是自讨苦吃?就算是壮年汉子也老早就躲得远远的,生怕那马车撞到了自己。

    马儿若不是被制服就必然会撞到什么活着跌落在哪里才会停下了,就在大家都绝望了的时候,突然觉得车身一阵居然的刹动,马儿嘶鸣一声,马车便停了下来。

    大家惊魂未定的时候,突然马车的帘子被人掀开了,一个面若冰霜的黑衣男子,双眸若星,双眉入鬓,皮肤白皙,嘴角只轻轻的勾着,那嘴唇像是两瓣绯红的桃花。

    林简琴紧紧抓着车厢闭着眼睛,突然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了眼前的这一幕,有些惊呆。

    车里的人逐渐恢复了理智,见此时的马儿被拴在了一旁的石柱上。

    “谢谢这位英雄!”

    “谢谢大兄弟了!”

    似乎众人的谢谢没有让那男子有丝微的触动,他仍旧冰冷的看着那匹马,那双眸子像极了万年不化的玄冰。

    “谢谢大叔!”林简琴不知道脑子哪一根血管搭错了,看着那炙热的阳光下的冷酷男子突然蹦出了这么一句。

    那黑衣冷脸男子从腾空而起到制服受惊烈马,再到林简琴的娘和淑涟韵一直道谢这段时间,脸上似乎没有任何一种除了冷漠之外的表情。

    可是当黑衣男子听到林简琴那一句不知道怎么就冒出来的大叔,他那令人窒息的完美无缺的嘴角狠狠的抽了一下,冷漠的脸变的阴暗铁青,嘴唇甚至有些哆嗦。

    林简琴看到这个情况不禁的往后退了两步,一把将喜悦拉到了自己的面前,要是那些平常俗庸凡人她才不在乎,那是因为她自己保护自己的功夫还是有的,可是眼前的这位,着实让她有点畏惧。

    “我有那么老么?”阴沉霸道冷酷的声音让人浑身的毛孔为之一颤。

    林简琴瞪大了空灵的眼睛,很无辜的看着那黑衣男子,狠狠的咽了口唾沫,心里念叨着好汉不吃眼前亏,“不——不老——一点也不老。”

    林简琴说完这句话之后便不再敢直视那黑衣男子。

    淑涟韵和越思敏本来还在千恩万谢的对那个男子又是鞠躬又是作揖的,可是看到他那冰冷刀刃一样的眼神的时候,再看看可怜兮兮的林简琴,呆住了。

    那黑衣男子在众人的注视下转过身,阴鸷的眸子扫了一下人群,便迈开步子转身离开了,便有一股惊天骇地的气魄,让众人生畏。

    林简琴再睁眼去看那黑衣男子的身影时,发现早已不见踪影,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竟然消失的无影无踪,可见对方的功夫是何等的深厚。

    “琴儿——”越思敏急忙扑到了林简琴的身边,担心的看着林简琴的身上的每一处。

    “娘,你不用担心,我没事。”林简琴虽口中跟越思敏说道,可是眼神却还在四下的寻找那男子的踪影。

    林简琴的心里是有那么一丁点愧疚,再怎么说人家救了她,她虽然说了谢谢人家的话,可是很显然,那句话伤了人家的心。

    马儿是被制服了,可是越思敏和淑涟韵看着那马,实在不敢上前,不知道那马会不会又突然的抽风。

    “楚殇也不知道怎么样了?”越思敏有些担心的说道。

    淑涟韵则想了片刻,说道,“他怎么也是有功夫的人,虽说不能制服这烈马,但是自保还是没问题的。”

    “那我们在这里等他?”越思敏问道。

    “娘,你是真的被吓坏了?”林简琴撇撇嘴巴,虽说有些不屑的眼神,可是她可调皮的呆萌眼神,让大家都觉得她不知道又想了什么主意,“他怎么能找到这?人家又没跟过来?”

    “是啊,他不知道咱们被马车拖到了这里,自然也不会一时半会的找到,还不如咱们自己走回去。”淑涟韵说道。

    喜悦揉了揉浑身的筋骨,说道,“眼下大家也没什么大碍,不如我们慢慢的走回去了,顺便看看这街上的商铺?”

    喜悦调皮的说道,其实她的心思都在玩上了。

    “喜悦,不许贪玩!”淑涟韵严肃的说道。

    喜悦的脸上马上露出一丝委屈,看着林简琴,“琴儿——”

    “恩,我也觉得喜悦说得好,这车子都坏了,马儿咱们也不敢牵回去,倒不如就在那里拴着,旁人都知道这是受惊的马,应该不会动,咱们便一边逛街一边往回走吧。”林简琴顺了喜悦的心意。

    还是同龄人比较心有灵犀,其实林简琴自己何尝不想着出来玩玩,整天在家里闷着真是要憋出毛病来了。

    “我来搀着琴儿!”喜悦见林简琴明白了她的意思,自然就主动请缨的搀扶林简琴了,算作是报答了。

    越思敏和淑涟韵想了想,确实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总不能在这里等着啊,于是便同意了,几个人便朝着街上走去。

    逛街在女人的生命里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不管这个女人是年老还是年少,也不管是不是同一个时空。

    几个人逛街逛的似乎欢快的忘了,这个时间是不是应该回家了。

    就连越思敏和淑涟韵也一头扎到了衣裳铺子里,更不用说林简琴和喜悦了。

    突然远处来了一队娶亲的人,吹着唢呐敲着锣鼓,还有随行的表演杂技的人,真是热闹非凡。

    林简琴和喜悦是孩子,自然是对那些东西比较的感兴趣,顾不上跟大人打招呼,便混入到人海当中了。

    当二人再想起来找越思敏和淑涟韵的时候,却突然发现自己所在的这个位置陌生的厉害。

    “这是哪里啊?”喜悦胆怯的环顾四周,那些莫名其妙的砖墙和廊道,那些从来没见过的树木花丛,此时此刻突然变得面目可憎了。

    林简琴也抽了一下嘴角,甭说这里是哪里了,她刚到这个时空才多长时间啊,除了在晴雪巷子呆了那一晚上,然后就到了林府里,她认识的地方恐怕比喜悦还要少。

    两人无奈只好询问路人。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