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十八章 迷路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无奈这大热的天,路上的人也是少得可怜了。

    突然一个男子走了过来,“小妹妹。你们这是怎么了?”

    林简琴的防备感突然就袭上心头,哼,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若是对方长得慈眉善目的也到好些,可是对方那尖嘴猴腮的模样。就引导着她往别的地方想。

    “我们——”喜悦急的眼里都噙着泪珠儿了。

    “喜悦!”林简琴一下子打断了喜悦的话。拦着喜悦的胳膊,说道,“我们就是在这里玩一会儿。”

    “可是——”喜悦这时候恐怕是急坏了。似乎没有意识到林简琴的做法是不让她说出自己迷路了。

    “怎么,小姑娘,你们是不是迷路了。让叔叔带你们回去?”那男子继续笑着说道。

    林简琴要不是腿脚不方便。早就来个擒拿手,将这小子暴揍一顿然后转身就跑了。

    “不用,您该忙什么就忙什么吧?”林简琴拒绝了对方的好意。

    但是似乎对方没有离开的样子。手里不停的玩弄着那把扇子。一脸的奸笑。

    “得了。老子也不跟你们玩什么,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老子这就送你们去你们该去的地方!”那男子朝着身后一挥手,便上来两个彪壮的汉子。

    那汉子上来不容分说便将手里的麻袋分别套在了林简琴和喜悦的头上。

    林简琴倒是没有什么挣扎。她心里明白,这会儿就算是挣扎也是徒然,倒不如攒着力气。逮着个机会逃跑。

    喜悦却不是了,她大哭大闹的使劲儿的挣扎着,突然听到闷的一声,喜悦便没了声响。

    “娘的,真是烦,让你烦着老子!”一个粗糙的令人生厌的声音伴随着一个拳头打在布袋上的沉闷的声音传来。

    林简琴这会儿知道了,那人一定是把喜悦给打晕了,也好,省的喜悦再说出些什么事情,让这些人起了别的心思。

    林简琴被对方扛在肩上,心里便琢磨着逃脱的办法,可是自己到底是怎么被人给卖了啊,刚才那男人不是还说拿人钱财么?那到底是拿了谁的?

    林简琴心里琢磨着,一定要把这个天煞的给找出来,让她尝尝什么叫痛苦!

    林简琴从被对方套进了布袋便一直很老实,这无疑让那个为首的汉子有些纳闷。

    走了一会儿,那男子便说道,“小丫头,你别想什么鬼主意,要是跟老子玩花样,你小心点!到时候出了事,别说老子没提醒你。”

    林简琴依旧不语,她恨得牙痒痒,哼,指不定谁出事呢。

    似乎走了有小半个时辰了,这会儿的天时越来越热了,但是林简琴听的出来,他们越走越朝着僻静处了,因为慢慢的听不到了一点的喧嚣,倒是外面的虫鸣鸟叫声慢慢的多了。

    “大哥,咱们歇会儿吧,这俩孩子虽说不沉,可是这路走的时间长了,还真是有点累,再加上今天这天气。”一个汉子气喘吁吁的说道。

    “是啊大哥,我也是——上不来气了,喏,咱们去溪边喝点水,歇会儿再走。”另一个汉子也说道。

    “得,我不心疼你们俩,没人心疼你们俩了,咱们就过去歇会儿再走。”为首的汉子说道。

    “谢谢大哥!”那两个汉子异口同声的说道。

    果真喜悦和林简琴被放在了地上,喜悦依旧是还没醒来,看来那汉子用的力气可不小,林简琴这会儿听到了溪水淙淙的声音。

    一股清凉从不远处飘过来,想必旁边就是溪水了。

    “你们俩记住了,到了山上,黑龙大哥要是问这件事,我一个人来说就行,你们就在那站着看着这俩孩子就行,至于以后的事,看我颜色行事。”为首的汉子说道。

    林简琴心里呸了一声,这个臭男人想必是怕自己的弟兄抢了头功啊。

    “大哥您放心!”那两人又说道。

    林简琴一听,突然觉得这件事还有个幕后黑手,在听了这一会儿的对方的谈话,很显然,林简琴知道对方做的都是些烧杀抢掠的事,也就说明,这山上的人八成就是土匪了。

    这下逃脱就更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了。

    林简琴的心里琢磨着,她现下也没惹了什么人啊,怎么会惹了土匪流寇?对于解决雷万军和苗蕴天的事,完全是林原道出面,对方不会知道是她这个小丫头的主意啊。

    在林家,她倒是惹了很多次的大夫人,大夫人想必现在提起林简琴也是恨得牙根痒痒了,可是林简琴心里清楚大夫人留着她还有用,不至于把她扔出来啊,若是她被人占了便宜,那日后侯爷府的人怎么会放过林原道,林静影肯定分得清轻重。

    那就是二夫人?林简琴跟她也是有过不少的过节了,并且好几次灭了她的威风,让她出丑。林简琴突然想起萧洁梅也知道林静影打算让林简琴代替林琳夕嫁人的事——难道,是二夫人?

