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十一章 安心睡觉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喜悦,看你吓的,没事。有我在你怕什么?你就安心的睡一会儿吧,等明天天亮了再说。”林简琴稍稍的安慰一下喜悦。

    林简琴正要将腿收到铺满了稻草的木板上睡觉,却总觉得黑暗处有一丝眼光时而的朝着这边看两眼。

    林简琴很鄙夷的朝着应随六所在的方向一声轻蔑的切。便翻过身,抱着双臂眯上了眼睛。

    喜悦见林简琴这么做。她也学着林简琴一样的躺了下去。只是她却睡不着,打着十二分的精神,听着身边的动静。

    鹰嘴山的这小姐妹俩倒是躺下了。可是林家的畅春园却热闹起来,有着急的有看戏的还有冷眼旁观的。

    苏月盈从找不到林简琴不得已先回来那会起,眼泪就没停过。这小半天的时间。眼睛肿的跟桃核一样了。

    淑涟韵也是急得上火了,可是她知道即便自己再怎么着急也无济于事,眼下只有静心的想个办法才好。

    林原道脸色有些难看。他本来是不在意这个半路捡回来的女儿的。可是这些日子。他越来越觉得林简琴身上有很多他当年的影子,越来越喜欢林简琴的聪慧机灵沉着冷静。再加上老太太每日都会询问林简琴的情况,林原道真的有些坐不住了。

    林静影表面上是为了苏月盈找女儿而着急的吃不下饭。可是她最担心的却是琳夕的婚期越来越近,也就是在成婚之前,不能让林简琴出任何差错。才能让林简琴代替琳夕出嫁。

    萧洁梅则是满脸的冷淡,甚至只是去畅春园象征性的转了一圈,便离开了,回到了她的相思阁,她便高兴的喝了一壶酒,昏昏的睡下了。

    湘竹园的林琳夕也是坐立不安的,娘可是跟她说好了,已经想好了主意,到时候让林简琴这个半路在外面认回来的妹妹替她出嫁。

    碧桐园的林无尘却是寝食难安了,自己的身子虚弱的厉害,可是就这么一会儿的时间,来回跑了三趟了,若不是萧洁梅一个劲儿的骂他,他也许就一直呆在畅春园跟着林原道想办法了。

    “不然我去报官吧!”林长风见林静影着急的厉害,便斩钉截铁的说道。

    “站住!你爹还没说话,你怎么能胡乱做决定?”林静影一下将林长风叫住了,其实她的心里是担心,若是让官府的人帮忙找人,那岂不是会有很多人知道了林原道还有个三女儿,那以后的事岂不就难办了。

    林长风脸上有些不悦,“娘,您看您和爹都忙成什么样子了。”

    林原道一直闷不吭声的琢磨着,眼中那一丝冷漠的阴狠的光有些让人生寒,林原道在想的是,难道那苗蕴天知道了此事?于是找了机会报复?

    突然,林无尘喘着粗气跑过来,说道,“爹,我去找琴儿。”

