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十九章 天生就是主子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老子不在乎,大不了把银子还给她。若不是当时她给的银子多了,老子才不会替那臭娘们做事。老子最看不惯颐指气使的德行。真他娘的觉得天生就是主子?”黑龙一下将酒坛子洒落在地。

    林简琴微微一笑,说道,“大哥。你就真的不想得了那银子?”

    “这——你这丫头,谁他娘的跟银子过不去。能赚当然还是要赚。不然老子的那些兄弟吃什么?”黑龙嘴角一抽的说道。

    “那好吧,你既然放我一条生路,我也要投桃报李。礼尚往来,帮你赚一笔。”林简琴笑着说道。

    “你?”黑龙指着瘦削灵巧的林简琴,嘲笑一番。接着便跟身边的人说道。“先把她关起来,过两天等我见了那婆娘再说这事。”

    旁边的人,便将林简琴和喜悦一起左右手夹在腋下。像是拎着两只小鸡子一样的拎进了一间挨近大堂的房屋里。

    “吱呀”的一声。木门被打开了。那人还算是客气的将林简琴和喜悦好好的放在了地上。

    林简琴正琢磨着黑龙口中说的那个婆娘是不是二夫人的时候,她不经意的一转身。瞬间愣住了。

    在墙角坐着的那一袭黑衣的人不就是刚才在街上对她们出手相救,拿住受惊之马的英雄么?

    林简琴一瘸一拐的朝着那边走过去。她真的想不通,身手那么好的人,为什么此时此刻会在这里!

    “大——”林简琴一个字喊出口。后面的那个字却卡住了,叫他大叔完全是因为那一身的衣裳实在是老气,可是他那英俊的面孔又让人有些想入非非。

    “哼!”那黑衣男子转个脸,不去看林简琴。

    林简琴这才注意到,原来这男子的手被铁链困在后面的铁柱子上。

    林简琴嘴角一抽,心里一想,一抹坏笑勾在嘴角,“你不会是怕丢了面子吧,在我们面前那么的英勇无比,在那么多人面前展示了你的好功夫,没想到现在这么窘迫的被困了。”

    林简琴说完之后还有一丝得意一丝看笑话的感觉。

    “哼!”那黑衣男子越是冷漠越是让人喜欢,总让人忍不住的想要跟他说话。

    林简琴咬了咬嘴唇,一个坏主意浮上心头,“喂,大叔,你——”

    “闭嘴!我——我难道比外面那个刀疤男人还老?你叫他大哥,却叫我大叔!”那黑衣男子满脸的怒气。

    林简琴听完哈哈大笑起来,笑的捂着肚子,因为真是肚子疼的难受死了,什么样的话都不能让这个“冰块”说话,居然一句大叔就能让他怒不可遏的说那么多话。

    甚至他发怒的时候的神情让人看了忍不住的会发笑。

    “额,你不算很老。只是——”林简琴一边说话一边偷偷的瞄这个大“冰块”。

    “只是什么!”那大冰块居然用很凌厉的眼神盯着林简琴,似乎只要林简琴再说他老,他那眼神便会发射出万把冰刃,让林简琴片刻间死翘翘。

    “长得挺英俊的。”林简琴淡淡的说道,似乎没什么神情,可是林简琴一直在忍着,生怕自己一个忍不住便会笑出来。

    林简琴的余光瞟到大冰块的白皙的脸上突然浮现出一片绯红,他马上别过脸,不再说话。

    林简琴觉得在这里还不知道要多久才能出去,呆着也是无聊,这个大冰块还是蛮有意思的。

    “喂,你叫什么?我叫林简琴。”林简琴眨了眨那无辜的大眼睛,当她自己说完这句话总是有一种错觉,好像自己是高年级的师哥,一手撑着墙壁一手扶着胸前学妹的肩膀调戏一样。

    大冰块不说话,这屋子里虽然不大,光线却也不是很昏暗。

    林简琴见他不说话,便撇嘴道,“为老不尊。装腔作势。”

    “不许说我老!!!”大冰块嘶吼道。

    吓得林简琴浑身一个寒颤,本以为他不说话就算了,打算着躺着休息一下,没想到他这歇斯底里的一声吼,把林简琴的困意都吓得飞走了,还把喜悦给震醒了。

    “我叫应随六。”大冰块似乎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马上恢复了以往的冰冷常态,淡淡的报了自己的大名。

    “噗~”林简琴又是笑个不停,心里想到,应随六啊应随六,这名字真是好啊,“你就是二百五十毛钱一盒的应随六,怪不得人的性子这么古怪,真是跟你的身价有关系啊。”