    林简琴的脑子里突然定格在了二夫人的身上。

    正当林简琴琢磨着呢,突然觉得腿上一阵难以忍受的疼痛,紧接着便觉得屁股被什么隔了一下,像是坚硬的石头之类的。

    “来来来,拜见黑龙大哥。”为首的汉子朝着后面的两人说道。

    林简琴正想着骂娘就被一阵粗犷的声音给打断了。

    “王洪,这么快就得手了?”

    “大哥,看您这话说的,就是俩个小黄毛丫头,还能费什么劲儿?嘿嘿,怎么着,给您验验货?”为首的汉子王洪说道。

    那粗犷的声音再一次响起,“我当以为是什么难缠的角色,这主家真是有意思的很。”

    “大哥,您验了货,那咱们——”王洪似乎故意的在点醒什么事情。

    “你小子,就是忘不了银子,我黑龙还能少的了你那点银子?”粗犷声音说着,便朝着王洪身后的两个汉子招了招手。

    那二人将喜悦和林简琴扛了过去,一下子便扔在了地上,喜悦被打昏了还没什么知觉,只是林简琴可是疼的想骂娘了。

    林简琴憋了一口气,只待那麻袋的绳子被解开了,深深的吸了口气。

    喜悦也被放了出来,只是她还没醒,像一堆烂泥一样的倒在了地上。

    林简琴眨了眨那人畜无害的大眼睛,很是镇静朝着黑龙看了几眼,没有丝毫的畏惧。

    黑龙嘴角一勾,狞笑一笑,“呦呵,这丫头有点意思啊,怎么着?不害怕?”

    林简琴歪着脑袋很纯真的看着黑龙,认真的说道,“害怕有用么?你会因为我害怕而不杀我?”

    “哈哈哈,有意思!果真有点意思,主家说你诡计多端,我倒是觉得你这丫头还挺可爱啊。话说回来,你怎么知道我要杀你?”黑龙饶有兴致的问道。

    林简琴又换了一边歪着脑袋,抿了抿嘴巴,说道,“你的兄弟在路上都说了,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若是只是教训一下我们,何必这么大老远的把我们扛到山上?”

    “哈哈,可爱!有点意思!你这说法也有道理。难道你没什么想问的?”黑龙大笑着说道,他拎起桌子上的酒坛,咕咚咕咚的喝了几口。

    林简琴又眨了眨那纯真无辜的大眼睛,嘴角轻轻的勾起,带着一丝如阳光般的微笑,“我想问的也得你想说啊。”

    “你说?”黑龙看都没看一眼林简琴便回答道。

    林简琴依旧是用那么清澈眼神看着黑龙,“我想要一种不疼的死法。因为我最怕疼,小时候半个月不吃一顿饭,穷的要命,就连跌破了膝盖都没有药可以买,每次流一丁点的血我都会难过很久。”

    林简琴没有半丝的紧张,也没有死去活来的乞求对方不要杀她,只是要求不要死的太疼。

    不知道为什么,黑龙那凶残的脸上突然抽动了一下,那右眼下面漫过整个脸的一道伤疤像是抽动了的蜈蚣一样。

    林简琴注意到了黑龙的这个脸色的变化,便接着说道,“我死了,请让我体面的在我娘的面前出现,我娘只有我一个孩子,她看我的命比她自己还重要。”

    黑龙的眼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噙着一颗泪珠了,趁着别人都把奇怪的注意力放在林简琴身上的时候,他悄悄转身磨掉了。

    这屋子里站着的男人们似乎都很惊讶,这么一个小的孩子遇到了穷凶极恶的人,丝毫不畏惧,那平静的表情嚷他们都觉得惊奇。

    黑龙看着林简琴片刻之后,便仰头哈哈大笑起来,黑龙的这个行为也让屋里的其他人感到很惊奇。

    “我黑龙也算是杀人不眨眼杀人无数,你这样的丫头却是头一次见,我不畏天不惧地,我劫财越货,我自己做过的事自己都记不清,但是有一样——”

    黑龙似乎回忆起了什么往事,转个身便坐在了木凳上,一手拿起酒坛,仰头便咕咚咕咚的喝起来,那酒水撒的前胸的衣衫湿了个透。

    “我敬着我老娘,只可惜她老人家——”黑龙的声音有些哽咽。

    林简琴愣了愣,本来是想着交代几句遗言的,没想到说到了人家的伤心事和软肋,突然林简琴都觉得自己有些做神棍的潜质了。

    “那,大哥,你这是什么意思?”林简琴不解的问道。

    “我决定不做这单生意了,放了你。”黑龙似乎那一脸的凶恶瞬间变得成了霸气。

    林简琴嘴角抽了一下,真没见过这样做生意的,“那你如何跟你的主家交代?”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