    林原道有些纳闷的看了一眼林无尘。

    林静影和林长风的疑惑和不解更不亚于林原道,林静影跟萧洁梅明争暗斗这么多年,以至于这些同父异母的兄弟姐妹们之间也是心知肚明的。

    林静影在的地方,林无尘很少出现,而且林无尘很少在林原道的面前,跟林长风争着做什么事情,每次都是温软一笑,等林长风选剩下了他才会去做,为此,他没少挨了萧洁梅的骂。

    可是今天林无尘却积极主动的异常,他脸上那焦虑的神色让他的病态更显憔悴。

    林原道这时候才注意到,林无尘身后牵着一只大狼狗,足足有半人高,那狼狗若是站立起来,想必比人高出很多,那一双眼睛在这黑夜里发出幽绿的亮光。

    林无尘不等林原道说话,便向苏月盈借了林简琴的一件衣裳,让大狼狗闻过了,这才牵着它往外走。

    “银子,快走!”林无尘很焦急的喊道。

    林静影和林长风很是惊讶,不知道这林无尘是不是疯病发作,怎么拉着一条狼狗喊着银子就往外跑。

    楚殇见林原道的脸上也有些疑惑,便急忙解释了一句,“三小姐说这狼狗叫银子好听。”说完便急匆匆的去追林无尘了。

    林原道又踱了两步,眼下似乎除了报官没什么别的选择了,可是他还想等等,是不是绑匪会派人前来索要钱财呢,到时候私了总比闹到官府要好。

    眼下商行的事情刚刚平定下来,若是让别人知道他家里出了别的事,不知道别人又会有什么想法,所以林原道不想把事情弄得尽人皆知。

    “月盈,你且放宽心,若是尘儿两个时辰后还不回来,我亲自去报官,亲自去找琴儿。”林原道低声说道,说完便背着手匆匆的离开了。

    林静影将林原道离开,便瞥了一眼哭的昏天暗地的苏月盈,也跟着急匆匆的离开了。

    她要做两手准备,若是林简琴被找到了那就更好,若是找不到,她必须另作打算了,李代桃僵这个法子用不同,她就得孤注一掷了。

    待众人都离开后,苏月盈再也忍不住了,一头抱着淑涟韵呜呜的哭起来。

    淑涟韵眼里一直含着的眼泪也像是断了线的珠子啪嗒啪嗒的打在苏月盈的肩膀上。

    这两个女人似乎都是为了自己的女儿活着,可是她们的女儿却都不见了。

    应宿也是站着干着急,只能洗一些毛巾让苏月盈和淑涟韵擦擦眼泪,不时地安慰两句。

    半夜里方离和叶其也赶了过来,询问了一下,两人便偷偷的从林家出去了,他们从小可是在孩子帮长大的,出去多询问几个人,有点线索总是好的。

    林无尘在出林家之前是牵着银子往外跑,可是出了林家,就是银子拉着林无尘跑了。

    林无尘本来就带病在身,哪里禁得住那大狼狗的拉拽?没有小半个时辰已经是气喘吁吁的要吐血了。

    无奈他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拉住了银子,这时候紧跟其后,同样气喘吁吁的楚殇带着几个家丁也赶了上来。

    几个人四处的看一下,说道,“这不是已经出城了么?怎么像是朝着鹰嘴山的方向啊。”

    楚殇突然觉得心头一惊,“大公子,三小姐不会是被山贼掳走了吧。”

    林无尘一听这些更是坐不住了,艰难的咽了口唾沫,穿着粗气说道,“走,继续找琴儿。”

    “啪——”一声闷响,林无尘被银子拉了一个跟头,简直就是狗吃粑粑的姿势下去了,弄了一脸的泥土,幸亏这是晚上,若是白天,让这个平日里素爱白衣又有些洁癖的大公子该如何自处?

    “大公子——”楚殇顿时吓得有些失魂,急忙伸手去拉林无尘。

    林无尘吃痛的低哼了一声,像只死狗一样的在地上愣是怕了一会儿,这才站起身来了。

    跟着的家丁们很识趣的躲得远一点,大公子的这副摸样被他们看到了,他们的眼睛岂不是有了罪过?

    林无尘有些气虚了,淡淡的声音说道,“走,跟着银子找琴儿去。”

    “您的衣裳——”楚殇想着提醒一下主子,不要忘了衣裳的泥土还没拍呢。

    林无尘却像是没听到一样,牵着大狼狗朝着前面的路走去,后面的人可都是带着眼睛出来的,见主人这么黑灯瞎火的就往前走,急忙跟上去,尽量的用火把为主子照亮。

    林无尘深一脚浅一脚的带着人来到了鹰嘴山上,突然觉得自己一心只顾着找林简琴,好像是没做什么别的准备,若是遇到对方用强怎么办?

    鹰嘴山上的土匪可是远近闻名了,官府都拿他们没什么办法的,林无尘突然觉得自己有些过于草率了,但是既然来了还是要跟土匪头子黑龙谈谈的。

    林无尘没见过黑龙,却已经无数次的听过他的名字了。

    “大公子,咱们只是跟着银子过来的,这有准儿么?”楚殇虽说有些功夫在身,可是进了人家的地盘,什么都是白搭,禁不住人家的人多啊。

    林无尘眯起了眼睛,若是现在是白天,相信林简琴一定很惧怕林无尘现在的表情吧,至少心里会惊讶一下。

    “银子跟了我这几年,它有准没准,我想不用我说了,琴儿就是被这帮山贼给绑了,我要找黑龙谈谈条件。”林无尘说完,便深吸了一口气,迈开步子朝着山上走去。

    “大公子——大公子,不如让小的先去探探路,您在这里等——”

    “不用多说了,我要亲自跟黑龙见面谈谈。”林无尘不容楚殇多说,便朝着鹰嘴山上那院落寨子走去。

    楚殇无奈,只好打起十二分的精神,紧紧地跟着主子,以防什么不备。

    这山路上静的出奇,每个人除了能听到脚步声,便是自己的心跳声了。

    “公子,您为了三小姐做这么多,这——不值——吧?”楚殇试探性的问道。

    “嗯?”这一声冷的让人浑身寒颤的声音从林无尘的喉咙里哼出来。

    楚殇便不再说话,紧跟着主子朝着山上走去。

    就在林无尘带着人马上到了鹰嘴山寨子门口不远处,眼看着就要被山头上棚子里的巡视的看到的时候,突然林无尘他们听到远处走过来两个人。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