    林简琴的这一段话可是让大冰块嘴巴抽了好几次,这都说的是什么话啊,是哪里的语言,怎么一点都听不明白,什么二百五十毛,什么一盒的。

    当然了,大冰块是无论如何都不知道林简琴曾经所在的那个世界里有一种25块钱一盒的香烟叫做应随六。

    林简琴笑了好久,肚子疼的她的眼泪都出来了,喜悦睁开眼睛便看到了这奇怪的一幕。

    喜悦除了能帮林简琴抚摸肚子之外,实在是不知道做些什么了,她看着大冰块的眼神除了诧异就是惊奇,真不知道眼前这个陌生的冰冷男子到底跟林简琴都说了点什么。

    应随六被林简琴的莫名其妙的笑弄得浑身的不自在,从惊讶到疑惑再到无奈最后到懒得理了。

    他别过脸,不再看林简琴和喜悦。

    喜悦见了自己周围的情形,吓得有些要哭了。

    “琴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咱们怎么来了这里啊?怎么办?”喜悦一边哭着抹眼泪一边看着林简琴。

    林简琴很淡定的说道,“其实我也不知道这是哪里,我只知道咱们怎么来的——被街上拦住了咱们的那两个胖子用麻袋背过来的。”

    “那咱们怎么办啊?她们为什么把咱们关在这里啊?”喜悦的小脸儿已经哭得花了——倒不是妆花了,她被麻袋里的脏土弄得脸上泥粑粑的,现在这么一哭,脸上全成小稀泥了。

    “唉,既来之则安之吧,反正早晚都能出去,不急。”林简琴拉着喜悦的手坐了下来。

    喜悦又转脸看看应随六,再看看林简琴,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不会是他骗咱们来这里的吧?”

    林简琴嘴角一抽,真不知道喜悦的这个逻辑是怎么出来的,“若是他,那么他怎么也被捆绑起来,不管怎么说,咱们俩只是被关在了屋子里,他可是动弹不得。”

    喜悦转身又看了一眼应随六,这才点了点头,觉得林简琴说得对。

    “那他都能制服烈马,怎么被人关起来?”喜悦突然指着应随六问林简琴。

    林简琴无奈了,不知道喜悦怎么会问这个问题,“马失前蹄吧,有时候人的功夫高了就轻敌了。”

    “闭嘴!”应随六似乎不喜欢林简琴的这个解释。

    林简琴冷哼一声,有些挑衅的说道,“怎么?你不说,还不准我们自己猜,再说了,我们只说他,又没提你。”

    “你!”黑衣冷漠男子应随六被牙尖嘴利的林简琴气的说不出话来。

    林简琴故意的调皮吐了吐舌头做个鬼脸。

    这一下午,屋子里的三个人除了相互开玩笑和奚落之外,似乎也没什么别的可玩的了。

    林简琴突然觉得在这小屋子里没有在林家吃得好穿得好,心里却十分的愉悦,慢慢的夜色下来,林简琴突然担心起越思敏了。

    希望有淑涟韵的帮忙,越思敏不会有什么麻烦吧。

    被这山寨上的人招呼了一下,便有人从门外给塞进来点吃的,算作是晚饭了。

    林简琴下午的时候才知道了应随六之所以被这些人弄到了这里,是因为他被人看成了是有钱人,然后被人下了迷药,才会捆绑到了这里,然后那帮人把他的家传宝剑给抢去了。

    应随六之所以现在这么老实,是因为他吃的迷药的劲儿还没过去,现在浑身还是软塌塌的。

    这山寨里到了晚上热闹非凡的,划拳喝酒吵闹争执的声音划破天际,灯火通明的到让人觉得这似乎跟白天没什么分辨。

    可是林简琴却知道,白天这里可是一片死寂。

    外面吵闹的很,原本有些困意的应随六这会儿也醒了过来,很鄙夷的朝着外面看了一眼,那满脸的傲慢让人觉得他与这里格格不入。

    林简琴倒是很感兴趣,透过窗棂看着外面那些人自娱自乐着。

    喜悦小声的问道,“琴儿,咱们当真能可以从这里逃脱?”

    林简琴似乎很不在意的笑了笑,“你放心好了。”

    “可是,我,有些想念娘,不知道娘现在——”喜悦的声音更加的低沉了,还有一丝颤音,她很不安。

    林简琴听了这句话,心里也颤了一下,她先前想过越思敏是不是在着急,可是后来便跟应随六逗了几句嘴,添上外面人进来,也就忘了。

    眼下喜悦又提起了这件事,林简琴不由得也有些沮丧,这些日子相处下来,林简琴深深的感觉到,越思敏见不得林简琴受一点的伤害,每次林简琴受到煎熬的时候越思敏真恨不得自己去替女儿受罪。

    “奶娃娃!”谁知稍微远一点的暗处传来了应随六的戏谑鄙夷的声音。

    林简琴本来正沉浸在小小的悲伤中的时候,却听到了应随六这么一句话,顿时一股无明业火从脚跟直冲脑门。

    “二百五十毛,你给老娘闭嘴!老娘是奶娃娃你就是大叔?你功夫好我没工夫那又如何,你还不是跟我一样被人关在这里,你要是有能耐你给老娘厉害一个,从这里出去杀出一条血路!没能耐就闭上你的臭嘴!”

    林简琴火冒三丈的,她太讨厌那种鄙夷的语气,忍不住的一顿狠骂。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